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二百三十六章 恶人先告状

第二百三十六章 恶人先告状


  “哗~~~”

  待李清明等人齐齐走上二楼,整条雅风古城北街全都炸开了锅。

  “那帮人好像就是刚才轰击城门的家伙!没想到他们竟然这么猛,连颜回的面子都不给,出手这么狠辣!”

  “打的好!那什么狗屁姜管事,成天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只不过是雅士阁的一个小小管事,竟然还摆什么高姿态!”

  “就是就是!要真论起来,在场的哪一位在各自的世界不是高高在上!要我说,就是杀了他都无妨!”

  众人议论纷纷,除了极个别的因为嫉妒李清明等人的修为高卓,说他们行事乖张之外,大部分的各界精英们,全都大赞李清明等人方才的辣手无情。

  而对于雅士阁的印象,却在无形中降低了几个档次。

  站在门口的,那俩方才动手攻击龙须虎等人的小厮,这时候终于反映了过来,他们相互对视一眼了,左侧的小厮率先开口道:“怎么办,小右。我们是继续看守阁门,还是回二楼禀报?”

  右侧的小厮低头想了想,道:“我们的任务主要是看守阁门,不过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如果不禀报的话,掌柜的也会怪罪我们!要不这样吧小左,你在门口继续守着,我去二楼回禀!”

  “好吧!”小左点点头,忽然瞥见了仍在一楼不停惨嚎的姜管事,道:“对了,你把姜管事带上去!要不待会他流血过多死在这里。那乐子可就大了!”

  小右眸中闪过一丝幸灾乐祸的笑容,他冲小左点了点头,随手抓起倒霉的姜管事,走向了通往二楼的阶梯。

  ……

  一楼门楣有一丈三尺三分三,而且大厅之内设有空间阵法,足有三百丈方圆,与从外面看去的样子截然不同。

  而雅士阁二楼与一楼相比更是千差万别,这二楼门楣高有三丈开外,通体用莹润的玄玉石包裹而成,造型古朴精美。虽然没有什么华丽的装饰。但却雕龙刻凤,极尽精致。

  李清明等人踏入二层,放眼望去,发现这二层的空间比一层还要辽阔。足有三里方圆。周遭不仅有数十间紧紧锁住的精巧客房。就连陈设古朴的大厅中,都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一席席长有三尺六寸的木漆条案。

  此刻,长案上面已经放置了一些精美的餐具和酒器。有些长案上已经有人在对饮谈天。好不惬意。

  此外,在阁楼的西北角,还有两排精巧的古筝、青铜鼓、玉磬……等等各色乐器,超过百人的乐师正在轻轻的调试着那些乐器。

  “哇,真是大手笔啊!”李清泉满脸惊叹地看着空旷的二楼大厅,说道。

  “是啊!”尹喜捋了捋颔下长须,眯着眼睛道:“要想布置这么大的永恒虚空法阵,至少需要十件先天灵物来稳固虚空。有的人穷其一生或许都得不到一件先天灵物,这里却拿来布阵,怪不得那姜管事如此张狂傲慢!”

  众人索性不再说话,而是自顾自地游览起来。

  突然,一道苍老的声音从众人的身侧响起:“几位公子稍等,还请你们报上名姓,待老朽登记在册之后,就会安排侍女带你们进入客房休息!”

  众人寻着声音看了过去,见一个老者从楼梯处走了过来,其面色似婴孩般红润,长长的头发细若银雪,气血旺盛,一双老眼虽然略显浑浊,但是其中偶尔闪过的精芒,却让人不敢小窥。

  “啊?还得登记啊?”龙须虎看了看老者,言语中颇有些不耐烦。

  “按规定,是这样的!”老人露出笑脸,态度温和。

  “好,我们登记!”龙须虎还想要说些什么,但却被李清明一下子给拉住了。他看着面前的老者,露出一个温润的笑容。

  “咚咚咚~~~”

  就在这时,一连串略显仓促的沉重脚步声从楼梯处传了过来。

  阁楼上的众人全都下意识的扭头看去,只见原本守门的小右,单手拖着惨嚎不断,明显进气多出气少的姜管事走了上来。

  “我草,这不是姜管事吗?这什么情况?”

  “是啊,不仅修为被废,还被挑断了脚筋,彻底断了他重新修练的路!”

  “嘿嘿,好啊!这恶奴成天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现在这副模样,估计比杀了他还要让他难受!”

  二层阁楼上的众人,看到姜管事的模样,全都议论纷纷,好奇的有之,疑惑的有之,更多的却是幸灾乐祸!

  看来这所谓的姜管事,品行真的是糟糕透顶,竟然没有一个人同情他。

  看到这一幕的老者脸色狂变,顾不得怠慢了客人,身形骤然一闪,下一刻就已经出现在小右身前,他探手从袍袖中取出一枚丹药,塞进了姜管事的口中,旋即抬头看了小右一眼,道:“小右,这是怎么回事?”

  “这……那个……”小右下意识地看了不远处的李清明等人一眼,支吾了半晌,也没个完整的话出来。

  “咳咳~~”

  这个时候,那枚丹药起了作用,原本近进气多出气少的姜管事轻咳一声,噌的一下坐了起来,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抱住了老者的大腿,哭嚎道:“蔡掌柜,我的修为被废,元神识海干枯,这辈子算是完了,您可要为我做主啊……”

  名为蔡掌柜的老者脸色一寒,拍了拍姜管事的肩膀,道:“姜岩,有什么话好好说!”

  姜管事满脸怨毒地看了不远处的李清明众人一眼,恨声说道:“蔡掌柜,您看到那边的凶徒没有!就是他们,就是他们把我打成这样的……”

  蔡掌柜瞥了眼李清明等人,眉头皱起,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细细道来,万不可有任何的隐藏以及虚假之言!”

  姜管事收回了眸光,抽抽噎噎地说道:“方才在楼下,我……挑断了我的脚筋……之后,之后的事情您就都知道了!”

  花了盏茶的时间,姜管事方才把在发生在一楼的事情,细细与蔡掌柜说了一通。

  只不过在他的描述中,他姜管事从头到尾都是受害者,什么未曾无视李清明的问话,什么指使守门小厮以棍棒驱逐众人……所有的一切,全都被他刻意的隐瞒了。

  在他的描述中,李清明等人反倒成了彻头彻尾的小人、恶棍,一切罪责全都推到了他们的身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