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醉枕江山 > 第九十一章 两小无猜

第九十一章 两小无猜

  《》起点正版阅读地址,请登录起点后,点击公众章节、投出你的推荐票

  《》连载更新总帖地址

  杨帆家里,江旭宁心神不宁地推开门,翘着脚儿朝外面探头看了看,又折回来,扼着手腕,蹙起眉头道:“马上就要关坊门了,小帆怎么还不回来,不会出什么事吧?”

  马桥枕着双手,翘着二郎腿,躺在杨帆的榻上,哼哼唧唧地唱着不成调儿的小曲,浑身乱得瑟,听到江旭宁的话,他满不在乎地道:“嗨!他一个大男人,你还担心有人劫色不成?至于财,他浑身上下摸得出十文大钱么?甭担心啦。”

  江旭宁白了他一眼道:“瞧你,还是他兄弟呢,也不知道担心。你去坊外找找他去!”

  马桥道:“放心啦,他又不是小孩子,这么大的人,怕什么。你让我上哪儿找他去?万一跟他走岔道了,他倒是回来了,得!我被堵在坊外,还不得找个犄角旮旯蹲一宿,你就不心疼啊?”

  江旭宁啐了他一口,在榻边坐下,嘟囔道:“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货,谁心疼你。”

  马桥“哼哼”地笑了两声,大爷似的指挥道:“嗳,小宁,给我拿个鸡蛋过来,我饿了。”

  江旭宁道:“那是给小帆补身垩子的,你壮得跟牛似的,要吃回你自己家吃去。”

  马桥哼道:“小气!”

  他继续抖着身垩子,忽然动作一停,似乎想起了什么,便兴致勃勃地爬起来,与江旭宁肩并肩地坐着,碰碰她肩膀,道:“嗳小宁,你还记得小时候带我去你家偷鸡子吃的事么?”

  江旭宁心不在焉地看着门口,随口答道:“那么久的事了,谁还记得?”

  马桥道:“你忘了?那时你家院子里种着一棵大枣树,也不结几个果儿枣树有横枝儿探到墙外,你想吃鸡子儿,可你家要攒了鸡子儿卖钱的,不给你吃,你就撺掇我去,我踩着你肩膀儿爬上墙,再顺着树滑垩到鸡窝那儿摸了鸡子就走,一连好几天,你垩娘老是嘀咕说家里头的那只老母鸡不下蛋了。”

  江旭宁被他一提,想起了童年趣事,不禁“噗哧”一笑,道:“还说呢,有一回,你刚滑垩下树还没偷到鸡蛋,我爹就从屋里出来了,看见你偷鸡蛋,脱了鞋子抽你屁垩股,抽得那叫一个惨!”

  马桥道:“可不,咱义气吧?被你爹打得那么狠都没招出你来,后来你爹还把我抓回去向我娘告垩状,我当着他的面都没说,等他走了,我才对阿娘说了实话。”

  “嗯!”

  江旭宁笑盈盈地瞟了他一眼,道:“算你讲义气。”

  马桥又“哼哼”两声,说道:“当时你也这么说的,还记得你是怎么安慰我的么?”

  江旭宁想了想,突然脸蛋一红摇头道:“不记得了。”

  马桥“哼哼”地道:“我可记得清清楚楚,我趴在草甸子上,褪了裤子,那屁垩股肿得啊,你用一双小手给我揉啊……揉啊……,哎哟,那个舒服……”

  马桥越说越美,江旭宁的脸蛋却越来越红,比那筐里的红皮鸡蛋还红:“你胡说什么呢!舒服是吧,来来来,本姑娘再让你继续舒服!”

  江旭宁红着脸拧他,马桥“哎哎”地叫着躲闪起来。两个人正打阄着,房门“吱呀”一声响,杨帆走了进来。

  “小帆,你回来了。”

  江旭宁从榻上爬起来,理了理散乱的发垩丝,脸上还带着笑闹后的好看红晕,迎上去道:“你去哪儿了,这么晚才回来,姐都担心死了。”

  杨帆笑道:“宁姊,我一个大男人,能有啥事儿,就是逛得远了,待想起回来时,天色已经晚了。”

  马桥也起身迎上来,说道:“看吧,我就说没事的,他又不是个娇滴滴的小娘子,就算真丢垩了一夜,照样囫囵回来,你担心啥?要是你丢垩了,我们才真的着忙。”

  江旭宁啐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丢垩了本姑娘也不会丢。”

  三个人笑说一阵,因为天色已晚,见杨帆已经回来,江旭宁也就放心了,便先行告辞回家,待江旭宁一走,马桥马上正容问道:“出什么事了?”

  杨帆睨了他一眼道:“你怎么知道我出垩事了?”

  马桥道:“你唬得了小宁,可唬不了我。你在洛阳哪有什么熟人,再说你又是个不喜欢逛街的,今儿下了大半天的雨,到现在还哩哩啦啦的不停,你逛街去了?你唬弄谁呢,快说,到底出什么事了?”

