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一百四十一章 仓颉造字

第一百四十一章 仓颉造字


  逐鹿之战中,轩辕所代表的陈都内陆人族,虽与蚩尤所代表的四极蛮夷相争数年,但终究取得胜利。

  宽厚仁德的轩辕战胜了四夷蛮族,并没有行屠戮之事。而是根据风后的建议,将这些野蛮之族彻底打散,送往了四大部洲。

  用风后的话说,这叫潜移默化地消弭四夷蛮族的种族意识,更好的叫他们复归王道教化。

  自此之后,人族完成真正的大一统,威震四海,一统八荒**。整个华夏大地,凡有人族之地者皆属陈都管辖。

  完成当年誓言的轩辕,带领着陈都大军回归了陈都。

  如此相安无事地过了三十年。这些年中,轩辕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族群的建设中。

  人族内外一统,可是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做,像什么货币、度量……最重要的是,没有文字!很多他想要留给后人的东西,除了口口相传,便是用大道符文书就。

  可悲的是,现在的人族除了修道人士以及各部族的族长和长老对大道符文略懂,其余的族人根本就是一窍不通。

  若想留下传承,这个文字问题就必然解决,也必须解决!

  心情烦躁的轩辕,哪里还有心情处理族内的政务!所幸现在人族内部平静的很,偶有小摩擦,也很快会平息下去。

  漫步在陈都,轩辕很是细心的探查着族人们的生活状态。

  喧闹的陈都,人声鼎沸。老人们迎着阳光闲聊。男人们穿梭易物,妇女们穿线缝衣,小孩子们追逐欢笑……一张张满含真诚的笑脸,似乎抹平了轩辕心头的烦躁。

  突然,就在轩辕将要走到陈都城门口的时候,被一个穿着邋遢的中年汉子吸引了。

  这汉子满脸的胡子拉碴,长及脖颈的头发乱糟糟的,显然多日未曾修整。就连那身上裹着的宽大兽皮都破破烂烂的,整个人落魄到了极致。

  轩辕走进几步,隐约听到那汉子嘴中在不停地喃喃自语:“大日东升。观其形为圆。又有烈日烧灼,自然,自然……不对,不对……”

  轩辕心下奇怪。低头一看。却见那汉子脚边的地上满画着一幅幅奇形怪状的符号。有的似天边明月,有的如山野草木,还有的像极了野兽飞禽。

  此刻已是时至正午。一个怀中揣着黄灿灿麦饼的稚童“蹬蹬蹬”地跑了过来,将怀中的麦饼递到那汉子面前,奶声奶气的说道:“阿叔,我阿爹说您已经在这里待了有五日,却是颗粒未进。叫我给您送几个麦饼吃!”

  那汉子迷茫的抬起头,看着面前四岁左右的娃子,咧嘴一笑,道:“娃儿,阿叔不饿!这俩麦饼你留着吃吧!”

  小孩子摇摇头,道:“我阿爹说了,虽然他不知道您在这里写写画画的做些什么,却知道您是有大贤德之人。所以,您还是收下吧!”

  说着,这孩子将手中的麦饼丢给汉子,随后撒腿就跑。

  汉子感慨得低语道:“能为如此人族造字,我死而无憾!”

  一直在汉子身侧静静观瞧的轩辕周身巨震,没想到这世间竟然还有如此大才之人,为人族造字之事,竟然在五日之内,颗粒未进,滴水未沾。如此废寝忘食,确实是大贤德之人!

  一念及此,轩辕对这汉子长鞠了一礼,道:“先生大德,真乃我人族之性也!轩辕敬服!”

  仿佛此刻才看到轩辕一样,汉子眸中光芒一闪,先是稍稍整理了一下破旧不堪的兽皮,而后俯身行礼道:“人族仓颉见过人皇陛下,陛下圣安!”

  轩辕赶忙双手托拂起仓颉,道:“先生无需多里!说实话,朕近日来正为传承之事发愁,然造字之事太过重大,朕却是一点头绪都没有啊!”

  仓颉将长发梳起,随手将方才用来写划的小木棍差入发间,道:“陛下,仓颉多年琢磨,虽偶有灵感,却只是造出了寥寥数字,剩下的,怕还是需要些时日!”

  轩辕看到仓颉露出的面孔,总感觉有一股熟悉至极的感觉,却想不起在那里见过。

  无奈的晃了晃脑袋,轩辕定了定神,道:“先生,轩辕想请您大殿共议造字之事,未知可否?”

  仓颉微微颔首,满脸胡碴的脸上忽然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固所愿也,不敢请尔!”

  如此,仓颉便随轩辕,一同归了位于圣地正中的大殿。

  不过,轩辕并没有发现,仓颉的双手很隐晦的,向着方才送给自己麦饼的小孩子弹射出了一抹金光。

  多年之后,当这娃子登临天庭的时候已经忘了这浑身邋遢的痴呆阿叔,但他却永远忘不了对人族有着巨大贡献的造字圣人,仓颉!

