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炎帝败,九黎动

第一百二十一章 炎帝败,九黎动

  (ps:熊猫现在成绩很扑,现在再次诚心地求订阅!跪求订阅,谢谢朋友们!)

  方圆数千万里的平原之地,彻底成为了人间炼狱。到处都是残肢断臂,殷红的血液染红了大地,冲天的煞气,让虚空变成了灰黑色。

  辽阔的阪泉平原正中,更是硝烟弥漫,从天空中眺望下去,到处是血流和厮杀。

  那震天动地的嘶吼声,似乎有一种撕裂时空的感觉。旌旗飘扬,到处可见的杀戮,两支人族的洪流不断地冲撞在一起,无边的煞气慢慢凝聚而出。

  尘土搅动着汗水;血液混凝着泥土,它们胶着在一处,掀起一阵咸咸的,有些腥臭的味道。这事杀戮的血液味道!

  陈都所属各部族人们,不断地变换着阵形。这是轩辕从《诡道》之上学来的变换的军阵之法。经过数月的研读,以及精通战阵之道的九天玄女从旁辅助,这些阵道才被两人研究而出。

  如今的陈都所属各部族人们,经过轩辕有意识的训练,都已经焕然一新。

  此刻苍穹之上,轩辕与姜克激战正酣。

  “看枪!”

  轩辕放声长啸,黑亮的长发如瀑,闪烁着青色的光华。他双手持枪猛然向前刺来,锋锐的枪尖闪烁着青色的上清仙光,寒芒闪烁的长枪直接洞穿了天地。

  “嗡!”

  长枪破空,一道刺耳的空气爆裂声响彻天地,让人胆寒。恐怖的杀气弥漫四野。直接刺向了姜克的面门。

  “叮”

  姜克乱发飞扬,丈许高的身躯闪烁着赤金色的光华,手中的巨斧疯狂的轮动,仿若山岳腾空,不断地与侵袭而来的长枪对轰,响声骇人。

  两人陷入了生死搏杀,谁都不肯后退半步,招招致命!

  “轰!”

  突然,巨斧化作高逾万丈的沉重山岳,轰然压向了轩辕。山岳之上隆隆作响。山石成片的滚落。

  仰头看着万丈高山,刚刚欲要抵挡的轩辕,忽然眸光一闪。脚下猛然一个踉跄,似乎被什么东西绊倒了一般。仓皇的躲到了一侧。

  “轰!”

  沉重的山岳落地。重重地砸在了轩辕身侧。将原本平整的地面彻底轰成了深不见底的大渊。

  “呜呜”的呼啸声从大渊深处传来,那渗入心脾的声音,闻之令人毛骨悚然。

  躲过山岳轰砸的轩辕。扭头看了姜克一眼,扭头就走。同时手中飞出了一面小巧的黄幡,绕着整个战场转了一圈。

  随后,就见方才还稳占上风的陈都大军,不知何故竟然开始稳步撤退了起来,看其步伐,甚至还带着丝仓皇之意。

  姜克见状大喜过望,看到轩辕一部撤退,还以为自己所部的冲杀已经有了成效,立刻下令道:“杀!这次一定要打散陈都一部!”

  一时间,北俱芦洲所属大军倾巢而出,这股洪流紧紧地咬在陈都大军之后,深入阪泉平原。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陈都一部的大军停下来的时候。两方大军都彻底暴露在了平原之上,两只大军再次对峙了起来。

  姜克看着对面略显狼狈的陈都一部各属,哈哈大笑道:“轩辕小儿,你我之间争斗两年有余。而今三年之期虽然未至,但你却已经溃败,还不快让出人皇之位?”

  原本显得有些颓废的轩辕,此刻竟然一扫颓态,只听他轻笑一声道:“姜克,你怎么就知道朕一定会败?”

  姜克闻听此言心中一突,忽然瞥见那些先前遁走的陈都兵士们,方才还狼狈不堪,此刻竟然精神焕发,似乎刚刚逃跑的不是他们一般。

  心中越发不安的姜克,狠狠地咬了咬牙,强自镇定道:“轩辕小儿,莫要再做最后的挣扎!你若现在写下退位诏书,我便放你一条生路。若是不然,定教你横死当场!”

  轩辕一改方才的温和面容,冷冷一笑,道:“不见棺材不掉泪!陈都所属何在?”

  “臣等在!”

  “臣等在!”

  浪潮般的声响忽然从四面八方传来。原本空荡荡的北俱芦洲大军之后,竟然凭空多出了一千余万的人马。加上姜克前方的陈都兵马,足有三千万之数。

  此时,姜克真正到了进退维谷的境地。

  “姜克,现如今你已经被我陈都大军包围,腹背受敌,不知道,这算不算攻下了你整个北俱芦洲呢?”轩辕面色肃然,周身的气势骤然暴涨。

  姜克面色狂变,嘶吼道:“轩辕小儿,你竟然使诈!自征战以来,你我双方除去你我,从不曾动用仙家术法!而今,你竟以仙家法术匿藏了近千万的陈都大军,这是何道理?”

