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醉枕江山 > 第五百三十章 进退维谷

第五百三十章 进退维谷

  孟折竹脸色凝重地道:“我们派一路人马去河白寨子为她解围,主力只能去取姚咐,只要我们夺了姚州,河白寨子自然无忧,如果多拖延一刻,我们全族却有可能……,陷入更大的危机当中!”

  孟折竹转向薰期,诚恳地道:“我很喜欢薰儿,为了她,我可以舍弃自己的性命。但是现在不是展现我个人勇武的时候,我是一族之长,要为全族人负责!如果薰儿有个好歹……,做为她的男人,我会用云皓和文轩的人头为她偿命!”

  薰期大笑起来,道:“说的好!这才是一个称职的土司!”

  薰期慢慢站起来,威严地看着头人们,沉声道:“文皓和云轩图谋的是我们的领土和子民,黄景容那个贪官比豺食还要贪婪,他在您肿时就曾向我索要过一具有真人大小的金佛,你们以为,如果我们现在乞降,会得到什么?

  你们以为不满足他们的胃口,他们会答应与我们谈和?忍让不会得到和平,只会让他们的贪婪和野心更加难以满足口鱼的身上剪不出羊毛,同黄景容这样的贪官我们没什么好谈的,同文皓、云轩这种以下犯上的狂妄之辈我们更没有什么好谈的!

  我黄期要为祖先留下来的这片土地和这片土地上奉养我的所有子民们负责!薰儿是我最疼爱的女儿,也是折竹土司的妻子,但是为了我们的领土和子民,我只能置其安危于不顾,折竹土司也宁愿放弃这个机会!

  我将和折竹土司一起,带领你们打回姚州城去,打疼他们、打怕他们,叫他们再不敢把我们看成可以随意宰杀的羔羊!此一战,我们要象光阴一样,有进无退,再有胆战退缩言和者,有如此几!”

  薰期投出锋鞘,一刀斩下,面并锹木制的几案“嚓”地一声被祈去一角。

  孟折竹也霍然站起,他的身形高大威猛,这一站起,脑袋几乎顶到棚顶孟折竹攥着刀柄,沉声喝道:“立即砍伐树木,制造云梯、撞木等攻城器械,采集毒药、淬炼箭头、削制竹箭。

  此一战,只许胜、不许败!”

  棚帐中的大头人们纷纷单膝跪北,以手抚胸,异口同声地道:“谨遵土司大人命令,有进无退、有胜无败!“

  棚帐中的声音有种气壮山河的气势,远处巡戈的土兵依稀听到了些什么,纷纷伫足向棚帐这边看过来,拴在棚帐外面的马匹,似也感受到了众土司、头人们声音中那种悲壮的气氛,纷纷昂首长嘶起来。

  头人们纷纷钻出棚帐,热血沸腾地赶回自己的驻营地,准备发动对姚州城的突袭反攻。棚帐中只剩下薰期和孟折竹两吓)人。

  薰期怒发冲冠的模样不见了,变得冷静沉稳起来,过了一会儿,他才低声道:“如果这一战失败,我们和朝廷谈判的本钱都将不复存在口我们自己的命可以拿来赌,全冇族的存亡,不能拿来赌!”

  “我明白!”

  孟折竹走到他身边,并肩向外看去,脸上带着与他的粗犷不相符的冷静:“从我们成为首领的那一天起,我们就不再是只为自己和家人活着口如果这一仗失败,我们只能向南诏和吐蕃求援了。”

  薰期皱了皱眉,道:“我也是这么打算的,不过,如果失败,我们最好先向南诏求援。南诏王会向我们索取财物,对我们的领土却没有垂涎之心,而吐蕃则不然。一旦依附吐蕃,他们会比大唐更加不堪!”

  孟折竹重重地点了点头,吐出一口浊气道:“看情形再说,先打完这一仗吧!”

  ※※※※※※※※※※※※※※※※※※※※※※※※※※※

  “小心!”

  杨帆猛扑上去,一把将薰儿摁倒在地,一支长矛般的巨大弩箭呼啸而过,擦着薰儿的身子飞过去,鹅卵粗的弩箭射中一根木桩,碗口粗的木桩应声而折,炸裂的木屑到处乱飞。

  劲风刮面,犹有痛意,想起只消被扑倒的稍慢一刹,自己就要被那大弩洞穿,薰儿的小※脸吓得一片惨白。

  黄景容亲自赶到河白寨子来了,不但他来了,就连文皓和云轩也来了。他们没有把嶲州、戎咐赶来的朝廷援军带来,却向他们借来了床弩。河白寨子脆弱的防御工事在这种犀利的武器面前怎么堪一击。

  好在姚州武装实际上就是文皓和云轩两位土司的私人军队,朝廷刮其为都督和刺史,等同于在军政上让地方自治,朝廷并不负责他们的武器装备,而远道赶来赴援的朝廷兵马所携的重型武器有限的很,床弩一共十二具,只借给他们三具,给他们的弩箭也有限,否则河白寨子早就被攻陷了。

