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五十一章 驾临太阳星

第五十一章 驾临太阳星

  (ps:大封推只剩下一上午了,熊猫跪求订阅!)

  …………

  看着空荡荡的紫霄宫,鸿钧捏了捏眉心,苦笑道:“该来的总是会来,太一,你不死。我华夏天地堪忧矣!”

  顿时,华夏大地,各处圣人洞府之中,都传来了鸿钧的传音:“尔等速来紫霄宫,速来!”

  东昆仑山,刚刚回到玉虚宫偏殿的李清明一愣,心道:“又有什么事啊?这鸿钧也真是的,就还剩下两百年都不消停一会!”

  三清大殿中,正在闭目打坐的三清纷纷睁开眼眸。

  通天道:“是不是事情有变?”

  原是摇摇头,道:“听师尊这次的语气倒是挺急的,我等还是速去吧!”

  “走!”老子淡淡的劈了两人一眼,当先破空而去。

  万寿山五庄观。

  “镇元,你说这回又是什么事?”睡眼朦胧的冥河拍了拍面颊,意态阑珊地问道。

  镇元子瞥了冥河一眼,直接腾空而起,道:“不知道,不过你如果再墨迹下去。我敢肯定你是最后一个到的!”

  “我靠,镇元子你个老货,等等我!”冥河瞬间暴跳而起,睡意全无,身化流虹消失在五庄观。

  西方须弥山,大雷音寺。

  接引恭敬地站在玄狐身前,偷眼瞄了瞄面无表情的释迦牟尼一眼,道:“师尊,此番您还去吗?”

  “不去了!”玄狐摆摆手,眉头轻挑道:“带上释迦。该是见一面的时候了!”

  “是!”接引打了个佛礼,扭头对释迦牟尼道:“师弟,走吧!”

  “师尊有命,怎敢不从?”释迦牟尼猛地睁开双眸,一尊六丈大佛突兀的出现在其后脑。

  ……

  依旧是那个紫霄宫,所不同的是宫门口早就没有了迎来送往的童子,再加上大门紧闭。光秃秃的石阶上,甚至还有一层厚厚的尘土,令整座紫霄宫空荡荡的,显得很是冷清。

  三清最先到得紫霄宫。随后便是女娲、镇元子、冥河、后土。或许是离的比较远的缘故。当接引带着释迦牟尼来到紫霄宫,众圣早就等得不耐烦了。

  故此接引还尚未来得及对众圣见礼,李清明就阴阳怪气的说道:“呦!接引圣人,您是带着孩子去打酱油了吗?“

  “酱油?“

  对于二十一世纪的新鲜词。众圣没有一个听懂的。不过不用想也知道。绝对不是什么好词。

  所幸当没有听见。接引单手对众圣打了个佛礼,道:“阿弥陀佛!诸位施主,真是不好意思。由于久未出得大雷音寺。故此对于路途有些生疏,还请诸位施主见谅!”

  “吱呀!”

  也就在这时,紫霄宫紧闭的大门打了开来。

  “行了,哪么多废话?赶紧进去!”通天嚷嚷了一句,忽然他双眸一亮,看着跟在接引身后亦步亦趋的光头小和尚,道:“咦!这小和尚倒是清秀的紧啊!想必你便是准提转世身,释迦牟尼吧!”

  众圣听闻此言,也都将眸光投到了这个不起眼的小和尚身上,眸中京广闪烁,个中意味不一而足。

  释迦牟尼对通天以及诸圣打了个佛礼,躬身道:“阿弥陀佛,贫僧释迦牟尼!见过众位圣人,圣人圣寿无疆!”

  “接引,道祖明言让圣人齐聚紫霄宫。你带个准圣过来算是什么道理?”冥河可算挑到了刺,马上蹦出来说到。

  “既然是让圣人来此,那清明施主又如何解释呢?”接引长眉一挑,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

  “尔等还不进殿,在宫门口作甚?“

  就在冥河欲出言反驳的时候,鸿钧的声音从殿内传了出来。

  冥河无奈,死死地瞪了接引一眼就入了大殿。

  众圣仍然按原来的座次排位。

  只是此刻作为分身前来的李清明以及释迦牟尼,毕竟不是圣人。坐不得那风火蒲团,只得错了半个位子,跪坐在众圣身后。

  待众人坐定,突然一抹灰色的身影晃动了一下,出现在高台的蒲团上。鸿钧看着众人,眼眸依旧如昔。

  众圣见到道祖鸿钧,立刻匍匐在地,恭敬地行礼道:“弟子等恭迎师尊(道祖),师尊(道祖)圣寿无疆!”

  鸿钧袍袖轻甩,道:“尔等免礼!”

  “谢师尊(道祖)!”众圣再次行了一礼,方才坐回蒲团之上。

  扫了扫众圣,特别是在李清明和释迦牟尼的身上停了停,鸿钧面无表情地说道:“此番召尔等前来,不为他事。当年妖族为一己之私掀起灾劫,水淹九州之地。后妖族被击退之后,太一心有不甘,私自勾结域外逐道者,妄图引逐道者入界,摧毁华夏天地!”

