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二百五十三章 千古绝句

第二百五十三章 千古绝句


  “哼,灭世!倒是打得好算盘!”李清明双眸一眯,道:“你们阁主怎么说?”

  白明搔了搔后脑,道:“阁主和孔元圣人商议,决定带领稷上学宫弟子,倾全宫之力回归盘古大千界!毕竟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道理,我们都懂。更何况,盘古大千界也曾经是我等的故乡!”

  李清明沉默半晌,开口道:“你回去告诉你家阁主,三日之后我会再去稷上学宫!”

  白明脸色一喜,心下轻轻舒了一口气,道:“如此,学生必定为前辈把话带到!”

  就在此时,筝鸣之声再次响起,那美妙的音乐,把众人的眸光吸引了过去,全都扭头看向了前方的绿野空地。

  只见前方的玉石桌案上,一把棕色的古筝安静地躺在那里,清雅仙子冰肌玉骨,素手轻弹,拨动着琴弦,如同九天神乐一般。

  天穹之上残阳已落,银月悬上高空,洒下星星点点的银色光华,映照在清雅仙子那窈窕的身姿之上,让其看起来仿若月中仙娥一般。

  她展开歌喉,美妙的音符融合在筝鸣之中,响彻四方,整个空间万类俱寂,一切都变得平静了下来,唯有这歌声与筝鸣成为了永恒。

  歌声果然如竹儿姑娘所言一般,这清雅仙子的歌喉不仅圆润动听,就连自己体内那稳固在半步圣人之境的修为都开始松动了起来,相信只要再有一个气机。随时可以踏入圣人之境。

  李清明尚且如此,那些修为尚在亚圣之境下的修士们,更是激动莫名,有的甚至直接运转起心法、法印,开始全力冲刺修为桎梏。

  忽然.远方的天穹中飞来一只神凰,神凰口中衔着晶莹的花辫,在清雅仙子头顶上空翩翩起舞,又过了片刻,百灵、黄鹂、黄鹂……不下上百种鸟雀尽皆闻声而来,在神凰之下翩飞。

  那万鸟朝仓的景象。让下方的众人全都呆住了。

  漫天的粉红色桃花洒落。腾起阵阵馨香,这奇异的景观,着实让人看着心旷神怡。

  一刻钟之后,声音渐歇。天地间一片宁静。许久之后。众人方才如梦初醒。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啊!”李清明满怀感慨地叹了口气,当先打破了平静。

  清雅仙子掩嘴轻笑。道:“前辈谬赞了,清雅随意乱弹,请诸位公子莫要见怪才是!“

  “仙子过谦了,如此仙音确实如竹儿姑娘所言一般神奇!”

  “我这修为至今已在亚圣初期巅峰停滞了三个纪元,此番听闻仙子一曲,桎梏松动,全是仙子之功也!”

  此刻,那些诸天万界的英才俊杰们,也全都从恍惚中清醒了过来,纷纷对清雅仙子行礼致谢。

  清雅仙子也不推脱,微点螓首,算是受了众人的礼节,随后温言道:“清雅请诸位公子前来,乃是谈诗论道,做词说法!而今已经过去了一个时辰,我等是不是要开始了?”

  “自然,那是自然!”众人闻言纷纷附和。

  “既然是诗文会,自然是以诗为主,不知仙子想以何为题啊?”坐在最前排,李清明等人身后的一名身着绿袍的青年修士,站起身来,先是对清雅仙子行了一礼,随后说道。

  “此刻月上中梢,星辰之光璀璨,不若便以这星空为题如何?”清雅仙子说道。

  那绿袍男子笑道:“如此,那安澜就开一个头吧!”

  “安澜!他是安澜!”

  这绿袍男子话音刚落,一众各界精英们就议论纷纷了起来。

  李清明看了看左右,见龙须虎他们全是一片茫然之色,索性直接传音白明,道:“白明,这安澜什么来路?”

  刚刚见识了李清明的恐怖之处,白明自然不敢怠慢,匆匆放下手中的茶盏,回音道:“回前辈,这安澜乃是圣神界创界老祖安羽的嫡孙,现在更是圣神界的现任界主。”

  “哦!很有名吗?”李清明轻声问道。

  白明道:“安羽老祖有一关门弟子,名曰金圣。这金圣因不满安羽老祖妖将界主之位传与安澜,杀性大起,将圣神界所有的安姓族人尽数诛杀,并且强夺了圣神界的界主之位!”

  “当时因安澜在外修行,故此逃过了一劫。然而遭此大变,安澜性格大变,他开始游走于各个中天世界,拜入一名又一名的大能门下,修习术法,提升境界!一个纪元之后,他以一己之力,灭了包括金圣在内的所有当年叛乱的人,重新取得了界主之位!”

  “我靠,这么猛!”李清明双眼一眯,心道:“看来这个世界上,并不缺乏天才!”

