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二百一十七章 真的是打神鞭

第二百一十七章 真的是打神鞭


  “是不是很愤怒?是不是很无奈?是不是想要把你所有的儿子女儿、妻子兄弟全部斩杀?”

  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从这一层的罗斯塔深处响起,这声音很有力,苍劲而有力。

  一道青色的身影,开始在硕大的金属笼子之外慢慢显现而出。

  这是个很老的道士,很老很老。

  “师尊!”见到这名老道士,太阳神阿波罗毕恭毕敬地对其行了一礼。

  老道士摆摆手,扭头看向了金属笼子中的宙斯。

  “宙斯啊,多年不见,这些年来可好啊?”满布着皱纹的一张老脸,就像是千年老树的树皮一样,唯有一双浑浊的眸子中不时闪现的一缕精芒显示出,这老家伙还是个活物。

  “自盘古大千界一别,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纪元!”他慢慢的走到大金属笼子之前,一双眸子淡然无比地看着宙斯,道:“是不是很意外?当年没有把你封进封神榜,老夫可是很后悔呢!”

  听到这道声音,宙斯原本微低着的头瞬间抬了起来,一双金色的眸子瞬间爆睁,看着面前这张既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老脸,宙斯涩声道:“姜子牙……是你,没想到你还是来了!”

  “哈哈哈,老夫早就该来了!你欠老夫的,所以必须还!”姜子牙哈哈大笑了起来,满脸的皱纹整个纠结在了一起,五官都扭曲了。

  宙斯豁然扭头,眸光充血的看着太阳神阿波罗。道:“好啊,好啊!真不愧是我的好儿子啊!好儿子啊!”

  阿波罗嘴角抽了抽,咧出一个略显干涩的笑容,道:“这都是跟您学的!当年,我的祖父大人,不就是您亲手从其胸口挖出天空之心,从而杀掉的吗?真要比起来,我可比您心慈手软多了!”

  “哼!”宙斯冷哼了一声,回过头,眸光复杂的盯着面前依旧苍老的姜子牙。苦涩地说道:“当年我与泰坦巨人们共同反抗天父。被天父打成重伤,无意中跌进了盘古大千界,虽说是你救了我,但是我毕竟助你封神殷商!你又何必如此苦苦相逼呢?”

  姜子牙脸上露出一个狰狞无比的笑容。道:“助我封神殷商?如果当年不是你在老夫于封神台上封神之时从中作梗。老夫会是现在这副模样?那众仙之首的尊位岂会被那无耻小人夺去?所以。你该死,你该死……”

  姜子牙越说越气,身上浓郁的玉清真元剧烈地翻涌了起来。磅礴的圣人威压,将整个罗斯塔震荡的摇晃不止。

  宙斯定定地看着陷入疯狂的姜子牙,道:“我从中作梗?姜子牙,既然我已经成了你的阶下囚,我也不怕撕开脸面了。你以为当年封神榜上只有三百六十五位正神之位吗?当年的大圣,上古先贤,三皇五帝,他们全部都在榜上!可笑你姜子牙还妄想掌控天书,掌控这些大能,真是笑话,天大的笑话!”

  姜子牙怔住了,他呆呆的看着宙斯,咬牙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你怎么可能会知道?”

  宙斯咧嘴一笑,冷冷地说道:“你想知道吗?我偏不告诉你!”

  姜子牙闻言瞬间怒火冲天,他大袖轻甩,只见一只长有尺许,形如白鼠的小兽从其袍袖中钻了出来。

  这小貂乃是魔家四将之一,东方持国天王魔礼寿的本命灵宠“紫金花狐貂”,只要将其放于空中,它就会现出凶兽本形,其身似白象,肋生飞翅,可食人魂魄,啃噬神魂。

  当年姜子牙执掌封神事宜,除了肉身成圣的那几位,三百六十五位天宫正神手中的灵宝以及灵兽,全都便宜了姜子牙,所以姜子牙此刻放出这紫金花狐貂,不无威胁的意味。

  轻轻抚摸了一下小兽的头颅,姜子牙阴森森地说道:“貂儿,把他的神魂抽出来,咬下他神魂的左手臂!”

  作为当年跟在姜子牙身侧的近人,宙斯自然认识这看似可爱的小貂儿,可是有多么的恐怖。此刻他听闻姜子牙之言,脸都变绿了。

  “吱吱……”

  紫金花狐貂亲昵地在姜子牙手中蹭了两下,当其扭转头颅之后,一张原本温顺可爱的面容,瞬间变得狰狞了起来,它全身的白毛乍起,瘦小的躯体内竟然迸发出堪比准圣的磅礴威压。

  “哈哈哈……”姜子牙张狂的笑着,浓郁的玉清真元鼓荡,将要凝成实质。

  就在紫金花狐貂的爪子搭在了宙斯的肩膀之上,细小的牙齿甚至已经将要刺进宙斯的脖颈的时候,姜子牙的笑声戛然而止。那感觉就像一个喋喋不休的人,突然被人掐住了脖子,停止了说话一样怪异。

  他皱眉从储物空间中掏出一枚莹润的玉佩看了起来,半晌之后,他咬牙切齿地对紫金花狐貂招了招手。

  “嗖!”

