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五十七章 黄河有九曲,入阵不复仙

第五十七章 黄河有九曲,入阵不复仙


  苍茫的大地上,焰火滔天,血魂那黑色的斗篷忽然化作碎片,散落虚空,片片染血,纷纷扬扬,飘落而下。

  李清明长身而立,手中的战矛依旧燃烧着灼热的火焰,血衣飘落,但一切却如此的宁静。

  赤色的战矛洞穿着血魂的胸膛,仿佛成为了一幅永恒的画面。

  “啊!”血魂疯狂的大叫,竭力想要退走,但却发现被牢牢的定住了。

  “蓬!”

  浑身被烟火笼罩的血魂,突然燃烧了起来,炽烤着整片天地,发出极其刺目的光华。

  “父神的火焰,你是银……”

  血魂大叫,体表升腾的火焰如烟霞,沿着赤色战矛而去,将他的躯体彻底点燃,他痛苦无比,却无法摆脱。

  李清明神色微动,手上的动作一缓,一把抽出了战矛,道:“你叫什么名字,来自哪个世界?”

  “轰!”

  可是李清明的话音方落,血魂的五脏六腑就燃烧了起来,尽管血气翻腾却依旧不能护住内部的一切。

  他乱发飞舞,仰天大吼,奋力地挣扎,却依旧于事无补。

  “他娘的,这是怎么回事?”意识到不对的李清明赶紧出手帮助血魂扑灭火焰,但却发现天地间的火之灵气竟然在顷刻间向这这里聚集。

  “没用的废物,要你何用?”天地间回荡着太一那怒火冲霄的声音。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个个拳头大小的雷火团。密密麻麻的,瞬间将血魂包裹了起来。

  虽然这混沌困魔大阵并没有布置完全,但太一却可以简单的调动一些天地法则之力。就像先前为了阻止李清明,而降下的紫宵神雷一样。

  “轰!”

  赤霞冲天,火光四溢,血魂的头颅也燃烧了起来,模糊的容貌彻底扭曲。

  “啊!”

  血魂仰天嘶吼,疯狂的勾动血之大道的力量,想要熄灭烈焰,可并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

  原本他就已经被李清明重创。此刻烈焰将他包裹住。照亮了苍穹,爆烈的火焰中蕴有无尽可怕的力量。

  “嘭”

  最终,血魂终究是难抵烈火的烧灼,彻底崩碎。形神俱灭。

  虚空中只有血魂在仓促间留下的一块玉雕银鱼。以及充满不甘的话语:

  “啊。该死的太一,山君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李清明弯腰捡起银鱼,盯着虚空中刚刚消散的烈火。自语道:“太一,你倒是够狠的!堂堂亚圣竟然被自己的主子亲自烧死,可悲!可叹啊!”

  ……

  空间深处,太阳宫中。

  一袭明黄色衮泡的太一面目狰狞,嘴中疯狂地咆哮着:“废物,都是废物!”

  他焦躁地在大殿中来回走动着,身上的气息极不稳定。

  这时,从宫殿的一角走出一个身材婀娜,艳若桃花的绝美女子。她手中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放着灵果、佳酿。轻移莲步来到了太一身侧。

  “夫君,何事如此惊惶?”将手中的托盘随手放在小桌上,拉着太一的手,轻倚御座。

  “曦儿,我该怎么办?”太一有些迷茫的看着面前的佳人,心中乱糟糟的。

  常曦展颜一笑,道:“夫君,大不了我们放弃这个地方,带着孩子们躲到中千世界,过我们自在的生活,岂不更好?”

  “不行!”太一豁然起身,道:“这里是我的世界,是我金乌一族的世界!我不能放弃这里!”

  常曦闻言,那双靓丽的大眼睛中闪过一丝黯然,只是定定地看着太一,久久不语。

  ……

  另一边,李清明收起血魂的遗物,继续前行。

  行了不过百十里,便见东北方向光华大盛,好奇之下,急速飞了过去。

  这东北方向与其他地方一般无二,只是布置了许多灿金色的阵法。在李清明看来,和当年在精灵世界遇到的那个阵法一样,同样是个空间阵法。

  只是相比较而言,比精灵世界的还要复杂多变,稍有不慎就会迷失其中,再难以回归盘古世界。

  “好一个太一,倒是步步为营啊!”李清明摸了摸光洁的下巴,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开始吧!”摇了摇头,李清明盘膝而作,放出了元神细细感知着大阵。

  时间没过去多久,李清明就再次睁开了眼睛。毕竟他有着通天的阵道传承,破起这连环空间阵法,倒也不算太难。

  立在虚空中的李清明,眼瞅着艮部边缘的一个光点,道:“就是那!”

