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二百九十三章 生撕活裂

第二百九十三章 生撕活裂


  “滋滋~~~”

  火星四溅,尺余长的肥遗与那翠绿色的大钟撞在一起,发出一道如同惊雷一般的声响,虚空骤然龟裂,无尽宇宙灵气从天而降,轰然砸下,冲击的虚空裂缝更加庞大,那无穷的气威势,短的是凶悍无比,宛若火山喷发一般!

  没等这股波动退下去,肥遗就“嗷嗷”狂叫着,眸孔阴冷地冲了上来,对蛮牛展开了扑杀,它的速度似乎在一瞬间突破了极限,宛若一道闪电划过长空,而且气力庞大,肉身强横,就如精钢一般。

  “轰隆隆~~~”

  空中传来爆鸣声,肥遗甩动着两条尾巴,全都鳞甲森森,宛若钢筋铁水浇铸而成,残阳闪耀,将其映射出冰冷的光泽,拥有金属一般的质感,一尾缠向蛮牛的下半身,另外那条略显粗大一些的,则是直接抽向蛮牛的头颅。

  长尾划破虚空,发出一声声爆鸣,刺耳之极,可见它的速度与力量有多么的强大,恐怕就算是一座顶天立地的山峦被抽中,都要瞬间崩裂,化成齑粉。

  “该死的,牛娃子快躲开!”

  “这凶兽太强悍了,牛娃子你快躲开啊!”

  下方的蛮荒一族族人们,见到这一幕,不禁急的大吼了起来,希望蛮牛躲过这一次的轰击。

  与族人们的焦躁恰恰相反,被钟形防护罩护在其下的蛮牛,不见丝毫的忧色。

  他不慌不忙地掐弄着印决,一枚枚散发着浓郁生命规则气息的大道符文。从其指尖飘荡而出,印入了绿色的钟形防护罩中,那一抹翠绿似乎更加鲜艳了起来。

  “当啷啷~~~”

  怪异的声响传来,肥遗的两条巨尾并没有按照原定计划那样,而是全都抽打在了那一片璀璨的光罩上,光华闪烁间,磅礴的绿意散入了虚空,蔚蓝的天穹,瞬间变得翠绿一片。

  “畜生,你连我的防御都破不了。还是乖乖给我去死吧!”蛮牛狰狞地笑了起来。他拎着狼牙棒,就像是魔神下凡,化成一道风冲到了肥遗头顶,抡起手中的狼牙棒。疯了似得狂砸。

  “砰砰~~锵锵~~”

  狼牙棒强力无比。霸绝无双地如同狂风暴雨一般落在肥遗那硕大的蛇头上。一缕缕蓝色的血液从其天灵盖上泊泊而出,幽蓝的渗人。

  而肥遗那一声高过一声的凄厉惨叫,更是叫人感到毛骨悚然。

  只不过短短盏茶的时间过去。堂堂圣人境的上古凶兽肥遗,就被亚圣后期境的蛮牛给砸的丢了半条命,一对赤红色的眸子萎靡不振,泊泊而出的鲜血,将肥遗装点得凄惨至极。

  蛮牛从肥遗的天灵盖上飞了下来,大手抛开狼牙棒,分别捏住肥遗两条躯体的七寸处,大吼:“吼!给老子去死吧!”

  而后,双臂猛然一用力。

  “嘶啦!”

  幽蓝色的血液洒满苍穹,肥遗,这盖代圣人境凶兽,被蛮牛用蛮力给活活撕裂了。

  两条肥硕的躯体还在凭借残存的本能扭曲着,一颗蛇头直接分成了两半,白花花的脑浆以及那死不瞑目的眼球抛落下半空,无比的渗人!

  “吼!牛娃子威武!”

  “牛娃子好样的,撕了它们,劈了它们,吃了它们!”

  下方,一众**着上半身,浑身肌肉虬结的蛮荒一族的汉子们,嗷嗷狂叫着,激动的浑身青筋暴突。

  躲在空间夹缝中,没有显出身形的龙须虎,双眸瞪得圆鼓鼓,他有些干涩地咽了一口唾沫,低语道:“我草,蛮牛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牛逼了!看来以后不能随意欺负他了。他娘的,圣人境凶兽啊,竟然被他徒手撕裂了!太凶残了,太他娘的凶残了!”

  李清明神色淡然,眸中精芒隐现,他将蛮牛全身上下看了个通透,那一条条血脉的鼓荡,真元的波动,以及规则之力的运转,全都入了他的眼眸。

  “阿弥陀佛!小僧不如蛮牛施主!”释迦牟尼双手合十,有些感慨地叹了口气。

  瞥了身侧的释迦牟尼一眼,李清明道:“释迦道友莫要妄自菲薄!以你的修为怕是这肥遗根本就不够看得吧!”

  说实话,这千多年一路走来,释迦牟尼很少出手,纵然出手也是对付一些小虾米,就连李清明都不知道此刻释迦牟尼的实力修为到底处在什么阶段。

  毕竟他前世身是准提圣人,最不济,也得有圣人后期境,乃至圣人巅峰的修为。

  释迦牟尼摇了摇脑袋,有些苦涩地说道:“清明施主倒是看得透彻!对上这肥遗凶兽我应该有着八成的胜算,不过对于那头青翅凶兽来说,小僧就没有把握了!”

