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二十六章 为治水,大禹上昆仑

第二十六章 为治水,大禹上昆仑


  东昆仑山上,依旧四季如春,四方小兽们欢快地在山坡上来回奔跑,嬉戏。一只只靓丽的飞禽站在枝头,引亢高歌。

  “嗖!”

  突然,一道青色的身影自山脚下飞射而来,略显狂暴的灵气卷动的山风不停地呼啸。

  虚空断崖上的玉清大殿中,李清明正催促着原始赶紧落子。这时却是神色一动,扭头看想了殿门口,道:“师尊,清灵子来了!”

  “哦,哪呢?”原始扭过头,前面的右手却是在棋盘上轻轻一划。

  顿时,原本渐入白子必败的棋局,被原始搅了个乱七八糟。

  李清明心中这个郁闷啊,心说:“师尊你不讲究啊!都说三清当中,太清老子淡然,玉清原始稳重,上清通天急躁。我看您老才是那最急噪的!”

  想到这里,对于这个搅局之人,李清明是越看越不顺眼。

  未等大禹说明来意,李清明就欺身而上,口中胡乱的叫道:“清灵子,多日不见为兄怪想你的。来,陪为兄耍上一耍!”

  清灵子?没错,就是清灵子。

  这大禹乃是李清泉分魂转世,两世的记忆,以及主体的元神全都被封存在大禹的脑海深处。沿用清灵子的道号,倒也无可厚非。

  “嘭!”

  还没搞清楚状况的大禹,直接被李清明一拳给砸飞了出去。

  若不是李清明曾经在大禹的心脏中,植入了一滴吞天猫熊的精血。怕是这一拳就能够叫大禹浑身散架的。

  倒翻了三个筋斗,大禹止住退势,抬脚踹了过去。同时口中喝道:“大师兄,你这考校小弟的修为也太意外了点吧!”

  “嘭!”

  抬手架住大禹踹过来的右腿,李清明一个力拔山河抛飞了大禹,紧跟着便是双手呈现虎牙状,一个虎咆拳砸了出去。

  “砰砰、锵锵、当当”

  一段颇有韵律的碰撞声响起。两兄弟从地上打到高空,又从高空战到深涧。不知道硬拼了多少记拳脚。

  他们一个太乙金仙境初阶,一个太乙金仙境巅峰。谁都没有动用真元力,单凭肉身比高低。

  “啊!”

  终于。一声凄厉的惨叫过后。世界清静了。

  “舒服!”李清明呼出口气,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回了玉清大殿。全身上下甭说伤痕了,就连一丝灰尘都没有。

  半晌之后。从天边飞回来的大禹。脸上明显有了一块乌青。原本洁净的道袍上,更是还残存着一枚枚硕大的脚印。

  “师兄,你这也忒狠了!”大禹一瘸一拐地揉着脸上的乌青。满眼的委屈。

  龙须虎看的很兴奋,小跑过来,满含期待地说道:“清灵子师兄,要不咱俩玩玩吧?”

  大禹脸色一黑,低吼道:“滚!哥哥我这次回来是有正事!”

  原始有些苦哭不得地看着这三个活宝,道:“清灵子,你此番来东昆仑山有何要事?”

  大禹先是对着原始行了一礼,随后正色道:“启禀师尊。那帝舜命我全权负责治水之事,弟子勘察一月,决定将封堵改为疏导。可是我父鲧当年治水之时,以九天息壤封堵河道,致使原本需要疏通的河道上大山盘亘,堤坝成群。九天息壤所化之山坚逾精铁,普通的灵宝根本难以破之。故此,弟子特来求师尊赐下破山裂石之法!”

  原始闻言,有些意外地瞟了李清明一眼,道:“清灵子,此间之法,你师兄早就为你想好了对策。却是无需着急!”

  大禹面上一喜,看向了坐在原始对面的李清明,恭声道:“还请师兄赐法!”

  李清明拖出开天神斧和定海神针,大袖一挥。

  一时间,玉清大殿中霞光艳艳,瑞气腾腾,金光万道。这棒子和巨斧也纷纷变了模样。那定海神针化作尺余长短,粗若小指;而那开天神斧也化作巴掌大小,显得古朴异常。

  李清明再次拂袖,形貌大变的两件灵宝轻飘飘的飞到了大禹手中。

  大禹看着飞到他手上的开天神斧和定海神针,先是一愣,旋即逼出两滴精血,熔入了两件灵宝当中。

  半晌过后,大禹分别挥动手中的铁棍和巨斧,只感觉这两样东西与自己血肉相连,如臂使指。

  大喜之下,大禹对李清明拜谢道“多谢大师兄赐宝!”

  李清明摆摆手,指着开天神斧对大禹说道:“这斧子虽然名曰开天,但实际却没有那么大的能耐!”

  大禹闻言笑了笑,道:“小弟明白!”

  李清明继续说道:“这东西是由无数的星辰精金,混杂九天玄铁铸造而出。其上烙印有力之法则之力,锋利无比,攻击强悍,一能开山,二能裂地。使用它,你就可以劈开那些九天息壤所化的大山、堤坝,用以疏浚河道!“

  大禹了然地点点头,从丹田中召出破败不堪的巨灵斧,道:“先前就是因为那息壤所化的大山太过坚硬,故此这把巨灵斧却是彻底报废了!”

  李清明摸着损坏的巨灵斧,道:“那铁棒子名叫定海神针,可用来插入河底,测量喝水深浅之用。它亦能定住水势,缓解水灾。待其功效发挥到极致,甚至可以在瞬间让这四海之水平定下来。”

  大禹闻言大喜,仔细地把玩着手中的两件灵宝,恨不得现在就试上一试。

  原始摆摆手,道:“好了,清灵子。你之下尚有一名师弟名曰黄龙,乃是黄河之魂所化。生来便有统领洪荒河道之能。一会你回去之后,为师便叫他去寻你,助你平定水患!”

  “谢师尊!”大禹欣喜万分,怎么也没想到正主竟然在这里。匆匆谢过原始之后,就归了华夏大地。

  回到徐州之后,大禹顾不得歇息片刻,就一路行到了黄河最中央的水路。

  这里是黄河最深处的水域,只有先开了此处封堵的息壤堤坝,再次放水之后,方能疏理河道。

  站在黄河一侧的高山上,大禹守住心神,周身真元鼓荡不息,双手持开天神斧,猛地向前一挥。

  “嗡!”

  滔天的玉清真元冲霄而起,巨大的开天斧刃处,爆射出一片黑色的弯月形斧芒。

  在这蔚蓝的苍穹下,那道斧芒犹如死亡的镰刀一般,力劈而下。摧毁了一切生灵,似乎就连苍穹都无法与之争锋。

  “轰!”

  虚空大崩溃,这片天地剧烈地动荡了起来,黄河之水更是激起万丈海浪。高近千丈的巨石被从中间一分为二,一人多高的石头散成一片,挟着沉重的力道狠狠地砸击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