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二百三十九章 横插一脚

第二百三十九章 横插一脚


  “老施主,前路无尽,苦海无涯,回头方是彼岸!”化作金色流光的伽赦,口中大唱着佛号,对前方的蔡文喋喋不休。

  “衮,死秃驴!你我之间无冤无仇,你又何必苦苦相逼!”蔡文驾驭灵宝疯狂地逃窜,恨不能现在就冲出雅风古星,去道域外中天。

  金光中的伽赦不依不舍,仍在苦口婆心地劝说:“老施主,你若肯与小僧归去,小僧必定求大人饶你一命!”

  “秃驴,你是铁了心想要我回去送死吗?”蔡文脸上满溢着凶煞之气,他瞬间按下了遁光,眸光冷冽的盯着远遁而来的伽赦。

  “阿弥陀佛,小僧既然奉了大人之命前来捉你,就一定要做到!”伽赦脑后升起一圈圈金色的光轮,将他映照的彷如真佛临世!

  “好,那你就去死吧!”蔡文猛地一声大吼,手中的山河笔利若刀锋,重逾山岳,这么近的距离内袭杀伽赦,绝世凌厉,很难躲避。

  “唉,我佛慈悲!庵!!”眼见蔡文已经动手,原本还有些迟疑的伽赦一声轻叱,蕴含着一丝佛门天音。随后,便运转起经过李清明改良后的**玄功,一大片金色的光华漫布其周身,抡起拳头就迎了上去!

  “好一个傻和尚!我这山河笔乃是颜回钦赐的极品先天灵宝,凭你区区一个**凡胎就想要硬抗,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听到伽赦的大喝,原本蔡文还懵了一下。心中暗道不好。不过此刻看到伽赦的举动之后,却是心中大乐,体内的浩然正气再次喷薄,毫不犹豫地灌注进了山河笔中。

  “嗡!”

  若一**日当空,当伽赦飞临那山河笔时,通体绽放着金色的光霞,像是一轮太阳一样,在释放着灼热的的光辉。

  他左手捏着不动明王印,演化诸天星辰,右手紧紧握起。像是一方大印一样。沉重如山,破逆苍天。

  极具锋锐的笔锋与金色的拳头骤然相撞,但是却并没有众人想象中的那种剧烈碰撞声响起。

  只见空间好像凝固了一样,须臾之后猛然爆发出了刺目的光华。像是万天星辰炸裂。光华点点。冲向四面八方。

  “喀拉拉~~~”

  随后一道略显沉闷的破碎声,从两者相交的地方传来。紧接着,就见两人周遭十数里的空间轰然破碎。被冲击波彻底崩塌!

  不得不说,两名准圣巅峰强者的硬撞委实强悍,竟然让牢固的古城空间崩溃,但是他们自身却是丝毫未陨,纹丝未动,当真是恐怖!

  “什么人,竟然敢在雅风城内私动刀戈,就不怕被我等抓起来,抽出神魂,受永世之苦?”

  就在这时,守护这座城池的兵士们,纷纷从远处奔了过来,以大统领子夏为首,马踏长空,大声地呵斥。

  “锵!”

  蔡文与伽赦见状,猛地相互一用力,发出一声清脆的金铁交鸣声,把对方给顶了出去。

  “咦?这不是雅士阁的蔡掌柜吗?还有你这小和尚,不是和清明小兄弟是一伙的吗?你们俩怎么会在这里争斗?”子夏脱掉头上的金色铠甲,捋了捋黑色的长发,似乎一点都不担心两人逃跑。

  “大统领明鉴,这所有的事端都是这臭和尚搞出来的,与我无关,还请大统领放我离去!”蔡文见了子夏,轻轻咽下升腾而起的一口冷气,当先把屎盆子扣给了伽赦。

  “小僧见过子夏大统领。大统领,这蔡文先前与我等在雅士阁起了冲突,为了拿下我们,他诓骗来了一名金袍儒士。待到得雅士阁之后,金袍儒士发现这蔡施主骗了他,正欲施手惩戒,蔡施主却先一步逃遁而去!小僧受我家大人之命前来追拿于他,怎知这老施主突然回首反击,小僧无奈防御,随后就碰到了诸位施主!”伽赦在蔡文说完话之后,方才侃侃谈来,不骄不躁。

  蔡文神色狂变,大声的嚎叫了起来:“大统领,他撒谎!请你一定要相信我!”

  “阿弥陀佛,大统领,出家人不打诳语!”相比起蔡文的紧张和慌乱,伽赦却是慢慢悠悠。

  子夏没有搭理蔡文,还是皱着眉头问道:“小和尚,你刚刚说他请来了一名金袍儒士?他长得什么样子?”

  “不错,正是金袍儒士!”伽赦微微颔首,道:“他长发披肩,哞若星辰,眉似利剑,整个人带着股子不可一世的孤高气质!”

