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雷武 > 第四百四十九章 恩怨

第四百四十九章 恩怨


  朦胧月光慢慢收敛  昏迷了半个月的月仙子  终于醒來  长长的睫毛颤动  月仙子睁开了眼睛

  首先映入眼帘的  就是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影  除了一双憔悴带着血丝的黑眼外  对方脸上身上都沾满了鲜血  鲜血干枯  变的黑红  很难让人看清本來容貌

  但月仙子依旧一眼认出了对方  惊呼一声  “紫宸  ”

  浑身浴血的身影  正是紫宸  半个月的逃窜  数次被丹元老怪追上  期间还有一个神出鬼沒的妖孽杀手  能够坚持半月  等到月仙子苏醒  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旁边  和尚也不比紫宸好多少  这半个月來  他主要负责引开其他丹元老怪  即便拿着丹兵  伤势依旧很重

  只是比起紫宸來  和尚身上的僧袍  倒是干净了不少

  一路遭遇追杀  也幸亏二人都非常人  伤势的恢复速度  比同等级的妖兽都可怕  要不然早就坚持不住了

  “你们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  ”月仙子起身  吃惊的问道  但紧接着  她便感觉到不对劲  黛眉微微一皱

  随着低头  她看到了身上穿着的衣服  如此宽大  显然是男人的  而且在胸口部位  还隐隐作痛  透过宽大的衣袍领口  还能看到当中扎的不规则的纱衣绷带

  之后  沒有昏迷之前  发生的一幕幕事情  都在月仙子的脑海中出现

  她想起发生了什么

  二爷爷自爆丹元  用丹兵把她送了出來  牺牲了自己  救了她  但之后  自己又身中黑衣人的致命一剑  刺穿胸口  本以为要死了  沒想到还活着

  “是你们救了我  ”月仙子脸上  有了一抹悲戚  她想起了自己的遭遇  想起了二爷爷的死

  “是你自己救了自己  ”紫宸开口  露出雪白牙齿  道:“你还能走吗  此地不宜久留  我们必须要离开  ”

  月仙子点点头  但刚一站起  身形便是不稳  紫宸赶忙扶住

  “你刚刚醒來  还有些虚弱  还是我带你走  ”之后  不顾月仙子惊愕的表情  紫宸一把抱起对方  向着远处飞掠

  和尚紧紧跟着  而在远处负责警戒的魔猿  也是跳上了紫宸的肩膀

  天下极速不断展现  紫宸在林间飞掠  一路被追杀  他已经不敢腾空而起

  而躺在紫宸怀中的月仙子  由于刚刚苏醒  还很虚弱  很快便是昏睡了过去

  等到天色渐明  飞奔了一天一夜的紫宸  停了下來  放下月仙子  之后开始调息

  很快  魔猿便是找到了安全的栖身之地  示意紫宸前往

  “这一次  我们直接逃了数万里  远离了那边地域  他们应该不会这么快追來  ”

  在一个隐蔽的山洞里  紫宸轻轻放下月仙子  望着和尚  道:“现在  你先恢复伤势  ”

  一路走來  二人就这般轮换  才坚持了这么久

  找到安全的地方之后  魔猿便是离开了  它要出去放哨  查看是否有异常

  等到月仙子第二次醒來的时候  紫宸跟和尚的伤势  已经恢复了**成  两人也找时间清洗了一下自己  换上了崭新的衣服  看起來精神抖擞

  而虚弱的月仙子  也在调息了数个时辰之后  精神变得饱满起來  实力也是渐渐恢复

  三人伤势尽皆恢复  这是一个好的征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们为什么要杀你  ”跟月仙子对视  紫宸感觉有些不自然  直接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而且很自觉的忽略了当日包扎时的事情

  和尚同样望着月仙子  显然也很想知道  一路追杀他们的人  到底是谁

  “他们是天杀盟的人  ”月仙子开口  眼中有了恨意

  “天杀盟  ”紫宸跟和尚都是一怔  对于这个天杀盟  二人早在之前就有听闻

  当初在蛮夷之地  天杀盟來人杀苏龙  据说來了不少强者  而且通过天杀阁的人  要抓到自己  从而威胁苏龙

  据说这是一个古老的杀手联盟  势力非常之大  几乎遍布整个天武大陆  可谓是一个庞然大物

  但二人奇怪的是  这里是混乱之地  一切都是由混乱之城的霸主势力掌控  而且这里异常混乱  一切都是以抢夺资源为主  要杀手几乎沒用

  知道此地的特殊  天杀盟在这里也沒有开设分部  但为何他们要杀月仙子

  “他们为什么要杀你  ”和尚忍不住的问道

  “因为我父亲就死在他们的手中  而且二爷爷也是因为他们而重伤  导致境界倒退  ”月仙子恨声道:“最主要的还是他嫌我出现在上官家碍眼  所以才让杀手出手  ”

  “他  他是谁  ”

  “上官家当代家主  也就是我的亲叔叔  上官飞临  ”

  月仙子的话  让二人心神皆震  上官家的家主  是月儿的亲叔叔  却要杀了她

  “他是你亲叔叔  还要杀你  ”

  二人之前  并沒有问过在上官家是何身份  对于上官家的事情  也不明白

  “不错  一定是他  我父亲曾是上一代的家主  在一次外出时  被天杀盟的杀手袭杀  族中有人怀疑  是他雇佣的杀手......”

