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二百四十九章 孔雀之法,五彩金身

第二百四十九章 孔雀之法,五彩金身

  灿烂的星空,被五色神光和漆黑的大裂缝彻底分成了两半,一半依旧是星辉璀璨,另外一半却是被五色神光染成了五彩之色。

  如今的孔元,早已经不是当年任由准提揉捏的小孔雀了,正所谓一念起,万物虚华,一念灭,沧海桑田。这种半步天道之境的修为,全力施展出本命神通,可谓是霸道之际,威能滔天。

  “嗡隆隆……”

  正如那一众稷上学宫弟子们所预料的一样,霸道的五色神光号称无物不刷,即便李清明挡在身前的巨型空间裂缝,具有强烈的空间法则波动,但是其在与五色神光相撞的一瞬间,也“咻”的一下子消失无踪,甚至连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这堪称逆天的技能,着实吓了李清明一大跳。

  “五行规则之力!”李清明眯着眼睛,感受着五色神光过后残存的能量波动,心中大是感叹:“这第一衍纪的孔宣确实是个天才,纵然没有星河屠圣之能,但是在那金鸡岭前独挡阐教众位金仙,以及周王朝的百万大军,怕也是事实了!”

  “阐教的贼道,受死吧!”一击不中,孔元颇为恼怒,这一次干脆以一种类似佛门金身法体的方式,将五色神光遍布周身各处,手中拿着一柄孔雀尾翎一般的五色长剑,向着李清明冲去。看样子,是要与李清明来一场近身战。

  几乎在同时,李清明也持着苦竹所化的长枪迎了上来。他有九转金身法体,自然不惧孔元的五彩金身。

  “嘭!锵!”

  就这样,两道璀璨的光芒在天穹之上划过,以一种超越光速的速度相互碰撞、交击,发出强大的金铁交鸣声。

  整个稷上学宫天穹之上,只有那些成就圣人之身的,被孔元从盘古大千界带出来的嫡传弟子们,能够看清楚两人之间的交锋。

  两名大能,单纯以肉身之力相交,招招带着道韵。式式蕴含着杀机。

  虽说每次相交只是刹那的芳华。但说到底却是一眼万年。短短的一个呼吸的时间里,李清明与孔元早已交手不下万次!

  剑,枪,拳。掌。腿。指……万千肉身相搏的手段,被两人一一用处,庞大的法力以及规则波动。顿时叫这片苍穹痛苦的哀嚎了起来,泛起一股滔天的波澜。

  “锵~~~嗡~~~”

  无尽的玉清真元以及上清真元,相互撞击,金色的手掌与五彩之色的拳头对撼,激起了无量的能量乱流,一道接一道的嗡鸣声,响彻整个天地。

  别说那些普通的稷上学宫弟子们已经被惊呆了,就连那些早已踏入圣人之境的嫡传弟子们,脸上也都露出了惊骇莫名的神色。

  周遭万里之内的虚空,几乎处处可以听见“轰咔咔……”的空间崩裂的声音,整个虚空都开始全面崩溃了起来。

  围观的一众稷上学宫儒士们的脚下,已经隐隐约约地感应到了一丝滚烫的乱流,下意识的看着自己脚下的虚空,一众人登时被吓的魂飞魄散,有些甚至都已经急的快要哭出来了。

  “天呐,众位师兄们快看,我们稷上学宫上空的防御法阵出现裂纹了,得赶紧补救才是!”

  “没用的,如果师尊不停手,那这裂缝就算修补好了也会重新出现,甚至还会引起整个法阵的全面溃散。”

  “怎么办,难道任由法阵破损吗?宫中还有很多修为低下的仆佣杂役,如果任由法阵被毁,那他们肯定都难逃一死!”

  整个稷上学宫上空,登时议论纷纷。

  这些仆佣杂役大多都是侍奉他们多年的老人,有的甚至是看着这些年轻的儒士们长大的,堪比亲人,断然没有牺牲他们性命的道理。

  “大师兄,怎么办?”站在最前方的一名身着红色儒袍的青年圣人,扭过头看着身侧着一袭黑色儒袍,浓眉大眼,脸上充满威严之气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眉头微微皱起,盏茶时间之后,方才说道:“你等速速回返稷上学宫,去往各处修复法阵,为兄去把师尊和那无名贼人的争斗打断!”

  “这,大师兄!师尊与那贼人的争斗正酣,所动用的又都是规则之力,你若是贸贸然地就冲上去,怕是有些危险啊!”红袍青年迟疑了一下,道:“要不我与你一起去,让其他的师弟们去修补法阵吧!”

  中年男子闻言,眸子一瞪,道:“还不快去,难道连大师兄的话你都不听了吗?”

