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大巫动,轩辕败

第一百二十七章 大巫动,轩辕败


  战车十万乘,这是什么概念?

  在供奉阁一众供奉们的努力下,上百万件或缺失或破损的戮巫之器,经过足足一年的煅烧,才彻底熔炼成了汁液。随后便被供奉阁炼制成了战车。

  在李清明那个世界,车马万乘,放在战国时代便是万乘之君。而今轩辕竟然铸战车十万乘,如此大的手笔,简直骇人听闻。

  战车一成,轩辕就迫不及待的试验了战车的威力。

  当他看到这恐怖的战车,区区百驾就能够将一座数十丈高的山峰,完全推成平地的时候,彻底震惊了。

  多年来与九黎一族数次交战的轩辕,自然了解九黎大军那无比变态的身躯。此刻他有信心,别说是区区巫人了,就是直接对上巫族大军,也可以直接干翻他们。

  屡战屡败的苦难终于将要完结,轩辕心头那莫名的压力,也在顷刻间烟消云散。

  这一日,寒风冷冽,无尽的嘶吼声就像催命符一样,敲在众人的心头。

  逐鹿之野,九黎大军齐齐聚于此地,四百余万犹如钢铁铸就的九黎族人,跨坐在凶蛮血狼之上,黑压压的一片片,煞气冲霄。

  九黎大军正前方,身如铁塔的蚩尤,坐在一头长尽五丈的白色猛虎身上,手中擎着一柄锋锐无匹的巨斧,森冷地咆哮道:“轩辕小儿,快快出来受死!今日,你蚩尤大爷就叫你身死道消!”

  此刻,在逐鹿之野的另外一边。陈都大军也慢慢展开了阵势,旌旗漫天。

  而最让人注意的,除却那些最前方的战车,便是那一名名陈都大军的坐下之兽。

  原来,经过多年与九黎大军交手,轩辕也注意到了九黎大军胯下的蛮兽。那无比赤红的眼眸,嗜血的凶煞之气,无不彰显着这些蛮兽的强悍。

  人族本就身材矮小,若是不能解决这个难题,也别想一统人族了。

  后来。风后提议驯服野兽。以为坐骑。轩辕闻之,便将熊、罴、虎、豹、狮五族加以驯化,进而组成了这千余万的虎豹之师。

  如此便解决了与九黎大军征战的又一个关键性难题。

  ……

  轩辕骑在一头异兽之上,手中持着一杆长枪。遥指蚩尤。怒喝道:“蚩尤。你九黎族素来不归陈都教化。而今不仅占下我北俱芦洲,更是数次侵犯我人族其余几洲之地。朕身为人皇,自当剿灭尔等叛逆贼子!”

  蚩尤朗声笑道。笑声中满含不屑:“哈哈哈,人皇乃是有德者居之!你姬轩辕有何德何能,窃居人皇之位多年!而今也该退位让贤了!”

  轩辕脸上杀机隐现,喝道:“那你蚩尤又有何德行,只不过是暴戾不堪的狂徒罢了!”

  蚩尤闻言恨声道:“轩辕小儿,这方天地本该属于我巫族,你人族在当年只不过是我巫族的附属种族,有什么可骄傲的!”

  “巫族!”轩辕闻言一愣,旋即脸色变得铁青,道:“你是巫族?”

  蚩尤冷笑道:“姬轩辕,我让你做个明白鬼。我蚩尤,乃是巫族大巫转世,我巫族本来就是洪荒主角,今日我就要拿回本该属于我们的一切!受死吧!儿郎们,杀!”

  “杀!”

  九黎大军彻底沸腾了,那无穷无尽的凶煞之气瞬间就被蚩尤点燃。九黎大军的族人们催动着坐下血狼,疯狂地挥舞着手中的兵器,冲向了陈都大军。

  无尽的阴云密布在高空之上,这场暴雨终究将要落下。

  “杀!”

  蚩尤眸中充血,周身散发着浓郁的魔气,猛地发出一声暴喝,同时心神一动,坐下的白虎竟然在顷刻间化为一缕青烟,钻进了蚩尤手中的大斧当中。

  大斧散发着浓浓的魔气,在蚩尤的指挥下,迅速劈向了位于陈都大军之前的轩辕。

  轩辕面色冷肃,根本就不在乎爆冲而来的蚩尤,而是举枪高呼道:“族人们,为了我人族的荣耀,杀!”

  “杀!”

  千余万的陈都兵士张狂的大吼,其声震动苍穹,直破九霄。

  远在东昆仑山的李清明,看着面前的水镜,诡异的瞥了三清一眼,道:“师叔,您说这场仗谁会赢?”

  通天尚未说话,肃容满面的原始就指着陈都大军说道:“此战轩辕必胜!”

  通天摸了摸鼻子,道:“二兄,你从哪看出来的?这九黎大军人数虽少,肉身却是刀枪不入,更是天生可以运用单一法则之力!怎见得这轩辕小子就能胜利呢?”

  李清明在一侧偷笑,也不插话。

  原始瞥了偷笑的李清明一眼,道:“你和清明子搞的那些小把戏能瞒过我?这些古怪的战车是怎么回事?别说你不知道!”

