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三十章 匆匆百年过,不得破劫人

第三十章 匆匆百年过,不得破劫人


  碧空如洗的苍穹上,大日高悬,丝丝缕缕的阳光透过云雾,直射到大禹身上,让大禹整个人看起来,透着一股子神秘。

  跟随李千秋最久的哮天哮地,感受着大禹身上那股熟悉的气息,激动的热泪盈眶,俯身拜倒于地,高呼道:“主人!”

  大禹微微一笑,道:“走,随本座回阴阳界,看看那些老兄弟们!”

  “好,好!主人,您不知道,兄弟们想您都快想疯了!”哮天几人喜极而泣,声音中饱含着追忆的痕迹。

  大禹微微颔首,带着一众大妖,转身离去。自始至终,他都未曾正眼瞧过帝舜一眼。

  眼见大禹飘摇而去,帝舜有心训斥大禹两句,却碍于实力不如人不敢开口。只能铁青这面孔,尴尬的站在高台之上看着他们远去。

  台下的一众人族,像看耍猴的一样看着自己。

  堂堂人族共主,竟然如此没有颜面地被族人小看了,甚至可以说是完全没有被放在眼里。这叫他如何不怒?

  可是怒又如何?实力不如人,声势不如人,靠山亦不如人!

  ……

  东昆仑山,三清大殿。

  刚刚突破到大罗金仙初期的李清明,看着面前水镜中的场景微微一笑,道:“师尊,这帝舜倒还算是个人才。能屈能伸,能张能弛!只是他那师尊,嘿嘿……”

  原始天尊无语的看着李清明,道:“清明子。如今清灵子一朝复本身,是不是不再适合做五帝最后一帝了?”

  “嗨,师尊!”李清明端起茶盏轻轻抿了一口,道:“这完全就是两码事!虽然小弟绝想了记忆,可它终究是个灵魂分身,终究是人族!再说了,这大禹乃是天定人皇,他不做得,谁做得?”

  “哈哈哈,我看也是!”坐在李清明身侧的通天拍了拍手掌。笑道:“二兄。你多虑了。还是想想这最后一位破劫者在何方吧!”

  “最后一位,嘿嘿……”李清明心中忽然悸动了一下,眸间隐泛精芒:“实在找不到第五位,那就只有对不起佛门了!”

  ……

  自从大禹为人族治理了水患之后。又是一百年的时间过去了。

  人族是个很感恩的种族。他们忘不了当年的水患是谁带来的。又是谁不辞辛劳的帮助他们治理水患。

  所以,人族把大禹治水的事情载入了史册,甚至口口相传。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

  百多年来,帝舜仍然在位。五帝传到第四帝,也就只有他能够稳坐江山百多年,依旧青春不老。

  只因为他有一个好师尊,有一个好靠山。这也是为何帝舜在这些年中,不遗余力地扩建寺庙,甚至开始小范围内的打压道门、巫教的原因。

  冀州国都,雷音寺。

  金碧辉煌的大雄宝殿中,人族共主帝舜盘坐在蒲团上。在他的前方是一老一青两名和尚,都是秃瓢,麻布灰袍,满脸的悲苦之色。

  “帝舜,怎么样?找到了吗?”干涩的声音从面容苍老的接引口中传出,那声音还略带一丝沙哑,难听至极。

  早已修炼到金仙之境的帝舜闻言,面上露出一丝愧疚,道:“师尊,弟子派遣供奉阁修士寻遍了九州之地,可是依旧未能找到与您所说相似之人!”

  “唉,罢了,罢了!”接引叹了口气,探手从僧袍中掏出一尊小金佛,道:“帝舜,你如今也修出了佛陀金身,这尊小金佛乃是一件信仰灵宝,专为收集信仰之用。日后你将此物带在身上,自可镇压己身,修佛悟法!”

  帝舜半信半疑地看着小金佛,只觉得这东西虽然材质珍贵,其余却是普普通通,没有半点可取之处。

  帝舜随手接了过来,哪知小金佛入手一沉,竟然出奇的重。

  他很惊异,这看似做工粗糙的小金佛,不过巴掌大小,但却足有千斤重。若不是自己修炼了佛门金身,怕是他自己都很难拿起来。

  帝舜这下知道是看走眼了,既然圣人师尊说这是宝贝,那肯定就是重器!

  看着面露欣喜之色的帝舜,坐在接引身侧的青年僧人笑着说道:“师兄,您这弟子倒是一位妙人儿啊!”

  “阿弥陀佛!”接引单手打了个佛号,道:“释迦师弟,帝舜本就资质不差,再加上多年为帝,身上自然带着一股帝王之气。”

  原来这满脸慈悲,身着破旧僧袍的青年和尚,竟然就是准提的转世身释迦牟尼。

  这释迦牟尼天资聪颖,生而下地能走,周行七步,步步生莲,举目四顾间,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言道:“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时年三十五岁之时,得接引佛祖点化,于菩提树下顿悟寂灭,明了前世今生,终于成就佛陀之身!

  “呵呵,好了师兄,我们该走了!”释迦牟尼站起身来,轻轻一拂僧袖,原本地上的蒲团化作一朵盛放的莲花,被其收入了僧袖。

  接引也站起身来,笑道:“是啊,既然寻不得破劫之人,也是该回去拜见师尊了!”

  回过神来的帝舜,眼见两人起身,赶忙问道:“师尊,师叔。您这是要去哪?”

  接引道:“延误了这么长时间,我等也该回西方了!”

  帝舜诚惶诚恐的俯首叩拜道:“师尊,莫非是弟子做错了什么,恼了师尊。让师尊做出如此决定?”

  或许是前世死时的顿悟,让这一世的释迦牟尼变了很多。此刻的释迦牟尼,正眼含戏虐地看着面容悲苦的接引,在哪里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瞥了眼幸灾乐祸的释迦牟尼,接引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唉!帝舜,你做的很好。不仅让我佛门在东方大放异彩,更是找到了很多虔诚的佛子。如此作为,在我佛门,你当为第一人!只是为师与你师叔均有使命在身。故此,不能再在人族再行拖沓!”

  帝舜却是不管,直接嚎啕。

  半晌之后,帝舜终究明白不能留下两位师长,只得无奈放任其离去。

  就在接引与释迦牟尼离开人族,回返大雷音寺的时候。李清明也打着回家探亲的幌子,离了东昆仑山,回到了东海那座小岛。

  只是,他回的并不是傲来国,而是濒临东海的一座小山,花果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