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二百三十七章 打脸

第二百三十七章 打脸

  整个二层阁楼中,只有姜管事那抽噎的声音在断断续续地讲述着,所有的人,包括李清明等人都在倾听。

  在此期间,龙须虎和蛮牛有好几次升起抽出那姜岩的魂魄,尽情蹂躏的冲动,但都被眼疾手快的李清明给压了下来。

  “大师兄,这家伙如此颠倒黑白,难道我们就这么看着,任凭这王巴蛋把我们抹黑吗?”龙须虎急得脸红脖子粗,怒气冲霄。

  “须虎!”李清泉还没说话,李清泉就瞪了他一眼,道:“大哥手上有时间回溯之术,要想还原事情的经过,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我想,大哥之所以拦着你,必定有他的打算!”

  “不错!看看那老者怎么说!”李清明点点头,道:“如果这雅士阁中的人都如此不明事理,沆瀣一气,那毁了它又有何妨?”

  不远处,随着姜岩的诉说,蔡掌柜的脸色阴晴不定,待姜管事说完之后,蔡掌柜的脸色已经阴的可以滴出水来。他直直地盯着姜管事的面容,声音发如雷:“姜岩,你所言当真?君子坦荡荡,切莫行那小人之事,胡编乱造!”

  姜岩浑身一个哆嗦,脱口就要说出实情。

  不过当他看到不远处李清明脸上那淡然的笑容的时候,胸中猛然升腾起一股恶气,咬牙道:“蔡掌柜明鉴,姜岩所言句句属实,绝无半分虚假!”

  “哼!”蔡掌柜冷哼了一声,目光盯向了站立在一旁的小右。道:“小右,是这样吗?”

  小右眉头皱起,有心说出实情,却发现半坐在地上的姜岩正满脸怨毒地盯着自己。

  他忽然想起,虽然那帮人手下留情,方才并没有杀了自己,但是自己以后毕竟还要在雅风古城讨生活。这姜岩虽然修为被废,但毕竟家大业大,自己还是招惹不起的。

  一念及此,小右干脆来了个默不支声。两不相帮。

  可是看到小右的表现。蔡掌柜却是曲解成了默认,他阴沉着一张脸,走到李清明等人身前,道:“阁下是不是应该给我蔡文。给我雅士阁一个交代!”

  李清明闻言。轻轻扫了不远处满脸嘲讽笑容的姜岩。回过头来说道:“你想要什么交代?”

  “你纵容手下败坏我雅士阁的声誉,欺辱我雅士阁的高层管事,是你自己动手。还是要我代你管教手下?”掌柜的蔡文眸露凶光,而后刷的一声,掏出了一只神笔,幽光森森,有一股道韵在其上缭绕。

  “极品先天灵宝!”站在李清明身后的的尹喜惊异出声。

  看来传言确实属实,那清雅仙子可能真的洗劫了一个将要面临大破灭的大千世界,要不然怎么可能一个小小的雅士阁掌柜的,竟然拥有这么一件威力绝伦的先天灵宝。除了是稷上学宫赐下,他们实在是想不出别的说法。

  “阁下想好了没有?”蔡文冷声说道。显然,他祭出这件先天灵宝,不无威胁的意味。

  “如果我说,那姜管事所言尽是虚言呢?”李清明无视他的威胁,仍是那副淡然的表情,似乎在陈述一件事实。

  “蔡掌柜,别听他胡说!姜岩所说,句句属实,还请蔡掌柜为姜岩做主!”李清明这话刚刚说出口,姜岩就声嘶力竭地吼叫了起来。

  “哼,阁下未免太不把老朽放在眼里了吧!你的意思是说,老朽连明辨是非的能力都没有吗?事实?哼,事实就是如此!”蔡文冷笑着,手中的毛笔也开始散发出阵阵浓郁的法则波动,看样子是要动手了。

  而同一时间,远方的乐师群中也走来了另外一个老人,他手中握着一支黑色的玉笛,走近之后就非常强势地冷笑道:“年轻人,你要知道,在整个正儒元界,有些人是你不能惹的!我雅士阁有颜回大圣坐镇,从来没有人敢来我雅士阁闹事?!”

  “哦?”李清明扭头看着这名身穿乐师袍的老者,呵呵笑了起来,道:“照你的意思,这所有的是非黑白,全都捏在你们雅士阁的手中,你们说谁黑,谁就是黑,说谁白,谁就是白喽?”

