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阐教第一妖 > 第三百一十章 蛮荒老祖的悲哀

第三百一十章 蛮荒老祖的悲哀


  大日西斜,午后的阳光透过那株滔天的大树,洒下斑驳的阴影。

  蛮荒老祖坐在石桌旁的主位之上,只感觉头大如斗,脑子中乱糟糟的。

  李清明看着有些思维混乱的蛮荒老祖,道:“道友是不是感觉很不可思议?”

  蛮荒老祖晃了晃脑袋,道:“何止是不可思议,简直就是匪夷所思!那万魔老祖在我肉身陨落的时候,就已经是半步天道境的强者了,而科技迷城更是纵横诸天万界无数年,这两个強绝的势力后面竟然还有着一个幕后推手,真是太过骇人听闻了!”

  李清明苦笑道:“我也想这不是真的,可是事实就摆在眼前,叫我等不得不相信!现在,道友明白我为什么一再追根寻源了吧?”

  “好吧,虽说我当年肉身陨落的事情,并非与那黑手有关,可是道友几次追问,我若是再推辞就太不近人情了!”蛮荒老祖脸上阴晴不定,半晌之后近乎咬牙切齿地说道:“这件事说起来也怪我咎由自取!”

  原来,蛮荒老祖乃是从寰宇混沌宇宙中诞生,与盘古大神是一个世代的大能。

  那个时候的寰宇混沌宇宙中尽是一片黑暗,诸天万界尚未开辟,蛮荒老祖依凭大道传承摸索着修炼,并且在整个宇宙中开始了漫长的旅途。

  其实,在这暗无天日的混沌宇宙中,并非只有盘古以及蛮荒老祖,还有着另外三千混沌魔神。这些魔神都是初生,性情各不相同,修行方法也各有短长。

  他们有的天生阴狠,靠猎杀其他的魔神,吞噬他们的法则本源来促使修为进阶;有的面慈心善,他们往往聚在一起,共同研究法则乃至规则修炼的心得、方法;还有最后一类,便是天生孤僻清高,独来独往的魔神们,他们既不招惹、也不交好其他魔神。独自修行。

  蛮荒老祖就是这么一个热情的性子。所以他在行走宇宙的时候,结交了很多的混沌魔神。而在这些混沌魔神当中,要说和蛮荒老祖关系最好的,乃是一个本体是三足金乌。名叫金耀老祖的家伙。

  他与蛮荒老祖相视三个纪元。相互间共同参悟大道。闯荡寰宇混沌宇宙中的各处险地,可以说是生死之交,所以蛮荒老祖很信任他。几乎事事与其分享。

  三个衍纪前,就在盘古大神走完通天之路,开辟出盘古大千界之后,蛮荒老祖得到启发,于宇宙中开辟出了蛮荒界。

  也就在蛮荒老祖选定了蛮荒圣星,并且把蛮荒神像放入阵法之后,足足有两百多名混沌魔神突然袭来,围困蛮荒老祖,要掠夺他开天之后所获得的本源感悟之力。

  原本蛮荒老祖已经报了拼着身死,也要掩护金耀逃走的决心,谁知这个时候金耀突然对他出手,一瞬间就以大道天火灭了他的肉身,夺了他的元神以及蛮荒神斧。

  留在蛮荒老祖脑海中最后的一个画面,就是那只通体冒着黑色焰火的金乌鸟,与一众围困他的混沌魔神猖狂大笑。

  此刻蛮荒老祖才明白,自己被这披着和善面容的恶神给骗了,付出的代价更是身陨道消!

  ……

  听完蛮荒老祖讲完这一切,李清明沉默了下来,半晌之后,他站起身来,对着蛮荒老祖长稽到底,诚恳地说道:“道友,是贫道孟浪了!还请道友不要介怀!”

  蛮荒老祖躲过李清明这一礼,道:“道友莫要如此!这件事情压在贫道的心底,今日一朝吐露,也解了贫道多年以来心中的郁结之气,说来,贫道还要感谢道友呢!”

  “阿弥陀佛!”释迦牟尼站了起来,道:“道友能够吐露心声,虽说未能彻底放下执念,但却能够明悟道心,真是可喜可贺啊!”

  “得,我看我们之间也别相互客套了,既然疑惑尽消,我等何不痛饮一番?”李清明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此间事了,我等也要离去。临走之前,与道友一醉方休!”

  “好,一醉方休!”

  爽朗的声音划破美丽的晚霞,惊起一片鸟兽。

  ……

  深夜,月上中梢,寂静的夜空中偶尔响起一阵阵夜莺的轻吟,破败的蛮荒圣星西极大陆,迎来了两个不速之客。

  这是两个全身都乌漆麻黑的家伙,一高一矮,全都是一袭黑袍加身,其上绢绣着赤红色的火焰图文,清秀的面容上,各自有着一对赤金色的眸子,金色的瞳孔射出灼热的火焰,烁烁逼人。

  “唉,我说赤焰,咱俩没走错方向吧?”高个子满脸狐疑的看着四周,道:“圣王那混淡不是说这蛮荒界乃是一个古老的元界,由于没有孕育生命,其内的修行资源极其丰富吗?怎么我瞅着这里似乎刚刚发生过什么毁灭性灾难啊?”

  “闭嘴,赤火!你特么的想害死我吗?”被称作赤焰的矮个子黑影,有些恼怒的踹了高个子黑影一脚,道:“圣王是你能够随便辱骂的吗?你想受罚,可别捎上我!”

  “我说你失心疯了!”赤火被赤焰踹了一个踉跄,暴怒地低叱道:“这里距离太阳圣殿无数亿光年,山高圣王远的,你怕个球?”

  “该死的,你难道忘了我们烙印在灵魂深处的金阳印记?”赤焰又是一脚踹了出去,“我们所见所闻,以及所有所作所为,只要圣王想要知道,就会在顷刻间知晓!”

  赤火浑身一哆嗦,道:“坏了坏了,圣王不会时刻在监视我们吧?”

  不屑地看了他一眼,赤焰回道:“现在知道怕了,刚才干什么去了?”

  “你怎么不早说?”赤火对其怒目而视。

  “我不是警告过你吗?”赤焰有些羞恼地瞪了他一眼,想到这家伙怎么说都是自己的兄弟,语气回软,道:“好了,你就放心吧!圣王还要监察其他的逐日使,怎么可能总把目光盯在我们身上,只要我们能够找到那件东西,呈献给大帝,他圣王也奈何不了我们!”

  “哈哈,是啊!”赤火兴奋地笑了起来,“只要能够完成大帝的任务,管他圣王,圣主……统统都闪到一边去!”

  赤焰有些无语地看了这愣货一眼,轻声嘀咕道:“就这货的德行,到底是怎么修到圣人之境的!”

  就在这时,一道略显粗豪的声音,在矮个子的耳畔炸响:“是呢,我也想知道他是怎么修练到圣人之境的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