  轩辕冷冷一笑,道:“姜克,你以为朕会如你所想的那般龌龊?我这些大军早早的就将这方圆数十里的地底挖空,此时只不过是从地洞之中遁出,何曾是仙家术法?姜克,你到底降是不降?”

  姜克闻言一怔,向着四方扫去。果然看到了那些仍显潮湿的泥土,顿时面色惨然。

  身为地皇神农之子,岂会言而无信?

  正在他打算下了坐骑,表示归降的时候。天际突然飘来了一朵白云,白云之上乃是一名浑身是血的道人。

  尚未见到姜克,这名道人就凄惨的呼喊道:“炎帝陛下,炎帝陛下,不好了,不好了!我北俱芦洲遭到了不明敌袭,伤亡惨重!就连您留下来的那数十万的修炼者,都已经损耗殆尽!”

  “什么?”姜克闻听此言,霍然转头看向了轩辕,嘶吼道:“轩辕,你好生卑鄙!现我与你征战于版泉平原,北俱芦洲之内尽是一些老弱妇孺,你既为人皇,本应以天下苍生计。此刻居然对他们下毒手,我姜克即便是死,也要让你为他们陪葬!”

  轩辕先是一愣,旋即看向了身侧,扬声道:“云湖阁主何在?”

  始终飘荡在陈都大军上空,保护着轩辕的云湖,慢慢地在轩辕面前凝形而出。

  “云湖见过陛下!”云湖摸了摸颔下短须,恭敬地对轩辕行了一礼。

  “云湖道友,今日你可曾派遣供奉阁的供奉们,前去偷袭北俱芦洲的各部族?”轩辕面色凝重地问道。

  此事太过严峻。一个处理不好,就会造成北俱芦洲人族的拼死抵抗,届时人族大乱,若被四方蛮夷趁机入侵,岂不是叫人族彻底走向衰亡?故此,轩辕的语气难免有些严肃。

  云湖老道闻言一愣,愕然道:“没有陛下的命令,我供奉阁可不敢擅自行动!”

  轩辕了解云湖的性格,他说没去那自然便是没去。

  故此,他转过头对姜克说道:“姜克,你也听到了。这北俱芦洲之事,并不是我陈都所为!”

  “你轩辕信这老道,我可不信他!”姜克自小就跟随在神农身侧,始终和这云湖老道不对付。

  云湖闻听姜克之言,气的胡子都翘了起来,大怒道:“姜克,你这个兔崽子!我云湖说出的话,一个唾沫一个钉。若有一句虚言,叫我云湖终生无望准圣之境!”

  姜克这下脸色终于沉了下来,这也由不得他不信。

  这个誓言可是过于严重了,云湖修道至今,不过万余年,浸银大罗金仙之境更是数千年。而今亦是大罗金仙颠峰之境,若是终生不能踏足准圣,那可就太毒辣了。

  轩辕心中也有些奇怪,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能力,可以在北俱芦洲肆意纵横呢。

  他看了看那满脸带血,进气多出气少的修士,道:“道友,那些攻击你们的人使得是何道法,用的又是何法宝?”

  那死里逃生的修士,调息了半晌,回忆道:“那些人肯定是人族!但是他们的平均身高,却要比我们要高大好多。他们一个个**着上身,身上似有五颜六色的符文,每当我们的法宝斩到他们身上的时候,总是会摩擦出一朵朵火花!而且他们似乎对于天地法则,有着天生的掌控之力!”

  “九黎一族!”

  轩辕和炎帝姜克同时一声惊呼,身上的气势冲霄而起。

  九黎一族,泛指北俱芦洲以北之地的巫人一族。其实针对的,也就是蚩尤所在到的九黎部族。

  也唯有九黎一族,可以在刚刚出生之后,就自如的运用一条,乃至两条天地法则之力。更何况,那延续在血脉中的巫之血,最外在的表现便是那些符文,以及刀枪不入之躯。

  其实,就在轩辕黄帝在为了姜克叛出人族的事情发愁的时候,灵智大开的蚩尤,也开始了收拢极北九黎小部族的进程。

  已经完全明了前世今生的蚩尤,为了完成自己的野望。强行奴役了极北冰原上的北极血狼一族,并以巫族秘法将它们催生成了身长六丈,高近两丈的凶蛮之兽。以此凶蛮血狼充当九黎族人们的坐骑,

  此后,便带领着由他亲手调教的八十一名转世地巫,以及就黎族人,征战极北沙场。短短两年半的时间,便一统极北所有的九黎小部族。

  而今极北之地,已经完全成了九黎族的领地。

  蚩尤挥军南下,要直取都陈,称霸中原。这第一站,自然就是处在北俱芦洲的人族各部族。

  此刻渭水之北,包括烈山部落在内,已经全部落于九黎一族之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