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醉枕江山 > 第三百二十七章 迷恋你的怀抱

第三百二十七章 迷恋你的怀抱

  第三百二十七章迷恋你的怀抱

  杨帆今日大仇得报,心愿得偿,自然是快意无比。

  对于逝者的责任,他已经尽到了。今后,他要为自己、为生者而活,未来的日子对他来说将更有意义,他要建功立业,要光大门楣,要不负婉儿的一片痴心,还要找回幼年失散的阿妹,有一种苦尽甘来的感觉。

  这一夜,杨帆酩酊大醉。

  长到这么大,这是杨帆第一次解开心防,让自己踏踏实实地大醉一场。

  小蛮吃力地架着杨帆,摇摇晃晃地往卧室里走。她从不知道一个人喝醉了的时候身子可以重成这样。

  “今夜叫他睡在榻上,我打地铺就好了!”

  小蛮想着,架着杨帆走到榻边,弯下腰去刚想把他轻轻放在榻上,杨帆就一头栽了下去,小蛮“哎哟”一声,被他一拖,立足不稳,一下子扑倒在他的怀里。

  小蛮又羞又窘,想要挣脱出来,可是她的一条手臂被杨帆死死地压在身下,根本抽不出来。小蛮使劲挣了两下,杨帆似乎硌的不太舒服,忽然一翻身,大腿一抬,便搭到了小蛮腰间,把她牢牢的卡住。

  小蛮吓呆了,整个身子僵卧如弓,一动也不敢动。

  她紧张地看着杨帆,杨帆两颊酡红,呼呼大睡,一阵香甜的鼾声顷刻间就响了起来。小蛮啼笑皆非,努力抽了抽手臂,还是没有**,小蛮转了转眼珠,又**去推杨帆的大腿。

  他的大腿好粗、好**啊。小蛮费了好大的劲儿,卡在她腰间的大腿才松动了一些,小蛮心中一喜,继续加大力道。眼看就要把杨帆推得仰面去睡,杨帆突然不满地“咕哝”了一声,**一翻身子。

  “啪!”

  那条大腿重新卡回了她的腰间,膝盖抵在她的后腰眼上,一只大手则狠狠地拍在了她的臀部上。

  前功尽弃!

  这一下两个人契合得更紧密了,小蛮以一种很暖昧的**侧卧在杨帆怀里,那唯一得以自由的手臂也被杨帆揽住了,小蛮又羞又气。偏偏挣脱不得。

  “咦?我居然没有揍他!”

  经过一番努力挣扎,始终无法摆脱杨帆的小蛮气喘吁吁地停下来,忽然惊奇地发现自己方才居然没有“发疯!”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自己有什么毛病了,武厚行那个病秧子并不是她的第一个受害者。她童年时被带到长安。侍候公孙小姐只有一年半左右的时间,之后就被她的师傅看中,成了太后近身女卫的人选之一。

  在那艰苦的训练岁月里,与她切磋过的可不只有她的师姐妹,还有从宫卫中调过来的武技高手。只要有男人以擒拿角搏等近身肉搏技巧把她制服。与她的身体接触稍微大一些,她立即就会“发疯”。

  她会马上爆发出近乎自身一倍以上的战力,把对方打得鼻青脸肿,奄奄一息。直到再也动弹不得,以致后来再也没有一个男人愿意与她切磋。尽管她也清楚对方对她并没有恶意。可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所以,在新婚洞房之夜。尽管她也很清楚自己的要求实在是太过无理,可她不能不提出来。不然的话,如果杨帆执意与她同房,很可能……她的洞房之夜,就是她守寡的开始了。

  然而,小蛮此刻却惊讶地发现,尽管杨帆以这样暖昧的**压着她,几乎是把她整个身子都压在自己身下,她却依旧很正常,她既没有一脚把杨帆踢飞,也没有一拳打断他的肋骨。

  “天呐!我……竟然正常了?”

  小蛮惊奇地自问。

  清晨,公鸡“喔喔”地打着鸣儿,杨帆闯鸡而醒。

  正值夏日,天亮的早,则天门上的钟鼓还没有敲响,窗棂上已经透入了白蒙蒙的光明。

  杨帆醒过来之后并没有马上睁眼,他的头还是昏沉沉的,宿醉初醒的感觉实在不好受。不过,锦被光滑的感觉从指端传来,却非常舒服,细腻、光滑、柔软、结实,富有弹性……

  “嗯?弹性!”

  这个感觉映入心里的时候,杨帆“呼”地一下张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乌油油的一头长发,那秀丽的长发有些蓬乱,就在他的颌下,目光再往下看去,衣裙纠缠在她的身上,绷出了曼妙的体态,杨帆的一只大手正抚在她高翘而圆润的臀部上。

  杨帆吓了一跳,他没敢乱动,只是悄悄挪开了胸口,然后他就看到一张俏丽的小脸,被他的胸膛捂得红扑扑的,那双整齐、细密的眼睫毛,正轻轻覆盖着她美丽的眼睛上,小蛮正在他怀中熟睡呢。

  杨帆不知该如何是好了,他鬼鬼祟祟的正想毁灭非礼人家的证据,小蛮的身子忽然动了一下,大概是他的动作把小蛮惊醒了。杨帆赶紧躺回枕头,闭上眼睛,佯做熟睡。

  可是他的神志已经清醒了,手依旧盖在小蛮的臀部上,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那里的丰满、圆润、结实、**与弹性。

  小蛮醒了,她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这一醒过来,才发觉自己的一条手臂依旧压在杨帆身上,已经压得没有一点知觉了,整个身子就那样侧卧如弓地睡着,整整一晚都没有换过**。

  一想到自己就这样在杨帆身下睡了一晚,小蛮有些难为情,同时又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这是她自童年时睡在阿兄怀里之后,第一次在别人怀里睡了一夜,她似乎又找到了那种踏实、安稳的感觉。

  悄悄张开眼睛,见杨帆依旧在呼呼大睡,小蛮赶紧向外**自己的手臂。

  “这家伙。怎么这么沉啊!”

