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二百八十九章 蛮荒界

第二百八十九章 蛮荒界


  天上残阳悬空,蛮荒圣星的正午一如平常一样炎热。

  守护蛮荒圣地的蛮荒一族的族人们,扎堆聚集在这一片古老的山脉附近。

  这片山连绵不绝,纵贯南北,山脉最高处直插入云霄,也就只有那些部族的蛮师,以及长老能够登临峰顶,寻常的修士根本不可能到达顶端。

  在这绵亘的山脉中其实并不宁静,一道道狂躁的凶兽咆哮声,吼动群山,惊起万千鸟雀,使万木乱叶簌簌坠落。

  群山万壑间,凶兽们简直随处可见,普通的猛兽根本就不能够在这片山岭中生存下去。

  狂躁的山脉中,远远望去似乎满蕴着浓郁的雾气,在这残日正午时分,显得格外的诡异。

  走进这片山脉最外围的山岭,隐约可以看到山岭脚下,有一个很小的部落,部落周遭尽是那些上百人都不能环抱过来的巨树:

  郁郁葱葱,遮天蔽日的树冠笼罩了整个部落;烙印着一枚枚金色大道符文的藤蔓,爬满了躯干,为这片部落提供了绝对的保护。

  这是一个很小的部落,隐藏在原始的山岭下,成片的石质建筑似乎堆砌地并不用心,但那每一处略显粗糙的雕琢,都流动着一股莫名的力之美感。

  一些小孩子,从四五岁到十几岁不等,足有数十人,在部落东头,一株通天彻地的古树下吞吐真元,熬炼肉身。

  一张张略显稚嫩的小脸上满是认真之色,那大些的孩子们舞动的虎虎生风。身上散发着一层层的宝光。而那些小一些的孩子们,也有模有样地在比划着拳脚,略带着奶声奶气的声音中满是坚毅。

  一名身材很是瘦小干枯,兽皮衣上打着补丁,很是朴素,白发乱糟糟的老者,懒洋洋地躺在一把藤椅上,半眯着眼睛仰望天穹。

  “蹬蹬蹬……”

  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一名**着上半身。肌体强健得如虎豹的中年男子。穿着一条兽皮裙,黑发披散地匆匆赶了过来。

  老者眉头蹙起,有些不满的斜眼瞥了中年男子一眼,粗声道:“蛮乾。你个瓜娃子这么急做什么?难道赶着去投胎不成?”

  中年男子一把扯起半躺在藤椅上的老者。就往来时的方向跑去。边跑边说道:“族长!不好了,不好了!方才山脉东南方向传来异动,整个东南天宇都被阴云笼罩。万千凶禽的嘶吼声从四面八方汇聚,而且山中的一些小动物全都从岭中惊慌地奔跑了出来!这一次怕是又要闹兽潮啊!”

  “闹就闹呗!”族长老者不在意地嘀咕了起来,“每次山岭中的凶手王们组织兽潮能够成功的?无非是给我们多送一些口粮罢了!你又何必如此惊慌?”

  蛮乾焦躁地回道:“这一次与以往不一样的!那些汇聚而来的凶禽们,一个个都有着准圣后期境以上的修为。以我多年的经验推断,这一次怕是我蛮荒界创界以来最大的兽潮!”

  “什么?”干瘦老者一把甩掉了蛮乾紧紧抓着自己手臂的大手,惊声尖叫道:“你是说凶禽漫天?尽皆是准圣后期境修为?”

  蛮乾脸上满是焦急,道:“族长,您还是去圣庙中祭祀一下先祖,探查好情况吧?如果真是如此,那就不是兽潮,而是浩劫!我蛮荒圣星的灭族浩劫!”

  “那还愣什么愣?”族长老者近乎跳了起来,“快去准备凶兽生魂,给老子送到圣庙,老子要祭祀先祖!”

  ……

  在部落的正中,有一座完全由玉石堆砌,足有三百丈方圆的庞大庙宇,庙宇当中没有他无,只有一尊顶天立地的壮汉雕像放在大殿当中。

  只见这壮汉身高近三丈,**着右臂与肩头,肌肉虬结的躯体上,只穿着一条兽皮战衣,他有着一头乌黑发亮的长发,长发披散到腰间,透露着一股说不出的野性。

  这雕像矗立在庙宇正中,虽然略显空荡,但那股孤傲狂野的气势,却很容易将众人的眼球吸引过去。

  而在庙宇正前方的广场上,有一方祭台,祭台以青玉巨石砌成,很开阔,距离庙宇也不过三五丈的距离。

  此刻,祭台上面堆积满了凶兽,有大鹏,有凶鸾,有朱厌……林林总总数十头,堆得如同一座小山似的。

  鲜红腥臭的兽血染红了巨型祭台,它们顺着满刻着大道符文的青玉石板往下流淌,红艳艳刺目之极。再加之那些凶兽只不过是刚刚死亡,粗长的兽毛、寒光闪闪的鳞片以及狰狞恐怖的巨角等,全都没有来得及取下,让人看着触目惊心,一股令人心惊胆颤的凶唳感扑面而来。

