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醉枕江山 > 第二百八十八章 惆怅暗生

第二百八十八章 惆怅暗生

  第二百八十八章惆怅暗生

  第二百八十八章惆怅暗生

  杨帆稍作迟疑,对武三思道:“王爷,武氏族人家宴,在下一个外人,似乎不宜参与吧?”

  武三思笑道:“这有何妨,你是攸宜的部下嘛,也算是我们一家人啦。()到时候,薛师和丘神绩将军也要来的,这两个人一个是你师傅,一个是你的老上司,正好见上一见,聊上一聊。”

  杨帆施礼道:“恭敬不如从命,既然如此,那么在下一定准时赴约就是了。”

  武三思仰天大笑道:“好!好!哈哈哈哈……”

  方才,狄仁杰邀杨帆赴宴的情形,他也看见了。上一次,他想拉拢狄仁杰,结果狄仁杰却借口闹肚子,直接拒绝了他的邀请,如今杨帆当朝满朝文武的面,拒绝了狄仁杰的邀请,而愿意赴武氏之宴,他算是出了一口恶气,心中自然好不快意。

  狄仁杰对杨帆的选择似乎有些意外,他深深地望了杨帆一眼,语重心长地道:“贤侄,安危相易,祸福相生,初得高位,还须格外谨慎,须知……那虾子的大红之日,便是它的大悲之时啊。”

  杨帆谦逊地笑答道:“狄相的教诲,卑职铭记心头。不过,卑职也听人说过,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怎么活都是这一辈子,若有大红的机会却弃而不取,那岂不是要与草木同朽了么?”

  狄仁杰叹了口气,神色间更加失望,他缓缓地摇了摇头,对杨帆道:“既然如此,杨帆,你……好自为之吧!”

  狄仁杰把袍袖轻轻一拂,举步离去,围观的众文武官员见状也纷纷离开。一路走去。交头接耳议论不已。武三思见狄仁杰吃瘪,心中更加高兴,哈哈大笑着对杨帆道:“杨帆呐。这一遭你可是彻底得罪了狄老狐狸了,老狐狸可是当朝宰相,你不后悔么?”

  杨帆正色道:“杨帆得有今日。离不开薛师、丘大将军和武大将军的栽培,做人怎么能忘本呢?再者说,人有绝交,才有至交!杨帆既然选择了,就绝不后悔!”

  武三思目射奇光,上上下下仔细打量杨帆几眼,赞许道:“好!人有绝交,才有至交!这句话说的好!杨帆,本王保证。你不会后悔的!”

  “谢王爷!”

  杨帆一揖下去,武三思大笑离去!

  早朝过后,杨帆对宫廷警戒又做了一番安排。便赶到了夹城。

  此时。他已经是左羽林郎将,不当值时住在宫外自己家的宅院里。当值时就宿在玄武门城楼,倒不必与其他侍卫们一样住在夹城的侍卫营地了。杨帆进了夹城,便拐向了女侍卫们的住处。

  杨帆想见见小蛮。

  天子指婚,由不得他们自己作主,这个亲想结也得结,不想结也得结,这个结局已经无法改变。(。m)杨帆也想不出逃避这桩婚姻的办法,可他还是想见见小蛮。

  他也知道,小蛮未必就愿意嫁他,至于为什么要见小蛮,他心里也说不清楚,大概能跟小蛮说说话,彼此了解一下对方的真实想法,心里总会踏实一些。

  谁料杨帆到了女侍卫们的营房前面,根本就没有见到小蛮,那些女侍卫们一听杨帆到了,唿啦啦地就迎了出来,莺莺燕燕一堆人,其中没有谢小蛮在其中。

  “哟,这还没成亲呢,就迫不及待地来见新娘子啦?”

  “二郎,恭喜你呀,能娶到小蛮这样的好女子!”

  “杨郎将,你和小蛮成了亲,我们可就是小蛮姐姐的娘家人了,你以后可不许欺负我们小蛮姐姐,要不然我们一班娘子军就杀到你家里,找你算帐!”