  小蛮费了半天劲,也没**自己的手臂,忍不住轻轻咕哝了一声。杨帆依旧在装睡,还微微地发出鼾声。

  小蛮想从他身下挣脱出来。身体便不免有些动作,两人都是一套夏日穿着的薄软轻衫,杨帆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小蛮的腰肢柔韧**的**,感觉到她那紧绷绷的臀部**拱起时隐隐跳跃的臀肌所散发出的青春活力。

  这种感觉当然很诱人,杨帆很想体味更多。可是已经深知欢爱滋味的他是禁不起一个美丽少女在身下如此**的,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有了反应,如果被小蛮察觉……

  杨帆似乎想到了自己凄惨的下场,他当机立断。马上梦呓似的咕哝了一声,小蛮立刻吓得不敢动了,她紧紧闭起眼睛,缩紧身子。小猫儿似的装睡。

  杨帆咕哝了一声,翻了个身,面朝床里,小蛮不失时机地把她的手从杨帆身下抽了出来,两个人配合的真是天衣无缝。

  小蛮蹑手蹑脚地下了地。长长松了口气,这才发觉自己那条被压了一晚的手臂酸麻得一点气力都使不上。

  杨帆面朝床里,等着小蛮离开,以免两人尴尬。可是他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开门的声音,杨帆正暗暗纳罕。不知自己该不该此时“醒来”,忽然觉得榻上一沉。小蛮似乎又悄悄地爬到了榻上。

  “她要干什么?”

  杨帆一边打着鼾,一边好奇地猜测着,他感觉到小蛮的呼吸就拂在他的耳朵上,杨帆把眼睛悄悄张开一条缝,就见小蛮从他身上悄悄伸过手来,抓起放在床榻里边的一套被褥,然后就像贼一样溜开了。

  很快,杨帆就听到地板上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明白过来的杨帆不禁露出啼笑皆非的表情。

  小蛮铺好被褥,看看犹自“熟睡”的杨帆,俏皮地吐了吐**,和衣躺了下去,轻轻过拉薄衾,盖住自己身子,小蛮忽然有些怀念他的怀抱了。

  “当,当,当”

  则天门上钟鼓齐鸣,杨帆和小蛮“同时醒来”,两个人互相笑笑,道了一声:“早啊……”

  两个人的笑容,似乎都带着一抹得意的味道。

  近来朝廷多事,武则天改变了隔日一朝的规矩,每日都开朝会。如今政局稳定下来,便又恢复了隔日一朝的规矩。

  杨帆的左羽林卫自昨日傍晚起就与右羽林卫换防了,他至少会有半个月的休息期。杨帆是军人,当然不可能每天都待在家里,不过这段时间着实辛苦,他想告几天假还是很容易的,他的顶头上司就是野呼利,哪能不予他方便。

  杨帆用过早餐就离开家门去找赵逾了。

  当初他认识赵逾的时候,是因为赵逾的耳目人身份,虽然后来知道这赵逾是沈沐放在洛阳城的一个耳目,但他的公开身份依旧是包打听,杨帆要找人,当然要找他帮忙。

  杨帆原打算在他报仇雪恨之前,不与任何人有过深的牵连,当时没有着手寻找妞妞,就是担心在复仇**中失手**身份,反而牵连阿妹。至于后来与婉儿暗订终身,以及皇帝赐婚小蛮,则非他能预料的了。

  如今他最后一个仇人业已授首,就该着手寻找阿妹了。

  在杨帆看来,要寻找阿妹应该并不太难,这天底下姓公孙的固然不少,可是夫家姓裴、自家姓公孙的却绝不会很多。而且,这个**被广州都督路元睿视若上宾,那么她必然是极有身份的,这样的人家更不会许多。

  天下权贵,多集中于洛阳和长安,杨帆打算让赵逾动用他的人手先在洛阳查访一番,如果洛阳没有,就请身在长安的沈沐在那边代为寻找,沈沐与长安的高门大阀来往密切,如果有这样一户人家,或者曾经有这样一户人家,他一定可以打听到。

  如果这样依旧找不到的话,那么就只有使用遍贴寻人启示的法子了,虽然那些高门大阀不会去街巷间看这些东西,但是这样的人家大多仆从如云,这些仆从之中总会有人知道的。

  赵逾听说杨帆叫他帮忙找人,自然无不应承,问明杨帆所知道的线索之后,立即便安排了下去。此时,天爱奴已经进了城,往修文坊去寻找杨帆了!

  启蒙书网请记住:飞翔鸟中文小说网没有弹窗,更新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