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醉枕江山 > 第三百零三章 洞房?洞房!

第三百零三章 洞房?洞房!


  第三百零三章洞房洞房!

  一浊道人干笑道:“薛师匆忙赶来,忘了准备贺礼。薛师说,自家弟子成亲,做师傅的哪能连件礼物都不准备呢,所以……回去准备贺礼了,呵,呵呵……”

  杨帆听了,有些忍俊不禁。

  薛怀义的为人品性固然令人不敢恭维,不过此人很有一点江湖义气,杨帆虽不屑其发迹途径,也不想学他,但是对这位真心关爱自己的薛大和尚还是颇有亲近之意的。

  薛怀义既然离去,杨帆只得先邀一浊入内,一浊头顶光光、身披袈裟,在贺客之中颇为另类。等他入座之后,酒也喝、肉也吃,坦然自若,神态从容的时候,大家就更觉得另类了。

  喜宴又进行了小半个时辰,司仪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护国法师、白马寺方丈怀义大师到”

  杨帆等人再度迎出门去,就见薛怀义一身大红袈裟,一颗秃头在灯光下闪闪发光,左右陪着弘一、弘六等人,在他们身后还站着四个膀大腰圆的和尚,用十字木架和绳索抬了一棵金灿灿的果树,果树上似有一颗颗小红灯笼似的闪闪发光。

  薛怀义一见杨帆,便大笑道:“好徒儿,为师酒醉,竟然忘了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亏得你六师兄提醒,哈哈,看你如今模样,还真有几分新郎倌儿的样子啊,恭喜、恭喜!”

  杨帆连忙上前见礼,道:“弟子杨帆见过师尊!”

  武攸宜和丘神绩也上前道:“见过薛师!”

  薛怀义摆手道:“嗳,不用见礼,不用见礼了。天大地大,今日新郎倌儿最大,洒家今日也是一个贺客,无需多礼。走走走。咱们进去喝喜酒,洒家来得迟了一些,好酒不曾被你们喝光了吧?”

  杨帆笑道:“师尊既然来了,今日一定要不醉无归。要说好酒么,师傅放心,弟子这儿一定管够!”

  “好!只要有好酒,洒家就放心了!”薛怀义抚着肚皮,漫不经心地道:“十七呀。今儿是你的大喜日子,为师一个出家人,也没什么贺礼送你,就送你一颗百子树吧。呵呵,百子千孙,大吉大利。”

  小蛮一旁听了,小脸忍不住又是一皱。心道:“真是的。这男人怎么一个个的都这样啊,难道女人成亲就是为了替你们男人一窝一窝地生孩子么?”

  弘一道:“十七呀。师傅送你的这棵果树可不一般呐,这树以黄金为干、碧玉为叶、火玉为实,火玉共一百颗,颗颗价值千金,这棵果树那可是价值连城啊!”

  弘六马上接口道:“这宝树。枝干共耗黄金一百四十三斤八两五钱,不过这也不算什么。黄金有价玉无价呀,这上面的树叶儿可全是上等佳质的翠玉所雕,每一片都……”

  他还没说完,薛怀义就瞪了他们一眼,笑骂道:“不过是为师自库中随意取来的一件贺礼罢了,你们显摆些什么。一边儿去!”嘴里说着,脸上却露出洋洋自得的神色。

  薛怀义今日赶来喝喜酒。本来是备了一份贺礼的,虽然贵重,也不过是些金饼玉佩一类的东西,可是等他赶到杨府,正好听见在门外吃流水席的客人大惊小怪地说起太平公主刚刚送来的礼物,薛怀义一听脸上就挂不住了。

  他这人一向最喜欢出风头,除了武则天他不敢比,在任何人面前,都要比个第一才甘心,哪肯让太平公主压他一头,当下二话不说打马就走,誓要找出一件可以压太平公主一头的礼物出来。

  别看他嘴里说什么只是随意取来的一件贺礼,其实这棵华贵艳丽的金果树,在他的藏宝之中那也是独一无二的,为了别人送他这件瑰宝,他还答应了别人一件事情的,如今忍痛割爱,正要借两个心腹弟子之口,说与那些不识货的客人们知道。

  瞧见那些客人惊羡称奇的模样,薛怀义心中得意之极,杨帆素知他为人,听到这里已知他方才为何来而复去了,对于如此重礼,杨帆免不得又要推却一番,之后便亲手斟一杯酒,叫新妇献与师尊。

  薛怀义接过喜酒一饮而尽,哈哈大笑道:“你去忙,你去忙,洒家自与两位大将军吃酒便是!”

  这时司仪在门口又喊:“梁王千岁驾到……”

  杨帆听了,少不得与小蛮还要再迎出去,丘神绩和武攸宜向薛怀义告了声罪,也一同出去,唯有薛怀义安坐不动。他那些弟子们见师傅不动,也都大剌剌地坐在那儿毫不理会。

  武三思是王爷,若论身份,以他最为尊贵,连主人带客人,全都迎了出去,众星捧月一般把他接进来。武三思送了一对玉鸳鸯为礼,比起魏王武承嗣派人送来的贺礼自然贵重,但是与方才太平公主和薛怀义送的宝物相比,却是没有引起丝毫轰动。

  武三思神情倨傲,大摇大摆地往堂上走。进了大堂,一见居然还有客人坐在那儿没动,便露出些不悦之色。

  薛怀义一手抓着酒坛子,指着他大笑道:“三思,你来的好晚,当罚酒三杯!”

