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二百四十六章 原来如此

第二百四十六章 原来如此


  “啵!”

  一声轻响,一片璀璨的神光自乾坤鼎鼎口如花朵般绽放开来,一片暗黑色的劫灰从鼎口飘落而出,不是生命的绽放,而是一个强横生物的凋零,这个寰宇混沌宇宙中,再也没有了奇皇大魔残魂!

  古拙的青铜鼎壁上,乌亮的光华一闪,狰狞恐怖的大魔身影悄然浮现,化成一条大道符纹烙印,成为了鼎中世界的一部分。

  飞灰洒落,众人全都惊的回不过神来,一名踏足圣人巅峰,半只脚即将落入天道之境的大魔就这样殒落了,死的凄惨无比,让人无论是眼眸还是心灵,全都产生了强烈的震撼感。

  没有了搅乱这片星空的罪魁祸首,李清明脚下的恒星开始了缓慢的聚合,漫天的陨石重新回到了原本的轨迹,就连那些四散飞射的乱石,在失去了推进动力之后,也在半空中静止不动起来。

  星域中的一切全都渐渐恢复了平静!

  “呀,生生造化,是乾坤鼎!这是乾坤鼎!”

  寂静过后,漆黑无比的虚空宇宙中,突然传来一声银铃般的惊呼,只见清雅仙子灵动的眸子中满是不可置信,红润的樱桃小嘴微张,露出了里面的一点嫣红。

  远方众人闻言,全都心头大震,对于乾坤鼎的传说,众人在未曾离开盘古大千界的时候,就已经耳熟能详:女娲以乾坤鼎炼石补天;封神大战之后,洪荒世界破碎。道祖鸿钧借用乾坤鼎重新熔炼洪荒大地;大夏禹皇布置华夏九州结界的九鼎,更是以乾坤鼎为原型……

  这一个个的传说,给乾坤鼎蒙上了一层强大、神秘的面纱,让众人如梦里看花一般,既向往又不忍亵渎。

  如今,真的见到这乾坤鼎的惊天伟力,众人在惊喜的同时,也感到震撼莫名!

  实在是这乾坤鼎的威能太惊人了,竟然可以把所熔炼之物的神与形尽皆化成符文,烙印进鼎内世界。如此诡秘的威能。着实可怖。

  收起心头的震撼,言游领着众人飞临李清明身前,深深吸了一口气,双膝跪地。两手拢起。以头触空。道:“学生言游携稷上学宫弟子,叩谢前辈诛杀大魔,救我雅风古城亿万子民于水火。保我雅风古城亿万年基业得以留存!”

  “感谢前辈,救我雅风古城亿万子民于水火,保我雅风古城亿万年基业得以留存!”

  所有稷上学宫弟子有一个算一个,包括那一袭白裙盛雪的清雅仙子,全都恭敬地对李清明叩拜行礼。

  李清明自始至终都是一副淡然的表情,他轻挥袍袖,甩出一股柔和的力量,将众人托了起来,道:“都起来吧!我说过这事情我也有一部分责任,你们不必道谢。雅风古城的防护法阵,相信你们也有办法回复。另外……”

  说到这里,李清明手上光华一闪,已经降到了中品先天灵宝,并且通体黯淡无光的山河笔出现在其手中:“这只山河笔还给你们!”

  “唰!”

  山何笔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飞向了言游,言游看到这支笔,脸色微微一变,一抬手把它握在了手中,诚恳得说道:“学生明白前辈的意思!只是这件事涉及到我等大师兄,还需要禀报我等师尊方可!”

  李清明摆摆手,大踏步地向着下方被大衍龟甲笼罩的虚空走了过去,星宇中空留一道清朗的声音:“那是你们的事,无须与我禀报,我只不过是好奇罢了!”

  “嗖!”

  当李清明到达下方的穹宇的时候,墨绿如玉,覆盖着整个雅风古城的大衍龟甲“咻”地变回了原本的样子,消失在李清明的怀中。

  “看,天放晴了!那家伙终于被收走了!”

  “老祖在上,谁能告诉我方才发生了什么,这城池之外的阵法怎么突然之间变得如此破碎不堪?”

  堆压在雅风古城内众人头顶的阴云消散一空,所有人都仰头望天,却惊骇莫名的发现,此刻虽然天空蔚蓝依旧,但是那九万万里之外,雅风古城那存在无数亿年的防护法阵,早就破碎不堪,有些残存的封印碎片上,甚至还留有星星点点的星辰以及陨石碎片。

  此外,他们还看到以子夏大统领为首的一众白袍儒士,正在天穹之上来回飞腾着,似乎在修补着法阵。

  城内的民众开始大声地议论了起来,想要弄清楚这里发生的一切。但是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们也没有那个胆子去问稷上学宫的儒士们。

  ……

  雅风古城西北方向的雅士阁二层,神色淡然的李清明,坐于一张细长的桌案之旁,龙须虎等人全都一字排开。

  而在众人身前站着的,赫然是圣人颜回之子,颜行知。

  李清明端着酒盅,似笑非笑地看着颜行知,道:“你叫颜行知是吧?你是这间雅士阁的少主?”

  颜行知抬起头,偷偷打量了李清明一眼,道:“回前辈的话,家父明曰颜回,乃是雅士阁的阁主,学生自幼跟在家父身侧学习做人之道,时常出入雅士阁,故此阁中之人全都叫我一声少主!”

  “哦!颜回吗?”李清明轻轻敲了敲桌子,道:“你父亲可知道那山河笔中有大魔封印?”

  “知,知晓……”想起方才镜中所示大魔的凶悍之处,颜行知紧张地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说道。

  “啪!”

  坐在李清明身侧的龙须虎猛地一拍长案,放出了所有的气势压向了颜行知,怒声道:“既然知晓,为何还将如此禁忌之物赐给那无耻小人?难道他就不怕酿成大祸吗?”

  颜行知嘴中咯咯作响,被这股压力压得浑身冷汗直冒,强自平复了一下紧张的心绪,有些惭愧的低下了头,道:

  “前辈教训的是!只是,只是这灵宝是我父交给学生看管的。后来我见那蔡文掌柜为雅士阁幸苦操劳了一个衍纪,但却无灵宝傍身,便将此物又下了几道封印赐给了蔡文!谁知,谁知这老家伙竟然暗自解开了封印,如今更是犯下滔天大罪!实在是学生之过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