  杨帆被她们七嘴八舌吵得头晕,只好陪笑施礼道:“各位姑娘,在下想见见小蛮,呃……有些事情要跟她谈,你们……能否叫她出来一下……”

  “不成不成!这可不成!杨郎将,你可不能坏了规矩!天子许婚,你和我们小蛮妹妹的婚礼已经开始操办起来了,这时候绝对不可以见面的,你不知道吗?你有什么事跟我们说好了,我们就是小蛮的娘家人!”

  杨帆道:“我只是要见她一面而已,这有什么关系?”

  兰益清笑嘻嘻地道:“你有什么话儿,要么告诉我们,让我们来转告小蛮姐。若是不急呢,就等小蛮姐嫁了你,洞房之夜的时候你们两个再细细地说,总之呢,现在是绝不能见面的,这个规矩连我都懂,很不吉利的!”

  杨帆奇怪地道:“我以前也不是没有见过她,见见她,说说话,怎么就不吉利了?”

  高莹笑吟吟地道:“此一时,彼一时也。以前,你跟我们小蛮可没甚么关系,现在就不同了,你们一旦做了夫妻,那就要一生一世,永不分离。现在你二人有了夫妻的名份,却还没有夫妻之实,若是你与她见了面,少不得还要分开。尚未拜堂,便有分离,很不吉利的!”

  杨帆好说歹说,这些姑娘只是不允,反而七嘴八舌,把他好一通取笑,杨帆无可奈何,只好在姑娘们的取笑声中狼狈而逃。

  杨帆离开女侍卫的营地,迎面恰好碰上黄旭昶等几个百骑中的侍卫,黄昶旭等人看见他从女营那边过来,嘻嘻哈哈的又是一通取笑,杨帆招架不住,只好再次落荒再逃,等他逃出夹城,到了集仙殿时,这才松了口大气。

  一抬头,杨帆恰看见一个锦袍玉带的小小少年带着两个小太监从身边经过。杨帆一看,认出此人乃是楚王李隆基,杨帆忙站定身子,向他欠身施礼道:“杨帆见过楚王殿下!”

  李隆基一见是他,小脸上登时露出一副愤怒的神色,他站住脚步,狠狠地瞪着杨帆,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小嘴张了一张,又紧紧抿上,只是重重地哼了一声。高高昂起头。从杨帆身边大步走过去了!

  杨帆直起腰,疑惑地看着李隆基气鼓鼓的背影,心里先是有些纳罕。忽然想起早朝时武三思相邀的那一幕,杨帆不禁恍然:“原来如此,想必是我答应武三思邀请的消息已经传开了。李三郎这是恼我做了武家走狗啊!”

  杨帆苦笑着摇了摇头,内间不是那么好当的,“投效武家”是一桩绝对的大机密,如果他能被武家人当成心腹,那么他能发挥出的作用将十倍于他现在的身份地位所能掌握的力量。

  所以,这件事不可能让太多人知道,如今知道他投效武家真相的,只有沈沐的人和太平公主,就连狄仁杰都是蒙在鼓里的。楚王李隆基还是个七岁的小孩子,喜怒形于表色,没有什么城府。那就更不可能让他知道了。

  看这样子。恐怕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得以武氏鹰犬的身份。受到李唐宗室和忠于李唐的大臣们唾骂了。

  史馆里,上官婉儿住处的外面,小蛮正静静地候在花树下面。

  小蛮今天穿了一件大袖对襟的嫩黄色纱罗衫子,小蛮腰上束着曳地长裙,系一条细细的藕色带子,打成一个合欢结,更加渲染出了少女腰肢的纤细和婀娜的身段。那一头乌黑的秀发挽成了一个“垂练髻”,透出几分属于少女的娇俏和可爱。

