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二百八十五章 我有一口棺

第二百八十五章 我有一口棺


  清朗的天宇下,玄天那修长健硕的身躯,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越发的挺拔,他眸光阴冷地盯着下方被众人簇拥在正中间的玄空,嘴角挂着一丝邪异的笑容,声音冰寒刺骨:“怎么?这才一个多衍纪不见,师兄就已经忘了我吗?”

  玄空全身哆嗦着,指着天穹上的身影,道:“你,你不是已经被炼制成傀儡了吗?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不可能,不可能的!”

  玄天冷冷地一笑,道:“是不是很意外?这还要多谢师兄手下留情,没有抹掉我的元神,就火急火燎的将傀儡神纹炼进了我的身体中!还好你将我交易给了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草包,不然的话,你我师兄弟相见之日必将遥遥无期啊!”

  玄空脸色连变数次,最终强自挤出一丝笑容,道:“那,那既然如此!师,师兄恭喜师弟脱困!今,今日杂事繁多,改日,改日为兄定为师弟接风洗尘,以叙师门情谊!”

  玄天摸摸袍袖,道:“择日不如撞日!多年不见,不知师兄修为进步没有,今日愚弟就向师兄讨教几招,就算师兄为愚弟接风了!”

  玄空脸色变得很难看,他阴沉着一张脸,道:“师弟,难道你就不肯放我一马?”

  “放你一马?”玄天脸色一愣,道:“当年你可曾放过我?可曾放过玄罗?可曾放过师尊的老兄弟们,那些可怜的叔叔伯伯?”

  “师弟……”玄空正欲再说什么什么,却被玄天无情地打断了。

  “闭嘴。你这无情无义,冷血无情的畜生!今日,我就为师尊清理门户!”

  此方话罢,玄天手中赤红色光华闪烁,一柄散发着浓郁杀机的仙剑闪现而出,这柄长剑呈暗红色,并没有什么光泽,但是剑身上却刻满了大道符文,有一种大杀四方的可怕大势,一剑下去。似乎连天地都能够斩灭。

  玄天单手提着剑柄。倒拖着符文闪烁的剑体飞身而下,其速快若闪电,急似流星,直逼向下方被傀儡灵域众人围在正中的玄空。这是打定注意要灭掉这名仇敌。为自己也为那些无辜惨死的叔伯复仇。

  玄空脸色立变。先前李清明兄弟俩以及天狼老祖的强势绝杀,本就已经令他心里发毛。这个时候玄天借势而出,虽说在修为上。比玄空要差一个小阶位,但是以此刻玄空的状态,根本就不是玄天的对手。

  “你们,上!谁敢退后,我诛他满门十族!”玄空声嘶力竭的大吼着,很是仓惶地往后方逃窜,却命自己的手下唤出傀儡前去抵挡。

  “杀啊!”

  被玄空威胁,为了自家的老小与亲朋,这些玄空的手下们硬着头皮唤出了本命傀儡,向正上方冲去。

  一时间,傀儡巨龙,傀儡神凰,傀儡凶兽……一头头躯体无比庞大,散发着凶唳气息的傀儡兽腾空而起,爪牙锋锐地不断咆哮着冲向了急速冲下半空的玄天,要将它当场格杀。

  “给我滚!”玄天神色冷淡,手中的长剑无情地劈斩,这些只不过是亚圣中后期境的傀儡兽们,哪里是玄天的对手,几乎在与仙剑接触的瞬间,就已经仙剑激发的剑气斩成了两半。

  傀儡兽那庞大的躯体摔落半空,殷虹色的鲜血如同血瀑一般从天而降,将大地染成了血红色,腥臭的气味冲霄。

  “啊!”

  傀儡兽被灭,与之心神相连的傀儡灵域修士如遭雷亟,整个身子痛苦地颤抖了起来,大口咳血,就连元神也濒临破灭。

  很快,数十名亚圣境轻者,在玄天手中走不过一招,就已经尽数陨落,没有一人能够活命。

  “玄空,受死!”玄天杀意冲霄,腾腾的血气滔天,化作一道绿色的流光直冲向已经远遁而去的玄空。

  听闻这道响彻天地的呼喊,玄空远去的身形稍稍停滞了一下,旋即猛然加速,再次往前冲去。

  “逃?你逃得了吗你?”远在高空之上,看着两人厮杀的李清明,冷冷一笑,青光缭绕的大手上闪烁着银光,直接对着玄空单手一抓。

  “咔嚓!”

  一声空间破裂的声音传来,那一丝银色的空间规则之力,直接把远遁而去的玄空,传送到了玄天前方十丈之处。

  “畜生,接我一剑!”

  玄天双眸赤红如血,早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这边玄空只感觉一阵头晕目眩的感觉传来,待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重新回到了初时离开的地方,一柄被鲜血染成了赤红色,杀气四溢的仙剑从天而降,对着自己当头劈下。

  “该死的!”