  言罢,他身行一纵跃进了大阵。像一条溜光水滑的游鱼一般,在阵法中来回窜行。当行到那个光点的时候,身形陡然消失。

  金华闪过,当李清明再次睁开眼眸的时候,他已经来到了另一处地方。

  环顾四周,这里是与方才的地方一般无二。同样是苍茫无边的大地,同样没有花草、没有林木,有的只是无边的黄土地。

  但是在这无边的黄土之上,却是有着仿如门户一般的三根莹白的玉柱。

  这玉柱之上雕龙刻凤,极尽奢华。特别是其上顶着的那三个大道符文“金乌境”,给人一种无尽的压迫感。

  李清明仰头看着这三根莹白的玉柱,哈哈一笑,道:“太一,如今这空间之中,只剩下了这一个地方。你是自己出来,还是我请你出来呢?”

  “嗡~~~”

  突然,无边大地上那三根孤零零的玉柱竟然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以那三根高高耸立的玉柱为中心,一道道无形的声波如大海中的波浪一般,向着四面八方涤荡而去。

  那声波无形无质,丝毫捕捉不到,但他们却有着恐怖至极的破坏力。

  苍穹在这声波的刺激下不停地翻滚,本就不稳固的万里空间剧烈地震荡,灰色的混沌之火从地底疯狂喷涌,无尽的寒潮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

  仅仅是一瞬间,原本寂寥无声的大地竟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同引爆了天灾一般。

  混沌之火和噬金寒潮,被空间中所爆发的恐怖灵气狂潮激荡的四处飘动,无形的气劲不停地向着李清明挤压而来。

  “我草,这太一倒真是看得起我!”李清明怒骂了一声,探手招出了乾坤鼎护住了周身。

  此刻的李清明可不比方才,自从入阵以来又是天雷,又是解封主元神、耗损精力的应对血魂。如此高强度的透支,对于真元的损耗可不是一星半点。

  外界冰火两重天,李清明却稳坐乾坤鼎内,取出了赝品九转金丹,不要钱地抓起一把就丢到了嘴里。

  像吃糖豆一样,“嘎嘣嘎嘣”地嚼了起来。

  ……

  随着时间慢慢推移,乾坤鼎外的世界也在发生着变化。

  原本滔天的混沌之火和噬金寒潮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朦胧的黄沙和狂风。到处都是飞沙走石,隐隐还有水浪拍击河岸的声音。

  真元尽复的李清明,从乾坤鼎中站起身来,迷惑的看向了眼前的漫天黄沙。

  这个时候,太一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李清明,此地是我小北冥的最后一道屏障。你若能够闯过,自然能够破阵而出。你若闯之不过,则必然落得个身死道消的下场!我劝你还是尽早离去,免得平白损失个化身!”

  李清明将乾坤鼎收拢,掷于掌中,仰天说道:“哈哈哈,太一!听你这话似乎有些底气不足啊!这只不过是个阵中阵,你真当我过不去?”

  沉默了半晌,太一的声音再次响起:“既然你自己急着送死,那也怨不得我!”

  李清明所幸不再言语,直接激荡起真元护住周身,迈步入阵。

  刚刚踏足这黄沙世界,李清明便看到了一片荒漠,铺天盖地的都是黄沙,在这黄沙滚动中,甚至传来了阵阵的黄河之声,惑人心神。

  在这无边的荒漠中,不辨南北,黄沙吹来,击打在他的身体之上,将其外围的玉清光罩都削弱了几分。而耳畔听着这黄河之声阵阵,竟然也叫他的心神开始恍惚了起来,

  “这,这是!”李清明瞳孔猛然一缩,忽然想起前世封神演义中,三霄在西岐摆下的九曲黄河阵。

  “九九曲中藏造化,三三弯内隐风雷……遇此总教重换骨,方知左道不堪媒!”李清明口中喃喃低语,却不曾发现罩在身上的玉清光罩已然越来越薄,眼看就要彻底消散。

  ……

  “哈哈哈,李清明。你这一具化身就留在这里吧!”

  太阳宫中,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的太一难掩胸中的喜悦,仰天长笑。

  “孽畜,休伤吾徒!”

  忽然,整个混沌困魔世界响起一道威严的声音。

  天空之中一道金光闪过,圣人出现,天现异象,地涌金莲。

  原始天尊一袭白色道袍,面露怒色,花白的发丝不断在风中飞舞着,身下异兽四不像缓缓而来,落于九曲黄河阵中。一脸肃穆的看着神情呆滞的李清明,道:“清明吾徒,可安否?”

  李清明晃了晃脑袋,附身行礼道:“弟子清明子,见过师尊!弟子无事,怎敢劳烦师尊大驾,亲临大阵!”

  原始扶起李清明,摇了摇头,道:“可不只是为师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