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二百一十章 哈迪斯,我们有救了!

第二百一十章 哈迪斯,我们有救了!

  “嗡~~~嗡~~~”

  苦竹长枪轻吟,一缕缕,一条条的紫色光环从苦竹枪的尖锋上飘散而出。

  在这一刻,李清明身上半步天道境的修为,以及天道境的心境之力瞬间攀升到了极致,他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让其本身的战力亦达到了顶点。

  猛然间,他黑发乱舞中,眼眸中划过两道灼目的闪电,直接将空间规则之力、时间规则之力、力之规则……玉清真元、九转劲力……近乎所有的可用战力,全都灌注进了苦竹枪中,迅捷无比地扎了下去。

  “锵!”

  苦竹枪收到李清明如此大补的厚礼,自然毫不吝啬的开启了最大威能。

  它在半空中沸腾,原本刚好够手掌满满握住的枪身,瞬间变粗变长,很快就超过了千丈,携着灭天之威,向着下方狠唳地扎下。

  “轰!”

  这一击天崩地裂,气泡与战意狂飙的苦竹长枪相交,结结实实地撞在了一起,一道道巨大余波光束撕裂了天地,蔓延向四面八方。

  那一条条巨大无匹的裂缝,纵横交错,似裂到了域外虚空,恐怖无比。

  “喀嚓!”

  一连串的清脆碎裂声,从苦竹长枪的枪尖处传来,青色的气泡根本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就已经被戳破。而下方的大阵,也在苦竹长枪的狠击下变得寸寸炸碎,化成金粉,飘散于虚空中。

  下方的星球。终于在众人面前露出了真容。

  此刻星球已然形貌大变!

  原本仅仅只有数十万直径的星球,猛然暴涨到了数亿左右,灰色的星球也终于换了颜色,变成了令人感到赏心悦目的苍翠之色。

  “这,这也太扯了吧?什么时候阴阳八卦防护大阵竟然还有这种功效了!”龙须虎被面前星球的转变惊呆了,失口说道。

  尹喜捋着颔下胡须,缓缓地说道:“看来布阵之人,对于我们华夏大地的阴阳八卦很有研究啊!”

  “走,下去!”李清明收回苦竹长枪,遁出本尊元神。淡淡的丢下一句话就飞了下去。

  “唉。要想追上大哥,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啊!”李清泉叹息了一句,紧随李清明之后飞了下去。

  看着两人的背景,龙须虎没心没肺地哈哈一笑。道:”哈哈哈!我才不管谁修为高谁修为低。只要知道大师兄属于盘古大千界。这一切就都够了!“

  说着,他强行拉着蛮牛和杨戬飞盾而去。

  ……

  这是一片茂密的山林。

  李清明站在一座小山巅望去,陷入夜色中的这颗大星。显得黑漆漆,无边无际,尽是些高大粗壮的树木。

  几只夜莺骤然受惊,藏在高高的树冠上,发出尖锐刺耳的怪叫,让这片漆黑的世界夜间凭空多了几分狰狞。

  “怪不得哈迪斯叔叔会选这里作为冥神一族的居所,好纯净的灵气,就算众神之星的奥林匹斯山,都没有这里灵气充裕!”赫淮斯托斯满脸艳羡的说道。

  “哈迪斯?”刚刚收回元神之力的李清明,神色颇有些古怪。

  因为他发现这个星球中一共有两类人,一类是高高在上,眼高于顶的修士。他们身着各色道袍,身体内蕴有纯正道家真元的。

  而另一类,则是一些身着黑色斗篷,体内神力被封,为道家修士担任奴仆角色的冥神一族。

  如果这星球真是哈迪斯选择的,那也太令人匪夷所思了?何故要封禁自己的族人,供这些明显是异族修驱使!莫不是这哈迪斯有受虐倾向不成?

  李清明有理由相信,这一切都是那明突然出现的黑袍人做的,他奴役冥神一族,并且私自培养门徒……这一切的一切,怎么看怎么像是一场谋划已久的阴谋。

  李清明现在对那名黑袍人是越来越好奇了,先是阴阳八卦防护大阵,后是这数十万的道家修士……这名黑袍人到底是谁呢?

  ……

  一片幽寂的黑色深水中,有一座规模宏大的幽蓝色水牢。

  水牢采取商周规格建造,密封的严严实实,那外壁之上还烙印着一枚枚金色的大道符文,如果想要强闯,没有半步天道级别的实力,那是想都不要想。

  而且最可怕的并不是这些符文,而是这水牢顶上飘荡着的一支古意盎然的木鞭。那木鞭沉甸甸,有一种神秘的气机,它缓慢地旋转着,不停抛撒下一片片金色的光华加固水牢外的大道符文。

  水牢最深处黑暗的房间里,两名体形魁梧但却明显消瘦不堪的人影,相对而坐。

  “咳咳……大哥,我好后悔!”那名坐在左侧的人影低咳了两声,身体抖动间,传来一声声清脆的金铁交鸣声。

  这时,一名头竖道冠,身材异常魁梧的修士,向着冰冷、阴森、漆黑的水牢中丢了一个引火的小法术,骂骂咧咧的说道:“吗的,大帝说这两‘人药’有大用处?害的老子天天来伺候他们,也不见他们的药效在什么地方!倒霉,真他吗的倒霉!”

  “嘭!”

  简单的一枚小火球,准确无误地被投进了一个炭火盆中,将水牢中映照的稍稍明亮了一下。

  透过火光,水牢内的一切似乎都变得渐渐清晰了起来。

  这是两个气血枯败的中年男子,靠左的中年男子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西方式灰色长袍,满头的灰发,眼神游离,双手、双脚以及锁骨之上,全都紧紧地锁着一条金属链子。

  方才之所以有金铁交鸣声,便是他身体抖动间,使链子撞击在了一起。

  而靠右的中年男子,除了袍子以及头发都是蓝色的,其他地方与灰袍男子一般无二,同样破破烂烂的袍子,狼狈不堪的身形……

  “唉!”蓝袍男子叹了口气,用沙哑的声音说道:“哈迪斯,你和宙斯不同。你秉性纯良,宙斯自私残暴,狡诈多疑。我也知道当年你是遭了宙斯的算计,这些年来,被那姜帝关在水牢中,我也想通了!当年的事,我不怪你!”

  “大哥……”灰袍哈迪斯哽咽了起来,身体抖动的频率也越来越大。

  “哈迪斯,你……嗯?”蓝袍男子忽然神色一震,眸中闪过一抹狂喜之色,道:“哈迪斯,我们有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