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二百八十三章 大汉和老道

第二百八十三章 大汉和老道


  “轰!”

  血色世界开始逐渐崩解,‘无’形剑身压的虚空扭曲,亿万剑气如汪洋,滚滚压落,浩大一片,彻底将血色识海空间搅得粉碎,那一丝手指粗细的惊雷,甚至都来不及飞下百丈就已经被剑气劈毁。

  “哧”的一声轻响,无形剑身直接从金甲战神的躯体中划过,但却并未在其躯体上留下任何的伤痕,平静的就像一阵微风吹过虚空。

  须臾之后,随着血色世界的崩塌,金甲战神嘴角露出了一丝满足的笑容,道:“好一道绚烂的剑光!”

  话音放落,就见金甲战神的躯体从最下方的双脚开始,化成了一片片的光点,随着世界的崩毁渐渐消散。

  足足一刻钟之后,金甲战神再也没有一丝痕迹留下,只有那一丝满足的笑容,烙在了李清明眸中。

  看着陷入黑暗中的该隐识海,李清明冷冷地看着方才金甲战神所站立的地方,自语道:“虽说不能救你,但我却可以让你解脱!希望下一衍纪,你仍旧能够留存!”

  说完,李清明就向着远方飞去,由于方才李清明的绝强攻击,血色识海彻底崩毁,整个世界完全陷入了一片混沌,若不是那血色宫殿有那密密麻麻的大道符文阵法守护,恐怕宫殿也早就跟随识海一起崩成了碎片。

  飞临那犹自散发着金光的血色宫殿,李清明看着那紧紧关闭着的赤红色大门笑了起来,大声道:“该隐。你早已在门后观看了半晌,难道就不该出来见见吗?”

  说着,他大手轻挥,一掌就将残破的符文阵法,连同整个大门轰成了碎片。

  只见大门之后,一只硕大的金色蝙蝠正扑扇着翅膀,往宫殿后面飞速逃窜。

  李清明冷冷一笑,右手突然传来一股磅礴的吸力,对着蝙蝠单手一抓,“咻”的一声轻响。金色的蝙蝠顿时像被绳索牵引着一般。飞向了李清明的手掌中。

  “该隐,你就是这么对待老朋友的吗?”看着手中像霜打了的茄子一样,吱吱乱叫,蔫了吧唧的金色蝙蝠。李清明轻轻一笑。说道。

  蝙蝠无力地甩动了两下翅膀。口吐人言:“大人,该隐只是太长时间没有见过大人,被方才大人放出的威势吓怕了。故此……”

  李清明懒得再和他废话,直接问道:“我的来意想必你很清楚,说说吧,你是怎么来到科技迷城的,你背后的那个人又是谁?”

  该隐的身子颤抖了一下,庞大的蝠翼焦躁不安地扇动了起来,涩声道:“大人,非是该隐不愿启口,而是不能啊!方才那尊金甲战神的修为您有目共睹,我的修为远不及那尊金甲战神!您想他都忌讳莫名,我一个小小的圣人,开口就是个死!”

  李清明是何等人,该隐话音方落,他就听出了其中的含义。

  该隐话中的意思说得很明白,一是他怕死不敢说,还有就是他李清明根本就不是那幕后之人的对手。

  想清楚了这一点,李清明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他实在是想不出这整个混沌寰宇宇宙中,除了逍遥道尊以及那名站在天魔老祖身后的人,到底是谁有这么滔天的修为!

  小心翼翼观察着李清明脸色的该隐也不是傻子,他见李清明皱着眉头,神色狐疑,眼珠一转,连忙趁热打铁地说道:“大人,此番金甲战神已然身亡,那个人肯定已经察觉,甚至可能已经在赶往这里的路上!为了您的安全着想,您还是赶紧离开科技迷城吧!”

  李清明回过神来,眼角的余光恰好捕捉到该隐眼眸深处的一丝狡诈的笑容,心中一动,便说道:“方才那金甲战神一心求死,我敬他是条汉子,便没有行搜魂之举!而今你不配合我,还极力想要我离开这里,定然是有诈!既如此,我倒要试试这搜魂之术,能不能消融这咒言之术!”

  “大人,不,不要……”这下该隐慌了,本想透露一些东西威胁一下李清明,却没想到弄巧成拙,反倒把自己给栽了进去。

  该隐在李清明的大手上开始剧烈挣扎了起来,一股股浓郁的空间规则之力,从其身躯之中满溢而出。

  “哦?你还不算太废柴,两个衍纪的时间,竟然还差悟透了空间法则之力,摸到了空间规则的边缘!”李清明轻描淡写的抹掉那些银色的空间规则之力,笑看着手中不断惊慌挣扎的该隐。

  “大人,打人放过我吧……”该隐痛哭流涕,全无外界看来的威严,剩下的只是猥琐和卑躬屈膝。

  李清明大手上闪烁着青光,根本不在乎该隐的不断哀求,直接就覆盖在了蝙蝠的天灵盖上。

  “刷!”

