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圣人之子,颜行知

第二百三十八章 圣人之子,颜行知

  此刻二层阁楼充满了火药味,两方势力相互对峙着,似乎没有妥协的可能。

  金袍儒士扫了李清明等人一眼,嘴角微微上翘,道:“你们都自裁吧!这样还能留下一丝灵魂转世重修,否则的话,若是等本公子动手,你们全都要形神俱灭!”

  龙须虎寒声道:“道爷我真想一巴掌拍死你!你说你长得人模狗养的,怎么就这么不知廉耻?还要我们自裁,你算什么东西!”

  “就是!不弄清楚事实真相,就敢带人围了我们,你也就是一草包!”蛮牛也开口讥讽道。

  金袍儒士冷笑:“事实?事实就是你们杀了雅士阁的姜管事,并且还要毁了整个雅士阁!”

  “你确定要这样说?”李清明止住陷入暴怒的龙须虎和蛮牛,站了起来,似笑非笑的说道。

  “在这雅风古城,我就是法,我就是道!”金袍儒士大笑,张狂至极。

  李清明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转身对着身后那些足有两百之数的各界修士以及本界的儒士们,说道:“既然这位公子说他就是法,那我就给在座的诸位看一样东西!”

  “等等,你什么意思?”金袍儒士皱了皱眉,说道。

  “等下你就明白了!”李清明头也不回的丢下一句话,随后右手弹指,一片浓郁的时空法则之力透体而出,金色的仙光点点,化成了一面水波荡漾的清亮镜子。

  “时空法则之力!”就在这镜子出现在半空中的一瞬间,金袍儒士的脸色变了。变得难看无。

  别人或许看不出来,只认为这是一种小把戏,可是作为圣人颜回之子的他,可是对于各种法则特别敏感。

  不说别的,单是这一手时空法则的运用,就让他知道,这一次自己怕是被忽悠了。

  果然,只见镜子上出现的画面,赫然是李清明等人初次出现在阁楼门前的场景。

  紧接着,姜管事出现。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以及门口两名小厮的所作所为,也全都清晰地出现在镜子之上。

  “这,这和那狗屁姜管事说的完全相反嘛!如此品行低劣之人。竟然能够担任雅风阁管事。真是奇哉怪也!”

  “我正儒元界儒士。向来以君子之风自律,这姜岩毫无君子之德,所行皆为小人行径。有这等无耻之人在,真是给我正儒元界抹黑!”

  在场的所有修士与儒士都变了脸色,他们看向蔡掌柜以及那一行红袍儒士的眼光也全都变了,变得无比地鄙夷!

  “乐凡老匹夫,这他吗的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是他们先挑的事吗?”金袍儒士再也没有了高高在上的倨傲之感,他脸上满是被欺骗的怒火,冲天的浩然之气蜂拥而出,死死地压向了那名乐师老者。

  “少主,少主请息怒!一定是这一伙人作假,一切都是他打的障眼法,一定是这样的!”乐凡被那股庞大的气势压得冷汗直流,哆哆嗦嗦间,竟然开始胡言乱语起来。

  “该死的,还在狡辩!这分明是一位领悟了时空法则之力的盖代强者,你竟然诓骗我来送死,你真当我是傻子吗?”金袍儒士勃然大怒,凶狠无比地一挥手。

  “啊!”

  乐凡惨叫一声,被这一巴掌直接抽飞了出去,其脸上登时就出现了五个透着血丝的指印,嘴角更是鲜血直流,当场就定在了远方的墙壁之上。

  “啪!”

  须臾之后,一道清脆至极的巴掌声,方才从刚刚掌脸相交的空中传来。

  “我靠,太他么的狠了!”被这突然的变化弄得一愣一愣的众人,看到乐凡的惨样,全都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左脸。

  同样看到乐凡惨样的蔡文蔡掌柜的,哆哆嗦嗦地打了一个寒颤。这事情究根结底,说起来自己也有很大一部分的责任。现在,只不过是跑腿的乐凡都被揍成了这么一副凄惨的样子,那自己也肯定讨不了好去,如果趁现在……

  正想到这里,金袍儒士已经看向了蔡文,冷声说道:“蔡文蔡大掌柜的,你是自己自封修为,交由这位前辈随意处置呢,还是由本公子亲自出手,把你镇压呢?”

  蔡文心说:如果就此呆立不动,无论怎样最后都会落在你们的手里,仅凭刚才自己对于那一帮人的言语,就够把自己判一百次死刑的,与其这样,还不如赌一把,凭借灵宝之能脱身,大不了以后离开正儒元界,再也不回来就是了!

  想到这里,蔡文运转周身真元,迅捷无比地注入了手中的山河笔中,驭起一片蓝芒,破空而去。

  金袍儒士僵着脸色,瞬间呆愣在了那里,自己的手下不听自己的命令,而且还强行逃遁而去,这是多么大的讽刺啊!

  咬牙切齿地看着已经消失在阁楼中,空气中兀自残留的一丝蓝色光华,金袍儒士正要起身追赶,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了一道清亮的嗓音:“伽赦,你与那老家伙修为相当,你去给我把他抓回来!”

  “是,大人!”仍是那副和尚扮相的伽赦,微微颔首,旋即身形闪动,化身金光,提纵间消失在阁楼当中。

  金袍儒士一怔,稍稍平静了下心绪,缓步走到李清明身前,双手十指拢起,弯腰行礼道:“在下颜行知,方才多有得罪,还请前辈不要怪罪!”

  “颜行知,颜行知……我擦,我知道他是谁了!”

  “哦?这位学兄请明言!”

  “他就是颜回圣人的独子,颜行知,人称金算盘的那个,就是他了!”

  “哦,圣人之子,怪不得了!”

  远方的众人议论纷纷,也终于弄明白了眼前这群人的来路。

  李清明对众人的议论声充耳不闻,他笑了笑,抬手间甩出了一股柔和的力道,去托起颜行知,口中说道:“无妨,只是小人作祟罢了,你也只是受人蒙蔽!”

  如果说先前颜行知对李清明的修为尚存在疑问,那么现在他是真的服气了!自己运转所有的浩然正气,都不能冲破这一甩之力,对这样的大能行礼,不跌份。

  “前辈,方才发生在阁中的事情,实在是对不起!”颜行知起身,伸手示意那些血袍儒士都散开,自己却是苦笑着看向了李清明。

  李清明拍了拍颜行知的肩膀,道:“无妨,这些小事稍后再说!我们先看看那蔡文老家伙逃到了哪里!”

  说着,他对着面前尚未消散的镜子轻轻一点。

  “嗡~~~”

  整个镜面像是水波一样荡漾了起来,须臾之后,一前一后两道流光,骤然出现在镜子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