  李清明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不再言语。

  ……

  九头金狮有些傻愣愣地盯着浑身是血,手中还紧紧握着肥遗两截尸身的蛮牛,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

  一个小小的亚圣,竟然生撕活裂了一名圣人,这简直就是自寰宇混沌宇宙成型以来的头一遭!

  半晌之后,九头金狮暴虐地吼叫了起来:“该死的蝼蚁,竟然敢伤我凶兽后裔!我要你死!”

  九头金狮张狂咆哮,音波起伏如汪洋,铺天盖地压了过去,同时它身上蔓延出璀璨的金色血气,整个身子紧跟在音波之后冲了过去,小山一般的巨爪腾空,压塌了天穹,誓要把蛮牛镇杀在这里。

  “畜生,敢尔?”

  蛮荒老祖见状,勃然大怒,他血气蒸腾,催动自己仅剩的真元,化成了一名百丈巨人,挡在蛮牛身前,那一柄漆黑的小短斧也喷薄着无量的金光,化作滔天巨斧,迎向了那只巨爪。

  极速冲来的九头金狮大惊失色,方才他已经领教了小短斧的厉害,吃了大亏。现在小短斧骤然变大,威能必然暴增,此刻根本不能硬碰硬。

  果然,他刚刚想到这里,就见那柄小短斧中突然冲出两枚金色的大道符文,它们在虚空中显现而出,凝聚着十方精气,化成了两条金色的蛟龙,爪牙锋锐,凶焰滔天。

  他们嚎叫了一声,随后首尾相衔,相互纠缠在一起,形成了一把金色的大剪。

  剪刀绽放发出犀利的光芒,浓郁的金行规则之力从金剪的锋口喷薄,那股规则之力无坚不摧,无物不破!

  “吟~~~”

  金剪没有丝毫的停滞,凶唳无比地逆冲了过去,发出阵阵惊天的龙吟,让天地都震颤,万千凶兽更是被吓得簌簌发抖,四肢酸软地跪倒在地!

  九头金狮见状大惊失色,瞬间化成了一道金色流光在宽广的天穹下纵横奔驰,像是一片炽盛的金色长虹在移动,嗖嗖声中,金光连成片,将残阳下的天穹都染成了金红色。

  “想跑?我要用我这最后的真元,送你上路!”控制着小短斧进行攻伐的蛮荒老祖,脸色狰狞,凝成实质的躯体又一次开始变得虚幻了起来。

  “滋滋~~~”

  金剪紧追着九头金狮在迅速地移动,锋锐的金行规则之力,将天穹划出了一条条的大口子,无尽的宇宙灵气从大裂口中喷薄,一枚又一枚的陨石更是如同下暴雨一般飞落。

  “喀嚓”一声轻响,金剪划过东南方的一片连绵不绝的山脉,竟然将那整个山脉都拦腰截断,上百万座山峰轰隆隆作响,上半截山巅从中划断、倒塌,滚落山崖,激起无尽的烟尘。

  九头金狮狼狈地躲闪着金剪,他在赌,赌蛮荒老祖已经没有多少气力来控制小短斧进行攻伐,只要熬过这一段攻击,那自己不仅安全了,面前的亚圣蝼蚁,以及所有的蛮荒界的人族,必然都会被自己斩杀。

  就这样,金剪和九头金狮在天穹下相互追逐,不停地摧毁着山脉与天穹。

  正如九头金狮所想的那样,随着时间的推移,金剪渐渐跟不上九头金狮的速度,而且个头似乎也变小了许多。

  “不好,我这幻体马上就要消散了!这畜生真是太狡猾了,知道自己不是我蛮荒神斧的对手,竟然选择消耗我的真元!真真是气煞我也!”蛮荒老祖已经维持不住那上百丈的身高,身形在一点一点地缩小,他脸色很难看,显然想到了自己重归雕像之后,蛮荒一族的凄惨结局。

  “哈哈哈,老家伙,是不是感到真元不足了?”九头金狮嚣张地大笑着,声音洪亮如黄钟大吕,震的虚空嗡嗡颤抖,

  “畜生,老祖我就算拼着耗掉本源真魂,也要将你斩杀!”蛮荒老祖瞬间暴怒,双眸变得赤红无比,无比澎湃的能量波动,从那渐渐变得虚幻的躯体中喷薄而出,汹涌澎湃的杀机涌向了那一把金剪。

  “老家伙,你他吗的简直就是个疯子,疯子!”九头金狮似乎知道蛮荒老祖要做什么,满脸惊惧地狂吼着,同时身躯金光弥漫,向着远空飞速逃遁。

  “你逃不掉,逃不掉的!”蛮荒老祖面色癫狂,身躯竟然开始化作片片光雨,缓缓地消逝。

  “金剪横空,驱元之力!”他大吼,一缕缕最纯净的元神之力,从他的躯体中遁出,飞进了金剪当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