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二十五章 大禹终治水

第二十五章 大禹终治水

  冀州国都,议事大殿。

  帝舜高高的坐于御座之上,俯瞰着立在殿内的英挺少年,淡淡地说道:“大禹。见到朕你为何不跪?”

  这殿内的少年便是大禹。只见这大禹生的浓眉大眼,一双像朝露一样的眼睛,清澈见底。英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挺拔的身躯,浑身洋溢着一种阳光的气息。

  大禹抬头看着帝舜,朗声说道:“师尊曾和我说过,我等方外修道之人,祭拜天地,叩拜至亲、师尊自然无可厚非。但是帝王,却是受不得贫道一拜!”

  “大胆!”

  “放肆!”

  大禹话音方落,帝舜还没来得及开口,站在殿内的一众群臣却是炸开了锅,纷纷训斥大禹不通事故,藐视君王。

  而帝舜闻言虽然心中生气,但是也只能憋屈地忍着。

  一则,是他害了大禹的父亲鲧的性命。你能指望仇人的儿子,向杀父仇人俯首称臣?笑话!

  二则,这大禹虽然颇有治水之才,但并未在人族当中供职,虽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但此刻还没有封建社会那么**,所以大禹自然不受他帝舜驱策。

  帝舜深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下心头翻涌的怒火,沉声道:“好,朕就给你这个面圣不跪的权利。朕且问你,你可有法治理水患?”

  大禹依旧是那副不咸不淡的样子,道:“我父因治水而死,我自然希望为父一雪前耻!”

  帝舜闻听此言。瞳孔猛然一缩,道:“如此,朕就把之水之事交予你全权管理。你看如何?”

  大禹面无表情地微微颔首,道:“可以!”

  帝舜对于大禹的态度很不满意,冷声道:“你若能够治水成功,自然功德无量。但若是像你父鲧一样,那就休怪朕辣手无情了!”

  “哈哈哈……”大禹忽然放声大笑了起来,满脸嘲讽的说道:“帝舜,怎么?又要像杀死我父亲鲧一样,找到一个莫须有的借口就斩了我?当年我父亲究竟为何而死。你、我以及众位大臣皆是心知肚明。你又何必假惺惺的在这里给我甩脸子看!”

  原本心照不宣的事情。被人当面说了出来。而且是如此的无情,如此的决绝!

  大禹这一番话说出来,群臣全都面露羞愧之色。

  “你……”帝舜则被气的满脸通红,霍然起身。

  “哼。我可不像我父亲那么好说话!”大禹冷哼了一声。扭头就走。

  “唉!”过了半晌。帝舜颓然的跌坐回御座,摆手道:“散了,都散了吧!朕想一个人静一静!”

  “臣等告退!”

  在伤口上撒了一把盐。就是群臣心中都好受不到哪去。

  ……

  翌日,大禹受共主帝舜之命治理水患的消息,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传遍了整个人族。

  究其父亲鲧的原因,华夏大地上的人族对于大禹颇有信心。

  接了任命之后,大禹首先来到了受灾最重的徐州,而后沿着徐州逆流而上,在之后的一个月时间里,走遍了所有洪水肆虐的九州之地。

  他仔细勘察了水患的严重情况,反思其父的经验教训。想到下山之前,自己的师兄曾经说过:“水无常势,若治水患,需推演千变万化之道!”

  他忽然觉得眼前一亮,却是想到了治水之法。这种方法与其父鲧所用之法背道而驰,用一个字概括就是“疏”。

  没错,这洪水不能堵,只能疏!

  可是要做到这些,需要确切的河道分布图,以此来判断如何来改造河道,让河流改道,从此不再溢出岸堤为祸。

  这一点却是难不倒他,当年去上清宫中玩耍时所记下的洪荒沙盘,却是在此刻派上了用场。

  可是由于当年其父鲧治水之时,许多需要疏通之地都堵上了由九天息壤。这九天息壤所化的堤坝高近千丈,当真是坚硬无比。当年的妖族都难以将其突破,就更别提区区太乙金仙境的大禹了。

  此时的大禹,正站在一座大山之前,看着手上由于劈伐这山而变得伤痕累累,近乎报废的后天灵宝巨灵斧,不由得叹了口气。

  再看看远方那些似乎连绵不觉的群山,更是感到头痛无比。

  遥望远山,大禹道:“若说引水降雷,或许不再话下。可是眼下这裂山开石并不是我的强项。长此以往,怕是一百年都不能够完成治水大业,这可如何是好啊?”