  红袍青年见中年男子一脸的怒火,无奈地咬了咬牙,扭头对众人说道:“稷上学宫众弟子听令,速速赶往法阵之内抢修防御法阵,务必在一刻钟的时间里,将法阵所有的破裂之处,修复完毕!快!”

  “弟子等,谨遵九师兄之令!”所有的稷上学宫弟子全都凌空虚跪,遥遥对着红袍青年行了一礼,化作流光,向着下方遁了下去。

  而那威严中年人,则是脸色凝重的将浩然紫气催发到极致,随后顶着两者相斗所逸散出的庞大压力,一个闪身穿梭进了两人的争斗范围之内。

  看着远空不停闪烁明灭的两团锦簇光华,威严中年人双眸一凝,双手向前平身,一阵光华闪过,一卷麻黄色的,一看就知道充满了古旧沧桑之意的竹简,出现在其掌中。

  他“唰”的一声展开竹简,右手手指之上凝聚着一点浓缩到极致的浩然正气,只见他口中念念有词,脚迈九宫八卦步,手指在竹简之上笔走龙蛇,写下了几个大字:“书言,群山压服天地,镇!”

  随着威严中年人的这一声轻喝,方圆数千里之内的天地灵气,骤然动荡起来,无数的土系规则之力,夹杂在万千灵气当中,朝着这边急骤汇聚。

  只不过短短一个呼吸的时间,一座足有千万丈方圆,数百万丈高的大岳凭空出现在那两团璀璨的华光之上。

  那股沉甸甸的近乎让人窒息的恐怖压力,垂直朝下压来。

  此间异变,自然是影响到了正在相互对轰的两人,他们的动作骤然变慢了数倍,身形也逐渐在虚空中显现而出。伴随着沉闷的破空声,这座巨型山岳从九重天之外高空落下,狠狠的朝着两人当头压了下来。

  看着头顶压下来的大山,李清明眉头一皱,怒骂到:“哪个杀千刀的?孔宣,这是你的弟子吗?怎么连自己的师尊都要镇杀!”

  孔元鸟都不鸟李清明,一言不发的向着远方的中年男子飞去。

  李清明脸色一黑,干脆直接化作一道青虹,向着远空飞遁而去。

  “轰隆”一声巨响,两人刚刚离开那片虚空,滔天大岳就当头砸在了他们方才争斗所处的方位。虚空剧烈地波动起来,四周的苍穹被尽数崩碎,有些薄弱的地方,甚至接连洞穿了宇宙之外的星辰和陨石。

  足足一刻钟之后,烟尘落定,对面哪里还有李清明的声音,只有一道清朗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孔宣,时空轮转,世事变迁,你焉知今日的盘古大千界与第一衍纪相同?你还是多打听一下吧!至于你我之间的账,日后再清算!哈哈哈……”

  中年男子眸光一闪,看着远方的星空,道:“师尊,追不追?”

  孔元看着中年男子,摇了摇头道:“不必!颜回,方才是怎么回事?”

  原来这中年男子就是颜行知的父亲,雅士阁的阁主颜回!怪不得先前那红袍男子称他做大师兄,颜回乃是孔子座下第一人,自然当得大师兄的称呼。

  颜回先是恭敬地对着孔元行了一礼,随后指着下方稷上学宫传送法阵上再次出现的数万道裂缝,道:“师尊!先前您与那贼人在宫城半空争斗,那飞溅的气劲令宫中布下的防御法阵出现道道裂纹,若是再持续下去,不仅法阵会被毁掉,就连我稷上学宫都危矣!”

  “是为师疏忽了!只是,只是今日之事只得作罢了!”看着下方法阵上那如蜘蛛网一般的裂纹,孔元长叹一声,说道。

  “师尊,若是我等联手布下法阵擒拿此獠,可有机会?”看着孔元有些不甘心的样子,颜回低头想了想,问道。

  “不成!”孔元想都没想的就回绝道:“此贼修为比为师都要高卓,若不是他有意放水,为是怕是早就身死道消了!”

  “什么!”颜回的声音提高了八度,不可置信的说道:“这不可能啊,师尊。弟子明明见他与师尊拼的旗鼓相当啊!”

  孔元眸中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道:“什么旗鼓相当,为师的五色神光蕴含着五行回转规则之力,纵然是天道境强者,为师都能拼上一二。可是此贼,竟然丝毫不在意为师的攻击,每次都能巧妙地将之化解,并且予以回击!如此修为,你等能够收拾得了?”

  颜回一阵沉默。

  “好了,散了吧!”孔元突然有些意态阑珊,他轻轻挥动身后的五彩羽翼,将崩塌之后重归混沌的宇宙重新恢复了原样,望着天上的圆月道:“师尊,莫非是弟子错了不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