  紫金花狐貂乖顺的从宙斯勃颈之上飞窜而出,笔直地钻进了姜子牙的道袍。

  “算你运气好!”姜子牙拍了拍袍袖,恶狠狠地看了宙斯一眼,随后转身对立在自己身后的阿波罗说道:“阿波罗,想必你已经感应到阿瑞斯的灵魂已经泯灭了吧!”

  犹豫了一下,阿波罗说道:“能为世尊战死,那是阿瑞斯的荣幸!”

  姜子牙拍了拍阿波罗的肩膀,道:“传我命令,紫微宫所有修士全部到宫中后殿的传送法阵集结,准备前往冥神星!”

  阿波罗单膝跪地,恭声道:“是,师尊!”

  ……

  死神之海海底,李清明站在水牢之前,仰头看着水牢正上方那一柄道韵幽幽,没有丝毫法力波动的木鞭,心有所动。

  “大师兄,你总盯着这么一条木头鞭子做什么,你想要的话,我这储物空间里还有几条不错的先天灵宝级别的鞭子,全都送给你得了!嘿嘿,至于那九转金丹,要不就还给我吧!你看,行不?”龙须虎显然还在惦记输给李清明的那三枚九转金丹,腆着脸说道。

  “滚一边去!”面对龙须虎的无耻,李清明还都没有说些什么,蛮牛就已经把他扒拉到一边,道:“瞧你那点出息!不就是三枚九转金丹吗,哥哥我这里有很多九转金丹,你想要哥哥就全送给你!”

  龙须虎无奈的翻了翻白眼,嘀咕道:“你那赝品九转金丹,就是给我一千枚,一万枚都不够换我一枚九转金丹的药渣!”

  “你这头死龙,找揍是不是?”蛮牛捏了捏手指,发出“咔咔”的筋骨爆名声。

  “老牛,你以为我怕你是吧?小心我把你那刚长出头发茬的脑袋,重新剃成秃瓢儿!”蛮牛话狠,龙须虎比他更狠,直接哪壶不开提哪壶,想要给蛮牛刮刮脑袋。

  顶着一个肿的不成样子的脑袋,姜伋立眼睛都要看不出来了,他看着争的脸红脖子粗的蛮牛和龙须虎,心中那个高兴啊,恨不得他们现在就打起来,好把水搅浑,他也好脱身。

  “好了!再这么丢人现眼,我就把你们全都丢进时光山,去和时光那熊货去做伴!”就在两人就要动手掐架的时候,李清明的声音响起,语气虽然平淡,却足以让两人全都颤抖不已。

  原来,为了让龙须虎与蛮牛稳固好境界,曾经把他们俩都丢到了时光山里,时间加速万倍,用以磨练这俩货。

  表面上答应了李清明会努力修炼的两人,进了时光山之后就懈怠了起来,每天除了吃喝就是嬉闹,从不关心修炼的问题。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就在这俩货在时光山荒度了百多年的时间之后,噩梦降临了。时光山的器灵,像是一只小熊一样的时光,突然出现在两人面前,狠狠地修理了他们一顿,敦促他们进行修炼。

  从此之后,两人的悲惨生活就开始了,每天都被时光收拾的很惨,而且这时光也是个奇葩,打人光打脸,从不打他们别的地方。

  想到时光山的熊形器灵时光,两人相视一眼,齐齐地打了个寒颤,慌乱的承诺道:“大师兄(李大哥),你放心!我们绝对不会再瞎胡闹了!”

  看着两人低垂着脑袋,一副认错的样子,李清明苦笑着摇了摇头,随后目光越过两人,扫向了他们后方的姜伋立。

  想了想,李清明指着水牢上空的鞭子,道:“姜伋立,告诉我这东西是什么?还有,它是不是这座水牢防御法阵的布阵之物?”

  姜伋立抬起脑袋,吱吱唔唔地说道:“着鞭子名叫打神鞭,是父亲当年所用的灵宝。原本这东西已经不是我父亲的了,但是当第一衍纪大破灭之时,父亲从盘古大千界逃了出来,并且带出来大量的灵宝、仙丹。这打神鞭,便是当中最宝贵的一样东西!”

  “果然是打神鞭!”得到了肯定的答复,李清明瞄了眼下方水波澜澜的水牢,再次开口道:“你现在取走这打神鞭,破掉阵法!”

  姜伋立神色难看地摇摇头,道:“这个,这个我真的做不到!只有父亲,只有父亲才能够破掉这座阵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