  东昆仑山,玉清大殿。

  原始正和一名少年品茶对弈,而站在一侧观瞧的却是长相怪异的龙须虎。

  只见这名少年约弱冠之龄,高有七尺。身着一袭藏青色道袍,生的剑眉星目,眉心还有一点暗红色的印记,给人一种清秀的感觉。

  “大师兄,落在哪里……唉?师伯,你这一子应该落在天元……”相貌粗犷的龙须虎,双眸大睁,一双蒲扇般的大手在棋盘上方来回划动。

  少年与元始天尊同时扭头看向了龙须虎,大声道:“你闭嘴!”

  龙须虎讪讪地笑了笑,嘴中嘀咕道:“连话都不让说,还有没有天理了!”

  少年听闻此言,莞尔一笑道:“小虎子,观棋不语真君子。你怎么就改不了你那毛躁的性子啊。”

  “清明师兄,不要和我叫小虎子。怎么说我也算是你现在这具分身的祖先。要不,你和我叫龙须也行啊!”龙须虎满脸郁闷的摸了摸后脑,一对虎目很是幽怨。

  原来这少年郎,赫然是李清明的灵魂分身李清平。

  由于心焦通天之路,李清明在出生后的一年里,就开始不停地打熬法力,因此表现出了很多神异的地方。

  李清明的那对便宜父母顿时惊为天人,在他们的一再追问下,李清明只得找托词,说自己是大能转世,由于身具特殊使命,需要在一年之后赶赴东昆仑山,投入圣人门下。

  李玄夫妇一时难以接受,不过在李清明说出当年那只吞天猫熊的影像,便是自己本体,再联想到这一年当中李清明的种种神异之举,也由不得李玄夫妇俩不信。

  一年之后,李清明在给傲来国的便宜父母留下了n多的丹药、功法之后,飘然离去。

  而到了东昆仑后,他把所有的来龙去脉给三清说了一通,也就自然重归原始门下。

  只是之前的名字叫的顺口了,原始也懒得给李清明的灵魂分身再起道号。再加上李清明和李清平本就是一个人,也就沿用了清明子的道号。

  原始抬起头瞥了龙须虎一眼,道:“清明子,你还不了解你通天师叔?正是因为须虎毛躁的性子,你通天师叔才死气白咧把他给要过去的。若是须虎再沉稳一些,这通天巴不得把他丢给你老子师伯呢!”

  “嘿嘿……”李清明举起一枚黑子,忽然嘿嘿一笑道:“师尊,此子落下,当可定鼎乾坤!”说罢,便将棋子落于盘上。

  原始见此,眉头微皱,李清明所落之子显然无用,可如此话语,定然有所深意。

  于是,原始轻轻敲击着棋子,静静地思考起来。

  李清明看着陷入思索的原始天尊,轻轻一笑,对戳在身侧的龙须虎道:“小虎子,你跑一趟大师伯的太清大殿,把我托大师伯炼制的开天神斧和定海神针取回来。”

  龙须虎点点头,身化清风而去。

  也就是盏茶的功夫,龙须虎就去而复返,双手之上各自提着一件灵宝。

  左手上的是一根两头是闪亮的金箍,中间乃是一段乌铁的金属棍子。而右手上的,则是一柄似金似铁似石的幽黑色大斧。

  这个时候,仍是毫无头绪的原始抬起头来,看到龙须虎手中的一棍一斧明显楞了一下,道:“须虎,你手中提着的是什么东西?”

  龙须虎把这一棍一斧猛地丢到地上,喘了口粗气,道:“师伯,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是大师兄叫我去大师伯哪里取回来的!”

  “轰!”

  两件灵宝被龙须虎胡乱的丢到了地上,却是响起了一声巨大的轰鸣。

  李清明吓了一跳,连忙将两件灵宝取了过来,道:“毛手毛脚的,就不能轻拿轻放吗?”

  原始心中很纳闷,道:“清明子,你没事炼这两件灵宝做什么?难道你手中的好东西还少吗?”

  李清明嘿嘿一笑,道:“师尊,您有所不知。这棍子名叫定海神针,可长可短,上达三十三层天外天,下达九幽地府,重有一万八千斤,还可通变化。至于这斧子,其实就是一普通的玄铁斧子。只不过我央求师伯在斧上烙印了力之法则,所以功效只在于开山裂石罢了!”

  “你这是?”原始还是有些不明所以。

  “师尊,大禹乃是天定治水之人,虽然他想好了治水的方法,可终究是没有治水利器。想必那小子现在是愁苦得很啊!”李清明将两件灵宝掷于一侧,继续说道:“师尊,一会那小子就得来昆仑山,您还是自己问他吧!”

  “啊?”原始天尊先前满脑子都是棋局,哪里还会关心大禹如何如何。

  此刻听闻李清明之言,方才明白过来,怕是大禹治水,遇到了什么难解的问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