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六章 国都夜宴 下

第六章 国都夜宴 下


  深夜的冀州国都依旧灯火通明,为了共主颛顼的婚典,国都中的所有臣民,全都欢庆在街头,载歌载舞,好不热闹。

  可是谁也不知道,与皇城外的繁华相比,位于最内层的皇城却是冷肃的吓人。

  会客大殿中,满殿地桌椅上没有一个人影,全都瘫软在滴。只有在最里面的桌子前,尚站着几名僧人装扮的佛子,还有两名身着大红色喜袍的青年男女。

  红袍的颛顼,满脸冷笑地看着小月儿道:“巫月儿,你巫教自黄帝陛下之时起,就扰我边境。我等之间早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你莫非真当朕会娶你不成?”

  “你,你……”小月儿明眸圆睁,气的浑身颤抖。

  颛顼没有在大力小月儿,而是扭头对药师道:“师尊,请您快些解决了这些人族叛逆!”

  “自该是如此!”药师点点头,上前就要先结果了巫祝。

  小月儿恨恨地咬了咬牙,忽然素手一扬,殿中所有的灯火猛然熄灭,变得一片漆黑。

  “散!”小月儿娇叱了一声,左手突然甩出了几只张牙舞爪的小虫。

  这些小虫通体血红,头上长着两个足有身子大的钳夹,一边发出刺耳的叫声,一边爆射向颛顼等人。

  “妖孽,休得张狂!”站在颛顼左侧的药师双手合十,原本收敛住的佛光开始从他的身上隐隐的透了出来,于其脑后形成了一个暗金色的光轮。

  光轮的四周。灿金色的佛力如同火焰一般熊熊的烧灼着,随之而来的,还有澎湃无比却又醇厚异常的压力。

  “吱吱!”

  这些小虫明显感受到来自清秀僧人的威压,短小的身躯剧烈的颤抖着,几次想要挣脱开来,却都未曾如愿。

  “噗!”

  小月儿那张红润的俏脸忽然变得苍白了起来,张口喷出一口心头精血。双手印结变换,殷红的血液激射进小虫的体内。

  “吱吱!”

  小月儿明显使用了禁法,激发出了这几只虫子的潜能。

  只见虫子们的身形陡然膨胀了一圈,小小的身子上散发着淡淡的血红色光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再次爆射而去。直接突破了药师的防御,冲向了几人。

  “不好!”眼疾手快的药师,拉起身侧的颛顼跳了出去。

  其余几名来不及躲闪的佛子,只看到一抹赤芒闪过。随后便是疼痛。钻心的疼痛。

  “啊!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浑身的力量在消失?”

  一道声嘶力竭的低嚎声。从一名佛子的口中传出。

  他能够感觉到自己体内的佛力、精神力,以及刚刚凝结出的信仰之力,都在飞快地向外流逝着。他想要挣扎。却发现浑身上下就像是被一张大网绑缚了一般,根本挣脱不掉,只能从口中发出无助的哀嚎。

  一共八名躲闪不及的佛子,他们那健硕的身体,在颛顼与药师骇然的眸光下,居然变得干瘪了起来,好像浑身的血肉都不见了,只剩下一张人皮贴附在了粗大的骨头上。透过那张薄薄的人皮,甚至还能够看到皮肉下那惨白惨白的骨骼。

  “咕噜!”

  艰难地吞咽了一口唾沫,颛顼对药师道:“师尊,这,这是什么玩意儿?”

  药师的脸色很难看,看着地上仍在人皮下蠕动的凸起,道:“如果为师没看错的话,那东西应该是蛊!”

  “蛊?”颛顼疑惑的抬起头,问道:“何为蛊?”

  药师瞅了瞅面色苍白的小月儿,道:“所谓蛊,乃是上古巫妖大战时期,某些追求力量的巫族所研制的秘法!可是由于其炼制过程以及功效太过邪恶,就被祖巫们下令,但凡巫族,均不可炼制蛊虫!没想到,没想到竟然还有巫人会炼制蛊虫!”

  “吱吱!”

  就在这时,那些蛊虫也将这几名佛子彻底吸食干净钻了出来。而后便凶狠无比地射向了药师与颛顼。

  “哼,方才仓促之下未曾出手攻伐,你真当贫僧是泥捏得不成?”险些泥沟里翻船的药师羞恼的怒哼了一声。双手快速结印,一只完全由佛力化成的大手横空出世,一把捏住了奔袭而来的蛊虫。

  “蓬!”

  一股金色的火焰出现在大手的掌心,瞬间将那些小虫子们包裹了起来。

  “吱吱!”

  长相凶恶的蛊虫们拼命地挣扎着,但无论如何都挣脱不开巨手的封禁。片刻之后就被那只巨掌中心的火焰给烧成了灰烬。

  “噗!”

  蛊虫被灭,作为主人的小月儿突然狂喷出一口腥黑的血液,浑身都在不断地颤抖着。雪白的额头上,汗水如同浆水般往下流淌。

  看到小月儿惨状的药师冷冷一笑,道:“我说这蛊虫怎地会有如此威能!原来是以你心头精血喂养的连心蛊。小丫头,既然二等如此信封蚩尤等大巫,那贫僧便送你下去和他们团聚吧!”

  小月儿贝齿紧咬,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嗡!”

  就在药师控制着大手将要落在小月儿头顶的时候,天地间突然风云涌动,雷鸣阵阵,一道硕大的空间裂缝,自小月儿身侧出现。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只黑漆漆的,完全由阴煞之力构成的大手。

  “嘭!”

  两只大手在半空中相互轰击了一下,金灿灿的佛力大手根本就不是阴煞巨手的一合之敌,几乎在瞬间就被崩碎了。

  突然,药师面色大变,他吃惊的叫道:“嗯?你是后……”

  “噗!”

  药师一句话都没有说完,就被攻势如潮的阴煞大手一把捞在了手中,捏成了粉碎,就连元神都没来得及逃脱。

  同一时间,仍然在蓬莱岛上和杨眉大眼瞪小眼的李清明,心神一动道:“药师佛挂了!”

  “咋死的?”扬眉摸了摸手中温润的玉石棋子,漫不经心的问道。

  李清明嘿嘿一笑,道:“叫后土妹子给捏死的,死的连点渣都不剩了!”

  “哦?”扬眉闻言在心中掐算了半晌,撇了撇嘴道:“切!这小丫头太没有魄力了,才弄死了一个。”

  李清明一愣,问道:“你想说啥?”

  “没见颛顼还活着呢吗?弄死他,另选人皇!”扬眉见李清明失神,偷偷将一枚棋子从棋盘上退了下来。

  过了好一会,李清明对着冀州的方向甩出了一道璀璨的光华,低头说道:“好吧,另选就另选!嗯?老家伙,你特么的敢耍诈!”

  “滚犊子,老道我这么光明磊落的人,怎么会做如此龌龊之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