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十七章 加一把火

第十七章 加一把火


  远空传来的这一声大吼,犹如惊天霹雳,激荡着浑浊的黄河之水瞬间轰鸣声震天。弥勒以及三千佛子直感觉耳膜发聩,口鼻流血。

  “咝!”

  腾蛇看到弥勒等人的惨状,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手中半掐着的印诀也停了下来,就那么呆愣愣地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猛看,同时心中还暗自嘀咕道:“我靠,妖族何事出了这么一个猛人!“

  其实别说他们了,就连一直躲在小北冥,遥控整个事件的太一都不知道这货是谁。

  “嗖!”

  须臾之后,一道略显臃肿的人影带着漫天的土黄色血气扑来,快到了极致。

  不远处,刚刚被方才那一吼震伤的三千佛陀全部惊悚。同时很明智的,也很无耻的选择了第一时间倒退,有多远逃多远。

  因为来人简直是太恐怖了,浑身土黄色血气如潮,带着可逆苍穹的气势,铺天盖地,将方圆数千里内的空间都给淹没了,如一片汪洋一般汹涌澎湃。

  “接引,吃本妖王一拳!”一声长啸,臃肿的身影瞬息而至,那速度就连鲲鹏见了都会感到骇然。

  “轰”

  苍穹之上,一只完全被土之法则包裹住的巨脚一下子就踏碎了虚空,像是撵苍蝇一般,踹向了接引那满脸悲苦的面容

  接引面色狂变,根本就连躲闪都没来得及,就被那只巨脚揣在了脸上,连带着整个身体都飞了起来。直接撞断了远方的高山。

  “嗯?”

  众人看的眼珠子都凸了出来,同时心中一片恶寒。心说这人不讲究啊,明明说“吃本妖王一拳”,可是真出招的时候却踹出了脚。见过不要脸的,可是没见过这货这么不要脸的。

  感受着来人那澎湃至极的气息,腾蛇艰难地咽了口唾沫,犹疑着对其行了一礼,道:“这位道友,多谢你的救命之恩?敢问道友名姓?”

  来人笑了笑,肥胖的脸上整个纠结在了一起。绿豆大的眼睛完全眯成了一条缝:“本妖王名曰朱十二。乃是太古天猪一族族长!”

  其实这家伙哪里是什么朱十二,就是刚刚才从东极平原之地赶来的亥猪。只是此刻亥猪的神识已经完全龟缩进了元神识海,现在控制这具肉身的,就是李清明本尊!

  “嗯?”腾蛇上下打量着这具化身半晌。还真就在脑海中回想起了天猪一族。

  “嘭!”

  就在此时。远山传来一声爆响。接引浑身金色佛力汹涌。踏波而回,瞬息即至。

  “你是谁?”堂堂圣人,竟然被一个无名小卒给踹飞了。此时他心中狂怒,面上再无一丝一毫的悲苦。

  “闭嘴!”李清明冷冷一笑,周身土黄色血气再次冲销而去,远远望去茫茫一片,如海一样将这里淹没了。他直接甩动右手,一个巴掌就轮动了下来。

  泥人尚有三分火,更何况接引这名堂堂圣人呢?

  “找死!”接引眸中凶芒一闪,身后骤然腾起金灿灿的光华。随后便见其后背升起一株金莲幻象,枝桠如虬龙,伸展向四方,叶子葱绿欲滴,莲瓣更是隐隐带有大道的波动。

  “当……”

  金莲幻象之上,梵钟悠悠,相隔数十上百里传来,振聋发聩,让人如遭雷殛,神魂皆颤。

  “嘭!”

  金莲探出枝叶,挡在了李清明的手掌之下,金色的梵音直透心魄,瞬间崩飞了那肥厚的手掌。

  “尼玛,我就不信破不掉你一个幻像!”李清明怒了,区区一个幻像就像挡住他的攻伐?简直就是个笑话!

  然而,当他迈出第一步的刹那,天地间的诸天灵气就立刻汹涌而出,金色的莲花更加的绚烂了。像是有无数的佛祖在对李清明施展威压。

  控制着亥猪的身躯,李清明眸中冒光,手上的动作却是不停,一个个土黄色的掌印不停地挥出,一道道满蕴着戊土法则之力的巨脚,更是一次又一次的踩踏而下。

  金莲摇曳,巨钟横空。一片片青碧的莲叶自行从金莲上脱落下来,遇到钟磬之音,化为一尊的降魔罗汉,手持金光璀璨的佛杵向他压来。

  李清明一声轻叱,强行将周遭的一寸之内的空间变成戊土领域,任它诸天万法如何强盛,也注定不能贴近李清明分毫。

  “轰隆”一声大响,掌印与罗汉相撞,庞大的法力波动直接震碎了苍穹。一枚掌印对应一尊罗汉,两者同时湮灭,再无一丝痕迹留下。

  无论是不远处的三千佛陀,还是眯起关注着这一站的四方势力,全都看的目瞪口呆。

  这是什么情况,怎么莫名其妙的就又跑出来一名圣人?什么时候华夏大地上的圣人能够量产了?