  在部落族长的带领下,部落中的青壮年男子,足有数万人齐齐跪在祭台之前,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很严肃,他们手中掐动着印诀,嘴唇翕动,诵念出一枚枚金色的符文,印入了那些金光灿灿的符文中。

  “嗡~~~”

  随着时光流逝,足足一刻钟的时间过去了,整个祭台上的数十头凶兽们已经渐渐变得干瘪了下来,原本油光水滑的皮毛,以及锋锐的爪牙,早就已经变得黯淡无光。

  被鲜血染红了的青玉石板绽放着无量的光泽,血气自石板上奔涌而出,向着祭台正上方聚集。

  须臾之后,天地色变,残阳被乌云遮蔽,山岭中狂风大起,那一片赤红色的血气已经慢慢凝聚出了一道人形。

  突然,庙宇之内射出一道金光,直入血色人影当中。

  “轰隆隆~~~”

  晴空响炸雷,血色人影几经变幻,化成了与庙宇当中所祭祀的男子一模一样的狂野大汉。

  只见大汉稍稍活动了一下筋骨,居高临下地看着下方一水的狂野壮汉,道:“蛮怵,这次唤醒老祖我又有何事?”

  跪在众人最前面的族长老者恭敬地抬起头,道:“回禀老祖,方才族人出外打猎,忽然发现东南天宇气息爆裂,周遭十方凶禽尽皆向着东南山岭飞掠而去。再加上山岭之内,凶兽嘶吼连绵不绝,会不会是将有兽潮发生?”

  蛮荒老祖闻言,皱眉感应了半晌,脸色渐渐变得难看了起来,道:“麻烦大了!”

  族长蛮怵心中一惊,暗道:“老祖虽然肉身被毁,但元神之力尚存,连他老人家都感觉麻烦大了,那这次的兽潮多半是三个量劫以来最强大的一次!”

  想到这里,蛮怵再次躬身问道:“敢问老祖,麻烦从何而来?”

  蛮荒老祖脸色铁青,他有些恼火地说道:“当年老祖我开辟出蛮荒界,无意间将自身的暴虐意识体分出,没想到它们与天地间的阴阳之气交合,竟然形成了初代的凶兽一族!后来虽然我将初代凶兽斩杀的七七八八,但却逃走了最狡猾的狻猊狮!这一次的兽潮,就是因为这家伙重新归来,为了报复老祖,他要驱动万千凶兽,毁了我整个蛮荒界!”

  “什么?”蛮怵以及部落中的众多汉子们全都变了脸色,若真是这样的话,那他们部落中的人还能够有活路?

  “唉,都是老祖我当年留下的祸根!”蛮荒老祖神色狰狞,道:“不过你们放心,虽说老祖我现在只能发挥出己身五层的实力,但应付那狻猊狮应该不成问题!只是其余的那些凶兽,就要靠你们了!”

  蛮怵脸上一片坚毅之色,道:“老祖放心,我等就算是拼着身死也会保我圣星永存!”

  ……

  距离蛮荒界数万光年之外,李清明驾驭者一架全新的金字塔战舰,在通天之路上飞驰。

  自从出了科技迷城之后,众人顺路去了一趟傀儡灵域。

  当然了,之所以去到傀儡灵域,可不是去做什么善事。他们洗劫了傀儡灵域中所有可用的灵丹炼材,以及稀有金属。特别是在机关城的傀儡宝库中,李清明还惊喜地收获了上百件,玄空从其他中天世界强抢来的创界之物。

  单单是这一笔意外之财,就让众人开心了好长的时间。

  此刻金字塔战舰最顶层,蛮牛兴奋的坐在舒适的玉椅上,盯着面前的虚拟荧屏,道:“离开蛮荒界这么久,没想到下一站第就是蛮荒界!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不就是回家看看吗?有什么好得瑟的!”龙须虎冷哼了一声,只不过那声音怎么听都有些酸溜溜的。

  李清明好笑的看了蛮牛一眼,道:“蛮牛,到了你的地头可要好好招待招待我们!难得来到一个不会发生征伐的中天世界,我们正好可以借此休整一下,整体下这些年的所得,而后再继续上路!”

  “是啊,蛮牛兄弟!”李清泉也满脸含笑地走了过来,道:“你不是总吹嘘,你们世界中的鸾鸟如何如何鲜美,美酒多么多么爆裂吗?这一次我可要吃个够啊!”

  “哈哈哈,管够管够!”蛮牛大笑了起来,“我们部落中的汉子,那都是响当当的!不仅修为高卓,而且最是热情好客,只要是我的兄弟,那就是我们部落的手足!”

  “哈哈哈……”

  整个金字塔三层战舰,顿时陷入了一片欢声笑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