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十一章 息壤堵河道

第十一章 息壤堵河道

  灰蒙蒙的天空,依旧淅淅沥沥的下着雨,只是没有了初时的那么狂暴。

  被洪水冲垮了的徐州城,早就没有了先前的热闹与喧嚣。到处都是残垣断壁,和溺死在洪水中的牛羊牲畜,以及人族的尸首。

  当冀州国都的使官带着帝舜圣旨赶到徐州的时候,鲧已经守在了城门口。

  相互客气了一番,当鲧接过圣旨之后,并没有什么其他的表现。本来嘛,就算没有这道圣旨,鯀依旧会自行安排治水之事。

  自这之后的事情就复杂多了,通过多方的排查,鲧最后选定了修堤铸坝以堵截洪水。

  这方法虽然见效快而且建造周期短,但毕竟治标不治本,一旦再遇暴雨,到时候河道水位再涨,那恐怕比治水之前还要可怕。

  但是可怜的鲧并没有考虑到,或者说根本就不知道这一点。以后当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没有再次开口的机会了。

  这俗话说得好,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华夏人族虽然人口众多,但河道太长,即使整个华夏人族来建造堤坝,在短时间内也很难见成效。

  无奈之下,鲧匆匆离了徐州赶到了幼时所遇神人的那处山林,想要寻找神人助其建造堤坝。

  可是当他到这的时候,却发现这山林杂草丛生,以前修炼时的道观更是破败不堪,显然已经空置多年,

  无奈之下,鲧跪在道观之前恭恭敬敬地拜了三拜。起身就走。

  就在这时,空荡荡的山林中传来一声略显苍老的声音:“你若想寻筑堤之策,当可往东海蓬莱岛一行!”

  与此同时,一道金色的符文飘荡而出,朝着东海蓬莱岛的方向疾射而去。

  鲧大喜过望,再次对着山林行了一礼,循着金光匆匆往东海行去。

  同一时间,正在蓬莱岛中晒太阳的李清明,心中没来由的一阵悸动。

  惊讶之下,李清明双手快速地掐算了起来。但是随着手上印诀的变换。李清明眉头越皱越紧。最后干脆直接骂道:“你妹的,是谁在算计老子?”

  此刻天机呈一团迷雾,明显的被人搅乱了。

  但是要想瞒过李清明,整个华夏大地也就有数的那么几个人。鸿钧算一个。杨眉算一个。玄狐也勉强有这个资格。

  不过在李清明想来。扬眉没有理由这么做,玄狐也没有那个胆子。那么剩下的,就唯有道祖鸿钧了。

  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的李清明破口大骂:“你妹的。你挖个坑我就必须往里面跳?别把我逼急了,逼急了我把你也给拉下来!”

  事情就是这么巧合,就在李清明跳脚骂娘的时候,鸿钧也在盯着面前明显缺失了一大块的造化玉碟看,灰暗浑浊的眸子中时不时的闪过一道道令人心悸的光芒。

  半月之后,当鲧顺着金色符文的指引来到东海的时候,却发现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哪里有什么蓬莱岛,这明明是一片空荡荡的海域。

  不死心的鲧,在这片水域上空来回飘荡着,但是却依旧一无所获。

  蓬莱岛中的李清明,自从半月之前感到自己被鸿钧算计了之后,就每日坐在生机大殿前,死死地盯着蓬莱岛外的情况。

  他有理由相信,蓬莱岛上的大阵就连圣人都进不来,那么麻烦事肯定来自岛外。

  这一日,李清明忽然发现外面有一个人族在岛外飞来飞去,而且轨迹正好是整个蓬莱岛的边缘地带。

  心中掐算之后,方才知晓这家伙就是那有名的治水倒霉蛋,也就是大夏王朝的开辟者,大禹的父亲鲧。

  “他来做什么?”李清明皱着眉头,低语道:“前世曾听闻鲧治水采取的乃是封堵之道。这工程太过浩大,就算举全族之力也得耗费个十年八年的……对了,息壤!我说呢,我就说这鸿钧怎么会无缘无故的算计我。草,就这么点东西还被你搜刮去了……”

  说到这里,李清明轻轻一拂袖,正在岛外乱转的鲧只感觉眼前一暗,再次醒转时,身周的环境已然大变。

  迷迷瞪瞪的看着面前美轮美奂的景色,鲧心下大惊。

  “咳咳……”李清明有些无语的轻轻咳嗽了两声,对鲧说道:“这里就是蓬莱岛!”

  回过神来的鲧看着面前略有些眼熟的道人,憨厚的笑了笑,行礼道:“人族鲧,见过仙长!”

  “我知道你的来意!”摆摆手,李清明从怀中掏出十几粒息壤,丢给鲧道:“此物名曰九天息壤。只消一粒掺于泥土之中,掷于河道两侧,便可铸万里长堤。你且拿去吧!”

