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公输班

第一百一十九章 公输班

  “凭什么?”李清明还没说什么,龙须虎就不满地嚷嚷了起来,“凭什么?我们凭什么要帮你?”

  其余众人也将眸光看向了玄天。

  玄天自信地一笑,道:“因为我知道你们想要什么!而且,也唯有我能够带领你们寻到你们想要的东西!”

  李清明双眸一亮,道:“哦?道友且说说看!”

  玄天拂袖收起了天上的青碧大日,从容道:“我师名曰公输班,道号公输子!乃是傀儡灵域的第二任界主!”

  “什么!”

  李清明和尹喜闻言毛骨悚然,神色大变。

  “可是有着‘万世工人祖,千秋艺者师’之称的鲁班,公输班?”

  “可是第一衍纪历,东周鲁国人鲁班,公输班?”

  李清明和尹喜几乎是同时追问。

  “不错!”玄天淡然地点了点头,“现在,你们肯帮我了吧?”

  其余诸人均有些不明所以,不过李清明和尹喜却是满脸的震撼之色。

  李清明前世乃是生活在信息发达的二十一世纪,在那个传承了华夏五千年文明史的国家,鲁班木工之祖的形象早就深入人心。十个人里面至少有九个知道鲁班,剩下的那一个还是个刚出生的婴儿……

  而尹喜则是生活在第一衍纪的周国。虽说他比公输班要出生的早,但是当时他于万岭关中守关,很多西出万岭关的大能。都是在百家争鸣中大放异彩的天才人物。

  从他们的口中,尹喜自然了解到周国的公输家族中,出了一个天才人物公输班。

  只是,在尹喜离去之前,并没有见过公输班去过万岭关。故此,他现在也是满脸的惊异之色!

  “大哥,怎么?你知道公输班是谁?”李清泉拽了拽李清明的袖口,轻声问道。

  “啊,嗯!这公输班乃是生活在第一衍纪盘古大千界的天才人物,对于机关之术颇有造诣。”李清明若有所思的摸着下巴。脸上的神色略显凝重。

  “当年老道未出万岭关时。就听闻公输班天资横溢,乃是修道界的绝世妖才!没想到他竟然也来到了通天之路,并且继承了傀儡灵域的界主之位!没想到啊,真是没想到!”尹喜也是手捋长须。对众人说道。

  “哦?那不对呀!他师尊既然是傀儡灵域的界主。那他怎么会被人伤的只剩下元神。还被人炼成了傀儡?”听闻李清明和尹喜之言,别人或许会在心中震撼一番。但是直肠子的龙须虎却没有想那么多,直接问出了关键性的问题。

  其余诸人也是一愣。心说:“对啊!既然你师尊这么牛比,你还是圣人之境,不应该落到这步田地啊?莫非你他娘的在忽悠我们不成?”

  李清明也是疑惑万分,追问道:“是啊,道友!令师尊既然是傀儡灵域的界主,你怎么会流落到这里,而且还被炼成了傀儡?”

  玄天苦涩的一笑,道:“一个量劫之前,师尊突破天道之境时不幸被天魔,临终之时将毕生的机关设计、傀儡锤炼之法全部传予了我,并且要我继承界主之位。可是……”

  说道这里,玄天的脸色由于愤怒,变得狰狞了起来:“可是在我之外,师尊还有两个弟子,分别叫玄空和玄罗!这两个家伙狼心狗肺,竟然不顾师尊遗命,在我背后下黑手,将我重创,就连元神都差点泯灭。后来更是将我连成了傀儡……”

  “哦!”

  众人闻言,无不同情的看着玄天,没想到面前这凶残的圣人,竟然还拥有这么悲惨的过去。

  场面一时陷入了沉寂。

  尹喜在权衡了半晌之后,对李清明传音道:“清明,公输班的机关之术诡异莫测,在第一衍纪百家争鸣之时,就有很多的大能死在了他的机关术之下!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我们恐怕还真得借助于他的力量!”

  李清明摸了摸光洁的下巴,思量半晌,对玄天说道:“好,道友!我们帮你取得傀儡灵域的界主之位,不过你得发出本命誓言,在取得界主之位后,就把创界之物给我!”

  “发誓?”玄天一愣,旋即点了点头,道:“好!大道在上,我玄天,以我灵魂起誓……界主……创界之物……若违此誓……”

  “轰!”

  大道应下誓言,发出轰天巨响。

  李清明对玄天微微颔首,道:“道友!待我们解决了无尽佛域的事,就随你去一趟傀儡领域!”

