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醉枕江山 > 第七百六十八章 老子大不易

第七百六十八章 老子大不易

  杨帆跟作贼似的窜进房间,闪目观瞧,但见厅中空空,并无一道人影。レ.suimeng.♠随梦レ

  杨帆赶紧回身掩好房门,垫步拧腰,一个箭步窜进卧房,身子刚一闪过屏风,两眼便是一直。

  麻姑献寿的青铜灯树映得满室通明,小蛮早已躺在榻上,锦衾齐胸,只露出两痕雪白圆润的香肩,肩头有细细的一道红绳,敢情只穿了一个肚兜。

  蓦然看见杨帆作贼似的闯进来,小蛮顿时张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有些奇怪地看着他。

  “哈哈!知我者,小蛮也!到底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阿奴就没有这般自觉!”

  杨帆见状心花怒放,笑言道:“娘子当真识情知趣,原来早已在此等我了!”

  杨帆话音刚落,从锦衾中便“嗖”地钻出一颗小脑袋,惊讶地看着杨帆,奶声奶气地道:“爹爹!”

  杨帆伸向锦衾的手蓦然滞在空中,愕然道:“思蓉?”

  紧接着从小蛮身子另一侧又嗖地钻出一颗小脑袋,惊讶地道:“叠叠!”然后他就咧开嘴巴,开心地笑起来:“叠叠也来,捉迷常!”

  “啊?”杨帆的嘴巴张得大大的,能一口塞下两颗鸡蛋,他吃吃地道:“你……你们这两个小家伙怎么在这儿?”

  杨念祖没心没肺地笑,咧着大嘴道:“听娘亲讲故事,捉迷常。”

  杨帆颓然耷拉下脑袋,小蛮瞧见杨帆的神情变化,忽然“噗哧”一笑,眼波盈盈地向他一横,颊上泛起两抹娇羞的红晕,那种妩媚的少妇美姿,再衬着那雪嫩粉腻的肌肤,当真是色无边。

  思蓉瞪着一双大眼睛,很jǐng惕地看着杨帆道:“爹爹来干嘛呀?”

  杨帆吃吃地道:“我……天色不早了,我来睡觉啊!”

  “不要,娘亲要陪我睡!”

  思蓉马上抱住了小蛮的脖子,另一边的念祖见状,忙也扑上去抱住小蛮,骄傲地扬起下巴,向杨帆宣示着他们的领土主权。

  杨帆很没底气地向一双儿女解释:“可我……本来就是睡在这儿的呀。你们两个小淘气,不是一直跟奶娘睡的么?”

  思蓉鄙夷地瞥了他一眼,傲娇地扬起头道:“人家早就断奶了。”

  “嗯!断奶了!”念祖**地点头。

  杨帆苦笑一声,在榻边坐下来,努力地想了想,决心通过谈判来解决领土争端。他谆谆善诱地道:“阿爹应该和阿娘一块儿睡觉的,本来以前就是的。后来呢,爹爹出门去打仗,阿娘才把你们接过来,现在爹爹回来了,你们就应该回去跟奶娘睡了!”

  思蓉乌溜溜的大眼睛一转,疑惑地道:“你骗人!我怎么不知道?”

  杨帆道:“那时你们两个还小,当然不记得了。(百度随梦,最快更新)”

  思蓉想了想,又把小蛮的脖子抱紧了些,撒娇道:“我不管,反正人家就要跟娘亲一起睡!”

  念祖跟屁虫似的嚷着响应:“我也是!我也是!”

  杨帆低声下气地哄道:“你们两个要乖喔,你们听话,明天爹爹就带你们去南市玩,给你们买好多好多好吃的,还有好玩的。”

  念祖吞了口口水,看向思蓉,思蓉瞪了他一眼道:“大笨蛋,娘亲也可以给咱们买啊!”

  念祖恍然大悟,马上表明立场:“我不换!”

  眼见软的不行,那就只能来硬的了,杨帆瞪起眼睛,凶巴巴地道:“你们敢不听话,信不信老子把你的**打两瓣?”

  念祖指着他嘎嘎大乐:“叠叠是大笨蛋,屁屁本来就两瓣嘛!”

