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暗潮涌动

第一百五十九章 暗潮涌动


  ()  和记酒肆的后院中星辉垂落,热闹的玉石长桌旁,众人还在饮酒谈笑,由于相互坦诚了各自的来历,彼此之间更多了一份信任与亲近。

  “清明,那浑天当真派了三百名追随者,想要斩杀你等?”略带着一丝朦胧的醉态,陈曦然俏脸通红,像极了熟透的水蜜桃。

  李清明缓缓摇头,道:“陈道友,你醉了!”

  陈曦然颇有些幽怨地眨巴着一双大眼睛,就那么静静地看着他,也不说话。

  坐在李清明身侧的尹喜,戏虐地瞟了李清明一眼,轻笑道:“曦然,那浑天确实派了两只准圣团队,拢共三百人前往截杀我等。只是那些人太过废物,甚至只逼得清明出了一次手,就已经全军覆没。”

  陈曦然闻言微微颔首,只是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幽怨的快要滴出水来。

  就在这时,一声凄厉的惨叫从寒元城城北传来,紧接着便是一阵整齐的脚步声,匆匆赶往城北,其间还夹杂着一声声奇怪的呼喝。

  众人也从觥筹交错的酒香中清醒了过来。

  “什么情况?”龙须虎揉了揉眼睛,脑中的酒意顿时清醒了大半。

  叶钧皱了皱眉,叫道:“店家,店家……”

  “踏踏踏……”

  一阵仓促的脚步声传来,灰袍的小老头,从前院的大堂中赶了回来,光洁的额头上还溢着一层细密的汗滴。

  “店家,外面发生了何事?”李清明正了正容,问道。

  小老头取出一块锦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道:“诸位客官,你们不知道啊!就在你们回归寒元城的时候,金舟城主为防城内出现事故,又调出了五百寒元卫护卫城池。方才,方才城北突然传来一阵凄厉的惨叫,寒元卫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全都赶过去了!”

  “城北?”李清明再次确认。

  “是啊,就在城北!”小老头点点头,道:“现在这世道真是太乱了,我们好容易从龟息中清醒过来,就碰上了这事,真是……”

  “走,我们去城北看看!”李清明打断了小老头的抱怨,当先出了酒肆,向着城北奔了过去。

  “走,一起去!”其余人等也跟在李清明身后,匆匆而去。

  “唉,客官……您还没付账呢?”小老头一愣,旋即想起了什么,连忙追了出去。

  “咻!”

  突然,一枚小巧的玉盒,从众人奔走的方向飞回,同时还有一道清朗的声音传来:“店家,后院中的东西留着,这个就算是定金了!”

  “什么东西,还定金……嘶,这,这是五转金丹!”小老头嘀嘀咕咕地瞥了众人朦胧的身影,随手打开了白玉盒,随后眼睛瞬间就瞪圆了,满脸的狂喜之sè:“娘咧!好东西啊!这外界的修士们就是大方!”

  如果李清明等人听到这小老头的话,肯定会骂一句土包子。在大千世界,连道门的扫地小童都不吃的五转金丹,竟然被这小老头当成了宝贝,不是土包子是什么?

  众人行走在街上,发现似乎所有的寒元卫都出动了,他们全身披着黑sè的盔甲,在一明明银甲寒元卫的带领下,迅疾如风的向着城北的方向行去。

  随着一路前行,越来越多的人从古城的各个方向汇聚而来,相熟的人之间,甚至都没有来得及打声招呼,就齐齐向着城北的方向赶去。

  寒元古城何等的庞大,此刻众人甚至都未曾行至城中,城北偏西的方向就又传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嚎。

  众人瞬间毛骨悚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师尊,这声音怎么像是临死之前的凄嚎啊?”紧跟在李清明身后的杨戬,猛地打了一个哆嗦,问道。

  李清明神sè冷峻,眸中jīng芒闪烁,道:“这寒元城中寒元卫遍布,想要躲过他们的巡查,进而连续干掉两名来自其他中天世界的大能,也不是不可能!只是,他们为何如此明目张胆地放手杀伐呢?”

  “依我看,动手的家伙肯定知道这次解除龟息状态的几座古城中,有让人癫狂的至宝存在!他是在铲除对手!”尹喜冷静的分析,眸中闪烁着慑人的jīng芒。

  李清明等人不再说话,而是加紧了步伐,继续前行。

  一路上,所有隐伏在暗中的寒元卫们似乎都冲了出来,同时越来越多的强大的修者亦赶去支援。

  ……

  城北,一处环境优雅的居所中,一名来自坤灵元界的亚圣初期强者,死相极惨的瘫在床榻之上。

  只见其天灵盖上有着一个婴孩拳头大小的血洞,一双瞪得滚圆的眸子中,透着无尽的恐惧和对生存的无限渴望。

  寒元卫们将这座居所团团围住,禁止任何人的介入。

  李清明收回探查屋内情况的元神,脸sè凝重地对李清泉等人说道:“死的是个亚圣初期的大能,一击毙命,甚至连元神都没有来得及逃遁!”

