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醉枕江山 > 第七百八十六章 韦王妃

第七百八十六章 韦王妃


  杨帆道:“这样的话,此计大为可行,王爷若要装病,又得让他们看到王爷生病,消除他们的疑心,那么……我这边最快的话也要后天才能行动,是么?”

  韦氏道:“不错!顺利的话是后天,不顺利的话,可能还要往后延一延。你们潜进这里太过危险了,一旦被他们察觉,难免功亏一篑。所以,从现在起,在接王爷离开之前,你们不要再冒险进来了,如果我这里一切顺利,我会把一床红色的床单晾在楼前,你们从远处的竹林中就能看得很清楚,若是见到这床红色床单,你们便着手准备,当晚接王爷出去!”

  杨帆听得肃然起敬,这位困居黄竹岭,在这里过了十多年村妇生活的韦皇后,迄今还能保持着这样的头脑和迫人的气势实属难得。李显不安地道:“娘子,你和孩子们不跟我一起走吗?”

  也许在天下间最强势也最冷酷的母亲面前,曾经的这位皇室贵胄失去了他的骄傲、失去了他的勇气、也失去了他的自信,但他也因此更加的珍视亲情。

  人常说天家无亲情,可这位曾经做过天子的天子之子,在失去所有以后,他唯一拥有的就只有亲情,来自于妻儿的亲情,他如何会不珍而重之呢。

  韦氏眸中带着一抹欢喜,握紧他的手,柔声道:“郎君先随两位天使回京,最重要的是你的安全,只要你能安全抵达京城,我们就可以从容离开,那时再也没有任何人会为难我们了。”

  李显张了张嘴,无言地点了点头。杨帆见状,起身道:“既如此。那臣这就告辞了,回去之后,臣还要做一番仔细的安排,以便接出王爷后能立即起程返京!”

  韦氏听了忙也站起,向他福身一礼,道:“一切,都拜托两位天使了!”

  李显夫妇把杨帆二人送到门外,雨还在下着,夫妇二人也不打伞,就站在如注的雨幕下。痴痴地望着两人的身影悄然消失在夜色当中,眼中满是希冀。直到二人的身影再也无法寻摸,李显夫妇才回到房间。

  一回房间,李显便激动地抱住了韦氏,欢喜地低泣道:“母后宽宥我了。母后准我回京了!娘子,我们苦尽甘来了。我们终于有了活路!”

  韦氏也很激动。她紧紧地抱着丈夫,夫妻二人紧紧地拥抱良久,韦氏才冷静下来,把李显拉到灶旁坐下,一边往渐熄的灶里添着柴禾,一边叮嘱道:“郎君此番回京。到了母后身边,千万要小心,万万不可露出丝毫怨尤之意。”

  “嗯!”

  “母后问什么你就答什么,不可胡乱发表主张。对母后要每日都去请安,神态要毕恭毕敬,言语举止间不可以有半点不恭,哪怕是心里面稍存懈怠都不可以,母后可不是那么好哄骗的。”

  “嗯!”

  “不管你心里怎么想,你都要时刻记得告诉自己,母后是能让你生也能让你死的人,你将来是登上九五至尊的宝座成为皇帝,还是再度沦为一个阶下囚,全都取决于母后的一念之间!”

  “嗯!”

  “还有,对武家的人,郎君只可亲近,万万不可疏远,更不可露出丝毫仇恨或不满,我们曾经错过,万万不可再踏错一步。与武家人是近是远,将决定我们走的是对还是错!如果我所料不差,相王就是因为与武家交恶,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你才有机会回京。

  若非如此的话,母后不会舍近求远地调你回去,因为在母后心中,其实你和相王没什么区别,不是儿子、也不是更亲近一些的儿子、仅仅是一个必须要有的继承人,以保证她生居朝堂、死祭太庙,血食不断、传承不断!”

  “嗯!”

  李显频频连头,把韦氏的话牢牢地记在心里。

  韦氏看了他一眼,心中不由自主地涌起一种因为他的无能而产生的厌烦感,可这感觉旋即就被一种无奈的伤感所取代。她轻轻握住李显的手,幽幽地道:“也是怪我,当初不该逼你任命我父为宰相,才让我们一家落得如此地步。”

  李显反握住她的手,柔声道:“这不怪你,是我性急了。母后大权在握,我成了皇帝也是傀儡,若想夺回帝权,我就只能重用岳父,以韦氏之力重组我的势力,只可惜……到底是母后技高一筹。”

  韦氏听了,不觉有些感动。

  李显沉默片刻,又自嘲地一笑,自我安慰道:“不说这些了,呵呵,即便我当时如相王一般小心翼翼从不犯错,那又怎么样呢?那样的话,今日囚禁于东宫的就不是相王,而是我了,两者有何区别?”

  韦氏的眼睛湿润了,她轻轻抱住李显,低声道:“嗯!咱们不说这些了,不管怎么说,咱们的苦,总算是吃到头了,咱们应该高兴才是!”

  李显欣然道:“是啊!苦日子总算是到头了。”

  他轻轻抚摸着妻子柔润的肩头,动情地道:“娘子,这些年来多亏了你,要不是你,我可能早就坚持不住自尽身亡了。你是世家女,若不是嫁了我,本该无忧无虑、富贵一生的,却因为我吃尽了苦头。我李显今日在此向天地神明起誓,有朝一日,我李显若能重登皇位,必与娘子无所禁止,万事由你!”

  “郎君!”

  韦氏虽然有时憎恨丈夫连累了她,有时厌恶丈夫的软弱无能,可他们毕竟是相依为命、相濡与沫的夫妻,这时听李显说的真情流露,韦氏也不由得心怀激荡,她抱紧了李显,哽咽着落下泪来。

  夫妻二人相拥良久,李显才轻拍她的肩头,温柔一笑,道:“睡吧,明儿一早,咱们还得应付官兵,先养足精神再说!”