  杨帆泄气不已,一直笑看父子斗法的小蛮忍住笑道:“好啦好啦,蓉蓉乖,小宝也乖,爹爹回来了,要跟娘亲说点悄悄话,你们两个小淘气今晚和奶娘睡,要不然的话,爹爹一生气,明天又要走了。”

  杨思蓉和杨念祖闻言大喜道:“好啊好啊,那让爹爹走吧!”

  杨帆听得好不伤心:“我这爹当得……也太失败了吧?”

  小蛮幽怨地瞟了他一眼,半真半假地道:“看吧,整天不着家,连闺女和儿子都跟你不亲了!”

  杨帆叹了口气,本来只是假意伤心的,这时心中真的生起了几分伤感。他轻轻摸了摸念祖的“茶壶盖”,感伤地道:“是啊,爹爹以前陪你们的时间太少了,以后,爹爹一定要多陪陪你们。”

  思蓉可没有被老爹的“花言巧语”所蒙骗,依旧很jǐng惕地重申道:“那我们也要跟娘亲一起睡。”

  念祖见老爹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却不禁同情心大起,于是很大度地挥挥手,指着自己身子内侧靠墙的位置道:“那……让叠叠睡……里边好啦!”

  杨帆听得忍俊不禁,看着一双可爱的儿女,想跟小蛮亲热一番的念头不觉就淡了,何必非要他们离开呢,一家人睡在一起也好,搂着一双儿女,跟他们说说话,吹吹自己在战场上如何威风的牛皮,看着他们安然入睡,那也是一种温馨的幸福。

  色狼被感化为慈父了,他正要答应下来,屏风上忽然轻叩了几声,杨帆一扭头,就见一条婉约的人影正站在外面,随即外面传来阿奴的声音:“咳!小蛮姐姐?”

  “啊,**来了!”小蛮连忙翻身坐起,从榻边取过衣服穿上,下榻相迎。

  杨帆望着姗姗走入的阿奴,愕然道:“你怎么进来的?”

  阿奴向他眨眨眼道:“走进来的呗。”

  杨帆顿时语塞,心中拼命地回想:“我方才忘了闩门么?”

  阿奴没再理他的糗样,而是转向小蛮,笑吟吟地道:“好久没看到思蓉和念祖了,怪想他们的,我想今晚让他们去我那儿睡,可好么?”

  小蛮俏脸一红,含含糊糊地答应一声,也不知在喉间究竟咕哝了些什么。

  思蓉和念祖对杨帆已经有些陌生了,跟这位当初曾经很亲近的姨姨自然也没有太多感觉,马上嚷着他们要陪娘亲睡觉。

  阿奴眼珠一转,笑眯眯地道:“这样啊,姨姨从北方回来的时候,带回来一头山鹰,好威武的,要是训练好了,出门的时候往肩头一站,那才威风,谁想去看看?”

  杨念祖马上光着**从被窝里爬出来,向阿奴姨姨举手投降了:“我去!我去,我去陪姨姨呼呼!”

  思蓉也有些意动,只是咬着薄薄的樱唇还在犹豫。阿奴又道:“姨姨还带回来一只小狸猫,刚断奶的,小小的好可爱,一走道就摔跤,毛发一道黑一道黄的,像只可爱的小老虎,有没有人想看呢?”

  思蓉一听,顿时两眼放光,家里那只“长面罗汉”被桃梅和三姐儿喂得圆滚滚胖乎乎的,连墙都爬不动了,思蓉平时见了希罕的紧,可是小蛮担心大猫挠伤了她,从不准她过于靠近,如今一听有只更可爱的小猫咪,哪还招架的住。

  两个小捣蛋在阿奴的**下,很**地让娘亲帮他们穿好了衣服,靴子还没穿好就迫不及待地跳到地上,拉着阿奴的手要去她的住处。小蛮脸蛋羞红,有些不甚自在地送了阿奴离开,回转房内,便没好气地乜了杨帆一眼,娇嗔道:“还不关门?”

  杨帆如奉纶音,赶紧回身闩好房门,暗自嘀咕道:“我明明记得是闩上了呀,究竟闩没闩呢?”

