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十九章 禹,大禹!

第十九章 禹,大禹!

  华夏大地上的四方势力,全都对这突然出现的十二名道人感到好奇。

  那妖族虽然已经败落,可毕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这无名的势力,竟然仅仅靠着十二人就逼迫的妖族让步。从而彻底扭转了整个战局,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东昆仑山,三清大殿。

  老子颇有深意地瞥了李清明一眼,道:“此番妖族虽然已退,可是滔天洪水仍在。未知你等有何看法?”

  被老子看的心虚不已的李清明,深深吸了口气道:“师伯,此事乃是人族之事,我等不好插手!”

  从思索中回过神来的原始也跟着说道:“大兄,此番水患乃是天道对人族的考验,人族更是注定大兴的天地主角,自然不会毁灭。当务之急的,还是要寻到渡劫之人!”

  通天没有什么想法,只是干巴巴的丢出了一句:“二兄所言甚是!”

  老子长眉轻挑,道:“既如此,那就叫玄都他们加快步伐,尽快找到剩下的破劫之人。”

  “善!”

  ……

  冀州国都,议事金殿。

  帝舜正面容愁苦的看着桌上的沙盘,沙盘上所显示的赫然是华夏九州之地。而且上面的每一条大河,都插着一杆赤红色的小旗,红得刺目。

  “报!”

  这个时候,一名侍卫从大殿外慌慌张张地闯了进来,满脸的欣喜之色。

  帝舜眉头紧皱。抬头撇了侍卫一眼,道:“何事如此惊慌?”

  “陛下,陛下,好消息啊!”侍卫单膝跪地,语无伦次的说道:“妖族,洪水……妖族退了,洪水水位也在不断的下降!”

  “洪水水位下降了!”帝舜面露狂喜之色,一个闪身来到了大殿之外。

  此刻天穹之上万里无云,大日洒下点点余辉,哪里还有一丝的雨雾之气。

  “哈哈哈。天佑我人族。天佑我人族!”帝舜欣喜若狂的大笑了起来,眸中不自觉的淌下两行浑浊的泪水。

  此番妖族掀起水患,人族由此死伤无数。眼睁睁地看着美丽的家园,瞬间被洪水冲的狼藉满地。谁又能够不伤怀呢?

  畅笑了半晌。帝舜扭头看着紧随自己而出的侍卫。道:“此番妖族虽然退走,但是洪水仍在。传朕口谕,命鲧继续行治水之责。若是十年之内不能得见成效,定斩不饶!”

  “喏!”侍卫行了一礼,匆匆远去。

  如此,人族再次陷入了艰难的治水的生活中。

  转眼间,又过了五年。

  五年的时间中,人族慢慢的恢复了一丝生气,只是这期间肆虐的洪灾,依旧不断侵袭着人族的生活。

  长河泛滥,五湖发水,人族在苦苦的挣扎着。

  大水就像是在折磨人族的耐性似的,每次退后,间隔一段时间又会越过河道,涌上堤岸,将人族刚刚重建的家园破坏的干干净净。

  无奈之下,大片的人族开始有意识的远离广袤的原野,迁居到深山高原躲避灾难。

  这些年中,鲧并没有吸取先前治水失败的教训,依旧仗着有九天息壤在手,筑堤建坝,迫使洪水改道,重归其位。

  于是,整个人族就开始了东边有水堵东边,西边有水堵西边的生活。

  可是华夏天地何其大,此番水患殃及整个华夏大地,即便封堵住了河道,日积月累之下,也会出现决堤的情况。

  再说了,洪水是不能越过息壤所筑堤坝,但却可肆意突破各处低矮的河口,总不能连河口都彻底堵死吧?

  时光匆匆过,十年之期终于来到。

  眼见鲧多年来治水无效,帝舜便命人将鲧关押了起来,并且昭告天下。

  言道:鲧任治水之官,多年来却毫无功果。不仅让华夏大地之上高山迭起,更是致使无数族人惨死,其罪可诛!当于七日之后,羽山之上,对鲧行斩首之刑!

  听闻这则消息,刚刚回返蓬莱岛的李清明,匆匆与岛内众人打了声招呼,就闭了死关。

  盘膝坐在密室中的李清明,手中光华闪烁,一柄处于虚无状态的手术刀突兀的出现在其手中。

  感受着手术刀的锋锐之气,李清明自语道:“老朋友,当年用你斩出十二地支,成就了十二名亚圣中期的大能!今番,你可莫要然我失望啊!”

  “嗡!”