  “什么?”

  众圣闻言大惊失色,旋即强压下心头的怒火,问道:“师尊(道祖),此事可当真?”

  鸿钧微微颔首,拂袖间,重现了那一晚在太阳宫深处所发生的事情。画面流转,把所有的一切都展示的纤毫毕现。

  “该死的太一,竟然如此的丧心病狂!”最是愤世嫉俗通天“砰”的一声,砸在紫霄宫的青石板上,脸色潮红。

  “确实该死!”原始脸色也很不好看。

  接引假惺惺地打了声佛号,道:“阿弥陀佛,放下屠刀立地成拂!”

  释迦牟尼嘴哆嗦了两下,小声说道:“妖族,妖族!”

  看来两世为人,准提嘴碎的毛病还是遗留了下来。

  李清明和女娲听着众圣对太一的冷嘲热讽没有半点反映,可是释迦牟尼的这一句话却是彻底点了马蜂窝。

  “秃驴,你什么意思?我妖族怎么了?”李清明没有半分客气的大声质问。

  同样的,作为妖族圣人的女娲也是俏脸通红,眸欲喷火。

  释迦牟尼原本笑眯眯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虽然觉醒了前世记忆之后的释迦牟尼,对于李清明有着太多的恨意,可是这恨意根本就压不住对于李清明凶威的恐惧。

  接引见三人怒目相视,心中叫苦的同时,连忙出来打圆场,道:“阿弥陀佛!两位施主,释迦的意思是说妖族虽然掀起大水,可终究是顺应天意而为。他并没有别的意思,还请两位施主见谅!”

  李清明这边刚打算放下此事,女娲却是紧咬着不放,道:“我不管你是准提还是释迦牟尼,我妖族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佛门来指手画脚!”

  抬头看了看老神在在的鸿钧,女娲叩首道:“师尊,弟子为妖族圣人。这太一既为妖族东皇,就当受弟子制裁!恳请师尊将此事交于弟子来处理!”

  鸿钧沉吟半晌,看了看有些心不在焉的李清明,道:“清明子,你为妖族北帝,对妖族的一切都了若指掌。此番,你便随同女娲一同前去小北冥,务必将太一斩杀!”

  李清明此刻正惦念着置于小北冥之地的镇妖塔,鸿钧之言正合李清明的心意,遂躬身行礼道:“弟子谨遵师祖之命!”

  “此事处理完毕不用再与我通报!而今通天之路开启在即,尔等于两百年后再来紫霄!”鸿钧说完这句话,身形渐渐消散于紫霄宫中。

  “阿弥陀佛,我西方还有事,就先告辞了!”鸿钧刚走,接引就急的像个兔子爹似的,匆匆对着众圣行了一礼,拉着释迦牟尼,架起一溜金光就遁回了西方。

  镇元子见状,也站起身来拍了拍衣袖道:“诸位道友,都散了吧!大劫在即,多些准备就多一分胜算!”

  “如此,两百年后再见!”

  “走了,道友!”

  “我等就此告辞!”

  不多时,略显萧索的紫霄宫门处,就只剩下了李清明和女娲。

  看了明艳动人的女娲一眼,李清明道:“师叔,太一勾结域外逐道者,想必化身大日的帝俊并不知晓。虽说帝俊已经化身太阳星,但毕竟事出三足金乌一族,还是告知帝俊为好。”

  女娲微点螓首,道:“本该如此!”

  ……

  原本的太阳星虽然破裂,但是三足金乌化身的太阳星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上面依然太阳真火泛滥。

  只见太阳星正中,立了一只硕大无比的三足金乌,仿佛恒久以来就已经存在一般。

  其身高亿万丈,丰满的羽翼如同钢筋浇筑的一般,散发着金属性的光泽。黝黑的三足分趾而立,苍劲的肌肉下充满着爆炸性的力量。其双翅膀展翼间,无尽太阳真火飞腾,将整个太阳星激荡的凶焰滔天,君临华夏星空。

  每日里,由两只小金乌拖曳着太阳星,主持日升日落。日子虽然枯燥,但是帝俊已经习惯了。再说有儿子相伴,纵使再寂寞也能够接受。

  只是今天,两个不速之客,打破了太阳星上恒久以来的平静与枯燥。

  站立在太阳星外,看着这充满了炙热之感的太阳星,李清明淡淡地笑了笑,扬声道:“今日是谁轮值?故人来访,还不速速出来相见?”

  “呱呱……”

  突然,两声嘹亮的鸣叫,从太阳星东北角的方向传出。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滔天的火焰,以及迎面扑来的燥热。

  李清明下意识地挡在女娲身前,眯着眼睛看着烧灼的越来越炙生的火焰,大声道:“小九,小十,是你们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