  小北冥之地,太阳宫。

  “妖师,你可知这自称朱十二的道人的来历?”太一掐着眉心,似乎心中很烦燥。

  看着水镜中的道人,鲲鹏沉思了半晌,道:“陛下,他口中所说的天猪一族,贫道倒是略有耳闻。可是在太古之时,三族混乱,洪荒百族争霸。据传,那天猪一族早被毁在了凤凰一族手中。他们的族长怎么可能还存活于世?”

  这下太一纠结了,因为不只是这所谓的朱十二。华夏内陆的龙宫十二条长河中,几乎都出现了一个陌生的身影,而且他们强的可怕。

  只是与这朱十二不同,那些道人虽然都在有意识的与那些佛子、菩萨做对,可是却都很明显的站在人族一方,对抗掀起水患的妖族精怪。

  如果不搞清楚他们的具体来历,那妖族可就乐子大了!

  东昆仑山,三清大殿。

  “大兄,这些老妖们似乎从未在华夏大地上出现过,这次难道是说好了不成?”通天瞅着水镜中的朱十二,道:“还有,这家伙怎么看怎么眼熟?就连身上的气息都颇为熟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老子没有回答通天,而是颇有深意的盯着有些分神的李清明看了一眼,道:“有些事情,知道比不知道要好!”

  “嗯?”正在分心与接引战斗的李清明,激凌凌地打了个寒颤,心道:“到底是鸿钧之下第一圣人!这都能看出来。”

  西方须弥山,大雷音寺。

  坐在菩提古树下的玄狐正在闭眸修行,莹灿的花落在身上,让其显得祥静而超脱。

  可就在此时,玄狐心中突然传来阵阵心悸,疑惑地在心中掐算了半晌,直觉的有些事情要发生在佛门,但因天机混乱,根本就算无可算,查无可查。

  这也怪他玄狐倒霉,人家圣人都在观察着华夏大陆的事态。你玄狐可倒好,总是做出一副漠不关心,似乎成竹在胸的样子。你不倒霉谁倒霉。

  话分两头,让我们再看一看此刻的黄河之战。

  “轰!”

  接引依旧面容悲苦地枯坐金莲幻像之下,每当一尊罗汉被那白皙的手掌湮灭,他的脸色就会白上一分。

  突然,李清明自储物空间中抽出了一把钉耙。嘿!只见这把钉耙通体炫黑,柄长八尺,九齿玉垂牙定在柄上,九齿两侧还著有双环金坠叶,端的是寒气逼人,凶悍异常。

  李清明甩出耙子,舞的是密不透风,锋锐的九齿直接划破虚空,发出“嗖嗖”的声音。每一一耙子甩出,总会将一尊罗汉撕得粉碎。

  一时间,方圆万里内的气息变得更加狂暴了,天地之气暴动,苍穹巍峨,像是要压落过来,让人窒息。

  这一下,接引压力陡增。照这样下去,金莲与大钟所化生出的罗汉,根本就不够李清明一耙子镂的。

  “唵!”

  死死地咬了咬牙,接引单手印诀变换,猛然发出一声大喝,道出了佛门真言,此时他遭受到了极大的威压,纵然体内佛力昌盛,也有一种金身将要被撕得粉碎的感觉。

  “嗡!”

  接引身后的金莲开始极速晃动了起来,乳白色的信仰之力直接划破虚空,涌荡而出。

  佛陀、菩萨、罗汉、沙弥等所有的佛门弟子,全都显化而出。这些幻象完全是由佛力掺杂信仰神光化成。

  他们一个个宝相庄严,手中或持钵盂,或持佛杵,或持净瓶,狂猛地向着李清明扑将过去。

  这是浩瀚佛力的波动,也是华夏大地上不知道多少生灵共聚在此的念力,无人可抗。

  “哦?拼命了?”李清明双眸闪亮,手中倒提的钉耙,绽放出无量的戊土规则之力。

  “破!”

  李清明一声长啸,体戊土规则之力完全烧灼了起来,如一条条奔流不息的大河,在李清明周身缭绕,似乎每一道土黄色光华闪过,都会发出阵阵雷鸣,震的九天都在不停地抖动。

  钉耙无惧漫天神佛,每一耙子甩出都会带走成千上万的神佛幻影。

  “轰!”

  也不知道打了多久,当李清明渐渐感觉到力不从心的时候,接引那边却是出现了问题。

  原本铛铛作响的巨大磬钟竟然在此刻,竟然在李清明的一次轰击之后,彻底化为了齑粉。

  李清明一愣,旋即便是狂喜。

  “轰!”

  一片浩瀚的波动从清明的身上狂涌而出,同时手中的钉耙光华大盛,直接一耙子贴着接引的面门划了过去。

  “嗷!”

  接引被他震飞出去十几里,这一声惨叫方才划破苍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