  东海之滨,人族祖地。

  此刻那座小崖之上坐了七名男女,赫然是人族八祖。

  “大哥,看来史皇这小子是机缘到了!”有巢摇头晃脑的看着远方汹涌澎湃的大海,很是兴奋。

  “嗯!”燧人点了点头,道:“而今我等八名师兄弟中,我、有巢、兹衣、陶纹均已得获机缘。待此番史皇成功破得桎梏,相信我人族又将有一次质的飞跃!”

  “大哥,看来要恭喜史皇兄弟了!”仲景几人也随声附和到,不过他们虽面露欣喜之色,但眸中仍有着丝丝遗憾。

  随人等几人见状,也是别无他法。毕竟机缘到了,自然就见分晓,急是没有用的。

  与此同时,刚刚回到蓬莱岛的李清明却是心神一动,随即就已经知道史皇已经得遇机缘,并且已经化名仓颉,去了人族圣地陈都开始研字、造字。

  “我还真是天生的劳碌命!”李清明苦笑着摇摇头,单手轻挥,一面圆形的水镜突兀的现于高空之中。

  水镜当中显示,在陈都的议事大殿偏殿当中。依旧浑身邋里邋遢的仓颉,正站在八卦天盘上俯腰涂抹。只见其头顶三尺高空有青色光华浮荡,其内更是有玄奥符文流转飞动,一股股浓郁的星辰之力直降而下,慧光直耀九霄。

  “你倒是心急!”李清明知道仓颉有些急功近利了,想要凭借星辰之力来加快造字步伐?

  岂不知欲速则不达,徒劳的接引星辰之力,只是加快体内真元的亏损罢了。

  李清明从储物空间中掏出一件金光灿灿的锦帕,却是当年鲲鹏造妖文之时,亲自写下的妖文拓本。此物太过珍贵,若不是李清明乃是鲲鹏之主,休想他将此拓本拿出。

  “去!”李清明抖手向着华夏大地一甩,这金灿灿的锦帕就径直飞向了陈都,自语道:“悟与不悟,全看你的造化了!”

  仓颉正皱眉思索着,忽闻天空之中猎猎作响。抬头一看,就见头顶的星辰之光中尽然闪烁着一片金灿灿的光华。

  心下感到奇怪的仓颉,探手将这锦帕接在了手中,但见此物似丝非丝,却比头发还要薄。

  打开之后,卷首“妖文”两字好似闪烁的星辰一般,直接飞入了仓颉的脑际。

  仓颉全身巨震,满目惊色地低头看去,却见锦帕之内有无数玄奥纹路,一个个如有蝇头大小,密密麻麻,足有三千之数!

  仓颉知道这是鲲鹏妖师所造妖文,还以为是鲲鹏有意帮他一把,遂朝小北冥之地深鞠一礼,以表对鲲鹏的感谢。

  随后仓颉便捧起了锦帕静静参悟,彷如福灵心至,脑际豁然开朗。许多不解之处都是迎刃而解,就是其道行亦在飙升,怕是实力到了,当可一举踏入准圣之境。

  以后的日子里,仓颉灵感频现,于是便开始究天地之变,仰观本星园曲之势,俯察龟文鸟迹山川之灵,指掌而创造文之形。

  如此过了约有十年光景。

  这一日,常年在居所内研造文字的仓颉,忽然头发凌乱地从居所内奔了出来。

  他在院落当中张狂的仰天大笑,朗声道:“如今我人族,终于有了文字传承了,感谢上苍!哈哈哈,感谢上苍!”

  说道这里,仓颉的身上涌出浑厚的玉清真元,抬手将插在发间的木簪取了下来,仓颉腾空而起,仰天说道:“吾为人祖史皇,为传承之法造字千文!凡吾等人族且用心看好!”

  他手执木簪,身上升腾的玉清真元汹涌澎湃,自有一番吞吐天地的气势。

  “天、地、日……”

  一枚枚散发着古朴气息的巨型文字骤然腾空,其影像瞬间传遍了整个华夏大地。但凡人族,皆心头澄亮,眼运金光,将这些文字深深的烙印在了脑际。

  “轰!”

  当最后一枚文字印入苍穹,天地陡然变色。无量苍穹之上乌云漫布,万千电蛇雷蟒涌动,恐怖的天地威压轰然降临。

  “轰!”

  一条手臂粗的闪电落下,直接击向史皇。史皇面不改色,探出木簪轻轻点了过去。

  “噗!”

  木簪之上闪过一抹金光,将雷电瞬间点灭。

  “轰隆隆!”

  乌云似乎被史皇激怒了,天地灵气暴卷,无尽电光,万丈雷芒,彻底淹没了天地,这已经不是单一的雷电,而是化成了一片雷海,雷电之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