  回过身来,室中空空,小蛮已经先回了卧房,杨帆不禁嘿嘿一笑,他知道阿奴必是听说两个孩子习惯让母亲陪他们睡觉,所以特意过来解围的,这大概是对小蛮整整一下午都陪着她,极尽体贴关怀的回报吧。

  阿奴投桃报李,那我是桃还是李呢?杨帆想着绕过屏风,乍一入眼,便见一只桃子,一只水**,一只圆润、挺翘、丰盈、饱满,笼在一件绯色薄纱般的亵裤内,媚得惊心动魄的水**。

  “去!一边儿去!”

  杨帆的大手刚刚急色地挨上去,感触到那一抹**、弹性、香滑、粉腻的感觉,就被小蛮一巴掌打落了。

  杨帆幽怨道:“这么久不见,怎么对我竟这般冷淡?”

  小蛮头也没回,只是娇嗔道:“都怪你,人家这回一定要被阿奴取笑了。”

  杨帆恍然大悟,笑道:“原来是因为这个呀,有什么大不了的,**,天经地义。”

  小蛮气鼓鼓地道:“反正……人家好没面皮!”

  杨帆劝道:“哎呀,你想多了,阿奴会取笑你吗,顶多是和你开开玩笑。她要真的取笑你,下回我就让你看她的笑话!”

  “哼!”这一声,娇滴滴中便有了几分酸溜溜的味道。杨帆见势不妙,赶紧贴上去揽住她的纤腰,在她耳边柔声道:“妞妞,我的好妞妞,不要怪我了好不好,我还不是因为太想你了?”

  杨帆唤她妞妞,这是小蛮永远无法抗拒的武器,在杨帆唤出第一声的时候,小蛮绷紧的**便恢复了它婀娜柔美的曲线。

  于是,半推半就地,一只晶莹玉润的小白羊儿便呈现在明烛之下,鸳鸯戏水的锦衾上,两瓣粉臀似那剥了皮的鸡蛋似的,莹莹润润、颤颤巍巍地跃现出来……

  夫妻间的恩爱,在不同的年龄段,有着不同的表达形式,他和她,正年轻。于是,这个夜,小蛮这朵闺阁中的娇花,便饱经了雨露灌溉,甜美的**声如一首最动听的音乐,缠缠绕绕地回荡了半宿……

  清晨,折腾了大半宿的杨帆居然拎着那口铎鞘,精神奕奕地出现在花树下,剑风飒飒、电光闪烁地练起武来,真不知道他的精力怎么跟牲口似的这么旺盛。

  思蓉自己走路还不是很利索,怀里偏偏抱了一只小猫儿,摇摇晃晃地跑过来,后面屁颠屁颠地追着念祖,忽然看见杨帆剑风飒飒地在树下舞剑,两个孩子登时站住脚步,讶然瞪大了眼睛。

  杨帆已经看到他们过来了,为了在自家宝贝面前树立形象,杨帆更是打足了精神,窜高伏低,兔起鹘落、剑似流星,威风凛凛,最后一个极帅气的收剑式收住身形,笑眯眯地看着两个孩子:“怎么样,爹爹的武功厉害吧?”

  思蓉好奇地问道:“爹爹会胸口碎大石吗?”

  杨帆一愣,怔道:“不会!”

  念祖问道:“叠叠会吞剑吗?”

  杨帆道:“不会……”

  思蓉又问:“会铁枪顶喉么?”

  杨帆的声音越来越小:“不……会……”

  念祖问道:“会金枪不倒吗?”

  杨帆满头黑线:“不会……”

  两个孩子不屑地撇撇嘴,思蓉拍拍小猫的脑袋,傲骄地道:“小咪,小宝,我们走!”

  杨帆望着他们蹒跚的背影,横剑当胸,玉哭而泪:“当老子……大不易啊……”

  诚支持!

  关关建了微!信平台,大家只要在微!信上的找一找里,搜索玉eguanwlj就可以关注了,看不清这串英文的请看本页面下方的作者感言:(。)请记住:飞翔鸟中文小说网没有弹窗,更新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