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倒霉的姜汲立

第二百一十五章 倒霉的姜汲立


  “哗啦啦!”

  姜汲立身体四周的海水突然剧烈翻滚了起来,不断涌动的恐怖能量波动,让周遭百丈范围内的水域瞬间崩碎。

  在恐怖的分水声下,那枚激荡而来的土黄色小圆球,随之化为黄澄澄的粘稠光雾,顺着姜汲立的口鼻窍穴,流入了他的身体之内。

  姜汲立的身体猛地开始剧烈颤抖了起来,其身上穿着的麻布道袍竟然开始腾起青色的光华,一时间青光大盛,待光华散尽,那麻布道袍已然换了一个模样。

  这是一件通体绛紫色的道袍,也不知是用什么材质织就,上面的紫色似水波般隐隐流动,闪耀着柔和的微芒,玄奥奇妙的八卦阵图若隐若现,漾起一股盎然道意,即飘逸若仙又炫目华贵,这明显是一件先天灵宝级的道袍。

  “先天灵宝,八卦紫绶仙衣!”李清明眼尖,一下子就认出了这件先天灵宝。

  只是令他感到奇怪的是,这八卦紫绶仙衣明明是广成子的护身灵宝,何时来到了这泰坦世界?真是奇哉怪也!

  到底是先天灵宝,戊土规则之力化成的土黄色小球,在八卦紫绶仙衣牢牢地把姜汲立保护起来之后,就化成了一股黄色的液体,从姜汲立的手中激射下来。

  脸色苍白无比,几乎耗尽了心神的姜汲立,凶狠无比的看着下方的杀阵,道:“只要你们没有冲破阵法,阵内的一切就全都受本公操控。你们都给我去死吧!空间绞杀!”

  姜汲立耗用自己最后的心力,拼着身受重伤,全力催动起周天神鬼杀阵的空间之力,想要将众人尽数绞杀在大阵当中。

  “轰隆隆!”

  杀阵内,恐怖的空间波动骤然喷薄而出,一道道银亮的光波将整个水域都撕裂了,众人头顶之上的众多玉石,再也支撑不住杀阵,开始一枚枚的爆裂,瞬间化为齑粉。

  下方守护阵法的上千道家修士。以及冥神一族的战士们见状。悚然变色。

  为防大阵崩毁时伤到自己,他们在没有收到姜汲立命令的情况下就齐齐后退三十海里,远远地观望。

  姜汲立见状大急,怒骂道:“你们这群浑蛋、废物!速速给本公去看护阵法。出了一点差错。本公必灭尔等九族!”

  众多的守护者们面面相觑。根本就没把姜汲立的话放进耳中,这一次能否脱难都尚是两说,谁还管你灭九族?

  缺少了护阵之人。再加上突然喷薄的空间规则之力,让这久经磨难的大阵,在顷刻间分崩离析,不复存在。

  “轰隆隆~~~”

  大阵崩毁,强烈的空间波动却并未由此而终止,反而变得更加暴虐和恐怖了。

  那庞大的撕扯力,将海域全都搅浑,磅礴的能量更是让海底翻江倒海,摇摆不定。

  姜汲立傻眼了,他可从没想过,周天神鬼杀阵被破之后,阵内的能量竟然仍旧如此的狂暴。

  李清明看着距离众人越来越近的,积聚着足以和一名圣人全部能量相比的空间波动,没有丝毫的担忧,而是扭头对身后的众人说道:“尹喜前辈,小二……你们说这水牢有没有防护禁制?”

  龙须虎见李清明仍旧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赶忙说到:“哎呦,我的大师兄!我的亲哥哥唉,现在可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先把面前的危机解除吧!”

  李清明横了龙须虎一眼,对众人道:“我赌这水牢有防护法阵,一件先天灵宝!”

  龙须虎有些焦躁的看了看笑吟吟的众人,一阵憋屈,想也没想的说道:“我和你赌,三粒大师伯赠与的九转金丹!”

  李清泉闻言笑了起来,道:“好,我来做公正!“

  “哈哈哈,须虎,你输定了!看好了!”李清明哈哈一笑,双手一阵乌光闪烁,古韵悠悠的乾坤葫芦悄然出现在其手掌之上。

  看着面前越来越狂暴的银色空间之力,李清明抛起了葫芦,大喝道:“乾天坤地,斗转星移!镇!”

  “嗡!”

  葫芦嘴大张,黑色的葫芦上闪过一抹浓郁的金色光华,一个闪闪放光的“道”字符文,从葫芦那下凸的肚子上显现而出。

  与以往葫芦放出的吞吸之力不同,一股无比狂暴的黑色反震之力优惚间从葫芦嘴中喷薄而出,直射向那股空间之力。

  两者相交,磅礴的能量波动将海域分成了两半,黑色的反震之力就像是天穹上倾泻而下的星辉一样,浩荡无边,那股空间之力根本就不是它的一合之敌。

  “轰!”

  暴虐的空间之力,被黑色的反震之力推出去上千里远,直接飞向了远方的水牢。

  “嗡!”