  “什么?”所有人都感到无比的震撼,那可是亚圣初期的强者,竟然一击毙命,简直是太可怕了。

  “大哥,可否用时间回溯找到凶手?”李清泉皱了皱眉,说道。

  李清明闭着眼睛感应了一下,道:“很难,对方用混沌奇物搅乱了这里的时空法则之力,时间空缺了一部分,很难回复!”

  “我靠,那我们岂不是全都危险了?”龙须虎捏了捏拳头,脸上有些暴躁。

  不管他们如何想,此刻寒元卫们将居所团团包围,用尽了手段,却依旧未能判断出凶手是谁,自然惹出一番争议。

  “怎么回事,他到底被何人所杀?”

  “金舟城主命你们巡查寒元古城,你连我们的最基本的安全都保护不了,要你们何用?”

  为首的金甲寒元卫脸sèyīn沉地扫了眼嘈杂的众人,低喝道:“都给我闭嘴!”

  “嗡!”

  一股磅礴的威势从寒元卫首领身上荡漾而出,滔天而起,似有吞吐天地之威,将聒噪的众人死死地压在了地上。

  “尼玛,圣人之境!”李清明感受着来自金甲寒元卫的庞大压力,脸sè骤然一变,说道。

  “什么,他是圣人?”龙须虎几人放出其实,咬牙撑住,心中也满是震撼。

  “首领,要不要禀报主人?”一名银甲寒元卫上前几步,抵在金甲寒元卫耳畔,轻声说道。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你以为主人会不知道?”金甲寒元卫瞥了银甲寒元卫一眼,冷冷地说道。

  “这……”银甲寒元卫神sè一窒,讷讷地不再言语。

  看了看被他压在地上的各界佼佼者们,金甲寒元卫冷冰冰地说道:“现在全城戒严,不准进不准出!何时找到凶手,何时开放城池与传送阵!”

  “不公平,这样不公平!”

  “金舟城主曾言试练已经完成,准许我们前往后续的城池当中寻找异宝、奇物,你们这么做违反了金舟城主的密令!”

  “我们要见金舟城主,我们要见金舟城主!”

  听闻金甲寒元卫的话,所有的各界jīng英们都沸腾了,城内出了这么档子事,众人之间相互提防,对谁都不信任了,他们一秒钟都不想在城内多待。

  “哼!”就在金甲寒元卫脸sè越来越黑,打算出手强行镇压的时候,被金光完全包裹住的金舟城主从天而降。

  “主人!”寒元卫们见到金舟,全都单膝跪地,向其行礼。

  金舟大手轻挥,将众人从地上扶了起来。

  “城主大人,这城里出了两起惨案,寒元卫们查不出凶手,又是全城戒严,不许我等出城,我等的生命遭到威胁,我们不服,我等不愿!”众人当中,突兀地传来了一个略显尖细的声音,它在四面八方回荡,找不出具体方位。

  “装神弄鬼!”金舟城主冷冷的一笑,金sè的大手朝天空轻轻一甩,一只金sè的、骨骼粗壮的大手凭空出现在天穹上。

  “咻!”

  一名身着米黄sè道袍,生的五短身材的修士,被大手凌空抓了起来,举到了半空。

  “该死的,放我下来!”这修士大力挣扎着,身上的真元奋力波动着,可就是无法挣脱大手的抓拿。

  “说,为何要躲在人群中,肆意激起民愤?”金舟声音清冷,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波动。

  矮小修士看着下方一个个看热闹的各界jīng英,眸中闪过一丝慌乱,旋即眼珠一转,道:“我可没有胡言乱语!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寒元卫那群废物保障不了我们的安全,我们自然要寻到更加稳妥的保命方法!”

  金舟城主不屑地冷笑道:“笑话!你一个区区亚圣还想在本座面前撒谎,你以为本座是那么好糊弄的吗?”

  “我……我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放开我,快放开我!”矮小修士变得烦躁不安了起来,不停地挣扎着。

  “敬酒不吃吃罚酒,咒.**!”金舟城主声音渐冷,眸中shè出两道金灿灿的光华,直入矮小修士的眼眸当中。

  李清明双眸一眯,他从这两束金光中,感应到了一丝元神的波动。

  联想到那后羿乃是巫族,不由得对曾经笃定的金舟的真实身份,产生了一丝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