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二十四章 悲催的帝舜

第二十四章 悲催的帝舜


  自从鲧被处死在羽山之后,无尽赤雪下了三天三夜,天地同悲。

  人族认为这是天地在为鲧鸣不平。故此,很多的州地都开始有意识的对帝舜的命令阳奉阴违。

  再加上此刻人族举族上下,再也找不出一个治水能才出来。帝舜只能再次去求助接引。

  可惜接引先前被李清明控制的亥猪分身打成了重伤,元神大为受损。从西方归来之后,干脆就在国都所建的雷音寺中闭了死关。

  故此,帝舜注定了失望而归。

  万般无奈之下,帝舜只好亲自披挂上阵,行治水之事。

  虽说帝舜有大才,可那却是在治理人族之上。而谈到治水之事,帝舜却是十窍通了九窍,仍是一窍不通。

  虽然为了治水,他每天忙得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可惜水患依旧是频频爆发。帝舜第一次后悔自己杀了鲧,至少鲧在治水之时还颇有成效。

  此刻水患越来越厉害,整个华夏九州之地都被洪水肆虐,更甚从前。

  人族的收成也是一季比一季低,生活一年比一年困苦,每次辛苦的劳作之后,总会被无情的洪水冲刷得不存籽实。

  华夏大地上的人族怨声载道,各州的官员都开始质疑帝舜的统治能力,对于帝舜传下的命令,也不予理睬,甚至直接付诸一炬。

  如此十五年过去了,人族的生活依旧困苦,甚至一度倒退回了伏羲时代。重新开始了茹毛饮血的生活。

  帝舜眼下对于水患是束手无策。求救无门!

  看着已经困窘不堪的人族,帝舜痛悔万分。

  而且这些年中,悲催的帝舜曾经无数次梦到鲧化作厉鬼,在其身侧来回呼啸,痛斥其不分青红皂白,斩杀治水功臣。

  饱经噩梦以及洪水摧残的帝舜,已经处于了崩溃边缘。无奈之下,他只能召来众臣商议。

  依旧金碧辉煌的国都大殿中,帝舜身着灰色麻布袍,乱糟糟的长发胡乱地披散在肩上。

  待众臣到来之后。帝舜便迫切地问道:“列位臣公。当年妖族虽退。但却留下了滔天的水患。朕多年治理,依旧未见成效。朕有罪,朕愧对先皇,愧对我人族的列祖列宗啊!”

  朝堂内的众位大臣们见状。纷纷劝阻道:“陛下切莫如此。切莫如此!圣父曾言。君子以自强不息。我人族虽然遭逢大难,但是这么多年了,还不是挺过来了?陛下切莫过于自责……”

  “唉!”一番嚎啕之后。帝舜收拾起心情,看着殿内的群臣,道:“而今我人族,已到生死存亡的时刻,诸位爱卿可还有何治水良策?”

  此时,一名站在角落里的大臣站了出来,禀报道:“陛下容禀!臣下听闻鲧之子大禹,颇为精通治水之道。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应该已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陛下何不召他前来治理水患。倘若他治水能够见得成效,便让他主理治水事务。如何?”

  帝舜听了,心中是老大的不愿意!本来嘛,那鲧是死于自己手中。再加上这些年来始终伴随在自己左右的噩梦。这叫他本能的对所有关于鲧的人和事,都有一种莫名的抵触心理,自然不愿意让大禹前来主持此事。

  一念及此,帝舜的神色冷了下来,淡淡地说道:“鲧任治水之官多年,未曾建功。他的儿子又能有什么能耐?依朕看来还是算了吧。众位爱卿可还有何人选?”

  众臣闻言,全都沉默不语。

  其实他们都心知肚明。当年帝舜之所以斩杀鲧,除了因为他没能够治理好水患,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便是功高震主!害怕鲧抢去他的共主之位。

  帝舜自继位以来,虽然仁爱待民,但在人族当中的威望却是有些不足。

  反观鲧,他乃是颛顼后人,黄帝玄孙。首先在名气上就稳稳压了帝舜一头。再加上多年以来,鲧在洪灾之中亲历亲为的治理水患。这也造成了百姓皆知黄帝玄孙,鲧之名,却不知共主帝舜之名。

  功高震主,这也是鲧被处决的主要原因!

  帝舜见群臣全都沉默了下来,长叹了一声道:“既然这样,那此事就以后再议。”

  言罢,便起身朝后殿走去。

  众位大臣见帝舜离去,也都纷纷散去。

  回到后殿之中,帝舜便开始静静地思考,想到滔天的洪水;想到被自己杀死的鲧;想到那位大臣推荐的鲧之子大禹;有想到万千受苦的人族。

  沉默了良久之后,帝舜心底终于有了决断。

  毕竟事关整个人族,若是大禹真有治水之才,就必须让他治理水患。

  想到这里,帝舜便命人前去打听大禹之事,也好作为启用他的依据。

  却说大禹在初生之时,便被原始天尊直接抱走,在东昆仑山上教导了九年之后,方才带着大禹来到了姬水河畔,寻到了鲧的妻子女嬉,由其代为抚养。

  九年的时间中,大禹并不仅仅是修行了术、法、阵、器、丹之道。还被原始灌输了很多的变通之道以及帝王之术。

  后来,大禹听闻了其父鲧之事,便决心为鲧一雪前耻,平定水患。所以,他也特意将摆放在上清宫正中的洪荒地貌,记在了心中。

  哪里有大山,哪里有河流,哪里是平原,哪里是盆地……只要沙盘上有的地形地貌,他全部捻熟于胸。

  帝舜命人打听大禹的生平事迹,不久之后便不断的有侍从前来回报。随着对大禹的了解愈来愈深入,帝舜也越来越放心把治水之事交给大禹。

  不过帝舜心中始终有个疑惑,于是便招来那日举荐大禹的臣子,问道:“上次你推举大禹作为治水之人。朕细想之后,觉得此事可行。不过,朕可从来没有听过鲧有子嗣啊?”

  那大臣笑了笑,道:“启禀陛下,这大禹并非是鲧的妻子女嬉所生,而是在鲧死后剖腹所得!”

  帝舜闻言顿时一愣,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如纸。半响之后问道:“当真有如此诡异之事?”

  大臣说道:“陛下不必惊惧!想我人族此类的事情也有不少。伏羲圣皇乃是其母踩雷泽巨印而孕,神农圣皇则是其母见金鳌而孕,轩辕圣皇更是其母感星辰入腹而孕,这大禹生的如此奇异,更是表明了其天生不凡!”

  帝舜心道确实如此。就此便放下心来,下令命大禹前来国都议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