  “有了,清雅仙子,列位道友听好了!”稍稍沉默了半晌,安澜笑道:“明月出西山,苍茫云海间。星辰九万里,辉尽沧浪天。”

  “好!明月自西方天穹升起,星辰无涯,撒下无尽光辉,映照的整个世界明亮如昼!好诗,好诗啊!”安澜话音方落,李清泉就拍起了手掌,赞叹了起来。

  “是啊!巍巍天穹,苍茫云海,一轮明月倾泻银光一片。漫天星辰,闪耀万界诸天!”清雅仙子也跟着赞叹了起来,“只是清雅感觉安公子这诗似乎有一股意犹未尽的态势?公子可还有下阙?”

  安澜淡淡地笑了起来,道:“既然是诗文会,自然是诸公齐献艺!安澜抛砖引玉,哪位道友为这诗词填上下阙啊?”

  “既然安道友抛出了题目,在下不才,愿补全道友全诗!”白明长袍如雪,轻撵着手中的茶盏,道:“宇下银当道,光岚入长渊。圆湖撒万影,终有落月时!”

  “清雅常闻,以诗词观其人,这位公子的下阙犹自带着一股残月逝去,大日升腾的忧伤,看来公子也是一位有故事的人!”清雅在口中轻轻念叨了两句,笑着对白明举了举手中的茶盏,说道。

  “哈!有故事也全都是编的,这家伙就不是个好鸟!”清雅仙子话音刚刚落地,龙须虎就接过了话茬,嘀嘀咕咕地嘟囔了起来。

  尽管龙须虎的声音很小,但是众人闻全都是来自各中天世界的英杰俊才,全都修为高卓,就算灰尘落到地上都能听到声音,更何况是龙须虎有意说出来的。

  白明有些无奈,他瞟了龙须虎一眼,发现他正怒目瞪着自己,看来是有意挑衅了。想起当日逃遁之时丢失的那一枚玉牌,白明的嘴角抽了抽,吃了这个哑巴亏。

  李清明狠狠地瞪了龙须虎一眼,道:“这夯货就是一粗胚,根本就不懂诗文,还请各位道友莫要见笑才是!”

  白明张了张嘴,有气无力地说道:“不敢,不敢……”

  “呵呵,既然大家都放开了,那贫道也来上一首,希望众位公子品鉴!”李清明见状呵呵一笑,脑海中各种念头翻转。

  当然了,以他日趋完美、通透的道心,想要作出好诗自然是手到擒来,可是此情此景有一首诗最简单,也最能表达他此刻的心情。

  盏茶的时间已过,望了望天上的明月,李清明开口道:“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此诗出口,全场寂静!

  这短短的二十个字,没有任何的矫揉造作之痕,将对家乡的思念,以平淡的语言娓娓道来,如清水芙蓉,不带半点的修饰。

  “拙作,请诸位品鉴!”李清明眼中闪过一丝迷茫之色,离开盘古大千界上千年,若说不思念亲人、弟子,那是假的!虽说修真无岁月,但那只是针对闭关时的无意识状态,人心都是肉长的,不念旧的那是禽兽!

  “前辈大才!”清雅仙子明亮的眸子一闪一闪的,她站了起来,说道:“这首诗看似泛泛无意,实则将一幅鲜明的月夜思乡图,生动地呈现在我们面前!当真平平淡淡方是真啊!”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好,前辈之才,安澜不如也!”安澜站起身来,对着李清明深深行了一礼。

  李清明拂袖,甩出一股柔和的力量,将其托了起来,说道:“贫道也是有感而发,当不得公子如此赞誉!”

  “哼,如此诗文,自然是堪称千古佳句!你又何必如此推脱?你这样做,只会让众人觉得你恃才傲物!”就在此刻,一道威严中透着一股冷漠的声音从阁楼处传来。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名身着黑色儒袍,生的方脸阔鼻,浓眉大眼的中年修士,从三层的阁楼口大踏步地走了进来。看那龙行虎步的姿态,必然是一个雷厉风行之人。

  “你谁啊!我大师兄的诗词,用不着你来批评!”龙须虎听不惯别人的冷肃声音,下意识的把面前这黑袍儒士划归到了欠扁的行列。

  “小辈,你是在挑衅本座吗?”黑袍儒士闻言双眸一等,自有一股无边的威压,从四面八方向着龙须虎涌来。

  面对这汹涌澎湃的威压,龙须虎怡然不惧,他嘎嘎怪笑着,将手指头捏的“噼啪”作响,道:“道爷挑衅你又如何?一上来就吆五喝六的,你以为你是谁?”

  “哼,真是欠管教!”黑袍儒士大怒,威严的脸上头一次出现了怒气。

  就在两人之间的火气越来越旺,即将燃烧到极致的时候,两道声音却是叫众人大跌眼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