  杨帆吁了口气,道:“事情是有,不过也不是什么凶险的事,你不用担心。”

  杨帆说着,就把事情经过源源本本地对马桥说了一遍,当然,他只说对方是个贵妇垩人,并未点明对方的公主身份,更没说千金公主恼垩羞成怒,试图杀人灭垩口,却被一个神秘女子所阻的事。

  饶是如此,马桥也听了个目瞪口呆,喃喃地道:“竟有这事?竟有……这等好事?”他上垩上下下打量杨帆一番,不服气地道:“你小子长得跟个大姑娘似的,有什么好?他们怎么就看上了你,却看不上我?”

  杨帆笑道:“你若喜欢,我可以告诉你是哪一家宅子,你不妨去人家门口时常晃悠晃悠,说不定就会被那位贵妇垩人看中。”

  马桥登时两眼放光,急忙问道:“那位贵妇垩人,漂亮么?”

  杨帆忽尔想到了洛水河畔的那尾美垩人鱼,微微一笑道:“年方双十,娇美绝伦!”

  马桥听了口水直流,他馋涎欲滴地搓了搓手,忽尔停下,又仔细想了想,摇摇头道:“不成!做这样女子的男人,我是一百个乐意!可是,做人面首,她就是个仙女儿,我也不干!我马桥还想挺垩直了腰杆儿做人呢!”

  杨帆逗他道:“还不都是陪她睡觉,有什么区别?”

  马桥道:“这叫什么话?这区别大了!不过……我说不上来,反正……就是有区别!”

  杨帆欣然道:“这才是我兄弟,如果一听说人家既有钱又美丽,你就不顾尊严地倒贴上去,我可瞧你不起。”

  马桥得意洋洋道:“那是!我马桥虽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却也是条顶天立地的汉子。”

  杨帆敛了笑容,肃然道:“不过,这番话你可不要对人说起,对你垩娘也不要说,一旦张扬出去,坏了人家名声,只怕小弟也要遭殃。”

  马桥道:“这你放心,上回的事,我原以为你要跟那位阿奴姑娘长相厮守,想着瞒也瞒不住,恐怕当时不说,阿娘事后知道,还要生我的气。这件事却不同,你别瞧哥哥平素不着调儿,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什么轻什么重,心里还是有数的。”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蓦然沉了一下,似乎有些一语相关的样子,杨帆却未察觉他眸中的一抹异色。

  两个人又说了一阵,马桥捺不住好奇,还是问起了杨帆被引入豪宅后的经过。

  杨帆胡乱说了一些,豪宅还是那幢豪宅,女主人却自动代入,成了那位洛阳之花李令月,其中几许香垩艳旖旎,几许拍案称奇,从头到尾,整个故事大抵就如美丽的狐仙夜纳少年书生入宅歇宿的故事一般,充份满足了马桥的好奇心,才让他满意而归。

  送走了马桥,杨帆想想此事之荒唐,心中还是有些好笑,不过一想起太平公主那祸水级的娇垩艳姿容,想到自己距这位高贵、美丽女人的卧榻竟只一步之遥,不免也有些心猿意马,那种成熟美艳的少垩妇味道,当真没有几个少男可以抗拒。

  好半晌,杨帆才收拾了心思,到厨下翻了翻。

  江旭宁已经给他做好了饭菜,现在还温着,杨帆简单地吃了些,洗漱一下,重新回到榻上躺下,不再回味这桩无疾而终的艳遇,转而考虑起他下一步的行动来。其实他会唔尤邸吏回来的路上,就在考虑此事,如果不是彩云姑娘引他去公主府,此时或许已经有了决断。

  从尤邸吏那儿得到的情报来看,这位苗神客恐怕是凶多吉少了,即便是还活着,也已被人控垩制起来。做为武则天曾经的心腹,大唐的隐相,现在由上官婉儿这个内相监控着他,也算合情合理。

  只是这样一来的话,他想找到苗神客将非常困难,杨帆可没有把握把皇宫大内当成无人之地任意出入。

  本来,他觉得丘神绩身为左金吾大将军,要进入禁军大营,接垩触这位丘大将军难度极大,所以才想先行查访苗神客下落。可是如今苗神客行踪成谜,唯一知道他下落的人又深居九重宫阙之内,要找到他难度比丘神绩更大。

  于是,一切又回到了起点,他的目标重新落在了丘神绩的身上。

  这同他的师傅张暴当年硬闯广州都督府不同,那是衙门,这可是真正的军营,而且是禁军精锐的大营,就算是他的师傅张暴,当年硬闯都督府取了路都督的首级也是即刻便走,不与闻讯赶来的大批军卒交战,杨帆如今武功远不及他师傅,比起他的师垩兄张少为来也颇有不如,硬闯是绝不可行的。

  如此一来,势必得暗潜,左金吾卫的驻地在孟津,距洛阳虽不远,要办这样一件大垩事也很难当天便回,他在洛阳无亲无顾,夜不归宿的要找个什么理由才不引人怀疑呢?

  杨帆忽地想到了苏坊正和千金公主,这两个幌子似乎可以拿来一用!请记住:飞翔鸟中文小说网没有弹窗,更新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