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一百零三章 神农本草经

第一百零三章 神农本草经

  九年的时间过去了,神农自从回到部落之后,就一直安心整理着标注了图示的《华夏百草经》。

  在这些年中,神农会时不时的外出,游走在人族的各个部落。依照族人们的病症,用神农鼎把草药熬制成丹药,而后对症治疗。这也让神农圣德之名,传遍了整个华夏神州大地。

  随着时间的推移,《华夏百草经》日趋完善,眼看就要著成此书。可是神农却总感觉心神不宁,近日来更是没有一点心思继续整理《华夏百草经》。

  心中烦躁不堪的神农,索性直接走出了居所,游荡到了部落之中。

  相比起伏羲,神农虽然头顶双角,生有水晶肚,看似不像是人类,可是他却要比伏羲平易近人的多。

  部落中,人声鼎沸。人与人之见没有那么多的尔虞吾诈,相互之间总是笑脸相迎。见到神农,也都会微笑着打招呼。

  看着族人们这样祥和美满的生活,神农心头的烦躁,似乎也随之消减了许多。

  他穿过陈都,来到黄河之畔。却偶然间发现,一名老者斜躺在黄河道口之处,任凭大浪滔天,河水倒灌,都不为所动。

  神农心中一惊,一个闪身来到了老者身侧。就见这名老着身长七尺,大概古稀之年,发丝如雪,沟沟壑壑的面庞上泛着一丝紫意。裸露在外的右手小臂上,还有一个指甲盖大小的咬痕,黑色的腥臭血液。沿着伤口泊泊而出。

  神农大惊,这明显是被什么毒物给咬了一口。他试探着推了推老者,道:“老人家,老人家……”

  老者并没有应声而动,依旧全身僵直,只是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

  神农犹豫了一下,轻轻俯身闻了闻伤口,又随手抹了一点腥臭的鲜血放在舌尖微微一舔,而后猛然吐出,道:“这什么毒?怎么离火、锐金、至阴之力都如此强悍?”

  神农的脸色很难看。因为这种毒。毒性之强,堪比断肠草。以他大罗金仙中期的修为都无法可解。强行将自己的玉清真元之力输入,只会适得其反,让老者爆体而亡。

  “龟。龟……”忽然老者轻微的呻吟了一声。右手轻抬。指向了黄河之水。

  “龟?”神农一怔,道:“莫不是这伤口是黄河之中栖息的龟类咬伤的不成?”

  想到这里,神农直接飞腾而起。庞大的元神之力。铺天盖地的压向了黄河河道之内。以他此刻大罗金仙中期的修为,足以覆盖黄河方圆百万里的空间。

  就在神农全力搜索黄河水道的时候,他没有发现,躺在地上的老者嘴角竟然咧出了一个奇怪的笑容。随后其右手一抖,一缕金色的光芒划破苍穹,直达数十万里之外。

  “嗷!”

  一声满含凶煞之气的吼叫,直接划破长空。无比庞大的水之灵气,破碎了虚空,弥散向整个华夏神州大地。

  混沌天外天,紫霄宫。

  一道绿光裹挟着无尽的木之元气,慢慢地在紫霄宫中凝形,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道兴奋地咆哮:“老泥鳅,感受到了没有!是老龟,是老龟啊!”

  高坐蒲团之上的鸿钧微抬眼皮,面无表情的看了扬眉一眼,道:“老柳条,我这紫霄宫可不是你想来就能来的!”

  “吗的!谁稀罕来啊!”扬眉皱着眉头说到:“我们这些老家伙只剩这么几个,好不容易老龟就要回归,还不兴我高兴高兴吗?”

  鸿钧摇摇头,道:“世上再无金鳌道友,只有人皇神农!”

  东昆仑山,三清大殿。

  “大兄,莫不是有宝物出世不成?”通天看着晨读额方向,双眼放着金光。

  老子默默恰算了半晌,道:“不然!却是人族帝皇合该恢复前世身!”

  西方、四极之地、天庭、九幽……华夏神州大地的各方势力,全都将眸光投向了人族的圣城陈都。

  ……

  “嗯?找到了!”神农面上露出一抹喜色,他很想知道,如此剧毒,究竟是何等物种所为。

  “嗖!”

  一声轻响,一枚小巧的,形如玄龟的丹药从这漫天的金光当中飘摇而出,缓缓来到了神农的掌心之中。

  “金鳌百灵丹?”神农疑惑的捏着手中的小药丸,道:“莫非此物便是解老者之毒的丹药?可是,那毒物何在?”

  带着一丝狐疑,神农飞回了老者身侧。而此刻的老者早就已经是进气多,出气少了。

  看了看地上的老者,再看了看手中的丹药。神农忽然犹豫了,到底要不要给老人服食。

  其实他心中也有些顾虑,若真是解药自然皆大欢喜,若不是解药,那岂不就是谋害人命?

