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二百五十章 推搡事件

第二百五十章 推搡事件

  雅风古城,这颗存在了不知多少亿年的古星,近日似乎变得更加繁盛了起来。几乎每隔一个时辰,雅风古城内的传送阵就会亮起,成百上千的各界俊才们,陆陆续续地从各自的中天世界赶了过来。

  这一切都是源自三日前,清雅仙子放出要在雅风古城雅士阁召开“诗文会”的消息!

  这些各界俊才们,或是受亲族长辈命令,指派赶来雅风古城;或是自行闻听到风声赶来。总之,今日雅士阁门庭若市,宾朋满座。

  雅士阁三层空间与三日前相比,已经焕然一新。原本的绿地、小崖、瀑布以及小桥流水已然全部换了副模样:

  绿野葱葱的林地,已经扩展到了上千丈方圆,原本的数十条玉石长案,已经换成了数百张檀香木质桌案,就连上面的酒水佳肴也变成了清茶与甜点。

  小崖似乎变小了很多,但是那崖上新建的阁楼,却让他充满了俯瞰山地全景的意蕴。

  变化最大的,要数那小桥流水。短细的河道拓宽了,潺潺的流水化为了静谧的长湖,长湖自东而西横贯雅士阁第三层空间,流域面积几乎囊括了五分之一的雅士阁三层空间。

  循着长湖往上游望去,还会发现在那一座孤高的小崖左侧,竟然还生长了一片花开满枝头的桃树,那婴儿拳头大小的粉嫩花瓣,随风飘入长湖之中,被缓缓流动的湖水一路带下,半个湖泊都是粉红色。所以被各界的天骄们戏称为艳桃湖。

  不过原本的小家碧玉,变成了如今的大家闺秀,确实让众人产生一种耳目一新的惊艳感觉。

  此刻,各界通过清雅仙子诗文会考验的天骄们,已经被安排到了那一张张的木质桌案旁。他们或是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谈天说地,或是独自小酌茶水,或是各自休憩假寐,一个个表现的纤纤道骨,温文尔雅。

  只是他们其中。到底有几个人是装的。又有几个人是真性情,那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这些都和李清明他们无关。

  此刻,李清明正安静地坐在最靠近湖边的桌案旁,左手捏着古拙的茶盏。右手也没有闲着。而是托着一枚造型精致的糕点。有一口没一口地品味着。

  突然,坐在其左侧的龙须虎探过来半边身子,道:“大师兄。你那还有没有从家里带来的烤鹤?”

  “噗!”刚喝下一口茶水的李清泉,还没来得及咽下去就一口喷了出来,道:“你小子不会是想做那焚琴煮鹤,大煞风景的事吧?”

  “二师兄,这粗茶淡饭的,你们吃的下去,师弟我可是食肉动物,没有酒肉,又有什么意思?”龙须虎扭头看了李清泉一眼,那样子就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一样,泫然欲泣。

  “你这夯货,那叫意境,懂不懂?”李清明发话了,他放下茶盏,一口把右手中的糕点吞入腹中,翻着白眼说道:“更何况你昨天晚上就吃了两只仙鹤,三头仙羊。如今我这里也没有多少存货了!你可想好了,再这么吃下去,以后嘴馋了,你就只能忍了!”

  龙须虎闻言都快哭了,最后凶狠的看着面前的糕点,一把都倒进了嘴中,大口嚼了起来,嘴中还嘟囔道:“我,我忍了!”

  李清明兄弟俩相视一眼,哈哈笑了起来,心说:“这夯货,都快要成圣了,竟然还想着那些口腹之物,真够让人苦笑不得的!”

  “滴滴咚咚~~~”

  就在这时,小湖之上突然传来一阵悠扬的琴瑟之音,那妙乐阵阵,婉转幽幽,让人沉醉,如同九天仙乐,动人神思。

  众人举目望去,发现长湖之上似乎有一艘细长的玉舟,在轻轻地左右摇摆着,向着这片绿野之地似快实慢地划行而来。

  此刻已是傍晚,残阳斜挂在西方的地平线上,余晖把半片长湖都染得赤红一片,而另外半片湖水之上水汽翻涌,雾气迷蒙,点点彩霞闪烁,一条七色彩虹腾空而起,再加上那一片粉嫩的桃花,则是绚烂到了极点。

  “哈,湖上的玉舟定然是清雅仙子的行船!”

  “是了是了!如此绝妙的仙音,也唯有清雅仙子能够弹奏出了!”

  “近了,那船头坐着的女子,可是清雅仙子?”

  所有的各界天骄们都开始纷纷议论了起来,大部分的年轻俊杰都站了起来,急急地往岸边凑,推推搡搡间,很多桌案都被碰倒了。

  “唉,后面的别推我啊!”

  “谁踩我脚了?”

  “别拉我衣服啊!”

  就在他们丝毫不顾忌他人的感受,蜂拥一般往前冲的时候,一声满含着恐怖真元的冷哼,从三层阁楼的入口处传了过来。

  “哼!”只见黑甲卫统领子夏,难得地脱去了一身甲胄,身着一袭素白儒士服,披头散发地慢慢踱了近来。

  方才还杂乱如菜市场的绿野之地,顷刻间变得鸦雀无声。

  “就你们这样的还号称天骄,号称俊杰?如果不是我亲自做的监考,我还真怀疑你们是作弊赢得诗文会准入资格的!”子夏脸色冷肃,剑眉向天,“你们,方才起身推搡的,都给我滚出雅士阁!现在,立刻,马上!”

  坐在最前方的龙须虎见状,脸上一乐,对李清明传音道:“哈哈,好!大师兄,这下我们有乐子看了!”

  李清明瞥了龙须虎一眼,笑道:“你这小子!”

  闻听子夏直言,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突然,一个略显尖细的声音从人群中传了起来:“不,我们不服!我们是通过考验的,为何要我们离去?”

  子夏剑眉一挑,道:“方才的话是谁说的,敢站出来吗?”

  “……”无人答话。

  子夏毫不客气的破口大骂:“如此胆小怕事之人,也配出席我清雅师妹的诗文会?再给你们一次机会,滚,立刻给我滚!不要逼我出动黑甲卫!”

  “……”还是没有人动。

  “他娘的,我子夏可不像其他师兄弟们那么好说话,说到做到!”见众人无视自己的话,子夏发飙了,他闪电般蹿进了前方站立的人群中,抓着一名身着金袍,长相俊美,但却眸光猥琐的矮个子年轻人飞了出来。

  猥琐矮个子有些愤怒的挣扎着,动用了全部的力量想要挣脱子夏的抓拿,却始终不能脱离,他怒声道:“你要做什么,凭什么抓我,快放了我!我父可是神羽界的黑羽神王!”

  可是他一开口就后悔了,所有人都鄙夷地看向了他,因为这声音太熟悉了。方才那尖细的声音,与这话音如出一辙。

  感情刚才那胆小鬼,就是他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