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一百四十五章 酒肆冲突 下

第一百四十五章 酒肆冲突 下

  ()  酒肆最高层,所有人都哈哈大笑,实在是李清明这话说的太高明,拐着弯的骂他们是狗。

  蛮牛也不是傻子,他摸了摸脑袋,裂开大嘴哈哈笑道:“也是啊!我又何必和一群畜生一般见识呢!”

  蛮牛那极意迷惑人的憨厚样子,再加上那恰到好处的傻笑,在众人眼中演绎了一个完美的傻弟弟。

  “找死!”黄衣青年冷哼一声,眸光犹如一柄锋锐的利剑,投shè而来。

  与他同桌的那几人也都眼泛jīng芒,那三眼壮汉嘴角露出一缕讥诮的笑容,其余诸人都是神sè冷淡,盯着李清明三人看了几眼,那毫不掩饰的杀意,让这里的气氛顿时变得紧张、冷冽了起来。

  蛮牛嘴角憨憨地笑了起来,扭头对那黄衣青年道:“你爷爷我就找死了,你咬我啊!”

  其余众人均是一愣,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这么无耻,什么话都说的出口。

  “嗡!”

  黄衣青年再也忍不住了,“噌”地一下站起身来,一步一顿地走向了蛮牛,同时一股亚圣初期的气势冲霄而起,磅礴的威压遍布整座酒肆。

  “不好!李山道友冲动了!”

  “快去拦住他,难道他想被寒元卫处死吗?”

  同桌的几人全都脸sè微变,低声嘀咕了几句,但无一例外的,谁都没有上前去阻止。谁知道寒元卫会怎么处置他们,他们可是都怕被牵连进去。

  “有种,你再说一遍!”黄衣青年在蛮牛面前站定,居高临下地盯着他,森冷无比地说道。

  蛮牛混不在意地抬起头。逐字逐顿道:“你爷爷我就找死了,有本事,你咬我啊!”

  “哼!”黄衣青年猛地扬起左手,手中光华闪动,出现了一把漆黑如墨的匕首。闪电般刺向了蛮牛。

  “大家都看到了,是这家伙先动的手,我只是被迫防卫!”蛮牛眸中闪过一个yīn谋得呈的神sè,同时侧身躲过匕首的攻击。

  “哼,只要在寒元卫来之前就解决掉你,个中缘由自有我来分说!”黄衣青年似乎打定了主意。要把蛮牛几人格杀当场。

  “唰!”

  泛着冷光的匕首,每每划破虚空,都会带起一道刺目的火光,招招致命。

  反观蛮牛,似乎躲闪的很幸苦,每次都是堪堪避过锋锐的刀尖。

  “好了。蛮牛,别玩了!速战速决,我感应到寒元卫已经快到了!”李清明忽然眉头一皱,漫不经心地看了东北方向一眼,那里有几个金sè的光点,在极速移动,而目的地正是“和记酒肆”。

  “好的。李大哥!”蛮牛应了一声,气势陡增。他体内的蛮族血气觉醒,威势滔天,倏地躲过匕首的再一次侵袭,把全身的真元都聚集到了右手之中,一拳轰了过去,同时口中斥道:“小子,爷爷我不陪你玩了!去死!”

  “轰隆!”

  一声滔天巨响,殷红的鲜血迸溅,森白的骨块四shè。血雾漫天,铺洒了一地。一只青光闪烁的拳头,不沾丝毫血迹地出现在空中!

  一拳!

  崇尚力量至上的蛮族蛮牛,直接以暴力摧残了众人的眼球!仅仅一拳就打爆了这擅自挑衅,并且是有备而来的亚圣级强者。

  自认为步步占尽先机的黄衣青年李山。到死都不敢相信,这莽撞的大汉为何突然间修为大增,一拳就轰碎了自己的躯体与元神。

  殷红的血液染红了酒肆,惨白似纸的森森白骨,砸落在地上“当当”作响。

  那血淋淋的景象,触目惊心!

  “嗖!嗖!嗖!”

  就在这时,四道金sè的身影出现在酒肆中,他们身着金属战甲,手持铁戈,气势沉稳似一片山岳,四溢着一种可怕的压力!

  一名金甲寒元卫扫了扫鲜血满布的酒肆,一对金光闪闪的眸子,下意识的看向了立在血泊中的蛮牛,道:“怎么回事?”

  蛮牛尚未答话,倒是先前与黄衣青年一桌的三眼壮汉,抢先指着蛮牛说道:“这位兵士大人,这汉子自持武力高卓,嚣张桀骛,竟然突下杀手,杀了我们的朋友李山。还请兵士大人秉公办理,将他斩杀!”

  “哦?”这名寒元卫冷光如电地扫了一圈酒肆,出声问道:“当真如此!”

  “是啊,大人!”

  “事实就是如此!”