  玄空脸上瞬间没了血色,这无名的仙剑削下来,若是不曾躲避,多半不死也会重创。他匆匆运起体内的真元,脚步往左轻轻踏出了一步。

  “唰!”

  仙剑腾空,贴着玄空的耳朵边划了过去,玄空的耳垂被仙剑消掉,一缕鲜血如同小泉一般喷薄而出,溅出了老远。

  “哼,算你命大!”玄天神色冷淡,手中仙剑淌着鲜血,没有半分停留地再次横斩,势要砍掉玄空的头颅。

  “嗡!”

  长剑压得虚空扭曲,汪洋般的剑气从横,滚滚如潮,封锁了玄空周遭百丈的范围,将他困在了剑气当中,避无可避,无法逃遁。

  “师弟,难道你就不念旧情吗?”玄空在剑气空间中,小幅度地挪移着身躯,大喝出声。

  “你不觉得这话是个笑话吗?旧情?你我之间早已没有旧情可言!”玄天冷笑一声,手中的动作不停,还在不断压迫虚空,移向他的脖颈。

  “啊!”

  玄空不再说话,而是眸中发狠,猛地一拍胸口,张口吐出一口紫色的棺椁,棺椁是由紫水天晶雕琢而成,其上满布着玄奥繁复的大道符文,剑气扫过棺椁,竟然不能留下丝毫的痕迹。由此,可见这紫水天晶的坚硬强度。

  玄空冷眼瞥了一眼棺椁,狠狠地咬了自己的右手拇指一口,鲜血四溢间,在棺椁之上划出一层层的血咒,口中低喝:“我有一口棺,葬着未亡人!傀儡神禁,解封!”

  “喀嚓!”

  棺椁开启,无穷的死亡法则气息从棺椁中喷薄而出,一名身着赤红色长袍,黑发披肩,眉若卧蚕,颧骨高高突起的青年汉子,从棺椁中站了起来。只是令人奇怪的是他双眸无神,呆滞无比,就像是一只没有意识的玩偶一样。

  “玄罗!”玄天脸色微微一变,道:“玄空,你还真够无耻的。竟然真的把玄罗也炼制成了傀儡!难道你就不怕遭天谴吗?”

  “玄空,你既然欲置我于死地,那我又岂肯让你如愿?今日之局早已不死不休!玄罗,上!把这些剑气全部碾碎!”召唤出着一尊傀儡,玄空似乎损耗颇大,他身上真元波动幅度越来越大,整个身躯就像是被掏空了一样,虚弱不堪。

  “啊~~~”

  傀儡玄罗仰天长嚎,一双眸子变了颜色,赤红色的光华在其内闪烁不定,身体就像是一枚发热的小太阳一样,急速旋转着,迎向了那些纵横穿空的剑气。

  “锵锵……”

  玄罗那看似消瘦不堪的身躯,撞击在剑气之上,竟然擦出闪亮的火花,方才还锋锐无匹的剑气,只能在玄罗的肉身上留下一丝丝的白痕,若想再深入则是难上加难。

  “当!”

  玄罗在剑气纵横的世界中横冲直撞,碾碎了一道道的剑气,直接以一双肉掌捏住了横向切来的剑身,并且循着轨迹,想要从玄天手中强夺仙剑。

  “五行不灭金身!”玄天瞳孔猛然一缩,身上溢出浓郁的真元力,用力一荡剑身,一圈圈空气波纹出现,一下子把玄罗扫飞了出去。

  所谓五行不灭金身,是当年傀儡灵域的创界老祖留下来的炼制傀儡躯体的秘法。这种秘法难救难在必须找到一个五行绝地,将傀儡躯体投掷其内,熬炼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年,期间咒印不停,若是稍稍有一丝的停顿,五行不灭金身就熬炼不到极点,功效也会大打折扣。

  没想到还真被玄空找到了这么一个地方,而且还把玄罗练成了五行不灭金身,这一战有的熬了。

  没等玄天细想,一个闪烁着五色光华的拳头,就像是坠落天宇的流星一样,突然砸来,想要轰破玄天的脑袋。

  玄天脸色微变,抬剑格挡。

  “嗤!”

  一片金色的符文从长剑中飞射而出,于虚空中化成了一个弧形的罩子,把玄天护在了里面。

  “当!”

  一声轻响,罩子晃了晃,玄罗终究没有突破光罩的防御。

  “好,师尊曾言五行不灭金身乃是至高神术,今日我就试试你这身躯,能否被我手中长剑斩断!”玄天眸中精光大放,

  “锵!”

  玄天震剑,又是一枚符文从长剑中飞起,炽盛浓烈,像是一颗闪耀的太阳划破长空,拉出一道璀璨的尾光,灼目无比。

  玄罗血红色的眸子闪烁不定,身子下意识的选择避退,但仍有一丝剑芒扫中他的躯体,强悍的法力波动澎湃而出,让他的身子当场剧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