  狠狠地咬了咬牙,神农还是决定先掰下一点,尝试一下药效,再救这位老者。

  他毫不犹豫的掰下一部分金鳌百灵丹吞吃了下去,随后便见其浑身一阵痉挛,倒在地上,口中吐出数口鲜血。其悲惨之状,比之当年的断肠草之难,有过之而无不及。

  此刻,就见那老者竟然缓缓地站起身来,笑意盈盈地的看着神农道:“神农,你尝百草著以成书,自然是功德华夏,福泽人族。但是你可曾想过,天道之下,万物生机自有其定律。生老病死,乃是常态,如何能够阻止?”

  神农强自振作精神,双眸微微眯起,道:“我为人皇,自然要为华夏大地之上的族人们考虑。即便是身死道消,亦无怨无悔!”

  老者笑道:“看来你并不是愚钝之人!天地万物自有定律。你的初衷是好的,希望人族无病无灾,长生逍遥。但是你毕竟是独木难支,如何能够对抗天道之力呢?!”

  神农开始急剧咳嗽了起来,眸中却是泛起淡淡的金芒。

  老者摇了摇头,道:“神农,你前世之身早就明悟天道至理,没想到此生竟然如此迂笨!”

  “你到底是谁?”神农双眸爆睁,身上的气势开始剧烈的波动了起来。

  “哈哈哈,神农,此刻还不醒悟,更待何时?”老者没有答话,而是哈哈大笑着,将那剩余的大半丹药,弹射到了神农口中。

  “轰!”

  神农只感觉脑际一片轰鸣,脑海之中开始不断地涌现一些画面:“浩荡无比的混沌世界,无数凶悍的混沌神魔,无边无涯的四海之地……”

  一幕幕,一幅幅,一卷卷……或熟悉或陌生的画面纷沓而至,如果不是深藏在元神识海中的武碑,正不断散发着青蒙蒙的大道之威,用以镇压肉身。怕是神农早就被这无穷无尽的传承信息,彻底崩碎成了尘埃。

  “咔嚓”

  一声清脆的裂帛声响起,神农周身光华闪烁。

  天空之中,竟然映照出了一头巨大的金鳌幻影,淡淡的蓝色光幕包裹在金光外围,带着一股铺天盖地的大道之威。

  待光芒散尽,神农已然身形大变。

  只见其身着一袭淡蓝色道袍,其上绣着碧蓝的大海,一头硕大的金鳌在大海之内沉浮。八尺的欣长身姿,生的是虎背熊腰。刀砍斧劈般的刚硬面庞,满是坚毅。

  神农怔怔的看着面前的老者半晌,终是跪倒于地,口中高呼:“弟子神农见过师尊!”

  此刻老者已经回归了本来面目,不是李清明又是谁?

  只见其身着一袭青色道袍,头顶紫金绿玉冠,脚踏锦布织云靴,手持一株挺拔幽紫的竹节,脸上带着令人如沫春风的笑意。

  侧身躲过神农这一礼,李清明道:“金鳌前辈,一朝返本还原,贫道可不敢受前辈如此大礼!”

  神农眸光复杂的看着李清明,摇了摇头,道:“当年弟子既然答应师尊的条件,转世为人族,自然不会反悔。一日为师,终生为师!前世混沌魔神金鳌老祖已死,今生只有人皇神农!”

  李清明无奈地苦笑道:“道友执意如此,贫道也不再阻拦。只是如今你前世记忆大开,虽修为不复,但境界仍在。方才生死明悟,想必你也明白贫道之意!”

  神农再次叩首:“天道至公,生灵之命自然早有定论。神农执着于人族无灾无病的长生之道,本来就是一种偏执,神农知错了!”

  李清明微微颔首,道:“你之前世乃是混沌魔神金鳌老祖。自然明白这洪荒,这华夏天地,没有永恒的主角。尝百草著《百草》一书,固然是证得地皇之道的使命。但是天道之下一饮一啄,人族注定天生身体奚弱,无法与华夏百族相比。但是那强悍的修行之体,确是得天独厚!你需谨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神农眸中见金光爆闪,叩首道:“神农自当遵从师尊法旨!”

  神农回归本源,又经过李清明的点拨,不再苛求人族无病无灾,也不再苛求人族的长生大道。而是将更多的时间用在了如何治病救人上。

  又过了三年,神农终于完善了《华夏百草经》,书成之日彩霞遍布陈都,无边的仙乐更是将陈都渲染成了一片欢乐地海洋。

  后来,人族感念神农的无量功德,将《华夏百草经》更名为《神农本草经》。

  而《神农本草经》的出现,代表着华夏文明进入了一个新的征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