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一百三十九章 五马分尸,蚩尤身死! 上

第一百三十九章 五马分尸,蚩尤身死! 上


  争战平息,逐鹿之野似乎也复归平静。

  如果不是那满地狼藉的尸首,以及完全被鲜血染红的沼泽之地,谁能够想到如此平静的逐鹿之野,竟然是恐怖的血狱战场?

  被绑得死死地蚩尤,双眸通红地盯着轩辕,大嘴当中“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

  轩辕看着似乎恢复了清明的蚩尤,冷声道:“蚩尤,你挑动部族仇怨,发起叛乱。更有甚者,竟然还欲要唤出巫族重霸华夏天地。今日,朕轩辕以人皇之名,判你斩首之刑!”

  说着,身后自有身材雄壮的刀斧手,扛着一把寒光闪闪的砍刀前来执行。

  轩辕端坐战车之上,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刀斧手,道:“行刑!”

  “嗨!”

  刀斧手不可能用平凡之人,自然也有着金仙的修为。只听他大喝一声,手中硕大的砍刀凶狠无比地对着蚩尤的脖颈斩了下去。

  硕大的砍刀闪烁着异样的光华,斩的虚空“咔咔”作响。

  “锵!”

  一声巨响传来,却是刀斧手紧握在手中的砍刀直接崩断了。而蚩尤的脖颈却是金芒闪烁,丝毫无陨。

  轩辕皱了皱眉,道:“换裂山斧!”

  “锵!”

  “换钻山枪!”

  “锵!”

  ……

  几乎换尽了人族现有的兵器、灵宝,就连专为灭杀巫族的轩辕剑都用上了,却依旧没能够将蚩尤斩杀。

  轩这这轩辕剑恰巧有一个特性。限制了他的功能。那就是轩辕剑虽说可以灭杀巫族,但必须是在蚩尤尚有修为之时,方能自动催发屠巫特性。

  李清明那最后的捆缚之术,就恰恰封禁了蚩尤的修为,若想以轩辕剑杀之,就必须打开束缚。圣人能够轻易将蚩尤捕获,他轩辕可做不到这一点。

  故此,断无揭开绳索之说!

  所以说,那蚩尤毕竟是上古大巫之身,一身的铜皮铁骨。根本就难以从外部诛杀于他。这让轩辕多少有些不知所措。

  无奈之下,轩辕只得暂时关押起蚩尤,待与众臣商定好办法之后,另行处置。

  逐鹿之野。陈都大营。

  匆匆打扫了战场。已经是三日之后了。

  中军大帐中。轩辕威严的看着下面的群臣道:“我陈都与九黎一部征战多年,近日终于踏破九黎一族,天下归心!只是列位臣公想必也清楚。那蚩尤毕竟是大巫之体。虽说修为被圣父大人封禁,但仍旧是铜皮铁骨之身,寻常之法难以灭杀。轩辕无奈,还请列位臣公拿出个杀死蚩尤的方法才是!”

  大帐之内一时陷入了沉寂。

  过了半晌,风后站起身来,行礼道:“陛下,巫族自上古之时就号称肉身不死不灭。既然这蚩尤的大巫之体难以磨灭,我等何不改诛灭为封印?如此既表明了陛下的大度,又卖了巫族一个人情,何乐而不为呢?”

  风后话音方落,姜克就跳了出来,道:“不行,绝对不行!这蚩尤联合四极蛮夷屠戮人族,不杀此寮,我人族寝食难安!陛下,末将建议,既然常规手段以及灵宝不能斩灭蚩尤之身,我等当以法术击之!”

  与蚩尤交过手的应龙双眸微微一亮,道:“陛下,炎帝殿下此法可行!只要术法威能足够,诛灭蚩尤当不在话下!”

  轩辕惊喜道:“道友此话当真?”

  应龙微微颔首道:“自然!”

  “好,我等这便前往诛杀此獠!”轩辕豁然起身,当先走向了关押蚩尤之地。

  逐鹿之野北侧有一处天然的洞穴。其内部完全由坚硬的九天精铁构成,外侧更是有堆积如山的巨石压顶。甭说蚩尤被绑缚于此地,就算解开他的束缚,以其重伤之躯,也休想逃出此地。

  将堵在洞穴之外的小塔状灵宝移开,轩辕迈步向内走去。

  潜行了数里,虽然尚不见蚩尤的身影,却能依稀听到有张狂的怒吼声传来:“哈哈哈,轩辕小儿,你以为这样就能够毁灭我的大巫之身吗?做梦!”

  轩辕混不在意地慢步向前,对于一个濒死之人,再多的计较都是徒劳。

  待将蚩尤从洞穴当中提出,轩辕对立于身后的应龙说道:“道友,还请施法!”

  应龙微微颔首,掌心之上金光闪烁,猛地击向了半空。

  天穹瞬间乌云密布,隆隆的轰鸣声不绝于耳。

  “轰!”