  韦氏轻轻点点头。放开了他的怀抱,拭去眼角的泪珠,便悄然走向另一侧的卧房。

  这些年来,李显担惊受怕,日日夜夜饱受着心灵上的折磨,心力交瘁,未过五旬便因力不从心不能人道了,如今两人分房而睡已有四五个年头。

  杨帆与古竹婷连夜返回黄竹镇,这一次他没有一大早就先于全镇人起床,而是结结实实地睡了一个长觉。补足了精神。

  每天必定分批到镇上闲逛的百骑和内卫见到他在客栈粉墙上划下的一个不规则的符号,知道事情已经有了眉目,马上纷纷返回,一面通知那些今天没到镇子上来的伙伴,一面开始应变。

  杨帆事先设计了几套方案。每套方案对应一个图案。

  一种方案是按照当初离开洛阳城的方法,接出庐陵王后就到房陵与马戏团汇合。仍以他们为掩护。悄然返回京师。

  但是这种方案已经因为黄竹岭守军对庐陵王看管太严而作罢。韦妃说她最多能把庐陵王离开的消息隐藏五到六天,再考虑到一些突发事件可能缩短这一时间,乔装改扮悄然返京已经成为不可能。

  杨帆在剩下的几种方案里,选择了最直接的一种:一旦接到庐陵王,立即护着他全速赶往洛阳。

  这样,他们日夜兼程。五六天的时间至少可以赶一半的路,即便这时黄竹岭守军发现庐陵王消失,并且通过信鸽或其它什么通信工具迅速通报京城方面派人堵截,对方也来不及做更多安排。运气好的话,说不定不等双方照面,他已经带着庐陵王出现在宫里。

  直到近午时分,杨帆才悄然潜往黄竹岭。今日上山,只是探看一下庐陵王妃是否打出讯号,只要去一个人就好。原本派古竹婷去也是一样,不过杨帆以事关重大,必须亲眼见到才安心为借口,抢了这个差使。

  山上还有一个身世可怜的少女在等着他,杨帆已经答应要带她逃离火坑,今天总要去见见她,对她作出一番安排才是。

  杨帆轻车熟路地摸进黄竹岭,先绕到可以观察庐陵王家住处的地方,一眼望去,他就看到了院落里一领红色的床单。

  也许韦氏生怕他看不到,特意在前后两座竹楼间系了绳索,红床单就搭在那条绳索上,仿佛一面鲜艳的旗帜。

  “成了!”

  杨帆拳掌相交,又仔细看了两眼,确认无误,这才兴冲冲地赶向那眼泉水,那是他与九彩儿约定的地方。

  九彩儿今天穿了一件五彩的裙子,裙子依旧破旧,看起来还稍显肥大,或许是别人替换下来的衣服,不过从那质地、彩绣和款式,依旧可以看出,这件裙子曾经是多么的昂贵华丽。

  九彩儿在泉水边走来走去,不时惊飞野草花丛中翩跹的蝴蝶。

  “怎么还不来呢?”

  九彩儿看看天色,懊恼地把一枚石子狠狠投进平静的湖水,激起片片涟漪。

  “这么晚了还不来,看来他是不会再来了!”

  九彩儿颓然坐到湖水边,懊悔和失望像毒蛇一般噬咬着她的心灵。

  “我真蠢!真是蠢透了!在这山上见过了那么多人,哪有一个是平白无故许你好处的,更何况他是一个淡泊世事的修道人。我早该……早该不惜一切,牢牢拴住了他的心,他才不会弃我而去!”

  九彩儿望着湖水中那张俏丽的不似人间女子的容颜,自怨自艾中,痛苦的泪水不知不觉便爬满了脸颊,又顺着脸颊轻轻地滑落她尖尖的下颌,掉入清澈的湖水。

  她本以为似她这般坎坷的身世已然是人世间最大的痛苦,现在她才知道,原来最大的痛苦是有人给了你希望,却又把它残忍地夺走。

  “九彩儿,九彩儿?”

  恍惚中,她似乎又听到了杨帆的呼唤,这呼唤,像针一般扎进她的心里。

  “不对!好象是真的!”

  听着越来越清晰的呼唤声,九彩儿猛地一个激灵,惊喜地转过身去!!(……)

  番茄土豆这样的巨神不是永远挂在第一上,没有人惊讶。打眼蝴蝶蓝等,都在自己擅长的类型里是杰出代表,但上上下下起起伏伏,也是常有的事。

  唯独月关,自从写穿越必为第一,久而久之大家才形成一种习惯,不得第一就痛心疾首的怎么样了。打破这个习惯,我想月关反而少一个包袱,不必一开书就承担额外的包袱。

  这本书虽然还是历史,但它不是架空,也不是穿越啊!试问,现在主站上打开历史类,清一色的穿越和架空,再不然就是平行世界,有人率先走出来做这一尝试么?目前为止,只有月关一个吧?

  在醉枕刚开书的时候,甚至有读者说出“不穿越不架空那还叫历史小说吗”的质问,穿越架空一共才兴旺几年?居然已经把历史小说理所当然地当成了穿越架空的代名词,这也是一种习惯,扭转习惯需要时间。

  喜欢看历史类的同样需要趣味性,但是不喜欢无节制的yy,所以他们不喜欢玄幻仙侠而跑来看历史。可穿越与架空发展到今天,可供yy的技巧和手段如同一座矿,已经采空了,肯冒着风险先走一步去为大家趟新路的人,值得鼓励。(下接下一章感言部分)请记住:飞翔鸟中文小说网没有弹窗,更新及时!