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三百零七章 肉身重铸 下

第三百零七章 肉身重铸 下

  “嗡隆隆!”

  伴随着璀璨蓝光冲霄而起的,还有一片浓郁的土行规则之气。

  只见一团团土黄色的,飘飘缈缈的土行规则之力,混杂在那九滴三光神水中,在九天息壤之上缓慢升腾。

  而九天息壤也在土行规则之力的催化下,缓缓生长,慢慢拉长、变大。须臾之后,竟然涨到了三丈来高,与那尊蛮荒圣像一般高下。

  “造化天地!”

  李清明一声轻叱,轻轻一拍额头,紫意幽幽的苦竹枪腾空而出,在天穹中化成了斧凿,闪电般在那三丈高的九天息壤上雕琢了起来。

  随着一阵“喀嚓喀嚓”的声响传来,一片片九天息壤的碎屑掉落地面,而那九天息壤也在长枪的努力下,在渐渐改变着形态。

  时间慢慢流逝而去,就在众人焦躁的等待中,斧凿停下了动作,又一尊活生生的蛮荒塑像出现在蛮荒神庙的大殿中。

  “蛮荒道友,元神再不遁出,更待何时?”李清明双眸闪亮,开口之间,磅礴的玉清真元涌动,无量青光喷薄而出。

  “哈哈哈,道友,蛮荒多谢了!”

  顶天立地的蛮荒神像中,传来一道酣畅淋漓地大笑,只见一道金色的元神裹挟着紫光闪烁的三魂七魄,从蛮荒神像中飞射而出,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磅礴到无法想象的恐怖威压。

  这股威压满含着野性的蛮荒气息,汹涌澎湃的元神波动荡向十方。

  四面庙墙之上闪过一道又一道的金色光华。想要抵挡住着一股恐怖威压。那墙壁上闪过的金光,是蛮荒老祖当年烙印在庙中的守护神纹,即便是半步天道将强者都难伤其分毫。可是面对这股同根同源的恐怖威压,却根本就起不到作用,仅仅是抵抗了一下,就直接化成了飞灰,小庙中的一切,全都暴露在大日之下。

  而一众蛮荒一族的族人们,在刚刚接触到那股威压之时,就已经被荡飞了出去。没有丝毫的抵抗能力。

  这就是蛮荒老祖元神的全面爆发之威。虽然只是无意散发出的威压,但是却依然恐怖无边,如同世界末日来临。

  那股威压在破坏了小庙之后,依然不依不饶地弥漫向四面八方。一瞬间先天五形防护大阵剧烈波动了起来。阵内的小岭崩塌。整片大地都在抖动。

  远方,所有飞禽走兽全都战战兢兢,跪伏在了地上。朝这个方向顶礼膜拜,天地寂静。唯有这里,一尊金色元神悬在虚空中,仿佛诸天万界都要崩坏一般。

  天地倾覆,恐怖如斯!

  “好可怕,这便是半步天道巅峰境的强者吗?单单元神之力竟然如此的强大,看来大师兄说的没有错,想要越级挑战半步天道境强者,还真是困难重重!”龙须虎眯着眼睛瞅着天穹上漂浮着的金色元神,心头却是有一块大石头压了上去。

  “阿弥陀佛!”释迦牟尼眸高喝了一声,一个个万字佛文在其眸中明灭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咻!”

  半空中的蛮荒老祖的元神不再停留,笔直地射入了那一尊九天息壤雕琢而成的躯体中。

  金色的如同大海一样的波动消失了,天地间顷刻间沉寂了下来,一切都被摧毁了,庙宇、小岭等在余波下早已分解,那建造在庙宇前,用来召唤蛮荒老祖的宏大祭台,亦在无声无息地湮灭,一阵微风吹过,如同灰尘一般,随风飘逝。

  “嗡!”

  突然虚空震颤,异变陡升,当蛮荒老祖的元神以及灵魂,注入九天息壤雕琢成的躯体之后,那具躯体竟然疯狂地膨胀了起来,一息之间就涨到了数百丈高下,还且这种态势还在继续,根本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多长时间,这具躯体就会崩灭于虚空,而蛮荒老祖的元神以及灵魂也会再次受创。

  “这,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失败了!”

  “老祖宗不会受伤吧?”

  一种老头子们惶了,而不远处的李清泉他们也愣住了,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孤遥大道,造化乾坤,炼神!”

  李清明见状双眼一眯,猛地一掐印诀,那具躯体顿时腾空而起,跃向高空,在起飞临顶端的一刹那猛然下坠,一下子跌落进了拳头大小的乾坤鼎中。

  “炼!”

