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二百二十章 牛青天始现

第二百二十章 牛青天始现


  “哗啦啦~~~”

  金中带青的金属链子,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声响,在这寂静的死神之海中,就像是催命的魔音一样,诡异、空洞、充满威压。

  蛮牛的躯体在链子不断摩擦的声音刺激下,慢慢软化了起来,整个人的动作都开始迟缓,似乎是陷入了某种失神的状态。

  “这是对你贸然插手我的争斗,以及狂妄自大的惩戒!受死吧!”阿波罗满头的金黄色长发飞扬,一对眼眸如黄金般璀璨,但声音却是森冷无情,大声地仰天长啸。

  随着阿波罗的大声呼喝,金中带青的金属链子在变幻着颜色。

  其正中隐含的一抹青色已然转变成了赤红,慢慢的,他由内往外地开始渗透,直到把整个链子都染成了刺目的鲜红色。

  而与此同时,随着链子的鲜红之色越来越浓郁,整个海底世界都开始变得阴风飒飒,一道道仿若鬼哭神嚎一样的声响,突兀地从死神之海海底的四面八方传了过来。

  “呜~~~嗷~~~”

  下一刻,黑色阴风自海底刮起,卷动无量黑水,狂澜冲天。

  一片诡异的景象,自阿波罗的背后若隐若现:

  那是一片赤红色的世界,天无穷高,地无限厚,天穹上的九轮血日如同威临天下的君王一般,散发着无尽的血腥与杀戮之气。慢慢的,无尽的恶鬼从九**日中冲出,数不清的凶魔纵横天穹。将那片世界彻底笼罩。

  恶鬼与凶魔相互征伐,厮杀成了这个世界的主旋律。

  “呜~~嗷吼~~”.”

  他们疯狂的嘶吼着,突然从那血色世界中飞了出来,径直钻入了那赤红**滴血的金属链子中。

  “嘭!”

  莲子发出一片血色光华,将整个死神之海从黑暗中解放了出来,彻底染成了红色。

  “哈哈哈……‘缚’!”阿波罗怪笑了起来,一股堪比圣人的恐怖威压瞬间袭遍了方圆百万里每一个角落,诡异的金属链子,随着阿波罗大手的挥动,闪电般冲了出去。即将缠绕在蛮牛的身上。

  “闪开啊!”

  不远处的众人看的双眸欲喷火。如果不是李清明拦着,怕是他们早就已经冲将上去,将蛮牛给救了下来。

  可惜,他们的声音蛮牛听不到。他只是昏昏沉沉的。在原地左右摇摆着。任由链子缠住了周身。

  “啊!”

  突然。蛮牛疯狂地大叫了起来,赤红如血的金属链子将他的身体缠的紧紧地,越挣扎就越紧实。

  他仰天长嚎。一双眸子中满布着血丝,刚刚长出来,约有两寸左右的头发,根根直立,似乎在承受着某种非人的痛苦。

  “我草你大爷的,欺负我蛮牛兄弟,就是欺负我龙须虎!我要你的命!”

  远方,一直未曾动作的龙须虎动了,耳畔回荡着蛮牛的痛苦哀嚎,龙须虎再也抑制不住心头澎湃的怒火,唤出硕大的风雷锤,就要飞身而去。

  “回来!”李清明甩出一片玉清真元,化成一只青光闪烁的大手,把龙须虎给拉了回来。

  龙须虎一时不察,一个倒栽葱就掉了下来,他满脸通红地看着李清明,不满地抱怨道:“大师兄,如果再不动手,蛮牛兄弟就要被活活炼死了!”

  李清明瞥了龙须虎一眼,道:“你给我老老实实地待在这里!”

  “大师兄……”龙须虎不满地叫了一声,抬脚就要往前冲。

  “小二,锁了他!”李清明眸中闪过一丝无奈。

  “是,大哥!”与龙须虎的毛躁不同,李清泉忠实的执行了大哥的命令,直接一个禁制丢了出去,将龙须虎给定在了原地。

  ……

  “哈哈哈,死吧,死吧!神道,消!”阿波罗大笑着,双手之上金光闪烁,一个拳头大小的神纹,从其手掌之上飘荡而出,宛若一道流星划破海域,急速冲向了痛苦嚎叫的蛮牛。

  “哞!”

  就在神纹飞临蛮牛的头顶似落未落之时,一股磅礴的血脉之力从蛮牛的身体之中喷薄而出,与先前用来召唤蛮荒老祖的红光不同,这一次,那赤红色的光芒充满了野性的光辉,浓雾在其头顶之上化生出了一头身长近三丈,头顶一对弯角,浑身黑色毛发浓密的魔牛。

  “青天师兄(青牛)!”

  不远处的尹喜,以及李清泉等人,除了李清明,全都看的眼珠子都凸了出来。

  尹喜作为曾经侍奉过老子的亲近之人,自然对其坐骑青牛的外表样貌知之甚详。而李清泉等几名乃是来自盘古大千界,对与太清圣人的坐骑,自然也不会陌生。只是令他们感到奇怪的是,这青牛的影像,怎么会在蛮牛的身体中凝形而出。

  “李施主,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释迦牟尼瞥见李清明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孔,问道。

  李清明微微颔首,道:“早在他于寒元城召唤蛮荒老祖的时候,我就感觉到蛮牛的身体当中蕴含着一股磅礴的血脉之力。只是令我意外的是,竟然是那头青牛的血脉!奇怪,为何它的血脉会被传承至蛮荒界呢?”

  ……

  牛青天有些茫然地看了周遭的黄静,待他看到身下蛮牛那被金属链子紧紧锁住肉身的时候,猛地狂叫了一声:“哞,何方宵小,竟然将神道血罚之术用在了我的子嗣身上,简直是罪无可恕!罪无可恕!”

  “咔嚓!”

  无比恐怖的音波将周遭的空间崩碎,磅礴的声音之道涤荡,原本将要落于蛮牛头顶的金色神纹,也终究抵挡不了音波的强悍反震之力,崩得粉碎,湮灭于虚空。

  “什么!”阿波罗脸色狂变,他猛然一把拍向了自己的胸口,喷出了一口鲜血,撒在了那赤红色的金属链子之上。

  “嗡~~~”

  吸收了阿波罗的血液,金属链子慢慢变得粗壮了起来,一圈又一圈的浓郁血煞之气,也在链子膨胀的过程中,走向新生。

  “小家伙,你这具身体还行,就是修为太弱了!这一次能够领悟多少,就全看你自己的了!”牛青天对着蛮牛神神叨叨的念诵了两句,身形一纵,钻进了蛮牛的躯体当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