  之后  月仙子说了有关于叔叔跟父亲之间的事情  两人沒有恩怨  有的只是利益纠葛

  这是大势力当中  成见的利益矛盾  更何况是一个家主之位  为了这么一个位置  亲兄弟完全可以不择手段的來争取

  显然  月儿的父亲技高一筹  成功获得了家主这个位置  成为了混乱之地  霸主势力的领头人  但月儿的叔叔  心中却极不甘心  于是用了卑鄙手段  加害了自己的哥哥  顺利成为了家主

  而月儿沒有在上官家  而是在蛮夷之地长大  也是当时她的师父  恰巧遇到这样的一幕  救下了还在襁褓中的自己

  这些事情月儿事先并不知道  师父沒有告诉她  只说有生命危险时  拿出令牌就可以了

  但是令牌一出  引起巨大震动  上官月儿的身份  也是呼之欲出  于是被带回家族

  只是回到家族  上官月儿过的并不如意  一直遭到一部分人的冷淡对待  而且自己的叔叔  也是迟迟不承认自己上官家的身份  反而数次表示  要把她嫁出去

  于是两年中  就有不少年轻俊杰上门  想要求下这么婚事  此次上官月儿出來  完全是因为不开心  只是來散心的

  而她唯一能去的  就是这个坊市

  于是在到达这里之后  上官墨把这些事情才原原本本的告诉她  而在这期间  上官家对外一直宣称  上任家主死在了天杀盟杀手的手中

  知道真相的并沒有几个  就连上官墨说的那些  也仅仅是自己的猜测  并沒有真凭实据

  此次只是來散心  却沒想到  知道了这些  而且还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坊市沒了  二爷爷死了  而自己的亲叔叔  还是自己的杀父仇人

  说完这些  月仙子已经泣不成声  哭成泪人  和尚瞪了紫宸一眼  示意紫宸上前  后者唯有去安慰

  于是  月仙子趴在紫宸的肩膀上  开始哭泣  仿佛要把所有的委屈与不甘  全部哭出來

  这一哭  就哭了很久很久  直到哭到天昏地暗  日月无光  哭到紫宸的衣袍半边都湿透  一直都在哭

  直到哭到魔猿出现  才彻底停下

  “跑  ”

  魔猿出现  只能代表一件事  追兵來了  于是  不等魔猿开口比划  众人就已经开始逃亡

  但此次的逃亡生涯  哪怕是月仙子苏醒了  三人也一点不好过  那些黑衣人  像是发疯吃药了一般  死命的追击  同时  打出各种强势战技  除了丹元自爆以外  几乎用了所有的手段

  三人的生命  变得岌岌可危  随时都可能陨落  好在一路上伤势都已经痊愈

  逃亡的日子  简直无法想象  但三人都在咬牙坚持  因为他们知道  追兵越疯狂  就证明他们越着急

  能让他们焦急疯狂  只有一点  那就是上官家來人了  虽说家主不认这个小公主  不待见她  但是还有其他人认  其中上官墨的儿子  也就是自己的另外一个叔叔  一定会來救援的

  “该死  好滑溜的小子  又不见人影了  ”天空中  看着再次从眼皮底下消失的身影  一位丹元老怪忍不住怒骂起來

  下方的密林  几乎被推平  其中斩了数道身影  但可惜  每一个都是化身

  “隐杀也沒有得手吗  ”旁边一位丹元强者问道

  “沒有  隐杀这一段时间  也时时受伤  ”

  “这两人到底什么來路  只是区区御空  竟然能让隐杀屡次失败  ”

  丹元强者皱了皱眉  当世竟然有同等级能压制隐杀  这让他感觉不可思议  但一路上  这两个家伙  已经带给他很多的不可思议  想想也就释然了

  “我们现在还要不要追  已经有两人死在上官飞熊手中了  而且此次  上官家铁了心要杀我们  已经形成了包围圈  再不撤走就來不及了  ”

  “再坚持几日  一定要杀了目标  ”

  天空中  天杀盟的丹元老怪会和  再次向着紫宸等人逃跑的地方追去

  只是紫宸跟和尚  都拥有分身  而且这两者很难分辨  两人实在是太滑溜了  到处都是留下的足迹  停留的线索也比比皆是  但是找到的  都是一些分身

  真身所在很难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