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一百一十一章 舍圣位,救女娃

第一百一十一章 舍圣位,救女娃

  心中有些抑郁的敖丙,带着女娃的肉身直接回了东海龙宫。

  水晶宫外,早有管事在宫门等候。见敖丙回宫,赶忙迎了上去,道:“三太子,大王请您入殿,有要事相商!”

  敖丙冷着张脸,不发一言的走进了水晶宫中。

  多少年来,面容依旧未改的敖广,坐于水晶宫的龙塌之上,面前的沉香木案上,摆放着瓜果仙酿,珍馐美味。

  敖丙俯身行礼,道:“父王!”

  敖广微微颔首,随后大手一挥,示意敖丙坐于一侧,道:“三儿,今天域内有何事发生啊?”

  敖丙闻言看了看宫内的几名侍女,道:“你们先下去,我有事与父王说!”

  “是!”

  一众蚌精侍女恭顺的鞠了一躬,齐齐退出了水晶宫。

  敖广见状一愣,皱着眉头说道:“三儿,你又在外面惹了什么祸?”

  其实敖广也怕了敖丙惹事的能力。先不说数百多年前,敖丙与伏羲的弟子红绸一战,身受重创。单单是最近数十年间惹的祸事,就叫敖广头疼不已。

  砸未名湖龙宫,打飞上庭天使,揍了其余几海的堂兄堂弟……哪一件都叫敖广倍感头疼。

  敖丙跨过木案,扑通一声跪在敖广身前,道:“父王,儿子惹了大祸!还请父王想想对策才是!”

  “还真是!”敖广苦苦一笑,道:“说吧。你这次是点了谁的洞府,还是打了谁家的孩子?”

  “父王,方才……”敖丙将方才发生的事情细细说与了敖广,没有一丝一毫的遗漏。

  随着敖丙的讲述,敖广的面色也是阴晴不定,到得后来更是沉的可以滴出水来。

  “父王,要不我亲自去陈都请罪?”敖丙看着敖广那漆黑如墨的面庞,上前说道。

  “荒唐!”敖广猛地一拍桌子,道:“此事本来就错不在你,你去请什么罪?”

  敖丙长了张嘴。道:“可是。父亲……”

  “敖广老儿!你龙族依附在我蓬莱门下,安敢如此欺我!”就在此时,神农那暴虐的声音就从东海之滨传来。

  敖广脸色再次一黑,遥望着蔚蓝色的海水。深深的吸了口气。

  “父王。我去看看!”敖丙站起身来。分开水流就要冲将出去。

  “回来,他爱说些什么,就让他去说好了!你现在随我去蓬莱岛。此事自由北帝陛下处置!”敖广脸色漆黑如墨,带着敖丙直奔蓬莱仙岛而去。

  要按脾性来说,神农当前世尚为金鳌之时,虽说身体不能动,但怎么说也是混沌神魔,哪个敢如此欺辱于他?

  而今转世轮回,做了人族共主,虽然性格已经有所收敛,但是脾气依旧还在。

  他就这么一个女儿,如今既然是出于敖丙之因,沉于大海,这笔账,神农自然要清算。

  不过他毕竟是天定人皇,有狡猾人族,建设族群的重责在身。

  盛怒之下的神农,终究是以大局为重。并没有发动供奉阁攻打东海,而是身化飞虹,直奔东海蓬莱岛,要请李清明为其做主。

  虽说神农乃是李清明弟子,但是李清明并没有给神农入岛令牌。故此,敖广却是先神农一步,来到了蓬莱仙岛。

  此刻,生机大殿中,一身青色道袍的李清明,静静地端坐在大殿正中的软榻之上,身后侍立着赤虹与清涵。

  敖广以及敖丙则是恭敬的站在大殿下首。

  “尔等之来意,朕已尽知!”李清明还未等敖广父子答话,就先其一步,张口道。

  敖广拉着敖丙跪倒于地,道:“陛下,小儿虽鲁莽,但此事罪不在他!还请陛下大发慈悲,救一救小儿!”

  李清明眼皮微抬,淡淡的笑了起来,道:“那女娃即便没有今日之灾厄,也会死于他人之手!故此,尔等不必过于自责!”

  敖广闻言,微微扫了李清明一眼,道:“陛下,这是为何?”

  李清明站起身来,淡淡道:“那神农前世乃是北海金鳌,开天以来便残存的混沌魔神。虽说他与世无争,但终究是性情太过厉狠!朕既然许他人皇机缘,自是想看一看,他如今做了人皇会不会为天下苍生计!”

  “咝!”敖丙倒吸了口凉气,没想到这神农来头这么大。

  微微沉吟了半晌,敖丙却是直接问道:“陛下,若是他兵法东海呢?”

  “哼!”李清明走下软塌,冷哼一声:“如若他前来蓬莱岛求助,那这人皇,倒也当得!如若他今天不来蓬莱,动用人族供奉阁兵法东海,为女儿报仇,那朕自然会削了他的尊位!”