  手术刀轻轻摇晃着,发出阵阵悦耳的嗡鸣。

  “那么,开始吧!”李清明眸中精光闪烁,瞬间将孕养在内脏五腑的三魂七魄都拖了出来,随后手起刀落……

  须臾之后,一抹金色的光点从蓬莱岛中飞出,自行投向了九幽轮回之地。

  看着渐行渐远的金光,略显疲惫的李清明喘了口粗气,道:“圣人分身,呵呵……呵呵……”

  ……

  羽山,位于徐州之地,因多夏翟(羽毛五色的野鸡)而得名。

  由于徐州乃是遭受水灾最严重的州地,而羽山又是徐州最高的山峰。所以羽山之上居住着很多的人族。他们在此地结庐而居,躲避洪水的侵扰,日子虽然过的清贫,倒也免去了性命之忧。

  可是此刻,这里的清净被帝舜的一纸诏令打破了。

  凌晨时分,月亮尚在西极边陲。一队金盔金甲的兵士,押解着鲧来到了羽山之上。

  这些兵士们一个个气血旺盛,显然身上有着不俗的修为。

  这是帝舜想到鲧年少之时曾经得遇神人,再联系到这些年鲧的所作所为。他料定鲧有着很高的道行。为防鲧走脱,故此特意派了一对修士押解鲧来羽山行刑。

  清朗的夜空中,月朗星稀。银色的月华,照射在狼藉遍地的羽山上,更显静谧。

  站在山顶之上,看着远方的几条大河奔流入海,看着那黑漆漆的,完全由息壤筑起的堤坝。鲧脑际闪过一道亮光,嘴中呢喃道:“或许改堵为疏会是不错的方法!”

  可是即便如此又如何,此刻也已经晚了,他已经没有机会去治理水患了。

  手中拎着一把虎头阔背刀的修士,冷眼看了喃喃低语的鲧一眼,道:“鲧大人,我等也是奉命行事,还请鲧大人莫要怪罪我等!黄泉之上,一路好走!”

  “嘭!”

  刀起人头落,血洒长空!

  堂堂皇帝玄孙,一代治水大贤,就此身陨!

  “轰隆隆!”

  就在此时,天际陡然闪过一道亮如白昼的闪电,随后惊天的雷鸣声轰然炸响。

  天穹之上,一片赤红色的云朵飘然而至。

  无尽的混沌之气从遥远的空间夹缝中溢出,让整个空间显得沉闷而压抑。

  金甲修士们抬眼望天,只觉得心头像是堵着一块大石头一般,气闷的难受。

  “吗的,什么鬼天气?”方才行刑的金甲修士骂骂咧咧的说了一句,手中倒提着的虎头阔背刀上,还在不停地滴落着殷虹色的鲜血。

  “大哥,我们还是赶紧回都复旨吧!这天气当真是诡异的紧!”一名小个子修士激灵灵地打了个寒战,金色的盔甲仿佛不堪重负一般,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小生,你他娘的能不能别这么胆小?我等修士修行本就是逆天而为,如此畏首畏尾还修的什么仙?了的什么道?”提斧的修士腾出左手,照着小个子修士的后脑就是一下。

  小修士讷讷地看了看四周笑成一团的众金甲修士,指了指地上鲧的尸首,道:“那,大哥……鲧大人的尸首要不要处理一下?”

  “你哪来那么多废话,人死卵朝天,管那么多干吗?走了,回国都!”提斧的修士啐了一口浓痰,当先向着山下行去。

  “轰隆隆!”

  万丈雷光自天穹而降,在虚空中化为巨龙。大龙横空,粗大如山岭,张牙舞爪的狂扑而下。除了小个子修士之外,所有的金甲修士全都被大龙吞没了。

  紧接着,便是更为恐怖的雷海狂潮,无尽电光汹涌澎湃,震耳欲聋!

  小个子修士震惊万分地看着被雷海淹没的前路,脑海中空白一片。

  半晌之后,如梦初醒的小个子修士惊叫一生,身化金色电芒,消失在了羽山之上。

  此刻,天穹之上突然飘下鹅毛大雪,狂雷也在雪落之时,烟消云散。

  这雪是赤红色的,一如当年的准提圣人身陨一般。

  在这赤红似血的雪景中,一道青色的身影突兀的出现在鲧的尸体旁,定睛一看,却是玉清圣人,原始天尊。

  原始走近鲧的尸体,眸中有青色的玉清真元闪过,在这双深邃的眸子下,所有的一切都无所遁形。

  过了半晌,原始散去青光,面上有了欣喜之色,自语道:“清明子倒是说的没错,这鲧的肚子中竟然还真的有一名孩童!”

  说道这里,原始对着鲧的肚子微微拂袖,就见其肚腹之处渐渐变得透明了起来。一个紧紧团成一团的小家伙在鲧的肚腹之处左右蠕动,而且看起形态还是一个人族小娃子。

  原始微微一笑,单手轻轻一划,这小家伙就从鲧的肚腹之中飘然而出。

  原始天尊接过这孩子,看着那如同瓷娃娃般的粉嫩面庞,笑道:“清灵子啊清灵子,没想到你就是那大禹!早知如此,为师又何必费那些心思!呵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