  武三思定睛一看,挺起的胸膛“噗哧”一声就瘪了,赶紧踮着小碎步迎上去,满脸堆笑地道:“哎呀,薛师,原来你也在这里!”

  薛怀义打个酒嗝儿道:“废话!今天成亲的是洒家的弟子,洒家不在这儿,还往哪里去?”

  武三思道:“是是是,三思糊涂,怎么竟把这碴儿忘了。理当罚酒,理当罚酒!”赶紧摆好三个杯子,斟满酒一饮而尽,这才陪着笑脸在薛怀义身边坐下,替他斟上一杯,道:“薛师,请!”

  丘神绩看武三思竭力巴结薛怀义的样子,不禁暗暗冷笑:“薛师已经答应替魏王进言了。他送杨帆的这株百子树,就是魏王送他的镇宅之宝。魏王马上就要成为大周太子,你这时才急来抱拂脚,还赶趟么?”

  杨帆一见梁王也有了差使,不需要自己相陪。不禁微微一笑,对小蛮道:“走吧,咱们到外面去敬一敬修文坊里的那些乡亲,天色不早了,一会儿他们就要散席回去的。”

  “好!”

  小蛮温顺地答应了一声,随着杨帆往外走,杨帆走出两步,忽然觉得小蛮的眉眼神态大异寻常。心头不禁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

  喜宴终于散了。

  本来,马桥和高莹、兰益清他们还想要闹洞房,但是因为来的客人太多,杨帆和小蛮忙里忙外。等他们把一拨拨客人陆续送走的时候,已经快到三更天了,若是再闹上一场洞房,杨帆这洞房花烛夜怕是就过不成了。

  马桥娘和面片儿耳提面命。不许马桥坏了人家洞房花烛的好时辰,几人一想确也在理。只好意犹未尽地放过了这个机会,也向杨帆一一告辞,就此散去不提。等到客人们全都散尽了,杨帆和小蛮就像刚打完一场仗似的,忽然就觉得腰酸背疼。

  三姐和桃梅摇摇晃晃地走过来。两个丫头的小脸都被汗水冲花了,她们有气无力地对杨帆道:“阿郎、娘子。请早些安歇了吧。婢子会把客堂打扫干净的。”

  厨子林锡文没精打采地道:“阿郎,小的……从下午忙到现在,水米未沾牙呢,小的先吃点东西垫吧垫吧,就帮她们打扫客堂。”

  杨帆也不知该如何安排,忍不住去看小蛮。小蛮咳嗽一声道:“你们都辛苦一天了,堂上先这样吧。不忙着收拾,赶紧吃点东西早早歇下。明日一早,我店里会派几个伙计来帮着洒扫的。”

  几人一听如蒙大赦,连声道谢。小蛮微微一笑,道:“这点东西,你们拿去,置办几套新衫子。好了,今儿大家都辛苦了,快去歇息吧。”

  “谢谢娘子,谢谢娘子!”

  东西入手,赫然是几粒金豆子,桃梅、三姐儿等人喜出望外,连声道谢。小蛮也是看他们着实辛苦,中间回新房补妆换衫的时候,灵机一动,从被底摸了几粒压床的金豆子来,这时正好派上用场。

  杨帆惊奇地看着小蛮,端庄沉稳,胸有成竹,还真有几分当家主妇的气派,难道这成婚可以让人一下子就变得成熟起来?这还是那个刁蛮俏皮的小丫头?

  三姐儿几人也真是累得狠了,脚后跟都站得生疼,原先还不觉怎么,这一歇下来,真是一刻也坚持不住了,主母既然吩咐下了,便一溜烟儿退了下去,只剩下陈寿慢了一步,等那三人离开之后,对杨帆道:“阿郎,赵逾因故未来,嘱咐老奴把这份贺礼送上。”

  因为小蛮在场,陈寿没有多说,杨帆一听是赵逾,自然明白实际上是沈沐送给他的新婚贺礼,东西接到手中,却是一个牛皮纸袋,轻飘飘的,也不知揣了些什么东西,陈寿微微一笑,向新郎新妇一躬退下。

  曲终人散,客堂上只剩下杨帆和小蛮两个人了。小蛮一见四人退下,肩膀也塌了下来,长长地舒了口气,说实话,她也累得惨了,这一天啊,总算是熬过去了。

  小蛮微微一转身,忽然瞧见杨帆正看着她,心里没来由地又紧张起来。不对,这一天好象还没有过去,貌似她这位新娘子还没有履行完一个新妇全部的责任啊,接下来该干什么呢……

  小蛮脑海中迅速闪过了一副副男女交合的画面,其情其景叫人眼饧耳热,那是宫中派来的两位老女官逐幅讲解与她知道的《三十六宫图》。小蛮已累成一团浆糊的脑瓜儿突然福至心灵般清醒过来:“对了,接下来应该是……,洞房?洞房!!!”请记住:飞翔鸟中文小说网没有弹窗,更新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