  就在空间之力即将撞到水牢上时,金色的法阵能量再次从墙壁中汹涌而出,轰向了那空间之力。

  一瞬间,方圆百里之内,除去水牢有阵法禁制保护,毫发无损之外,所有百里之内的山川、植被、生物,都被这股能量绞成了碎片,尸骨无存。

  “哈……我就说有禁制保护吧!”看到这一幕,李清明兴奋地拍起了手掌,说道。

  龙须虎目瞪口呆地看着千里之外毫发无损的水牢,有些沮丧的嘀咕道:“我的九转仙丹,我的仙丹,我的仙丹丹丹……”

  李清泉有些幸灾乐祸地拍了拍龙须虎的肩膀,顺手往他身上一抹,手中出现了一枚造型精致的白玉瓶,道:“愿赌服输啊!”

  龙须虎脸色一抽,怒目抬头,一巴掌对着姜汲立抽了过去,道:“你这该死的家伙,都是你!如果不是你们在水牢中设下阵法,大爷我至于输掉那三枚九转金丹吗?三枚,整整三枚啊!”

  尚沉浸在方才那股空间之力的强劲威势中的姜汲立,很倒霉!根本什么都没做就成了龙须虎的沙包。

  当他耳畔听到一声声急速分水的声音,豁然惊醒。可是迎接他的,是一个蒲扇般大小,蕴含着磅礴九转劲力的大手!

  “啪!”

  此刻的姜汲立,身体中已经没有了足够多的真元来催动八卦紫绶仙衣。

  只听到一声划破海域的巴掌声响起,紫色道袍的姜汲立被龙须虎一巴掌给抽飞了出去,大蓬的鲜血从其口鼻当中汹涌而出,染红了海域。

  “还想跑?跑你妹啊跑!”眼见着姜汲立的身影消失在漆黑的海域中,龙须虎登时大急,还以为这家伙要逃跑,直接划开水域,化身游鱼追击了过去。

  “跑,我就你跑!”闪电般追上嘴角兀自流着殷虹色鲜血的姜汲立,龙须虎一个大力金刚脚踹了下去。

  于是,新一轮的暴虐开始了!

  ……

  盏茶时间之后,当龙须虎提着被封印了修为,打的鼻青脸肿,就连身上的八卦紫绶仙衣都被扒下来的姜汲立回来的时候,众人已经将周遭的道家修士以及冥神一族的战士们都解决了。

  手中拿着一面杏黄色的小旗子,李清明道:“姜汲立是吧,你能告诉我这布阵用的中央戊土杏黄旗,是从哪里得到的吗?”

  中央戊土杏黄旗?

  没错,这一面小旗子就是曾经在李清明前世中,名震宇内的封神至宝,中央戊土杏黄旗!

  “杏黄旗,我的!是我的!”姜汲立一把挣脱了龙须虎抓着他脖颈的大手,挣扎着战了起来,想从李清明的手中抢下那面杏黄旗。

  “给我老实点!”龙须虎脸色一黑,上去就赏了这家伙一个耳光。

  “噗通!”

  一声巨响,姜汲立整个人都被龙须虎拍进了土里,激起水汽无数。

  李清明示意龙须虎把姜汲立拽出来,再次问道:“唔!你如果告诉我这面杏黄旗是怎么得来的,我就不杀你!”

  这姜汲立倒也硬气,他怨毒地瞪了李清明一眼,别过头,不再说话。

  李清明见状摇了摇头,右手一晃,只见他的右手五指之上渐渐变得透明起来,丝丝缕缕的玉清真元从透明的五指中翻涌而出,化为数十个狰狞的小鬼脸在他的掌心跳跃不定。

  缓缓的将手掌贴近姜汲立的天灵盖,李清明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道:“虽然我会用搜魂之术,不过我最近又研究出一种鞭笞灵魂的术法,名曰‘拷魂’。其实很简单,就是将你的魂魄从元神中生生抽出来,然后进行拷问!当然了,这样做很可能让人灵魂破碎,不过应该能够得到我想要的东西!”

  看着李清明手心中,不停欢呼跳跃的数十个狰狞小怪头,姜汲立激凌凌地打了个哆嗦,脸都绿了,声音中带着一丝哭腔:“说,我都说……快,让它们离我远点,让它们离我远点!”

  李清明笑得更加灿烂了,他右手虚握,收起了这些小鬼头。

  其实他哪里有什么‘拷魂’之术,这也就是李清明为了吓唬他,搞的一个噱头,如果这货仍然抵死不说,还真就只能使用搜魂之术了。

  “说说吧,这中央戊土杏黄旗,还有你身上的八卦紫绶仙衣都是怎么来的?”淡淡的看着姜汲立,李清明开口道。

  姜汲立有些颤抖的说道:“本公……不,我父亲赐给我的。”

  “姜帝?”李清明好奇的问道,“姜帝似乎只是一种尊号吧?你父真实姓名叫什么?”

  姜汲立扭头环顾了一下周遭,发现众人全都好奇地看着他,无奈地说道:“我父姓姜名尚,字子牙,尊号姜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