  “这……!”看着眼前这十多粒稀稀疏疏的细小颗粒,鲧似信非信地接了过后。

  突然,他只感觉立时手上一沉,以他千斤臂力而言,竟然需要提起足足五成的力道,方能够拿住着区区几粒息壤。

  到此刻,他才相信这眼前的道人所言非虚,赶忙俯首跪地道:“谢前辈所赠之物!”

  李清明点点头,再次一挥手,鲧消失无踪。

  看着空荡荡的蓬莱岛,李清明摸了摸光洁的下巴,心道:“好你个道祖鸿钧,你不能让我白出回血吧!不行,我得找你理论理论!”

  想到这里,他单手划破了空间,破空而去。

  再看人族这边,当鲧睁开眼再次环顾四周的时候,已经来到了徐州黄河水畔。

  看着又要漫出河道的黄河之水,鲧不敢怠慢,就地寻来一块坚实的泥块,掏出了一粒息壤塞了进去。随后就往河道两侧顺势一丢。

  “轰隆隆!”

  掺杂了熙攘颗粒的泥土,落在地上之后就疯狂的涨了起来。原本只有拳头大的一小团泥土。顷刻间就变得大如山岳,而且还在不停的往左右蔓延而去。

  大山隆隆作响,所有刚刚成型的山峰都在移动,快速地在河道上扎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连绵不绝的群山将这河道彻底封堵住的时候,众人只能听到黄河之水,那惊涛拍岸之声。

  堤坝迫使黄河之水归位,又拦江蓄水,让农作物有了灌溉之源。所有的人族都欢呼雀跃了起来,纷纷朝着鲧扶首叩拜。

  鲧混不在意的挥挥手。又快速的来到了其他几条内陆大河中。依照此法,封堵长河之水。

  所有的人族都惦念鲧治水之恩,纷纷为鲧立下长生排位,日夜拜祭。

  可惜愚昧的人族并不知晓。鲧的方法只能解一时之困。长久下来。洪水定然再次爆发,恐怕比之如今还要大上许多。

  被鲧当先封堵的黄河之底,有一座明亮的洞府。

  这座河水之下的洞府。紧紧贴附着河床而建,由整块儿的,巨大无匹的玉石构成了洞府的主构架,精良的大门则是由金灿灿的的黄金打制而成,大门的两边,还有两条盘柱而起的巨龙石雕。

  大门之前有一条狭窄的小路,完全由水晶铺就,巨龙石雕的周遭镶嵌着一串串的珍珠,一个个都有龙眼般大小,绽放着微弱的光芒,远远的望去,给人一种珠光宝气的感觉。

  此刻洞府当中,从镇妖塔中脱困而出的腾蛇,死死地盯着分列在洞府两侧的水属性精怪。

  许是被腾蛇盯得浑身发毛了,一名身材矮小,满脸笑眯眯的胖子颤抖着一身肥肉踱了出来,道:“大王,这鲧不知道从那里搞来了九天息壤,封堵了先前被大水冲毁的所有河道。河水无法冲出河道,我等也是无能为力啊!”

  “所以,你么就傻呆呆的在这洞府之中喝喝美酒,品品美味珍馐?”腾蛇毫不客气的嘲讽道:“你们就他吗的是一群酒囊饭袋!虚活了亿万年!就算他鲧能搬来大山又如何?你们就不会想办法大桶堤坝,驭水而入吗?”

  胖子脸上露出不愉之色,声音也冷了下来:“我等是废物,那你又是什么东西?无端端的跑了出来,要我等水族精怪听令与你,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老子早就受够你了!“

  其余水族老妖纷纷色变,看着腾蛇那越来越黑的面庞,很知趣儿的闭上了嘴。

  “哈哈哈,好!好一个我算什么东西!”腾蛇怒极反笑,双眸忽然一冷,单手在海水中划开两道清亮至极地圆弧。

  “昂!”

  圆弧正中忽然窜起千万条水龙,张牙舞爪,虬须乱摆,龙吟惊天中,直接扑向了那胖子精怪。

  “哼,敢和我螃钳子玩水,找死!”螃钳子冷笑了一声,整个身子瞬间膨胀了起来。很快就变成了一只硕大无比的螃蟹,通体赤红,就像烤熟了一样。

  他前面的两只大钳子咔嚓咔嚓挥舞着,直接剪向了飞向自己的一条水龙。

  “咔嘣!”

  一声清脆的鸣响,让人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

  水龙丝毫无损,倒是那螃钳子的两只大钳子,直接被水龙给崩断了,再无接洽的可能。随后便是紧随其后的万千水龙一拥而上,

  霎那间,海水暴沸,洞府剧颤,那可怕地声势仿佛要将洞府倒塌一般。

  玩笑话了。毕竟这洞府乃是原本的镇河龙王行宫,岂会轻易崩毁?

  许久之后,当巨龙不再长吟,洞府之内也渐渐趋于平静。

  就见大殿之中,原本肆虐的万千水龙已经彻底失去了踪迹。

  硕大无匹,横行霸道的螃钳子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一块好肉,动都不动。也只有一张巨嘴一开一合,喃喃自语: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会这么强,怎么可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