  李清明大手轻挥,一连九道青蒙蒙的造化之气从其手中满溢而出,进了乾坤鼎之后,融入到了蛮荒老祖的体内。

  而一团九彩火焰,也在这个时候从乾坤鼎下升腾而起,灼热滔天,将整个天穹都映成了九彩之色。

  蛮荒老祖此刻已经没有了意识,不过在造化之气入体之时,他感觉到一丝微微的凉气涌入了元神之中,那感觉就像吃了人参果,浑身三万六千个毛孔,没有一处不畅快。

  不过,这种舒爽很快就无穷无尽的烧灼之感所代替,那种直痛入灵魂深处的感觉,险些令他昏死过去。

  “嗷~~~”

  伴随着一声彷如野兽一般的咆哮,那尊疯狂暴涨的九天息壤塑像,外貌竟然开始缓缓变换了起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名高有丈许左右,身形颇为强健的俊秀青年,出现在乾坤鼎的内部空间中,他全身的肌肉都在痉挛着,骨骼相互摩擦着,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鼎外空间,察觉到这一状况的李清明脸上出现了古怪的笑容,原本以为蛮荒老祖一直维持在外的样子便是他的肉身模样,没想到俊逸青年才是他的真身,这反差可真是够大的。

  “好,时间差不多了!”

  待鼎内蛮荒老祖的躯体稳定下来,李清明轻声嘀咕了一句,头顶一直飘荡着的金色血团,一下子被李清明丢了进去,落在了蛮荒老祖的躯体之上。

  “啊!”

  金色的血液就像是一片雨水一样,从蛮荒老祖的肌肤毛孔中沁入体内,他仰天嘶嚎,无尽的音浪透过乾坤鼎的鼎内空间,传到了鼎外世界,无边无涯,浩浩荡荡地扫向四面八方。

  又一轮的浩劫开始了,犁庭扫穴一般,人群飞散,山岭崩毁,飞禽野兽尽皆慑服!

  “轰!”

  当一切重归于平静,拳头大小的乾坤鼎慢慢膨胀起来,当其涨到丈许高下的时候,开始往外慢慢地溢出青色的雾丝,硕大的鼎身突然变得非常平静,没有丝毫的挣动,更没有肆虐的迹象。

  这些雾丝在刻满山川河流、凶兽飞禽的鼎壁上缓缓流动,就像是威风拂过,给人的感觉非常舒爽。

  须臾之后,青色的雾丝尽数消散。

  “啊~~~!”

  重新恢复古朴色泽的乾坤鼎上,那些山川河流以及花鸟虫鱼已经尽数消失无踪,只有一尊上身**,长发披肩,脸庞如刀劈斧凿的硬朗壮汉,手持巨斧,在无尽混沌中仰天长啸。

  看到这名巨人,李清明轻轻舒了一口气,道:“成了!”

  一众蛮荒一族的老头子们,自然也看到了这鼎壁世界中的壮汉,登时就老泪纵横,猛地匍匐在地,高呼:“老祖宗,老祖宗啊……”

  那凄厉的程度,就和死了亲爹一样!

  李清明顿时无语,心说:“这到底是庆祝新生啊,还是诅咒他蛮荒老祖早点死!”

  不过不管怎么说,蛮荒老祖的肉身终究是重新铸就成功。

  “唰!”

  一道挺拔的身影从乾坤鼎中飞了出来,只见他身材消瘦,有八尺来高,身着一袭金色长袍,长发及腰,生的俊逸无比。

  他低头看了看下方哭的死去活来的一众糟老头子,眉头轻皱,一道嘹亮的声音划破长空:“你们在哭号什么,给老子爬起来!”

  “嘎!”

  一众老头子们听闻这道清朗的声音,诧异地抬起头,待看到这张陌生的面孔的时候,顿时有些发愣。

  蛮天有些傻呆呆地指着天穹上的青年,道:“你,你是谁?老祖宗呢?”

  青年顿时满头黑线,有些暴躁地怒吼道:“该死的,你们这帮熊孩子们,老子白培养你们这么多年了,竟然连老子的气息都感应不出来!”

  “你,您,您是老,老祖宗?”

  蛮天愣住了,一众蛮荒一族的糟老头子们满脸惊悚地张大了嘴巴,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另外一边的李清泉等人也好不到哪去,他们狐疑的相互对视着,一度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唉,唉,我说蛮牛啊,你们老祖宗不是应该肌肉虬结,粗狂无比,猛地一塌糊涂的壮汉吗?”龙须虎拍了拍蛮牛的肩膀,面色古怪地说道:“怎么这从乾坤鼎里出来之后就换了个样子,这差距也太大了吧!”

  蛮牛没有理他,而是口中不断地重复着:“我看错了,我看错了,一定是我看错了!”

  李清明则是笑了笑,上前几步,道:“道友,没想到这才是你的本体,真是不好意思。由于灵魂与躯体不相容,所以血液融入九天息壤之后,又再次进行了重组,让道友白白受了一次苦,全是贫道的过错!”

  蛮荒老祖不在意地挥挥手,道:“道友不必介怀,整个诸天万界很少有人见过我的本体!说起来也不怕道友笑话,只因我走的是以力证道的路子,这单薄的身子实在是有碍瞻观,故此,嘿嘿……”

  李清明无语地点点头,刚要说些什么,天穹之上突然传来轰天巨响,一道闪电从天而降,直奔蛮荒老祖而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