  其桌上的剩余三人也是纷纷附和,颠倒黑白。

  绝大部分桌上的众生灵们也都选择了沉默,全部低着头,摆出了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见到这一幕,坐在李清明他们桌子旁边的那个宫装丽人,立刻跳出来娇叱道:“什么嘛!明明是你们先挑衅和动手的,还厚颜无耻地恶人先告状!如此品xìng,竟然还是你们世界的个中翘楚,看来你们世界也全都是你这种货sè!”

  “你……”三眼大汉三眸奇竖,过了半晌却强忍下这口恶心气,道:“任你巧舌如簧,也不能改变他挑衅李山,杀李山道友的事实,大家都看到了!”

  这时,李清明温和地对邻桌的这一对男女点点头,旋即长身而起,冷冷地扫了一眼酒肆内其余的众生灵。

  但凡备李清明眸光扫过的生灵,全都羞愧的低下了头,有的甚至流露出一抹幸灾乐祸的眸光。

  李清明将众生百态全都收入眼底,随后扭头对寒元卫说道:“诸位道友既然都不愿做证,那只好由我来给我兄弟做证了!”

  说道这里,他手掐印决,随后对着半空轻轻一拂,只见一道朦胧的水波出现在半空中。

  画面上正是从他们来到酒楼,一直到先前的所有经过。

  “时间回溯!”寒元卫们眸光清澈,声音中却充满了感慨。

  而看到这一幕幕的画面流转,三眼大汉,以及桌上其余的三人均是脑际一片空白,悔的是肠子都青了。

  三眼大汉更是腿都软了,心中不断地哀嚎:“完了完了……我们到底惹的是什么妖孽啊!竟然连时间回溯这种时间法则之力都是信手拈来……”

  金甲寒元卫冷眼瞥了三眼大汉几人一眼,道:“天狼元界李山,擅自于城内挑衅杀伐蛮荒界蛮牛。李山死有余辜!乾元界狂战、奔雷元界雷洪元……此四人颠倒黑白,置寒元城律法于不顾,当逐出寒元古城,永不得入内!”

  “不,你不能这么做!”三眼大汉狂战,激动地大吼了起来。

  “对,你们没有这个权利!”

  其余三人也全都神sè激动,浑身的气息不稳定地波动起来,似乎随时都要喷发。

  四名金甲寒元卫脸sèyīn寒,仍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寒声道:“主人命我们全权处理寒元城内事宜,所以,你们的防抗无效!术.驱逐!”

  “嗡!”

  一股磅礴的气势勃然而发,庞大的空间波动从四人身后的虚空中涤荡而出。

  瞬间,虚空扭曲,四道硕大的空间裂缝,突兀地出现在众人身后。

  “啊……不!”

  四道凄厉的惨叫声回响,裂缝直接将四人吞没,而后虚空闭合,一切似乎都从未发生过一般。

  做完这一切,金甲寒元卫们深深地盯着李清明看了一眼,匆匆自酒肆中走了下来,踏步远去。

  “嘻嘻,道友却是好修为,好手段啊!”坐在李清明他们邻桌的宫装丽人笑了起来,露出一口洁白的皓齿。

  李清明拘来一捧清泉,将地面洗刷干净,随后扭头对那女子道:“方才,还要多谢道友仗义直言啊!”

  宫装丽人摆摆手,道:“些许小事,我只是看不惯那些搬弄是非的小人罢了!”

  李清明展颜笑道:“道友高义!”

  ……

  也就在李清明一桌三人与邻桌的两人相互攀谈的时候,就死东北角的冷冰寒和甄甲也在窃窃私语。

  “道友看到了吗?”甄甲瞥了李清明和蛮牛一眼,道。

  冷冰寒感到有些莫名其妙,疑惑地问道:“看到什么?”

  甄甲用眼神悄悄瞥了李清明一眼,道:“看到那藏青sè长袍的道者,还有刚才那个猛汉没有?得罪漠北王的家伙,就是他们俩!”

  “什么?”冷冰寒满脸震惊之sè地瞥了李清明和蛮牛一眼,道:“你就这么肯定?”

  甄甲从怀中掏出一块玉石,抛给冷冰寒,道:“这玉石中有这俩家伙的影像,看了你就知道是真是假了!”

  “果然!”

  好奇心颇重的冷冰寒最终还是将元神探进了玉石中,这玉石上完美的记录了蛮牛、李清明在星空小路上封镇漠北王浑天的画面。

  “嘶!这么狠!”将元神退出玉石的冷冰寒,捏了捏眉心,却发现满头、满手的都是汗水,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怎么样?”甄甲有些期待地看着冷冰寒,蛊惑道:“这笔买卖可是不小,只要弄到他们俩的详尽资料,就可以获得成圣机缘!”

  定了定神,冷冰寒道:“道友,这俩都不是好惹的角sè,亚圣初期的大能啊,竟然被他秒杀,就连元神都来不及逃走!我还费心费力的去调查他?我没病我……”

  突然,甄甲像愣住了一样,皱眉盯着酒肆最高层通往下层的楼梯,道:“唉,看来不用去了!”

  “哦?道友这话什么意思?”冷冰寒疑惑的问道。

  甄甲淡淡地一笑,道:“漠北王大人到了!”(未完待续。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