  “那就没错了!”子夏点点头,道:“怪不得这蔡掌柜宁愿叛逃,也不愿落到他的手上!这小祖宗整起人来的手段,可是层出不穷啊!”

  说到这里,子夏指了指蔡文,话音一转:“好了!小的们听好了,给我把这蔡掌柜的抓起来,送回雅士阁!”

  “是,大人!”黑甲兵士们齐刷刷的道了声是,“喀拉拉”地运动了起来,瞬间围住了蔡文。

  蔡文脸色巨变,他紧拽着最后一丝希望,看着子夏说道:“大统领,看在你我这些年的交情上,放我离去吧!”

  “没得讲!”子夏挥了挥手,道:“放了你,那行知还不知道要怎么整治我!不过你放心吧,我会叫行知放你一条生路的!”

  “没的商量?”蔡文还是不死心,毕竟子夏是圣人之身,他完全没把握从他的手中逃脱。

  “蔡掌柜,我的为人你清楚!不要再做那些无谓的抵抗了!”子夏皱了皱眉,声音渐渐冷了下来。

  蔡文目露凶光,怨毒地说道:“这是你们逼我的,这是你们的逼我的!山河笔,笔镇山河!解封!”

  “轰!”

  没有丝毫征兆的,蔡文将体内的茫茫紫气疯狂地灌注进山河笔中,山河笔猛地飞腾而起,快若闪电地来到九天之上,浩然正气涌动间,其笔锋犹如沾满了浓墨一样,当空点划了起来。

  “快,快阻止它!”感受着天地间灵气的涌动,伽赦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他大声呼喝着,同时身形一纵,向着蔡文飞射而去。

  他这一声吼叫,倒是吓住了那一名名的黑甲卫,他们全都下意识地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茫然地向想了子夏大统领。

  “吗的,都看老子做什么,还不快去阻止那只山河笔!”虽然不知道伽赦为什么要这么说,但是直觉告诉子夏,这样做没错。

  不过实话说,这家伙真的是儒圣孔元的弟子吗?君子谦谦,自当温润如玉。可是这家伙言语豪放,而且极其粗鲁,很难让人相信他是孔元的弟子。

  ……

  就在众人刚刚窜到半空中的时候,山河笔已经完成了最后的两划,只见天穹之上两行金光璀璨的大道符文从虚空中显现而出:

  魔头封镇虚无命,山河笔锋破空藏!

  “阿弥陀佛,这下完了!”伽赦缩了缩脑袋,有些无奈的打了声佛号。

  子夏飘飘荡荡地来到伽赦身侧,道:“小和尚,你刚刚感应到了什么?还有,着两行大道符文又是怎么回事?”

  伽赦摆摆手,道:“大统领有所不知。我佛之一脉,自古对魔气就有着非凡的感知力。方才那山河笔在天穹凌空虚划,小僧从那笔锋下感应到了一丝极淡的魔气。如果小僧没有猜错的话,这山河笔怕是放出了一头妖魔!”

  “妖魔?”子夏楞了一下,旋即笑了起来,道:“不过是一头妖魔罢了!想当年,老……我在行走这条通天之路的时候,不道灭杀了多少妖魔鬼怪,这没有什么!”

  伽赦刚要说些什么,上空却又出现了变故。

  “哈哈哈,这是你们逼我的!你们逼我的!”蔡文张狂地大笑着,整个身子竟然慢慢开始萎缩,须臾之后竟然化成了一蓬刺目的血雾,连同元神、魂魄一起,投入了那两行金色符文中。

  只见九天之上,那融入了蔡文肉身、元神以及魂魄的大道符文,开始急剧地变换了起来,慢慢的化成了一个高三丈,宽也有丈许的金色门户。

  “生命献祭!”伽赦眯起了眼睛,寒声道:“我们麻烦大了!”

  “什么意思?”子夏也意识到了不对。

  伽赦运起周身的佛力,一边戒备着,一边说道:“如果仅是普通的妖魔,根本就不需要一名准圣巅峰境的大能献祭生命。如今的情形看来,这空间之后封印的怕是一尊圣魔,一尊圣级魔头!”

  “他吗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颜回为何要把这么重要的先天灵宝,赐给一个品行不端的酒楼掌柜!”子夏大惊失色。

  “呜~~~”

  就在这时,层层叠叠地黑色魔气由内向外地喷涌而出,很快就淹没了整个门户。随后,一道响彻天地的的咆哮,从门户内传了出来。

  众人抬头望天,只见浓郁的黑色雾气咕噜咕噜地翻滚着,像是滚开了的沸水一般。

  随后,一个斗大的头颅突然从门户中伸了出来,仿佛在挣脱着什么东西。

  这脑袋与人族的有着五分地相似,但是却又有着明显的不同:

  他头顶上长有一对黝黑的,像是老牛一般的犄角,足有脑袋长短,墨绿色的脸颊上长满了细密的鳞甲,宽阔的鼻孔下,是一张有着整整四支獠牙的血盆大口。

  当真称得上是狰狞恐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