  通天嘿嘿一笑,道:“嘿嘿,二兄。这东西可是清明子研制出来的!虽说此物杀伐之气过重,有伤天和。可若是运用得当,也未必是一件坏事!”

  原始瞪了通天和李清明一眼,道:“此战过后,这些战车全部收回!还有清明子,以后少研究这些玩意儿!”

  李清明翻了翻白眼,心道:“尼玛,躺着都中抢!”

  ……

  逐鹿之野,九黎大军旌旗飘展,而陈都大军就好像发疯了一样,跟在战车之后冲了上去。蚩尤还是第一次看到陈都大军居然如此疯狂。

  不过,在蚩尤眼中,他们就好像是飞蛾扑火一样,自取灭亡。

  蚩尤眸中精芒一闪,暴喝道:“儿郎们,放手大杀!”与此同时,蚩尤方才甩出的巨斧,也终于落下。

  眼见巨斧就要将轩辕劈成两半,一柄青色的巨斧凭空出世,直接崩飞了那柄黑色巨斧。

  “姜克!”蚩尤跃身而起接住巨斧,双眸危险地眯起了起来。

  此刻姜克乱发飘扬,身上的兽皮战衣被强大的战意,激荡的猎猎作响。

  他眸中喷射着愤怒的火焰,怒叱道:“蚩尤,今日我姜克誓要将你斩于斧下,为我北俱芦洲的族人们报仇雪恨!”

  “哈哈哈!”蚩尤仰天大笑,道:“你个废物能做什么?亏你还是地皇神农之子,竟然甘愿做轩辕小儿的一条狗,真是好笑,好笑啊!”

  “找死!”姜克大怒,浑身气势狂飙,与蚩尤战在了一起。

  而此刻,蚩尤的九黎大军,也与陈都大军那冲在最前方的青色战车相交。

  几乎没有任何悬念的,所向无敌的青色战车,不断散发着青蒙蒙的光华,金灿灿的锐金气刃,无情地收割者九黎族人的性命。

  惨叫声,嘶嚎声,哭泣声……很快谱写出了一片人间惨剧。

  正在天空之上与姜克战斗的蚩尤,初时还有些得意。因为在他的意识里,九黎大军就是无所不能的!先不说那可以熟练调用的天地法则之力,单单是九黎族人的肉身防御,他陈都大军就别想破开。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蚩尤慢慢感觉到了不对。这惨叫声,过于洪亮,根本就不可鞥是陈都的大军所发出的。

  荡开姜克的攻击,偷眼往下一瞧,蚩尤登时勃然大怒。

  此刻地面之上真可谓是血流成河,无穷无尽的残臂断枝散落满地。原本四百余万的九黎大军,不仅死了一半。就连那剩下的一部分,都被那古怪的青色战车撵的四散奔逃。

  这叫蚩尤如何不怒?

  “轩辕小儿,你卑鄙!”蚩尤双眸赤红地盯着轩辕,那样子恨不得吃了他。

  被姜克护在身后的轩辕笑了笑,伸手拨开了姜克,道:“兵者,诡道也!战场之上,没有什么卑鄙不卑鄙的。你蚩尤做的那些事情,就一定光明正大了吗?”

  蚩尤再次阴狠地看了轩辕一眼,道:“姬轩辕,我会让你后悔的!”

  见惯了杀伐的轩辕,可不会被蚩尤的三言两语吓倒,而是对蚩尤淡淡地说道:“蚩尤,你还是投降吧!你是赢不了我的!”

  蚩尤不再理会轩辕,而是仰天大吼道:“赤豹兄弟,还不快快动手!”

  “嘭!”

  蚩尤话音刚刚落地,天际陡然变色,无穷的苍穹之上,飘来一片片赤红刺目的云朵。无比炽烈的高温,顷刻间侵袭了整个逐鹿战场。

  “嘭!”

  更加恐怖的事情发生了,那一片片赤红色的云朵,竟然开始不断的往下飘溢火焰。一团团如血般刺目的焰火,没有丝毫停歇的落了下来,无尽大地之上,高温足有上百度。

  九黎大军本就皮糙肉厚,再加上早就有所防备,所以这恐怖的火焰虽然炙盛,却依旧不能伤害其分毫。

  那些人族就倒了霉了,修为高的还好说,可以轻松抵抗这些火焰。可是那些修为低的人族,要么被烤成了焦炭,要么就被借机而起的九黎大军,一一斩杀。

  形势瞬间被逆转,方才还稳占上风的陈都大军,顷刻间伤亡惨重。

  “轰!轰!轰!”

  一连串的爆炸之声,在火焰相撞之时,猛然响起。

  一朵朵散发着毁灭气息的细小烟火飘落,烧灼的虚空出现道道裂纹。

  轩辕瞬间变得脸色铁青,他猛地一挥大手,道:“鸣金,收兵!”

  “呜!”

  陈都大军缓缓地退了回去!九黎大军也并没有追击。

  此战双方互有伤亡,但是陈都一部却比九黎大军损失还要惨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