  说到这里,李清明对杨戬点了点头。

  杨戬会意,嗖的一下降下云端,一把提起了昏迷中的佛主飞了回来。

  李清明唤出一捧雪水,浇在了佛主的脸上。

  “……”被寒冷的雪水刺激的浑身打颤的佛主,迷茫的睁开了眼睛,带看到四周的情况的时候,更是吓的魂都丢了。

  “佛主,我现在来应承我当初的话,你可做好了准备?”李清明似笑非笑地看着佛主,言语中却是杀机四溢。

  “本座既然落到了你们手中,自然无话可说!你们动手吧!”佛主吓的脸都绿了,但还是硬气的说道。

  “好!这可是你说的!”李清明抬脚踹在了佛主的肚子上,道:“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现在把创界之物交出来,我就饶你一条魂魄转世重生!如果不然,想必方才的情景你也看到了,就叫你跟你那倒霉催的师弟一样,搜魂之后,魂飞魄散。”

  佛主被李清明一脚踹飞,状若痴呆地坐在半空中,想到方才婆娑灵魂的消散的场景,全身有着莫名的颤栗感。

  半晌之后,佛主咬了咬牙,道:“希望你信守承诺!”

  说着他猛地一拍胸口。

  “嗡!”

  璀璨无比的佛力从佛主的头顶升腾而出,随后众人隐约听到了一种若隐若无的禅唱,像是从遥远的天外之地传来。

  初时,他们还曾以为是错觉,但是随着佛光越来越炽盛,那佛音也是渐渐浩大了起来,在整片虚空上缭绕,如黄钟大吕在震动,无比的浩大和玄妙。

  漫天飘舞的雪花渐渐被染上了一层金粉,光华璀璨,熠熠放光。

  “离婆离婆帝,求诃求诃帝,陀罗尼帝。尼诃罗帝,毗黎……”

  这是佛门的经典咒言,七佛灭罪真言,不知被谁禅唱,响彻苍宇。

  当这咒言响彻整颗古星的时候,金光大放,一块锈迹斑驳的铜匾出现在佛主的头顶。

  铜匾长有一丈六尺六寸六,高近三尺三寸三,上面镌刻着四个大道符文,四枚符文雕琢的如龙蛇盘绕,禅意无尽。

  “大雷音寺!”

  李清明逐字逐顿的读了出来,心中却是颇有些感慨:“这大雷音寺不过是寺庙的一块牌匾,竟然散发着磅礴的威能,其架势简直堪比先天至宝。”

  他现在甚至都在想,是不是等回到盘古大千世界之后,悄悄去一趟大雷音寺,把那块牌匾给偷偷地取回来。

  不过当他看了释迦牟尼的表情之后,马上就把这个念头打消了。

  只见释迦牟尼脸色难看地盯着半空中的铜匾,神态近乎咬牙切齿。

  “释迦道友,释迦道友……”李清明感到有些不对,连忙对释迦牟尼叫到。

  “呼!”意识到自己失态的释迦牟尼,深深呼出一口浊气,道:“让李施主见笑了!”

  李清明摇摇头,道:“道友这是缘何如此啊?”

  释迦牟尼有些缅怀的看着飘荡在空中的“大雷音寺”铜匾,道:“当年我与师兄决定创立佛们,便将从出生到当时,我兄弟二人收集的所有炼材、灵宝付之一炬,炼制了一座寺庙和一块牌匾。庙成之日神霞天降,百兽朝宗!匾成之日天降劫雷,万鸟朝拜。”

  “道友说的是须弥山上的大雷音寺?”李清泉似乎明白了什么,问道。

  “不错!”释迦牟尼点了点头,继续道:“当年不知道什么原因,大雷音寺匾额渡劫之后,空中突然出现了一只金色的大手,硬是从我等兄弟手中抢走了匾额,消失无踪。我与师兄沿途找寻,终未能所得。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真是造化弄人,造化弄人啊……”

  “不对吧!你那大雷音寺明明有匾额的!”李清明插话道。

  释迦牟尼脸色一黑,道:“那是后来我们以一块先天玉晶炼制的。与这块相比,却是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按照道友所说,这东西从炼制出来到现在,岂不是才过了一个量劫多一点的时间?”李清明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扭过头盯着脸色变得惨白的佛主道:“佛主,你确定你没有拿假货骗我们?”

  佛主都快哭了,囧着一张老脸,道:“你们不要欺人太甚!而今事情已经到了这步田地了,本座骗你们还有用处吗?”

  李清明见其表情不似作伪,道:“看来这事还有待商榷!这样吧,先把这货封住修为,关进法宝空间。等什么时候想通了其中的关键,再杀他也不迟!诸位道友怎么看?”

  “阿弥陀佛,就依李施主!”释迦牟尼迫切想要知道这其中的奥秘,欣然同意。

  “大哥,都听你的!”“他奶奶的,便宜他了!”李清泉和龙须虎,一向以李清明马首是瞻,自然无不同意。

  “就依大人!”伽赦三兄弟虽然心有不甘,但也明白此时确实不好杀了佛主。

  如此,一波三折的无尽佛域之争,到这里也算完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