  一瞬间,磅礴的元神之力夹杂在玉清真元中,无孔不入地钻进了金色蝙蝠的元灵脑际。

  ……

  混沌寰宇宇宙某一处神秘之地,这里四季如春,虽然只有数百丈方圆,但却充满了自然的韵律,以及古朴的道韵。

  在这方世界的深处,有一座古拙的庙宇,庙宇只有十丈方圆左右,红砖绿瓦,墙壁高也不过三丈,普通至极,就像是盘古大千界中民众建造的庙宇一样,毫不起眼,没有丝毫的阵法守护。

  小庙之前有一株繁盛的大树,一尊浑身肌肉虬结,方脸浓眉的狂莽大汉,有些烦躁地盘膝坐在大树下,搔了搔脑袋,对着小庙里面大喊:“老牛鼻子,你特么的磨磨叽叽地做什么呢?老子这一衍纪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呢,你别和我捣乱好吗?”

  “吱呀!”

  一声轻响,一名身着白袍,面容模糊的道人从小庙中走了出来,同时一道苍老的声音传了过来:“你骗谁啊!‘无’交给你的任务,你早就超额完成了!不想见我这个老头子你就直说,找这么一个烂理由,你以为老头子我会相信吗?”

  大汉闻言有些尴尬地笑了起来,道:“你这家伙就不知道给我留点面子吗?怎么说你我都是同时被‘无’创造出来的,怎么每次都这么没羞没臊地数落我!”

  老道士冷哼了一声,道:“懒得和你废话!这次找你来只是想问问你,你可知道‘无’这两个衍纪去了哪里?眼见约定好的时间都过去了两个量劫,他怎么还没有出现?”

  大汉无聊地打了个哈欠,道:“嗨,你管那么多做什么?‘无’归来自然会联系我们!如果这次来仅仅是为了这个问题,那我可就离开了啊?“

  老道闻言一愣,刚欲说些什么,突然面色一变,道:“随便你吧!”

  “好,一个衍纪以后再见!”大汉一下子来了精神,匆匆丢下一句话,随手划破虚空消失无踪。

  老道沉寂了下来,半晌之后对着虚空一挥手,抛洒下一片金光,自语道:“又是你?这是第二次了吧?我就再放你一马,希望你有自知之明!”

  ……

  另一边,该隐的元灵空间中。

  与识海空间不同,当李清明的元神之力刚刚融入该隐的脑际,一条万里长卷就呈现在他身前。

  这些画面中有该隐修炼时的图景,有该隐与人争斗的界面,还有就是一些享乐的长卷。似乎真如该隐之言,并没有什么。

  越往尽头走,那些画面就逐渐变成了一枚枚的大道符文,偶尔闪过的图像,也只不过是烙印在最深处的东西。

  突然,一片空白的记忆出现在李清明身前,与该隐漫长的记忆相比,这一片记忆很短,只有数十丈左右,可偏偏就是这数十丈的空白记忆,却给了李清明一种熟悉的感觉。无比的邪异,无比的贴近大道!

  “是他!”李清明悚然一惊,他想起了站在万魔老祖身后的大能,这股气息简直就是和他一模一样,虽然在极力得掩饰,但是那种深藏骨髓的韵味却无论如何也抹除不掉。

  “这家伙到底是谁?先是万魔老祖,这次又是该隐。这样看来,应该是从第一衍纪就开始谋划了,莫非最后的矛头指向,仍旧会是盘古大千界?”李清明不禁蹩眉,这一片缺失的记忆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无论是谁,在知道自己身后有一只幕后黑手在操控的时候,都会感觉如芒在背,毛骨悚然!

  “逆转时空,追溯源头,时空回溯!”

  李清明一声轻叱,眸光灿烂,一双大手无意识地划动苍宇,一枚枚时空规则符文像是一只只的小蝌蚪一样,从虚空夹缝中挤了出来,在那一片如同镜子一般干净的记忆长卷上爬动了起来。

  须臾之后,时空规则符文消散,一片璀璨的金光闪烁,空白的记忆长卷上开始出现一片片模糊的图卷:

  这是一个天高地阔的世界,天地好像被从中切了一刀似得,被分成了两半:

  一半充满了光明,一名名身着金甲,蓝皮肤,尖耳朵的怪异生灵,背后背着一对雪白的翅膀,在天穹下飘舞玩乐。

  而另一半世界,则是完完全全的黑暗,一群背着一对漆黑的肉翼,生的青面獠牙的血族在阴山大野之间来回穿梭,肆意杀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