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十章 人族灾劫,洪水滔天

第十章 人族灾劫,洪水滔天

  妖族征得了女娲的同意,再加上有腾蛇的加盟,之后的事情自然顺理成章了起来。

  几天之后,黄河、淮河、渭水等所有内陆长河的镇河龙王全都无故失踪。

  整个华夏大地,除了沿海地区,其余各地在一年之内滴雨未降,所有的华夏人族全都饱受大旱的灾害。

  这一年内农作物颗粒无收,数不尽的人族因此而丧命。各地人族纷纷大摆祭品,祭祀龙王,叩拜天庭众神,却依旧无济于事。

  可是紧跟着在第二年中,黄河等几条内陆长河的水位突然暴涨,冲垮了堤坝,如猛兽般向着周遭的人族聚集地侵袭而去。

  与之而来的,还有那滔天的暴雨。天穹之上,不知何时裂开了一条大口子,然后是两条,三条,四条,滔滔的长河之水自这些口子中倾泻而下,如同一挂挂瀑布一般,发出“隆隆”的声响。

  长河之水,疯狂地向下倾泻着,丝毫没有一丝停歇的意思,这次水势之浩大,华夏历史上恐怕只有不周山倒塌那次方能够与之相比。

  洪水过处,大地一片汪洋,田地被淹没了,城墙被冲垮了,屋舍变成了废墟。

  在这一刻,天地间一片寂静,除了那洪水滚滚奔腾的声音之外,再无其他一丝一毫的杂音。

  暴雨弥漫四大部洲,滔天洪水贯穿整个华夏九州。其中受灾最严重的便是徐、扬、荆、幽以及雍五个州地。

  华夏大地的各方势力,对此都是持观望态度。也没有谁敢轻易插手。

  天晓得这是不是一个坑,一个能够灭掉很多人的坑。

  平育贾弈天,凌霄宝殿。

  一袭明黄色龙袍的昊天,在御龙宝座上正襟危坐,死死地盯着站在阶下的四海龙王,道:“诸位道友,他太一给了你们什么好处?竟然让你们这些司水天神不管不问?”

  敖广咧嘴笑了笑,道:“陛下,他什么好处都没有给我们!”

  昊天皱了皱眉,道:“哦?看来那黄河、渭水等镇河龙王也并不是被天庭关起来了。应该是叫你等召回族内了。这倒是让朕费解了!”

  “嘿嘿。陛下!以您的能力,难道算不出这是天道对人族的考验?”敖闰搓了搓手,看着昊天嘿嘿笑道:“那个,您知道的。除了下下雨。我龙族可不敢插手人族之事!”

  “不对。你们没有这个胆子!”昊天一愣。眸中闪过一抹精光,道:“难道是清明道兄……”

  敖广摇了摇头,无所谓的说道:“陛下慎言。我等可是什么都没有听到!”

  “哦?呵呵,对!朕什么都没说!”昊天也是明白人,他原本还打算派遣一些天兵天将下届,可既然此事清明子插了一脚,自己也最好是不管不问。以免破坏了清明子的计划。

  冀州国都,议事大殿。

  帝舜坐于御座之上,皱着眉头说道:“如今我华夏大地洪水滔天,百姓死伤惨重。据朕所知,如此的大水,却是我人族有史以来从未有过的事,列位臣公有何看法?”

  众臣子皆是沉默不语,大殿一时陷入了沉寂。

  帝舜见此景也是颇感无奈。这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总不能逼着他们去想办法吧。

  “唉!”无奈的叹了口气,正当他轻挥袍袖,打算散朝的时候,忽然听闻殿外传来一道清朗的禅唱:

  “誓愿以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帝舜闻言大惊,匆匆行至大殿之外,就见远处走来一独臂和尚,慢慢地由远及近。

  这个和尚很矮,不足六尺。而且很瘦,瘦到了皮包骨头的地步,脸上布满了褶子,一层一层的,枯黄色的手臂上,只留了一层的皮肉,没有一丝一毫的脂肪存在。

  他的头顶光秃秃的,远没有像其余的佛祖那般,弄很多的佛髻,光滑的紧。身上披着的那件金色的衣袍也很破旧,只遮住了他一半的身体,露出了枯瘦如柴的小身板。

  帝舜不敢大意,匆忙迈步向前,问道:“敢问圣僧往何处来啊?”

  僧人悲苦的面容咧出一个温纯的笑容,道:“贫僧阿弥陀佛!自须弥山大雷音寺而来!”

  帝舜大惊失色,赶忙俯首行礼道:“人族舜,见过接引圣人,圣人圣寿无疆!”

  接引探出仅剩的手臂托起帝舜,道:“共主不必行此大礼!”

  “圣人此番前来可是为这洪水之事?”帝舜满心欢喜的抬起头来,眸光灼灼的盯着接引说道。

  接引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帝舜大讶,问道:“圣人此是何意?”

  接引捻指轻笑道:“贫僧次来,只因共主与贫僧有师徒之缘。至于治水,呵呵!贫僧听闻黄帝轩辕有一后裔,名曰鲧。此人本领不凡,多年研究华夏水脉,想必治水亦是有道,定能平定此次水灾!”

  “圣人此言当真?”说来帝舜也是有大才之人,虽然羡慕那些整日里腾云驾雾的仙人,但是当务之急,治水才是重中之重。

  “然也!”接引可不知道帝舜现在满脑子都是治水,还以为他是在问自己是不是真的要收起为徒。

  得到接引肯定的答复,帝舜扭头就跑,同时口中大叫道:“快去姬水之畔找寻皇帝后人鲧,命他速速赶往洪灾之地,治理水患!”

  看到这一幕的接引险些被气的吐血。自己在这边装深沉,费心费力的等待帝舜拜师。可这帝舜倒好,直接跑回了议事大殿,商定治水之事。

  苦笑着摇了摇头,皆因紧随第顺之后进了议事大殿。

  而这边自从帝舜传下命令之后,整个人族都开始运转了起来,目的只是为了找到鲧。

  说起来这鲧也是个悲苦之人。他的父亲乃是五帝中的第一任共主,颛顼。鲧因颛顼之事遭受连累,受尽族人白眼,差点被姬族逐出门户。

  后来鲧有幸得神人相助,习得一身本事。这才在族中慢慢崭露头角,直至接任姬族族长之位。

  前些时间暴雨突降,洪水滔天。鲧心系华夏人族,把族中的事情稍稍处理了一下,就来到了受灾最严重的徐州之地,细细勘查,推演治水方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