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三十五章 卷帘身死

第三十五章 卷帘身死

  “蓬!”

  青色大手如万钧大山,瞬间将那条金色长龙崩成了碎片,化为漫天灵气飘散在空中。

  远方的金甲天将心中惊骇,若非他佛法精深,单是这看似平淡的一击,就足以让他身受重伤。

  “我说过,要把他的神魂抽出来烧灼亿万年,那就一定会做到。你们佛门不可能阻挡我!”天篷神色傲然,环视四周。

  他周身爆闪着青芒,眸中骤然神光大盛,随手朝着卷帘的肩膀劈斩而下。

  “噗!”

  殷红的鲜血,洒遍苍穹。

  一只鲜活的手臂被天篷暴力撕扯了下来,喷洒出一地的鲜血。

  “啊!”

  卷帘面如金纸,发出震天的嘶嚎。

  “你……”方才出手的金甲天将震怒。同时心中凛然,没想到这天篷竟然下手如此狠辣,丝毫不留情面!

  “师兄!一起上,杀了他!”金甲天将浑身佛光大盛,乳白色的信仰之力从远空爆射而来,一身法力向着天篷汹涌而来。铺天盖地,要将他彻底镇压。

  “轰!”

  与此同时,广阔的天兵大军中,十余道身影也紧跟着飞腾而出,一水的大罗金仙后期修为,佛法滔天!

  “哼,这下都出来了吧!”天篷冷冷一笑,一把将钉在墙壁上的七星宝杖抽了出来,单手持杖,挑着卷帘。而另一只手却是青芒闪烁,一拳轰出!

  “嗡!”

  青光闪烁的拳头似乎携着无穷的伟力。将虚空撕裂开一道可怕的裂缝,炽盛的青芒如同一座大山一般向前压下。

  “轰!”

  大岳腾空,山颠擎天,如神龙出海,撕裂苍穹!

  “轰隆隆!”

  山岳直接撞击在了一众佛门弟子身上,剧烈的碰撞激起狂暴的灵气波动,若天崩地陷,一股让人悚然的气息震向四面八方。

  到处都是狂涛,到处都是裂纹,到处都是毁天灭地的灵气潮汐。杨家府宅终于被震成齑粉。彻底覆灭!

  “砰!”

  这些佛门的大罗金仙们全都倒飞了出去,口中如同下雨一般,不停喷薄着殷红的鲜血。

  “趴!”

  他们跌落在远方的土地中,只觉得浑身皆痛。动弹不得。

  “哼。不知死活!”天篷冷冷一笑。将眸光对准了宝杖上挑着的卷帘。

  北斗心中一沉,他知道这次的事情无法善了了。

  本来以为只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召回任务,没成想竟然牵扯出了两个他最不愿意招惹。也得罪不起的势力。

  “这该死的老天!”北斗在心中怒骂了一句,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星君救我……”卷帘此刻是真的害怕了,被挑在宝杖上声音颤抖,向远处的北斗求救。

  “今天谁都救不了你!“天篷冷冷得盯着卷帘,声音中无喜无悲。

  “元帅,元帅且慢!”强行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北斗小跑了过来,说道:“元帅请听老朽一言。刨去卷帘大将背后的势力不说,他毕竟在天庭为官。于情于理都应该是由玉帝陛下发落才是!还请元帅把它交给老朽,相信天庭一定会给元帅一个满意的答复!”

  “这卷帘先是辱骂瑶姬公主,而后又是数次侮辱本帅师长,本帅怎么可能放过他!”天篷仍旧不为所动,死死地盯着卷帘,露出一抹讥讽之色,道:“你数次撩拨本帅的怒火,真当本帅不敢杀你?”

  “别,元帅喜怒啊……”北斗心神大惧,天篷这话虽然说的平静,但却满含了杀机。

  “元帅,天篷大哥,天篷爷爷,饶我性命……”卷帘最后的心理防线终于彻底崩塌了。

  天篷轻蔑地笑了笑,道:“以我十二地支守护者之名,封魂!”

  “嗡!”

  一股奇异的波动以天篷为中心,向着四方缓缓涤荡开来,形成一圈圈金色的波纹。

  被这股波纹触及,卷帘的身体当即爆裂,殷红的血沫遍洒虚空。至此,一代天庭大将彻底毙命,再无一丝声息!

  “嗖!”

  突然,那股波纹向着卷帘死亡的肉身上缓缓凝结,慢慢地形成了一枚拳头大小的球状物体。仔细看去,圆球内还有着一个近乎透明的,缩小版的卷帘。

  他正在不断的嘶吼着,撞击着圆球的壁垒,想要脱出这个球体。

  天篷一把抓住圆球,随手划出了一个空间裂缝,看也不看地把圆球丢了进去,道:“但愿你能够活得时间长点!”