  “哈哈哈,随你怎么说!”乐师老者哈哈大笑着,他懒得解释。

  “好!”李清明微微颔首,突然伸出手,单手对着不远处的姜岩轻轻一抓,那姜岩只感觉一股无可匹敌的力量从前方涌来,下一秒就已经出现在了李清明的手中。

  姜岩惊恐地挣扎着,慌乱的呼叫道:“住手,你想干什么?这里是雅风古城,是颜回大人坐镇的雅士阁,不是你这阿猫阿狗能够随意胡来的地方!放了我,快放了我……”

  “小辈,你要做什么?”两个老家伙也全都变了眼色。他们没想到,事情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这胆大包天的家伙竟然还敢动手。

  “你刚刚不是很会装,很张狂吗?”李清明把姜岩丢到地上,淡淡地说道:“原本还想留你一条性命,现在看来却是我太过心慈手软了!做错了事,就得接受惩罚!”

  说道这里,李清明右手微台,对着姜岩的天灵盖轻轻一点。

  “咻!”

  只见姜岩瞬间没了生息,一道略显透明,但却五官分明的完全由金色丝线勾勒成的影子,从姜岩的天灵盖飘飘荡荡而出。

  那影子神色迷茫地在半空中来回飘荡着,似乎还有些不太适应。

  “嘶!”

  所有围观的众人齐齐倒吸了口凉气。

  远方,两个原本在长案前喝酒谈天的儒士,双眸中全都闪过一抹惊骇之色。

  “看,是那姜岩的灵魂!”一名灰袍儒士端起酒盅轻轻抿了一口,说道。

  另一名蓝袍儒士,说道:“大哥,这青袍道人的修为委实可怕!竟然只不过是轻轻地一点,就把这姜岩的魂魄给勾了出来。”

  灰袍儒士,道:“是啊,纵然是准圣,如果没有幽冥一族的天生勾魂之力,怕是也很难做到!”

  蓝袍儒士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看来师尊的测算并没有出错!如果按照师尊的卦象来看,这雅士阁怕是要倒大霉了!”

  “呵呵,继续看下去就是了!”灰袍儒士呵呵一笑,低头继续喝酒吃菜,似乎毫不关心一样。

  ……

  “姜岩!”看着面前的金色魂魄,李清明微微一笑,口中声音却响如炸雷。

  “啊!”姜岩的魂魄大叫了一声,如梦初醒一般地看了看周遭,忽然脸色大变,张狂地吼叫了起来:“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身体,我的身体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是你,是不是?是不是你把我变成这个样子的?”

  李清明淡淡的笑了起来,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这都是你自找的!你就在无尽的九幽之底,度过你永无止境的残生吧!”

  说着,他单手对着面前的虚空轻轻一划。

  “喀拉拉~~~”

  一条幽深的裂缝从李清明面前出现,紧接着一条近乎灰色的火焰从裂缝中漂了出来,一口吞没了姜岩的魂魄。

  “啊!”

  姜堰发出一声凄厉只记得惨叫,金色的身影竟然跟着火焰一起烧灼了起来。

  须臾之后,火焰拖曳着姜岩的魂魄,飞速遁进了幽寂虚空。

  “小辈,你,你竟然如此不知天高地厚,敢在我雅士阁诛人魂魄!”眼见李清明辣手施为的两个老家伙,全都都变了脸色。

  这可是当着众多宾客的面,结结实实地打了雅士阁一巴掌!

  李清明还没有说话,龙须虎就嚣张的大骂了起来:“我草你们俩大爷的!你们这俩老货,听信这姜岩王八蛋的一面之词,我看你们也不是好东西!你们如果今日敢对我们动手,我他吗的毁了你整个雅士阁!”

  “好,好一个狂妄的小辈!今日,你们谁都走不了,我保证,你们会后悔的!”掌柜的蔡文脸色涨得通红无比,他放声嘶吼着,同时要那名乐师老头去往阁外,去颜回的府上禀报颜回圣人。

  显然,他们也已经意识到这一群人确实难惹。

  大概也就是盏茶的时间,一群人就急冲冲的来到了雅士阁二楼之内。他们全都身着赤红色的儒袍,身上的气息蒸腾,手中持着各种灵宝,吞吐着神辉,无比地强势。

  为首的那名青年儒士,身着一袭明晃晃的金色儒袍,整个人带着一股不可一世的狂傲。

  “我靠,这些人都是从哪来的?难不成都是颜回圣人的手下?”

  “你傻啊!颜回圣人乃是孔子大圣弟子,哪有那闲工夫来这里。依我看啊,这年轻人八成是颜回圣人的子侄辈!”

  “也是,这下我们有乐子看了!”

  整个二楼所有的修士,见到这一幕都感觉有些惊异,低声议论纷纷,显然他们也并不认识这帮突如其来的儒士。

  然而,相对于这些修士的议论纷纷,李清明等人却显得很平静,根本就没有半点畏惧的样子,甚至还找了几条长案自顾自的坐了下来,就那么平静的看着他们,就象是在看一群跳梁小丑一样。

  乐师老者紧紧的跟在这青年儒士身后,恭敬地说道:“少主,就是这帮家伙打的姜岩姜管事魂飞魄散,而今更是放出话来,要彻底毁了我们雅士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