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醉枕江山 > 第二百六十章 敌骑至!

第二百六十章 敌骑至!


  第二百六十章敌骑至!

  天爱奴很饿,碗里的粥很香,可她突然没有胃口吃下去了。她放下碗,盯着杨帆的侧脸,紧张地问道:“二郎,你……”

  “啊!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出如今漠北,是奉了姜公子所命么?”

  仿佛杨帆早就在等着她说话,天爱奴刚一启齿,杨帆的成绩便信口开河,说的又快又流利。

  天爱奴注视着他,注视了许久,直到杨帆心虚地移开目光。

  天爱奴在心底里悄然地叹了口吻,她从来不是一个咄咄逼人的女孩子,她知道杨帆是有意岔开话题,不过她已不想追问了,也不敢追问了。

  不问清楚,她心里就可以存有一丝梦想,她担心问了,会让这梦想破灭。这个女孩,从来也不像她的表面表现的那么刚强。实践上,从她敲开那层既在损伤着她,也在保护她不受新的损伤的硬壳之后,她就变得比以前愈加敏感和脆弱了。

  沉默了很久工夫之后,天爱奴悄然说话了:“我对你说过,公子和沈沐属于一个很大很大的家族,实践上,它是由几个很大很大的家族结合起来树立的,目的是希望这个游离于他们家族之外的权利,从外面、从暗中保护整个家族的安全。

  就像有太阳就有月亮,有白天就有黑夜,这个权利也分为明、暗两支,其实这明的一支,相对于那些大家族本身来说,它也是隐在暗中的。只是没有它暗的一面愈加奥秘、愈加叫人不可揣摩。”

  杨帆静静地听着,心中悄然生起一丝愧意。他当然知道天爱奴曾经看破了他的心意,但是他真的不知道该怎样面对天爱奴。

  承受她的爱么。那婉儿怎样办?

  杨帆知道天爱奴是个心爱的女孩,甚至在他没有爱上婉儿之意,曾不止一次想入非非,把她梦想成本人的女人,可是如今叫他承受的话,他不知道该怎样安排这两个女人。所以他只能逃避。

  天爱奴仍在解说:“这支权利,明的一支称为显宗,宗主就是姜公子。姜公子当然只是一个化名,沈沐异样只是一个化名。这支权利暗的一支叫隐宗。隐宗的宗主就是沈沐,按照规矩,隐宗是服从、辅佐显宗的,只要一些显宗不方便出面的事,才叫他们去做。可是……”

  天爱奴悄然吸了口吻,道:“要做事,就要有钱、有权、有人,假设有些事连显宗也不方便去做或许无法去做,它的难度就可想而知,而隐宗要去做这些事。就必须得给他们很多钱、很大的权利和很多的人手。

  隐宗要保持它的隐秘,才会拥有那些世家和显宗所不具有的优势,因此即使是在显宗和那些世家外面,知道它的存在的人也是极多数,这样一来,隐宗想干些什么,假设他们本人不说,别人就很难知道。

  隐宗拥有大量的金钱、大把的人手和权利之后,又拥有其他任何权利都比不上的隐秘优势。让人无法摸清它的深浅,也不知道它在干些什么,那么这隐宗的宗主还会甘心做显宗宗主一个惟命是从的手下么?”

  杨帆听着,忍不住插嘴道:“姜公子以为沈沐背着他在做一些未经他答应就在做的事,或许……在发展他本人的权利?”

  天爱奴瞟了他一眼,低低地道:“公子本来只是疑心的,所以叫我来看,如今……我简直曾经可以确定了。”

  “此话怎讲?”

  “公子拥有富可敌国的财富,在野在野,都有许多大臣名士、豪门世家为他所用,可你叫公子仓促之间抽调一支可以纵横陇右的武装,叫他一句话便从一个突厥部落抽调数千兵马,叫他安排数千人随意出入吐蕃、河西和突厥,他也根本办不到。可是沈沐做到了,他一定正在陇右发展他本人的权利,运营他的人脉,打造他的地盘……”

  杨帆的眉悄然地蹙了起来,天爱奴看着他道:“所以,我当初不太赞成你跟沈沐走在一同。没错,沈沐能给你很多东西,可他如今虽然悄然发展了许多本人的权利,但他还没有力气同公子抗衡。毕竟,公子的权利是家族给的,而沈沐如今还离不开家族,否则他就没有足够的财力、物力来支撑他铺开的这些摊子。”

  天爱奴迟疑了一下,又道:“其实公子也很欣赏你的,假设我跟他说说,沈沐能给你的,他一样可以给你,甚至……更多!”

  说到这里,天爱奴眸中突然闪过一抹极隐晦的羞怯,她突然想到了本人,假设公子情愿重用杨帆,那么只需他启齿,公子就会把本人送给他吧?毕竟,她只是一个小丫环,而豪门中赠送美婢俏伎于友人和重要下属乃是寻常之事。

  “阿奴,你不能说……”

  杨帆摇了摇头,天爱奴眉梢悄然一扬,等着他的解释。

  杨帆沉默了片刻,道:“其实,沈沐的所作所为,也不是对他所代表的家族的损害。他的力气越大,对家族就可以停止更好的保护。”

  天爱奴道:“这,就不是我们可以思索的事了。就像突厥,大叶护默啜也罢、骨咄禄的那些亲生儿子也罢,他们都希望突厥更好更弱小,可是他们之间会因此放弃争权夺利么?”