  上官婉儿坐在房中,身形微微隐在窗后,静静地看着她。

  小蛮正当妙龄,身材发育的很好,v字领内一抹绯色的抹胸,裹着一对初初发育的乳丘,含苞待放。一双精致性感的锁骨一览无余,那粉胸半掩凝晴雪的风韵中,隐隐透出一道诱人的沟壑,明眸皓齿,软媚着人,又有一种成熟女儿家的风情滋味。

  小蛮是很少穿女装的,尤其是这样比较艳丽的女装,更是从不曾穿过。可是武则天为她指婚之后,她就成了准新娘,无需伴随武则天左右担任侍卫了。那些女侍卫们都把她当了试验品,绞尽心思地打扮她,似乎把自己对未来嫁为人妇的美好憧憬和希望都在她身上先预演一遍似的。

  小蛮的衣着、发式,打扮,根本由不得自己,全是那些姐妹们帮她收拾的,衣服也好、发式也罢,都不知已经被她们变换了多少种,有的衣着穿戴直叫小蛮面红耳赤,眼下这种打扮算是双方妥协后的一种结果了。

  只是这样的打扮,小蛮依旧有些不自在,她站在花树下,总是很不自然地去拉扯衣襟,把衣襟往上提一提,把领口紧一紧,试图掩住她那微微露出的胸口,结果她刚把衣衫拉上来,那柔滑的衣衫便又滑下去,懊恼不已的小蛮只好再来一遍。

  在窗内悄悄看着她的婉儿,瞧见她这稚气可爱的动作,不禁有种想笑的感觉。

  小蛮心慌慌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好,她来见上官婉儿,正如杨帆去见她,也是一种下意识的举动,或者在她看来,婉儿姐姐是无所不能的,大概也只有婉儿姐姐才有办法解决他们目前的困境,或者让她明白该如何去做。

  她知道,婉儿姐姐与杨帆是相爱的,虽然错不在她,她却有种感觉,仿佛自己是一个偷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的小偷。

  上官婉儿还没有让她进去,她站在树下,一阵风来,吹得落英缤纷,桃花瓣落在她的头上、肩上和衣带上,于是,除了不断地向上拉扯衣衫的动作,小蛮又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拂花。

  上官婉儿在窗内静静地看着小蛮稚气可爱的举动,心中的些许怨尤就像那吹落的花瓣一般悄然散去,这样的小蛮怎么可能让人恨得起来?再说,她心里也很清楚,这一切都怨不得小蛮,小蛮也是一个受害者。只是感情上,婉儿依旧有些接受不了,而现在,怨尤一去,留在她心底的,就只有一种莫名的惆怅了。

  “叫她回去吧!”

  婉儿轻轻地叹了口气,对身边的心腹宫娥吩咐道:“告诉她,马上就要嫁作人妇了,以后,好好为人妻子,侍奉夫君……”

  婉儿说到这里,眼圈忽然红了,她低下头,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继续道:“以后,她就不再是内卫中人,我与她,难得在宫中相见了。不过……我们依旧是好姐妹!我……祝她幸福一生,让她不用……牵挂于我。”

  那宫娥轻轻答应一声,转身向外走去,婉儿轻轻地仰起头,晶莹的泪花儿正在她的眼睛里打转,但她……就是不许它掉下来!

  通知:为活跃书评区,充分调动才子佳人们的参与积极性,为广大书友呈现更多有深度,有内涵,新视角,高品质的精彩书评,把书评区建设成我们共同的网上家园,和谐,有爱,让人流连忘返,特在本书评区设立书评擂台赛。

  本擂台赛每月为一赛季,共设十二赛季。每赛季设奖金十万币,评出擂主一名,奖金三万币;副擂主两名,各奖二万币;另设优胜奖10名,各奖三千币。年终由12赛季的擂主中产生总擂主一名,奖盟主一个。

  书评擂台赛拟向全体书友征集冠名权,标的为十万币,中标的书友拥有当月擂台赛冠名权。

  新年伊始,第一赛季的锣鼓已经敲响,才子佳人们,准备好了么?敬请大家踊跃参予!请记住:飞翔鸟中文小说网没有弹窗,更新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