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雷武 > 第一九七一章 与世界为敌

第一九七一章 与世界为敌


  “你说什么。”

  紫宸冷漠的话语,使得这位背剑的青年也是怔了一怔,难以置信的望着这位听到金倾城的名字,依旧沒有转身的背影。

  紫宸沒有转身,也沒有回头,更沒有与这位年轻人继续交谈的意思。

  他抬步向前,腰背挺的笔直,年轻人看不到紫宸的面容,但却能通过背影想到此刻的紫宸,一定是非常冷酷的。

  回想那位脸上拥有着触目惊心伤疤的女子,回想二人聊天时,每次提起紫宸时,她那崇拜又复杂的表情,回想当初对方所说经历过的冒险之旅,回想着中间对方所说不顾生死的战斗,再看眼前这道冷漠背影,年轻人因为先前一战对紫宸产生的敬畏,已然荡然无存。

  他不再敬畏紫宸,不再崇拜这个人,他的脸上有了愤怒,心中为那两个人不值,他看着那道背影,大声喊道:“你就是这么无情吗,你不认识倾城,不认识金倾城。”

  “认识,不熟。”

  前方传來了紫宸淡漠的话语。

  “不熟,好一个不熟,紫宸,在别人眼中,你是一个英雄,但在我剑钠眼里,你就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倾城为了你负伤,为了你放弃绝美容颜,我今日只是想从你这里带句话回去,让她放下心结,恢复原有容貌,沒想到你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愤怒的年轻人,眼睛有些红,有些失态,的确,现如今放眼整个战武大陆,怕是沒有一个正常人敢用这个语气敢冲着紫宸说话。

  “她在等你,一直在等你,可你呢,你已经忘了她了,你这个负心人。”

  那带着歇斯底里的话语响起,响彻了整个天地。

  在年轻人身旁,老者仿佛沒有从惊愕当中清醒过來,愣愣的站在那里。

  听着回荡在天地间的声音,紫宸停下脚步,回过头來看着那位伤心的青年,淡淡一笑,说道:“你叫剑钠是吧,看來是剑宗把你宠坏了,连事情都弄不清楚,就敢胡乱开口,今日见你年少无知,我便不与你计较,记住,金倾城脸上的伤,是她自己战斗时留下的,跟我沒有任何关系,我们曾经只是同路,有些渊源,但远远不到你说的那个程度,我们之间连友谊都不算,又何來的负心。”

  “看你的样子,应该是对金倾城动心了吧,如果有心,那就放心大胆的去追求吧,虽说她的容颜的确可怕了些。”

  听着紫宸无情的语气,剑钠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來,他一手指着紫宸,心中怒火燃烧,此刻的他,看着紫宸,心中真想骂上一句‘去你妈的’。

  但愤怒的他,却依旧沒有失去最后的理智,他知道如果骂出來,今日他跟师父二人都别想活着离去。

  “那东青呢,你难道连她也不认识了。”

  现实当中的紫宸,跟他从二女那里听來的所查甚远,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的剑钠想到了东青,那个对紫宸一往情深的人。

  “曾经的同伴,现在的路人,一厢情愿的笨蛋。”

  紫宸冲着剑钠笑了笑,笑容当中有着讥讽与不屑,之后转身就走。

  剑钠很清楚,这讥讽与不屑,不是针对自己的,而是针对东青,那个一心为了紫宸,甚至不惜放弃自身的生命,却成了紫宸口中的笨蛋。

  他的心凉了,这就是现实与想象的差距。

  这样的人,在他眼里连人渣都算不上,又怎么会是金倾城口中的英雄。

  剑钠感觉很委屈,委屈的想哭。

  紫宸走了,他沒有继续开口,他已经对这个人彻底失望了,这样无情无义的负心人,就算拥有通天的手段,也不过是个实力强大的人渣罢了。

  剑钠很委屈,很生气,恨不得现在上去斩了对方。

  他沒有看到,在他身旁,那一语不发的师父眼中,闪过了一抹哀愁,这股哀愁像极了之前姬恩的离愁规则一样。

  望着那道笔挺的背影,沒有人能够看出,他肩上扛着多大的责任,心中发出一声长长低叹:“他这是要与整个世界为敌啊。”

  要与整个世界为敌,首先就要无牵无挂。

  今日的无情无义,却能保全很多人,但骂名却是他一人的。

  紫宸走了,留下一老一少立于原地,一个在心中叹息惆怅,一个咬牙启齿,委屈愤怒。

  ……

  ……

  紫宸向着前方走去,那里依倩跟黑虎等在那里,两人相距有些距离。

  先前的对话,两人全部听在耳中,看到神情平静的紫宸走來,依倩那美目则是不断的打量紫宸。

  “怎么,我脸上有花。”

  紫宸淡淡问道,脸上带着一丝笑容。

  “你的心情似乎很不错。”依倩歪着脑袋看着紫宸,眼眸当中有着一抹狐疑。

  “这一战我胜了,难道不应该高兴一些。”紫宸反问,脸上有了很开心的笑容。

  这笑容依倩看不出破绽,因为这不是装的,而是真的非常开心。

  当然,开心的原因,并不是胜了姬恩,而是从老者以及剑钠那里,知道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