  雷声绝响,霹雳似龙,自万丈高空落下,径直打向蚩尤。雷势刚猛霸绝到了极点,让大地与远山都在震颤。

  金光流转,璀璨的金色大道符文果然如初时一样,闪现而出。这些符文仿佛印到了蚩尤的骨子里,每当危险降临,总会第一时间出现,为其抵挡来自外界的灾劫。

  第一道天雷,无功而散。

  “该死的,没想到这大巫之体竟然强悍若斯!”应龙眸中闪过一丝狠色,张口喷出一口略显淡金色的血液,以血凝符,以真元引入苍穹。

  “轰隆隆!”

  雷劫恐怖,化成一片汪洋,浩荡天际,茫茫无尽,垂落而下。

  “嗤!”

  雷电不停地轰击着蚩尤。

  “咔嚓!”

  一声脆响传来,终于蚩尤表皮外的大道符文光罩彻底崩散。

  “有效果!”轩辕双眸一亮,催促道:“道友快快施法,加大威能!”

  应龙轻笑,不停的掐动着指决,道:“陛下莫要急噪。既然破坏了他的乌龟壳,那这蚩尤自当在劫难逃!”

  成千上百道雷电从天而降,似九天银河划破苍穹。

  “啊!”

  蚩尤不断地哀嚎,全身震颤地痛苦嘶鸣,夹杂着蚩尤满心的怨怼,怒骂道:“姬轩辕,应龙,不要让我逃得性命!否则我定要和你人族以及龙族不死不休!啊!”

  应龙脸色骤然变得铁青,不停地输出真元力。

  天雷狂降,苍穹怒吼。雷劫依旧,直到日落西山,苍穹之上依然是天雷滚滚。

  龙族虽说乃是司水大神,但雷之法则也算是必须功课。如此长时间的天雷狂劈到了现在,居然也没有要了蚩尤的性命。

  这货完全好像是打不死的小强一样,生命力极度的顽强,可谓是生命不息,叫骂不止。

  这让应龙脸上多少有些挂不住。想自己堂堂准圣,拼尽全力地施展雷法,竟然不能要了一个修为皆无的人的命?尽管他是一个拥有大巫之身的人族。

  轩辕看着身侧满脸无奈的应龙道:“道友,还有和何法?”

  应龙有些不好意思地摆摆手,道:“我龙族乃是司水天神!除却控水驭雷之力,我对别的还真就不太擅长,却是叫陛下失望了!”

  “陛下,要不叫我试试?”凌辰看了看皮开肉绽,却依旧有力气叫骂的蚩尤,淡淡地请命道。

  “这,好吧!”轩辕沉吟了片刻,点了点头。

  他这也是急病乱投医了,凌辰虽说是伏羲圣皇弟子,但一切没有任何出彩之处。可是既然凌辰出声了,就叫他试上一试,也不无不可。

  凌辰知道轩辕心中的想法,可是如今的他早就不是当年的他了。这么多年的韬光养晦,早就将他的性子磨练的沉稳有余。

  “蓬!”

  凌辰摊开手掌,顿时一股极其微弱的灰色火焰从其掌心燃起。随着火苗的出现,周遭数十里的空间陡然变得干燥了起来。

  蚩尤眸中闪过一抹戏谑,张狂地大笑道:“哈哈哈,笑死我了!难道你想凭借区区一朵火苗,就要了我的命吗?还是……厄……”

  笑声戛然而止。

  “去!”凌辰低叱了一声,火焰脱手而出,随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膨胀起来,很快就变得百余丈高下,直接将蚩尤给包裹了进去。

  “噼啪!”

  灰色的火焰越发的凶猛了起来,

  “蓬!”

  炽盛的浪潮灼热扑面,百丈高的灰色火焰,在蚩尤的周身之上燃烧,发出“噼啪”的脆响,将黑寂的苍穹映衬成了灰色。

  盯着前方的火焰,轩辕只感觉汗毛耸立,心中直发毛!

  灰色的火焰,让他感觉已经难以承受了,他能够想象到那火焰之下的蚩尤,怕是承受着难以言语的痛楚。

  “啊!”

  蚩尤虽然仍在痛苦的哀嚎,却依旧散发着微弱的生命气息。

  “哎!”月上枝头,凌辰挥手间收回了火焰,叹了口气道:“陛下,请恕凌辰无能为力!”

  “这……”轩辕盯着面前那数百丈高的焦炭,虽然黑漆漆,却仍有生命气息。

  这下轩辕凌乱了,内心焦急万分,在原地来回走动着。

  周遭的众臣也是内心焦躁,有心上前说话,却是想不出办法来。如此亦是一言不发,方圆里许的空间中,只有蚩尤那微弱的呻吟声在来回飘荡。

  就在这时,天穹之上青华闪烁,一硕大的物体从苍穹上掉了下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道清冷的声音:

  “南海流波山有一物名曰夔牛,其吼声如龙,四方野兽尽皆震服!此物乃是以夔牛之皮制成战鼓,其骨制成鼓锤。行刑之时,击此鼓以破蚩尤之大巫真身,再以神骏龙马绑缚其首级四肢,愤而用力,当可诛灭蚩尤!”

  轩辕闻言大喜,对着东海蓬莱岛的方向跪拜行礼道:“轩辕敬谢圣父大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