  敖广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突然,敖丙转念一想,道:“人族皆传神农如何如何仁德,如何如何大度,想来应该不会对我东海用兵。可即便如此,那女娃儿岂不是死的也很冤枉?”

  李清明扶起跪在地上的两人,轻轻拍了拍敖丙的肩膀,道:“你能想到这一点确实不错。可是那女娃命中该有此一劫,躲是躲不过去的!”

  “师尊,弟子神农前来拜见,还请现出蓬莱仙岛,让弟子入岛一叙!”就在此时,神农那焦躁的声音便响彻九霄,传遍了整个蓬莱岛。

  李清明微微一笑,道:“看,这不是来了!”

  敖广无奈的摇了摇头,心道:“陛下对这名弟子倒是看的很透啊!”

  侍立在大殿内的赤虹看了李清明,道:“老爷,要不要迎神农师兄入岛?”

  李清明微微摇头,道:“不用!敖广,你去吧神农迎进来!”

  敖广一愣,旋即身形闪动,来到了蓬莱岛外。

  看着面前火气未消的神农,敖广赶忙稽首:“敖广见过神农陛下!”

  神农看到敖广,眼珠子都红了,顾不得其他,祭出崆峒印就砸了过去。

  同时,神农口中大骂:“敖广,你东海龙族欺人太甚!既然知道朕为蓬莱岛弟子,为何还要杀死朕之爱女?先吃朕一记!”

  小巧的崆峒印见风而长,很快就大如山岳。这尊大岳横空出现,像是划过远古的天地,破灭时空而来,无尽的壮阔与大气,让整个虚空都都颤栗起来。

  “崆峒印,镇!”神农大喝,双手擎天,大岳横空,如龙击长空,撕裂虚空!

  敖广脸上悚然一变,一拍额头,晶莹剔透的传承龙珠骤然浮现。

  “昂!”

  龙珠出现在敖广头顶,骤然放出万丈豪光。苍穹被掩埋,一片星辰浮现,无尽的星光,化为一层略微虚幻的光幕,将敖广层层包裹了起来。

  崆峒印携着无匹的力道压落下,镇压向前方的敖广。若海崩地陷,如天倾地覆,让人悚然的气息,瞬间弥散向四面八方。

  “轰隆隆!”

  龙珠直接迎向了化作大岳的崆峒印,无边巨响传出,天地倾覆般冲向周遭。

  无边气息狂卷,滔天骇浪顷刻成型,直接压落虚空。数不尽的鱼虾海兽,尽皆被震死。

  此一击,崆峒印被崩飞。此刻的神农,根本不是处在亚圣中期颠峰之境的敖广的对手。

  “噗!”神农仰天喷出一口逆血,原本怒火冲霄的眼眸,忽然变得清明了起来。

  敖广收回龙珠,无奈的摇了摇头,道:“神农陛下且息怒。北帝陛下遣贫道前来迎陛下入岛。入岛之后,神农陛下自然一切皆明!”

  神农收回崆峒印,也感觉自己方才的行为却是有欠考虑。此刻闻听敖广之言,亦是微微颔首,道:“也罢!朕便先入岛内,让师尊做个评论!”

  随后,两人一前一后入了蓬莱岛。

  岛内,李清明早就把敖丙带到了大殿外。此刻,李清明正坐在莲池中心的凉亭中,悠闲的垂钓。

  远远的看到李清明,神农加快了脚步,飞也似的来到凉亭当中,噗通跪倒在地,道:“弟子神农见过师尊,师尊圣安!”

  李清明定定地看着面前的鱼竿,淡淡地笑道:“神农,你的脾气很大嘛!”

  神农前世虽说是混沌神魔,但转世之后,许多前世的记忆都已然被磨灭。但是有关李清明的那一部分,却完美的保存了下来。

  所以,对于李清明的恐怖,他比谁都要清楚。

  听到李清明这样说他,神农额头的冷汗登时就刷刷地流了下来,再次叩首道:“未得师尊允许,竟然在师尊道场之外擅自争斗,是弟子之错也!还请师尊惩罚!”

  李清明微抬鱼竿,道:“行了,你起来吧。此番你能够前来蓬莱岛,而不是直接兵发东海,却是明大局,懂事理。为师果然没有看错你。”

  神农没有起身,而是继续说道:“师尊,我那娃儿却是命苦,还请师尊主持公道!”

  李清明扭头看着神农,道:“神农,女娃之死,以你的能力,想必已经一清二楚!你如此追着不放,却是何道理?”

  神农目露悲哀之色,道:“可是,师尊……”

  他话还未说完,就被李清明打断了:“女娃命中该有此劫,你如此怪罪于龙族,却是理亏!这样吧,我先问你个问题!”

  神农低头说道:“师尊请问!”

  李清明看了神农半晌,方才开口道:“你可知人皇登得天地尊位后,去往何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