  看着向前走去的紫宸,依倩喃喃道:“总感觉有些怪怪的。”

  “喂,刚刚对方所说的倾城跟东青,她们是你的朋友吗。”依倩追了上來,歪着脑袋看着紫宸。

  紫宸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朋友,只是同伴。”

  “是吗,听语气,她们似乎都心系与你。”依倩仔细看着紫宸,想要从他脸上看出一些端倪。

  听着依倩所说,紫宸哑然失笑道:“什么心系与我,只是看我有些实力,想要找到一个靠山而已。”

  紫宸抬头望天,眼中带着莫名的情绪,沉声说道:“我们本就不是朋友,今后更加不会是朋友,我紫宸沒有朋友也不需要朋友,我的目标是踏上修行巅峰。”

  “那我们这样算是朋友吗。”

  虽说并未从紫宸身上,感知到丝毫做作的情绪,但依倩依旧觉得现在的紫宸,有些不真实。

  “那当然不是了。”紫宸回答。

  依倩点了点头,脸上并未有沮丧的情绪,因为二人同行,本就是利益驱使,说起來只是一场交易。

  黑虎跟在后方,一语不发,跟平时不一样,此刻黑虎的心情,却是极为的不平静。

  果然,随着紫宸展现出的实力越强,他终于要走到这一步了。

  这个世界,逆天者太多了,虽说紫宸可以无视逆天者,但其他人却不行,所以紫宸需要无牵无挂,需要所有逆天者的注意力,都落在自己身上。

  相信今日这场对话,会以很快的速度传播出去,紫宸忘恩负义的名声,也会很快传遍战武大陆。

  剑钠抱着希望而來,失望而归,归途当中,难免发着一些牢骚,老者并未制止,甚至还有意纵容。

  于是还沒走到剑宗,刚刚战胜了姬恩的紫宸,已经有了忘恩负义这个名声。

  什么曾经的飘渺城之战,什么诸多生死兄弟前來助战,这一切都是骗人的,就算是真实发生的,也都是被紫宸给利用了。

  “老天不开眼,这种忘恩负义的家伙,竟然拥有这么强的实力。”

  “的确是忘恩负义的家伙,异族入侵本就是为了他,全民找他又有什么错,他害死了战武大陆多少生命,自己不自责也就算了,还要怨恨我们。”

  “传言果然都不靠谱,什么讲义气,什么一怒为红颜,全都是骗人的。”

  “哼,希望那些异族强者赶紧杀死他,这样异族就会离去了。”

  有关紫宸的事迹传开了,但这一次却沒有什么好名声,虽说紫宸暂时还沒到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地步,但也在一日间成了诸多修士唾弃的对象,甚至还有人巴不得他早些死去。

  这一次剑宗只有两人前去观战,随着二人归來,许多剑宗弟子便是围了上去,都是好奇这一战。

  “哼,别提了,那就是一个人渣。”

  老者自然一语不发,剑钠气呼呼的说道。

  “谁是人渣,那个异族逆天者吗。”

  “沒错,异族都是人渣。”

  “……”

  随着剑钠一句话落下,便是有着许多剑宗弟子愤愤不平的说道。

  “人渣是紫宸。”

  剑钠很生气,也是懒得向着众人解释,立刻向着金倾城所在的地方飞掠而去。

  金倾城跟东青住在一起,自从紫宸离开之后,二人虽说修炼都非常努力,但依旧沒有踏入天境,现在仅仅只是伪天。

  剑钠少年心性,沒有什么坏心思,久而久之跟二人也成了朋友,经常來这里,对金倾城很是倾慕。

  愤愤不平的他,來到这里见到了二女,远远看去,两人各有千秋,身段修长,身材极好,东青很沉静,容颜也属于上等,至于金倾城,脸上那几道伤疤,完全摧毁了倾城容颜。

  “如何,这一次可见到紫宸,可圆了你的心愿。”

  看到剑钠回來,金倾城主动问道,她早已不在意自己的容貌,并沒有刻意带面纱。

  “圆了心愿,见到了一个人渣……”

  剑钠有些失魂落魄的把所见到的紫宸,以及紫宸所说的话,原原本本的说了出來,期间并沒有添加过多的语气,因为紫宸说的已经足够绝情。

  讲完之后,剑钠又道:“倾城,忘了他吧,我不在乎你的容貌能不能恢复,我会一直对你好的,那个人渣,不值得你留恋。”

  剑钠觉得自己在这一刻的表白,显得足够真诚,等他看向金倾城之时,发现对方的脸上,已经挂满了泪痕。

  他以为金倾城是被感动的,但随即看到旁边的东青也哭了。

  “一个人渣,不值得你们伤心。”

  紫宸无情的语气,似乎在耳边回荡,二女哭了,哭的很伤心,哭的剑钠不知所措。

  有些换乱的剑钠,只是以为二人伤心,却沒有注意二女眼中的愧疚。

  “你在与世界为敌,背负所有骂名保全我们,可我们却帮不了你什么……”

  痛哭一场,并沒有为紫宸辩解的二女,先后闭了死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