  饶是如此,这三具床弩还是给河白寨子造成了巨大的威胁,尤其是黄景容一来,几乎把文皓和云轩的主力都带来了,他们夜以继日地攻打山寨,仅凭着兵员的消耗,寨子上面的防守力量便日益bó弱了。

  一天前,薰期头人忽然派来一支援军,大约有一千五百人左右,照理说,这个数量的兵马足以为他们解围,至少可以突破围山的军队,增强寨中的防守力量,可是黄景容在攻势受挫以后,居然亲自带兵赶来,正好迎上这支援军,援军损失惨重,没能冲进来。

  其实也幸好他们没有冲进来,否则现在外面这么多兵马困着,里面再冲进一千多号人,山上的饮水将马上告讫。实际上现在山上的饮水就已经不够了,现在已经开始限量供应。

  幸好黄景容、云皓等人对寨上缺水的事一无所知,否则他们也不用如此不计牺牲的猛烈攻山,只要再围上两天,山寨将不战自溃。

  床子弩一阵猛射,把寨上守军压制的抬不起头来,随即文皓和云轩的土兵便又如同一群兵蚁似的攻上山来。

  箭矢、石弹的远程对射之后,就是短兵交接。刀光剑影中不断有人倒下,呈半崩坍状态的寨墙上已经伏着好多具尸体,一直也来不及清理,有的尸体已经晾在那里两三天,被烈日晒得散发出阵阵令人作呕的臭气。

  战争是残酷的,仗打到现在,每一个人都麻木了,身边有人失去生命,旁边的人已无动于衷。一枝冷箭倏然飞过,射穿了一个人的咽喉,杨帆甚至顾不上看他一眼,只是一把将这个还未断气的人推开,挺枪冲上去死死堵住了他留下的豁口。

  河白寨子快守不住了!

  ※※※※※※※※※※※※※※※※※※※※※※※※※※※※※

  高青山用卷了刃的钢刀把一个冲上寨墙的土兵敲得脑浆迸裂,气喘吁吁地对杨帆道:“土司大人一定是遇上大※麻烦了,否则他一定会亲自带人来解救我们,薰儿小※姐在这里,土司大人不会不管!”

  杨帆大枪一摇,把两个土兵挑落寨墙,沉声道:“这些事顾不及理会了,这一拨敌人或许还能抗得住,等他们再来一拨,这道防线怕是就要守不住了,第二道关隘已经加固好了么,这一仗打完,我们主动撤到第二道防线上去继续固守!

  高青山咬牙道:“妇孺在后方日夜加固修建,现在已经变不出什么新花样了,打退这一拨敌人,咱们就撤!”

  这场沃烈的厮杀又持续了一个多时辰,冇杨帆等人正渐渐不支,山下忽然响起了“当当当”的铜锣声,文皓鸣金收兵了。

  刺耳的铜锣声听在交战双方的耳朵里简直如同天籁之音,土兵们潮水般退却了,寨子上的人一下子松懈下来,紧张劲儿一过,才觉得身上最后一丝气力都被抽走了。

  许多人立即瘫倒在地上,顾不得身子底下还压着伙伴和敌人的尸体,顾不得身上的伤口正在流着血,他们什么都不想做,只想躺一会儿,多躺一会儿。妇人老人和孩子急急地冲上寨墙,给他们喂水,帮他们包扎伤口,就连几岁的小孩子,现在都能娴熟地帮人包扎了。

  杨帆现在的形象比别人强不到哪儿去,看起来就像一个蓬头垢面的乞丐,胡子拉碴,因为睡眠不足,两眼满布血丝。

  薰儿姑娘现在也与美丽丝毫不沾边了,她那个月牙状的美丽头饰早就不知道掉到哪儿去了,蓬松的头发像个鸡窝,灰蒙蒙的全是灰土口原本蛋清般白皙娇嫩的脸蛋都被烟灰熏黑了,衫子皱皱巳巴的已经看不出本来颜色,上边还沾了许多黑红色的血渍。

  攻打寨子的土兵一退,她就像那些坚守在寨墙上的男人一样倒了下去,躺得四仰八叉,毫不淑女。

  “喂,你的姿势……,可不好看,把腿合上!”

  杨帆累得有气无力的,居然还有闲心教导薰儿怎么做个小淑女,别人大概不会在乎薰儿现在的大字形模样,从文明世界里来的杨帆可接受不了。

  薰儿白了他一眼,气若游丝地道:“你可真有闲功夫!”

  话虽这么说,她还是听话的合拢了双腿,两条腿好象已经不是她的了,合拢的时候,大※腿筋都酸疼酸疼的。薰儿的小※脸薰得如灶王爷一般,这是上午风向突然转变时被毒烟弹熏的,所以她的眼睛现在也像小兔子一样红红的。

  杨帆沉默了一会儿,叹口气道:“你说,如果我现在下山会怎么样?他们会不会放过寨子里的人。”

  薰儿懒洋洋地道:“行了,试来试去的你不烦么?做贼的心虚,姓黄的不会让寨子里的任何一个人活着泄露他杀害钦差的事情!这个道理你当我不明白?我是不会在你背后捅刀子的。”

  杨帆又叹了口气,道:“可是,我担心青山兄不会这么想,你看他跟那几个人嘀嘀咕咕的,是不是有什么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