  杨帆有些烦躁起来:“姜公子所思所虑,都只是为他们本人的家族在打算。”

  天爱奴好笑地望着他道:“难道沈沐是为国为民?”

  杨帆摇头道:“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的目光比姜公子要长远,不管他的本意是为了本人还是为了家族,但是他的做法,是对他本人、对他背后的家族、对国度、对黎民百姓都有益有害的。

  阿奴。你一路西来也看到了,西域比起中本来来就困苦许多。这里的百姓生活的很艰辛,沈沐的所作所为假设成功。这儿就能波动上去。千秋万代的事我不敢想,也没那个能耐,可是哪怕只让这儿波动百余年,那么我们就能让两代、三代的人好好地生活在这儿,免于战乱之苦!”

  天爱奴注视着他,一言不发。

  杨帆看了她的表情。愈加着急起来:“不错,沈沐能给我的,姜公子也能,可我要拿。总要对得起本人的良知吧!”

  天爱奴幽幽地道:“你不想让我对公子说么?”

  杨帆急切地点头道:“是啊,不能说!假设姜公子知道了,他与沈沐之间必有一番尔虞我诈,进而影响陇右……”

  天爱奴懒得听他前面再说什么,她只是一个小女子已,心眼儿小得很,哪里装得下整个天下,哪里装得下万千黎民?那小小的一颗心,只能装得下一个男人而已,她的男人叫她不要说。那她不说也就是了。

  天爱奴低声道:“你不让我说,那我……就不说好了!”

  “……进而影响陇右的形势,到时分刀兵四起……呃?你说什么?”

  杨帆欣喜地道:“真的?”

  天爱奴悄然垂下视野,幽幽地道:“我答应了你,就一定会做到!”

  杨帆听得心中一阵惭愧,貌似在沙漠里的时分,他也曾经答应过人家什么来着。

  杨帆迅速解散心头的愧意,说道:“阿奴,陇右数十万军民若得安全。都是你的功德!”

  天爱奴不说话,只把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瞟着杨帆。

  杨帆抵受不住了,悄然地道:“我……也谢谢你!”

  天爱奴的唇角悄然地向上勾了一勾。

  当年,她被亲生父亲推进井底,又扔下许多瓦砾砖头试图把她活埋的时分,她还是个七岁的女娃儿,她头下流着血,脸下流着泪,双手十指都磨出了血,还是从井底爬了出来。

  逃难路上,多少人扑倒在路边再也没有爬起,她还是咬着牙,啃着树皮、吞着观音土,一步步地挪出了重灾区。

  她可不是一个容易放弃的女孩。

  就是要他欠着情,情欠多了就是债,而债是要还的。

  这时帐帘儿一掀,几个穿皮袍、戴皮袍的汉子夹着一片风雪走了出去。

  “你是唐人的斥候?你说突厥人要由此防御白亭?”

  众人中间,一个眉梢顶雪、赤红脸庞的中年壮汉把一双凛厉的大眼看定了杨帆,用很标准的汉话沉声问道……明天是个难得的好天气,延续阴了多日的天空阴沉了。

  白雪皑皑,远方雪原上,突然隐隐绰绰出现一群黑点。

  黑点渐突变的明晰起来,原来是一队披挂划一的大唐边军将士,一式的笨重牛皮铠甲,外罩白色半臂战袍,鲜明的头盔上是鲜明的火红盔缨,在白雪覆盖的雪原上,就象一团烈火般醒目。

  飞狐口守将徐义生带了一群亲兵出来行围打猎了。连着好几天的坏天气,时而刮风,时而下雪,时而狂风夹着暴雪,徐郎将在营寨里闷了多日连房间都不大出,如今好不容易来了一个大晴天,他趁机带了一群亲兵出来行围散心。

  策马雪原,说不出的畅快,徐郎将的心境也为之大好:“哈哈,一连好几天的风雪,真是把人憋坏了,这样策马驰骋,当真快意无比!”

  一个亲兵笑道:“连着好几天的风雪,咱人受不了,那些野兽更受不了,如今好不容易放晴了,正是那些野兽出来寻食的时分,以郎将的神箭,我们明天一定能一无所获。”

  徐郎将放声大笑,用长弓指着那亲兵道:“就你小子会说话,哈哈!今儿我们猎几头鹿回去,给兄弟们打打牙祭。”

  他刚到这儿,一名四下瞭望的兵士突然叫了一声:“郎将,那边有动静!”

  徐郎将还以为那兵士发现了什么野兽,反手便从箭壶中抽出一枝羽箭扣在弦上,循声望去,口中说道:“看到了什么东西?”

  那兵士双手一按马鞍,居然纵上了马背,手搭凉蓬,眯着眼睛往远处望了望,大声叫起来:“有人!好多人!”请记住:飞翔鸟中文小说网没有弹窗,更新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