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五章 国都夜宴 上

第五章 国都夜宴 上


  ()  (PS:求,求订阅,求推荐,求推广!谢谢诸位朋友们!)

  ……

  自从那rì众圣归了各自的道场之后,整个华夏天地似乎都热闹了起来。

  圣人弟子们纷纷被圣人赶出了道场。就连太清圣人,都将侍奉在其左右的玄都给赶出了东昆仑山。

  圣人们要求弟子前往华夏人族入世修行,并且美其名曰红尘炼心。

  种种迹象表明,现如今的华夏大地正处于一个高速发展的时期。就是不知圣人门徒全部入世,对于华夏而言,也不知是福是祸。

  西方大雷音寺。

  “师尊,这东方圣人们是不是知晓了圣位的事情?”接引皱着个眉头,显得心事重重。

  菩提树下静坐的玄狐笑了笑,道:“就算知道了又如何?圣位需要大毅力、大机缘之人方能取得!寻不到破劫之人,说什么都是无用!”

  接引双眸一亮,紧接着说道:“弟子明白了,我现在就下去安排!”

  接引言罢,匆匆而去。

  再看华夏人族这边。

  自轩辕随两位圣皇归隐火云洞之后,颛顼继位共主之位。

  这颛顼尚有些德行,继位之后严格地遵循黄帝的政策行事,内陆人族与四极蛮夷相互通婚,使蛮夷之族的渐渐将生活融于了华夏人族当中。

  不消三年的时间,人族就进入了高速发展的时期,族内更是安定太平。

  唯一有所瑕疵的,就是这些蛮夷之族,虽然归了王道教化,却依旧存在着一些顽固分子。他们执著着各自族群的血脉传承,符文的教化,以及宗教的信仰。

  轩辕证道之前,臣子曾经谏言,要将这些蛮夷之族的死硬分子彻底斩杀。

  轩辕不忍,便将他们放逐到了西牛贺州边缘之地,任其自生自灭。这也就使之留下了祸根。

  随着人族的高速发展,这些被丢在华夏大地边缘之地的顽固蛮夷分子,渐渐成了气候,驱兽驭魂,传播巫教文化。每每sāo扰当地的人族,时常与驻守军民发生冲突。

  颛顼几次出兵,都未曾剿灭,这也烦透了他。

  这一rì,颛顼正在都城内查看西牛贺州地形,忽闻殿外阵阵仙音起。

  须臾之后,自有侍卫进来秉报道:“启禀陛下,殿外忽然有名佛陀从天而降,yù要求见陛下!”

  此刻的佛门,在华夏大地上早就已经广为流传。而且他们佛法滔天,比供奉阁的修士要强上十倍、百辈。

  颛顼闻言豁然起身,道:“快,快请圣佛进殿,切莫怠慢了贵客!”

  “喏”侍卫立刻跑到大殿之外,将那佛陀迎了进来。

  只见这佛陀身着土黄sè的袈裟,赤膊素腕,双手合十,腕上各自带着一串古朴圆润的佛珠。脚下等着一双芒鞋,面容清秀,双目有神微放jīng光。

  这佛陀对着颛顼行了一礼,开口道:“阿弥陀佛!贫僧见过共主!”

  颛顼好奇地打量了他半晌,亲自上前将他托扶而起,道:“圣佛免礼!未知圣佛自何处来,yù往何处去啊?”

  佛陀清秀的面庞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道:“贫僧名曰药师,自西方大雷音寺而来,家师乃是佛门教主,准提圣人!”

  颛顼脸上现出惊容,作为人族共主,他知道许多普通人所不曾知晓的事情。自然了解接引在华夏大地上那至高无上的地位。

  故此,他连忙行了一礼,道:“失敬,失敬!圣佛竟然是圣人门徒!

  “陛下客气了!”

  “不知圣佛此番远道而来,所谓何事?”

  药师哈哈一笑,道:“贫僧曾听闻在华夏边缘地带的人族族地,巫教泛滥。故,特来为陛下献上灭巫教之策!“

  颛顼面露狂喜之sè,顿时将药师请为座上之宾。殷切的问道:“圣佛有何良策?”

  药师脸sè一肃,道:“和!”

  “和?”颛顼一脸的疑惑,道:“如何和?”

  药师道:“莫急,且听贫僧细细道来!”

  然后,这药师佛就开始为颛顼讲解了起起来,听的颛顼是喜上眉梢,连连点头。

  不知不觉间,rì已西沉,颛顼这才恍然醒悟,连忙下令摆宴,要宴请药师。

  宴会之上,颛顼当着诸位前来赴宴的大臣的面,坦言自己将拜药师为师,修习佛门秘法,并下令在国都之内修建一座寺庙,以供药师修行之用。

  翌rì,颛顼就调集了数千的工匠,在国都一处风水宝地大兴土木,修建寺庙。与此同时,药师为帝师的消息也在很短的时间内,传遍了华夏神州大地。

  对此,各方势力的反映不一。

  东海蓬莱岛。

  正和杨眉下棋的李清明,忽然咧嘴一笑,道:“老家伙,那sāo狐狸下手了!”