  “这……”北斗脸色很难看。连那远方的几名佛门弟子也全都面色惨淡,眸光中透着一股绝望之色。

  就在天篷想要走进几步,解决掉那几名佛门弟子的时候,瑶姬却是拦住了他,扭头对着北斗说道:“星君,那几个佛门弟子你都带回去吧。请你回去之后转告昊天皇兄,瑶姬自有回天庭之日。还希望皇兄能够多宽限一些时日,待我夫君百年之后,我自然会回归天庭?”

  原本北斗正在想如何与昊天解释此事,此刻听闻瑶姬之言,更是无奈地苦笑道:“公主,天规您不是不明白。私自许配凡人已经是重罪,再加上元帅此番暴力抗法。如若你等再不回天庭,那日后陛下定然会兵发灌江口,捉拿你等!还望公主三思啊!”

  这个时候,小杨戬猛地挣脱了父亲的大手,跑到北斗身前,死死的瞪着他道:“喂!老头,你以为你是神仙就可以随便把我娘抓走吗?你做梦!”

  杨天佑吓了一跳,敢忙把小杨戬拉了回来。

  瑶姬看着杨戬温柔的笑了笑,道:“二郎,不可无礼!”说着,又对北斗道:“还望星君莫要计较才是!”

  “唉!”北斗叹了口气,道:“无妨,无妨!公主,元帅,你等可要想好了!虽说我这一去一回人间已过三年,但是这三年的相守过后便是滔天杀劫,不仅仅杨天佑不得善终,你这些子女恐怕……”

  闻听此言,天篷看不过眼了,说道:“老官,你哪那么多话!到时候有何后果,我老朱都担下了!”

  北斗无奈,摇了摇头道:“既然如此,老朽就再走一趟!日后若有血光之灾,还请公主与元帅莫要怪罪老朽才是!”

  “瑶姬醒得!”

  “老官多谢了!”

  北斗命人拖起那重伤的几名佛门金甲天将,匆匆回返天庭。

  九天之上,李清明摸了摸光洁的下巴,道:“看来下一次再来,便是悲剧的诞生了!只是不知道这昊天会不会出手呢?古怪,古怪啊!”

  “主人,主人,您看这是什么?”就在李清明愣神的时候,熊大屁颠屁颠的飞了回来,爪子上还拎着什么东西。

  李清明扭头看去,不由得笑骂道:“你这懒货,拎着一头狮子作甚?”

  “主人,这货可不是狮?”熊大抖了抖爪子,砰的一声把那爪子上的生灵丢在了李清明面前。

  李清明仔细看去,心说:可不是嘛!这哪里是一头狮子,分明是一条狗。更确切一点地说,这是一条獒犬!

  只见这獒犬头颅宽大,头顶部呈拱形,头顶后部和脖子上的一圈鬃毛根根直立,毛发油光水滑,长约三尺左右。通体呈现青色,身高足有一丈,身长在三丈左右,体型硕大,那样子像极了一头威风凛凛的狮子。

  “这货是从哪里找到的?”李清明指着仍旧昏迷不醒的青毛獒犬问道。

  “主人,刚刚您那一下把我给扇到了下界。当时,这家伙正躲在杨家府宅外面的小街上。很不幸的,我正好砸在了它身上。哪知道这货这么不经砸,您看。现在还昏迷着呢!”熊大踹了踹地上的獒犬,嘎嘎直笑。

  李清明无语地看着地上的獒犬,想不到事情发展的如此戏剧化。

  ……

  平育贾弈天,凌霄宝殿。

  昊天威严凛凛地端坐御座之上,身侧的王母娘娘端庄雅静,颇有些母仪天下的气质。

  这对生死纠缠亿万载的恋人,却也是珠联璧合的一对璧人。昊天皇者浩然之气,王母则是一身淑德静雅,堪称天下女仙的典范。

  昊天按照惯例,道出了一句:“众位爱卿,有事出班早奏,无事退朝还宫!”

  北斗纠结了半晌,终究是站了出来,道:“陛下,小臣前番下界去寻天蓬元帅与瑶姬公主,虽然寻到,却未能将他们二人带回。还请陛下责罚!”

  昊天眉头微皱,出言道:“有何缘由?”

  组织了下语言,北斗恭敬地说道:“陛下,瑶姬公主和凡人杨天佑私自成婚,并已经诞下两子一女,小臣本欲将公主与天篷带回天庭,岂料卷帘将军却是突然发难。”

  说到这里,北斗偷眼瞄了瞄昊天,见其仍旧面无表情,便继续说道:“他先是指责公主生死尚是两说,而后又辱骂天蓬师长,与天篷大打出手。以至于后来卷帘被天蓬打杀!后来,公主让小臣带话与陛下,恳求陛下宽限时日,等杨天佑百年之后,她再与天篷回天庭!”

  北斗说的倒也是实情,不过到底是昊天的亲信近臣,这话也说得略有偏颇。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之所以未能带回瑶姬和天篷,就是那卷帘搅了局,虽说也有一部分杨天佑的原因,但那都是小事,可以忽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