  扬眉眉头轻佻,指着面前的棋盘,另有所指地说道:“这可是一步臭棋啊,简直是臭不可闻!”

  李清明飞起一子灭杀了扬眉的一条大龙,冷笑道:“活该!”

  东昆仑山,三清大殿。

  “这清明师侄简直就是妖孽啊!他怎么就知道接引,一定会派遣弟子前去游说人族共主呢?”通天皱着眉头,死命的掐算着,却依旧一无所获。

  原始展颜一笑,道:“看来这次玄狐前辈要吃大亏喽!”

  幽寂的九幽地府后土宫中,后土朱唇轻扬露出一抹冷意,喃喃自语道:“好,你玄狐既然想拿我巫族开刀,那就休怪我断你一臂!”

  都说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这话着实不假!

  ……

  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宏伟壮观的小雷音寺就已经在国都当中建成。

  随后的时间里,接引依旧如平常那般,行走在国都之内,宣扬佛法。还每天按时到颛顼所居住的宫殿之中,传授其佛门秘技。

  而颛顼似乎也是深居浅出,安心学道一般,有意识的淡忘了边城巫教的泛滥。

  沉寂了几月之后,颛顼突然派出特使赶往边城之地,yù与巫教萨满之女结为连理。

  巫教的掌教之人,便是萨满巫祝。

  要说这巫祝也是个传奇人物,当年蚩尤幼时未开灵智之前,便是跟在巫祝身侧学习一些最低级的巫法。后来九黎兵败,他带着一些亲信族人。游走在华夏大地,躲避轩辕的追杀。后来更是立巫教,自命为萨满。

  巫祝老来得女,其女生的貌美如花,且天生便具有两条巫族血脉。

  多年来得其父jīng心教导,她的修为更是臻至地巫之境。

  西牛贺州,巫教总坛。

  硕大的巫神大殿中早就坐满了人,他们一个个表情凝重,似有大事临头。

  突然,坐在左前方的一名中年汉子率先打破了平静,说道:“萨满大人,难道真的要让小月儿羊入虎口吗?”

  最上首的佝偻老人无神地扫了众人一眼,道:“这是最好的解决方法!这么多年来,我等数次想要到其部洲传承教义,可是他颛顼对我等是倍加防备!若是小月儿能够成为颛顼之妻,那我巫教定能兴盛!”

  “可是……”中年汉子面露不忍之sè,还想要说些什么。

  突然一道靓丽的身影出现在大殿门口,清脆如画眉鸟的声音就打断了他:“桑山大叔,别再劝我阿爹了,我愿意嫁给颛顼!”

  巫祝上前几步,枯瘦如老树的大手抬了起来,轻轻抚摸小月儿的长发,道:“小月儿,苦了你了!”

  数rì之后,一条长长的迎亲队伍,自冀州国都始,靠飞行灵宝之助,前行了两rì才将巫教萨满之女,接了回去。

  当然女儿出嫁,萨满巫祝以及午巫教的众多高层,也全都随迎亲队伍赶赴冀州国都之地,参加婚礼。

  回到国都之后,自然又是一番颇为繁琐的婚嫁礼仪。所有的一起,似乎都在按着接引的计划行事,没有丝毫的偏差。

  晚宴之时,药师以及新人亲自来作陪巫祝以及几位巫教高层。

  颛顼手中端着斟满酒的小盏,对巫祝说道:“萨满大人,此番还要多谢您能够将女儿嫁于朕!颛顼先干为敬!”

  巫祝本不愿喝酒,怎奈颛顼过于热情,只得举起酒杯一饮而尽,道:“rì后陛下切莫辜负了小女去!”

  与巫祝同坐一桌的巫教高层,全都是以巫祝马首是瞻。眼见这巫祝的动作,也全都端起了酒杯,喝起了酒来。

  整个晚宴顿时热闹了起来,这宴会之上歌舞升平,风花雪月,其乐融融,真是好一派换了的景象!

  ……

  在这场夜宴中,巫教的一众人等都喝了很多的酒。

  随着时间的推移,似乎其他桌上的宾客都在一个个地减少,最后只剩下那些供奉阁的修士,以及作为主人的接引以及颛顼还在。

  此时坐在颛顼身侧的小月儿忽然感觉到了不对。

  突然,酒量最好的桑山迷迷糊糊的就从座位上栽了下来,瘫在地上,呼噜声震天。

  这些巫教的高层全都有着天巫的修为,放到修道界,那也是金仙境的高手。按理说以他们的修为造诣,就算喝再多的酒水都不会醉倒。

  这一下,小月儿彻底惊醒了过来。抬头四顾,却发现巫教众人,似乎全都坐立不住瘫软在了地上。

  “毒!”

  滴酒未沾的小月儿,脑海当中突兀的闪现出了这个字眼。

  想到这里,她豁然起身,怒瞪着颛顼和接引道:“颛顼,尔等师徒好生无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